“公子。”一个可人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

我转身看去,正是宁采儿。

“采儿,你知道我要来接你?”

“恩,是魏公公让奴婢在这儿等你。福姬去了帝都,魏公公也去了,所以这处福姬宫里没有其它人,只有奴婢一人在此。”宁采儿上前解释,从口中吐出一物。“给你的。”

“这是什么?”我伸手接过,是个药瓶。

“鬼王丹啊!”宁采儿多日不见,魂气滔天,俨然有鬼王的气质。

“我看看。”拨开瓶盖,内有清香飘散,一枚指甲盖大小的药丸豁然眼前。

“一共炼了三枚,奴婢服用了一枚,福姬留下一枚,还有一枚就是这个了。”宁采儿指了指我手中的药丸说道。

“你的伤好了没有?和当老师的女朋友聊天”我将这一枚鬼王丹收起来,日后有大用处。

“谢公子牵挂,奴婢已经痊愈了。只是天道印记破裂,无法再恢复,跟公子的之前签下的鬼契已经失效。不过公子放心,奴婢永远只听公子的。”宁采儿很是认真的说道。

至于宋婉仪,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言语中占我便宜,好比我说要拿出压箱底的绝活来治她,结果她立刻就把我牵引到了卧房中,一副要宽衣解带的样子,吓得我连忙制止而问为什么。

结果她告诉我,中国古代有一种性教育工具是“压箱底”。它是一种瓷器,有的比拳头还小一些,外形多作水果状。有盖,内藏一对呈办羞羞事状的男女。平时,人们把它放在箱底以辟邪,到了女儿出嫁前,母亲才把“压箱底”取出来。揭开盖以示女子,跟老师聊天的100个话题让她们体会“夫妻之道”。

所以我说这压箱底的绝活来治她,那简直就成了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了。

“怎么?主人不是要拿压箱底的绝活来治小婢么?快来呀,互相伤害呀……”宋婉仪穿着那小粉色的肚兜,没羞没臊的拉着我不放,我差点没连滚带爬跑出去,结果她还扬言说女主人不再,她还不把我玩得死死的。

诸如之类的话,让我现在看到宋婉仪都先怵了三分,只能是灰溜溜的跑去找商宛秋了。

恰好这回去了商宛秋的小别院。她刚刚转换完元气,所以正提着宝剑在那练剑,以期转换剑诀。

能够在如此简短的时间之内创作出这样一首虽然简短不过却朗朗上口的古诗,没有一定的文化功底,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首诗你们听过吗?反正我是真的没有听过,这严逸也太神了吧。”

“我们家严逸就是厉害,这首元日虽然简单,可是就把我所有的新年经理都写进了其中,真的是好应景啊。”

“都是剧本罢了,这种事肯定是在春晚之前就已经创作好的,到底是不是他创作的还两说呢,怎样幽默的跟老师聊天你们这些人快别吹了。”

......

与此同时,全国上下端坐在电视机前的很多观众们,都被严逸的这首诗给折服了,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阴谋论的人,觉得即便是春晚应该也是有剧本的,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人在这么简短的时间之内就能够创作出一首好诗,这首诗绝对是提前就准备好了的。

虽然这样的人很多,不过大部分人确实对春晚上面的事情表现的相当兴致,毕竟这是全国上下无数人一同观看的节目,要是连这个节目都有什么黑幕,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电视节目没有黑幕呢。

特别是当大红老师,听说严逸居然能够登上小学语文教材之后,心里更是对于严逸的才华生出了无尽的好奇,这才有了今天晚上的这一幕。

“我的这首诗叫做元日,也就是我们正月初一新年的意思,诗中是这样写的: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没一会儿的工夫严逸就已经想到了前世的一首非常经典的贺岁诗句,怎么和第一次加的人聊天可以说在严逸的前世,很多人的新年贺词当中,都会有这首诗当中的前两句,算是在新年期间被引用得最多的一首诗。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好诗好诗,虽然这首歌十分的简短,只有短短的两句是,可是却把我们新年的所有景象还有习俗,通通都写进了诗中,不愧是我们的青年才俊,真的是少年强,则中国强,有这样的优秀少年,我们的祖国又如何能够不强盛呢?”

