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大棚门口,王娜正在跟陆毅核对今天一上午收购而来的水果重量。

这看到刘冬菊牵着小不点来了,连忙朝大棚里面喊了一声:“丁兰,冬菊姐来了。”

“哦!”

“知道了。”

片刻后,抱着账本的丁兰跑出了大棚。

“你早上跟我说炒板栗的人呢?”刘冬菊也不啰嗦,当下就说明了来意。

“是呀!窝还想着来恰炒板栗呢!”小不点扬起小脑袋跟着说了一句。

“都被抓了。”丁兰笑着回道。

虽然才四个字,但其中的内容却是很爆炸。

这让刘冬菊呆住了,回过神来后,连问道:“他们不是有那个乔主任罩着的吗?怎么会被抓呢?”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十二点钟左右的时候,吴局带着十几个人,不但将炒板栗的抓了,还将乔主任给抓了,当时的情况,可以说是吓懵了我,因为吴局带的人一个个都荷枪实弹呢!”丁兰揶揄的将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啊?”刘冬菊以为丁兰在开玩笑。

“不用跟老师说,被表白时的聊天记录我去一趟就回来。”

“啊。。”

后桌的学生目瞪口呆的看着姜知昊离开的背影。

都把他桌子踹倒了?还不像是个坏学生?

姜知昊这小子,不会是馋千成林的外表吧。

那丫头可是个不良啊!

这个可能性在他的脑海中越来越高,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告诉老师!

————

学校的天台平时都是锁着的,为了学生的安全,钥匙一直都是被老师们管理着。

不过千成林她们也不知道从哪搞来的钥匙。。

当姜知昊走上楼的时候,原本紧锁的天台大门已经被人打开了。

姜知昊推开大门,礼貌的看着天台上稀稀拉拉的几名女生。

其中最中间的,赫然就是刚才来找他麻烦的千成林。

“同学,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成林啊,这小子居然真的上来了,他不是傻吧哈哈哈哈。”

“老师请讲。”刘星站直了身子。

徐艺仰望着刘星,脖子有些僵硬。

这小子似乎又长高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刘星发现了徐艺的尴尬,当下连忙弯下了腰,见还是高出了徐艺好多,没有办法之下,直接随意的坐在了一旁的阶梯上。跟男神表白的聊天记录

这一动作让徐艺忍不住笑了:“你不要拘谨,其实我问你的事情,你应该知道,跟修缮门窗有关,昨天你不是去了集市上了吗?有结果了没有?”

“有结果了,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刘星言简意赅的回道。

“真的?”徐艺有些开心。

“真的,不过我没有时间去处理跟修缮门窗有关的一系列事情,这还的等到这周五再说。”刘星回道。

“只要有结果了那就好,离冬天到来还有一个多月,所以时间上你不用着急的。”徐艺笑了笑。

“嗯,到时候要是广告书面报告出来了,我会拿给您第一时间过目。”刘星知道徐艺的心思,当下直接表态道。

“行!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徐艺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对了!你吴叔叔在大门口找你有事,你出去见见他吧!”

“申丁是我爸的大学同学,方海是我爸的高中同学。如果,我是说如果…”卓不凡眼神黯淡下来,自言自语地说“如果方海知道申丁就是害我全家的帮凶之一,表白套路聊天记录截图不知道他会不会替我父母报仇呢。”

静静的天空,一阵鸟鸣划过 ,除此之外,再无半点响声。

没人会回答卓不凡的问题。

“嘀铃铃~”一阵悦耳清脆的自行车铃声从远处响起,方海竟然扭头杀了回来。

“卓总,之前水喝的有点多,借你们个厕所用一下,方便吗?”

卓不凡眼中闪出一丝光亮,“方便啊,当然方便。”