随着这一首元日在严逸的口中被朗诵而出,原本对言语的才华还有一些质疑的大红老师,瞬间就被折服了,别人也许不知道,可是他作为这件事情的挑起者,他可是知道严逸在此之前完全没有经过任何的排练,这首诗完全就是现场创作出来的。

等我们收拢了执法队,笑千剑、步玉心、骆永丹也都过来了,跟陌生女孩的幽默聊天看着满目苍夷的门派,笑千剑叹了口气,然后问起了损失情况,得到回答,笑千剑眉心始终没有舒展,我身边站着汪南,就顺口问道:“汪大长老,难道弟子损失很大么?我在下界带过一个门派,觉得数量上……”

汪南垂头丧气的摇摇头,说道:“夏道友,你有所不知呀,我们宛州七大人类仙门,本来我们九霄神剑门为第一,弟子数量虽然不多,但质量确实最好的,但如今,高阶弟子死伤殆尽,估计这一次其大仙门里,排名要改一改咯,你也算问对人,如果我来计算,我觉得有笑掌门的话,能排在红尘莫问前面一点。”

“原来如此……”我皱了皱眉,心中也是叹息,红尘莫问当时对笑千剑如何,这点我亲身体验,但现在只凌驾上去一个位置,对象是老师怎么聊天实在就反差太大了。

似乎听到我和汪南的讨论,笑千剑摇摇头走过来,说道:“汪师弟,你这就猜错了,我现在实力大损,但红尘莫问却还有个九重仙老怪物重出江湖了,那老怪我我怕我是打不过了,他还带走了红尘莫问的三少主晏浩云,这么算起来,我们现在九霄神剑门,恐怕要垫底了!就算有你们这些老兄弟撑着不垫底,但恐怕也就平起平坐的格局。”

“我感觉他像是疯了,这种话,连韩嫣都不敢说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问着自己心中的疑惑,他们并非是看不起韩三千,而是这件事情太过不可思议,众人不敢去相信。

“我也不知道。”沭阳神情严肃的摇着头,没有出结果之前,谁也不敢妄下评论,至于他心里的那份直觉,暂时也只能藏在心里。

赛场外。

马飞浩停下脚步之后,他身后的那帮富二代一个也不敢动。

“你们这帮废物,关键时候一个有用的人都没有,怎样跟虎妈聊天要不是你们跪下,我用得着和你们一起丢脸吗?”马飞浩愤怒的说道。

一帮人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

在之前那种情况,他们哪敢不跪,谁也不想和那个保镖落得同样的下场。

但这时候,他们也不敢去反驳马飞浩,毕竟马飞浩的家族在华人区比他们家族的影响力更大,要是触怒了马飞浩而被针对,回到家里,他们甚至有可能会被家里的长辈扫地出门。

马飞浩突然揪着方烁的衣领,显然要把方烁当作出气筒。

清冷的晨光下,商宛秋仍然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在宽敞的园亭飘舞。她的剑很快,时而如白蛇吐信,哧哧破风,时而又如白燕穿梭,游走四方,点剑而起时,又骤如闪电,落叶纷崩,恰如一道银光舞起,万里仙光具灭。

见我来了一会。却没有说任何的话,她飘逸着一头的白发下,双目骤然的犀利起来,而撅起的唇瓣竟也微微展现了傲气,随后一瞬间剑。剑尖骤然到了我面前!

我不禁苦笑,怎么这些女子今天一个个肝火都很旺似的?

但由不得半点犹疑,只能立即凝成一道无形剑气,哐当的一下,荡开了商宛秋的宝剑!

但她根本没有丝毫退却的念头,渐渐地,剑越送出越快,竟把地上的飞叶也卷起来,而我们俩飞剑互相错过间,空中的飞叶竟给卷成了一片片的碎叶。而周围也弥漫了淡淡的新叶味道。

她的剑法进步之快,也让我不由一惊,不愧是当年大名鼎鼎的天鬼如来,底子深厚,天纵的英姿。

当然。对比我这血海中飘萍而来的剑法,她还是差了一段的距离,甚至为了顾及她的面子,我也并未用上无限天剑,只是以时空剑势跟她来回切磋,但也算是把她累得额上津津的汗水。

“联手一击?”

端木老太君闻言眼睛微微一亮:“李尝君亲自邀请?”

她有些振奋这个消息之余,也感慨K先生他们的能耐,事情正往他们的剧本发展。

端木华点点头:“没错,他亲自打电话。”

“他说,李家其实也能弄死宋红颜,只是需要时间长一点而已。”

“但李尝君急于让宋红颜他们横死,同时避免他们狗急跳墙咬人,所以想要多拉一个帮手。”

“他知道端木家族跟宋红颜的冲突,就寻思拉上我们一起给宋红颜捅刀。”

“两方联手必能一招致命。”

“这样可以避免夜长梦多,也能避免宋红颜同归于尽。”

“李尝君还承诺,杀了宋红颜之后,利益五五分账。”

“李尝君还会协助端木家族,对端木兄弟赶尽杀绝,让端木家族一劳永逸。”

“妈,这是一个好机会,我觉得,我们应该答应。”

“速战速决,不仅能捞一波好处,还能减少我们损失,不用每天提心吊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