卓不凡转身让出一条路,便在前面跑步,领着方海往里面赶去。

“卓总,看你的样子,似乎经常锻炼,跑步姿势蛮标准的啊。“方海在后面紧一脚慢一脚的跟着,望着卓不凡的背影,不由得赞叹起来。

“平时晚上没事,就爱好跑跑步,健健身。“

“好啊,有空的话,卓总,今晚就和你约一场,怎么样?“

之所以这样说,那是因为他真的不想胡媛媛这样小的年纪在去折腾。

有刘星在,根本就饿不死她们三个的。成功表白聊天记录截图

刘冬菊不傻,一愣之下就听懂了赵东魁话中的意思,当下连忙改口附和。

眼见很快就将胡媛媛、胡小舞、胡小蹈三个孩子给哄住了,连忙牵着朝后院走去,让她们跟小不点去玩了。

再次来到鞋店门口的时候,丁兰带着王娜、陆毅出现了。

但他们三个的脸色都不好看。

“怎么了?一大早的。”刘冬菊忍不住问道。

“姐,集市上有人在卖炒板栗了,而且还到处宣扬刘星昨天炒板栗的手法是抄袭他们的。”丁兰轻声道出了缘由。

“什么?”刘冬菊瞪大了眼睛。

刘星什么人他还不知道,怎么可能抄袭别人的东西。

这里面绝对有蹊跷,有大蹊跷。

“是真的,他们在水果批发市场旁边搭起看一个临时大棚,被表白聊天记录截图将过往卖水果的道路都给堵死了,之前赵构、狗子、赵亮三个还去劝了一下,结果都被骂走了。”王娜忍不住说了一句。

直到跑到了身边,他才关心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刚才我怎么听到你跟司空瑶的尖叫声?”

“别提了,司空瑶被那个卖红薯的村民给抽了一个耳光,现在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我看到害怕所以第一时间就跑了。”乔依琳连回道。

“什么?”李步通闻言,那是瞪大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司空瑶,还真是够倒霉的啊!

刘星闻言也有些吃惊,但脸上更多的是幸灾乐祸:“这是她活该,也不想想他在集市上什么身份,居然敢对赵村长吆五喝六,这是没有遭受社会的毒打,才有的脑残举动啊!”

“刘星,qq聊天表白套路图片你就别说她了,看在同学的份上,赶紧去帮帮他,去找诊所好好包扎一下。”乔依琳连说道。

“哼!你想多了吧!”刘星转身就走。

李步通知道司空瑶跟刘星的恩怨,当下也没有去多管,带着瓜子跟小不点跟在了后面。

这让乔依琳尴尬极了。

她一愣之下就追了上去:“刘星,你为什么要这样冷漠啊?”

“放虎归山?那不过是穷寇莫追而已。”陆若芯轻轻一笑:“韩三千对王缓之的优势,其实并不明显,王缓之要逃,韩三千能杀的了他吗?既然杀不了他,那杀些虾兵蟹将有什么意义?”

“这些可都是药神阁的高管,是王缓之重要的爪牙,多杀些他们等同于断掉王缓之的手臂,又……又怎么会是虾兵蟹将呢?”蚩梦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小的快要听不见了。

“一帮高管而已,没了再招不就是了,算的了什么手脚。真正的手脚,是那些。”陆若芯轻轻一笑,指了指正被虚无宗拖住的陈大统领几万士兵以及最前方与扶叶两家联军对战的先灵师太的部队。女生追男生的聊天记录

“那才是药神阁真正的手和脚。”

说完,陆若芯轻轻一笑,轻轻的躺下身:“这世上不怕赌徒,但怕的是,有脑子的赌徒,韩三千这一次,赌嬴了。”

“嬴了?”

“恩。”陆若芯点点头:“嬴的便是它药神阁的手和脚。”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韩三千这次的进攻,其实本身就是种巨大的赌博。虽然他两次用计偷袭得手,但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药神阁的实力依然不是他可以随意撼动的。韩三千胜在招式奇特,杀器颇多,而且体内能量似乎源源不断,异常充沛。不过,王缓之始终人数占优势,如果硬打下去,你觉得会是如何?”陆若芯眉头微皱。

不过能开车来亲自接司空瑶,只怕今晚的集市不能平静了。

至少赵行德的事情,肯定会闹的沸沸扬扬。

不过他才不怕,因为司空军的权利在大。

也管不到他的头上来。

……

9.18号,礼拜二,赶集日。

一大早,刘冬菊就起来了。

正要去后院看看,却是发现鞋店大门口的临时土灶烧起了柴火。

而胡媛媛带着胡小舞、胡小蹈两个妹妹正在切板栗,忙的满头大汗。

“你们这是干嘛?”刘冬菊忍不住问了一句。

“姐姐,我想赚钱。”胡媛媛扬起小脑袋认真的回道。

“但也不是现在啊!”刘冬菊头疼了:“没听刘星哥哥说,一切等他礼拜五来了再说吗?你们这样小,到时候就算是炒出了板栗,没有大人帮忙,也会很麻烦的。”

“不会的。”胡媛媛连道:“我们炒出来的板栗不按重量卖。”

“那你怎么卖?”刘冬菊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