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瑾瑜吭都没敢吭一声,缩在一旁默默的流泪。

何自钦上去后,直接用力拍了拍门,高声喊道:“是我,何自钦!”

“何局长?!”

林羽开门看到何自钦后,装出一副意外的样子。

“行了,咱都别卖关子了,我女儿和儿子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替他们赔个不是,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们一般见识,请你去帮我女儿看看病,我何某人,感激不尽。”

何自钦神情自若的说道,接着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言语中仍然带着一丝傲慢。

“何局长,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跟你儿子说的是求字,不是请字吧?”林羽瞥了他一眼,神色淡然。

“何家荣,我告诉你,你不要太过分了!”何自钦冷着脸沉声道,他能亲自上来请林羽,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既然您坚持说请,那我自然也有拒绝的权利,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时间,何局长,请回吧。”林羽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何自钦胸口憋得直疼,冷冷的望着他,眼中满是狠戾,手微微的打着哆嗦。

神女、圣女、魔女、公主啥的他都不在乎,凶人还有可爱的话语完全就是玩物,哪里来的道歉经验?

站在紧闭着卧室房门的外面,裴君临这位堂堂修罗战将,首次脸上露出纠结难言的表情,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子琼,我要走了,去东南亚!”

“那个……昨晚的事情或许我的行为的确有些过激了,但我想你应该可以理解我的对吧?”

“况且再说了,不就是杀个人么,有啥心理负担的,而且那个家伙本来就该死!”

“你想想啊,若是昨晚我们不杀他,反过来有可能死的就是咱的亲人了,你的父母,我的父母妹妹,还有裴家的其他人……”

“以后,类似这样的事情不仅不会减少,反而会更多,你若是想变得强大起来,那杀几个人那是必须的!”

裴君临站在门口,絮絮叨叨,原本他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却没想到,一旦打开话闸子,却像是刹不住车,直接一个人站在门口絮叨了差不多四五分钟。

“那啥……我八点的飞机,马上就要走了!我走之后,你也起床吧,省的让爸妈她们担心!”

小蝶望着廉歌,眼泪从眼眶中涌出,继续说着,

“……我问先生怎么了,qq聊天怎么对女生凶他说,没事,没事的……但是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脸色也越来越白……我很怕,很害怕,可是没用……”

小蝶身子微微颤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周围都没什么声音了……先生他突然醒了,脸上也红润了许多。我还以为,还以为……”

“他醒了之后,就握住了我和另一个同学的手,跟我们说,跟我们说……让我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然后,他还让我们用手指在他手掌上,把今天教得两句话写些他看,一边写着,先生他一边和我们一起念着……

等我们写完了,先生笑了,他让我们一定好好活下去,一定要记住这两句话,他就这样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然后就……”

说着话,女孩小蝶重新低下了头,

“……我答应了要好好活着的,可是我没做到。不过那两句话,我还记得呢,一直记得呢,哥哥,我也写给你看看吧。”

余飞在他走到自己这边,又转身走向另一边的时候,估计他此刻背对着自己,余飞迅速抬手,一拳打碎了头顶的玻璃,他顺势直接跃了进去。

杀手听到身后的动静,立马转身,可是余飞的速度更快,最可爱凶人的句子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在他转身的瞬间,一个拳头在他的眼前迅速放大。

砰!

“哼嗯……”

杀手只发出了一声闷哼,差点被余飞一拳揍飞出去,当场就被揍晕了,手里的枪也掉在了余飞的脚下。

余飞这时转头看向了之前已经见过一面的那名杀手,嘴角的笑意有点吓人,当他捡起枪的时候,那名杀手惊恐的看着余飞,努力的想要反抗,可是依旧只能动动手指而已。

“敢骗我是吧?我先打爆你的小宝贝!”

余飞蹲下去,将枪口顶在了他的男人专属特征之上。

“不要杀我!我也是受雇于人!”

那个杀手这下是真的怂了,看起来他应该是正宗的本地人血统,至于为什么成了岛国的死士,估计背后还有相当长的故事。

何自钦怒斥了一声,“我怎么养了你这么蠢货!”

他身后的两个保镖赶紧跑过去把何瑾瑜扶了起来,何自钦没搭理他,直接快步下了台阶上了车。

何瑾瑜在两个保镖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上了车,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下来了,他长这么大,他爸还是头一次打他打的这么狠的,凶女朋友的话全都是拜这个何家荣所赐!

一路上何自钦铁青着脸,一直没说话,何瑾瑜缩在车门旁,大气都不敢出。

从医院出来后何自钦就让局里的人把林羽现在的住址发了过来,所以很快他们便到了林羽居住的小区。

司机亮出证件后,保安压根没敢阻拦,赶紧升起栏杆,放他们通行。

到了林羽居住的楼下后,何自钦皱着眉头瞥眼一旁的何瑾瑜,冷声道:“还不快上去把他叫下来!”

“是……”

何瑾瑜赶紧打开车门下去,有些忐忑的说:“爸,他……他不一定能跟我下来……”

“你告诉他,我何自钦亲自在楼下等他!”

何自钦语气威严道,颇有些倨傲。

“见过裴先生!”

裴君临颔首点头,迈步走进一处独立的院子里,才刚刚进门,就看到妹妹裴念慈在练剑,身若蛟龙,出招狠辣,剑光璀璨,寒星四射,颇得剑道精髓。

而她手中的那把长剑正是昨晚那个四方楼杀手的武器,能够被一名先天六品强者看中,凶人的话怎么说很显然是一把吹毛断发的利器。

裴君临看的微微点头,虽然妹妹裴念慈的资质或许不如王子琼或者王子瑜姐妹二人那般得天独厚,但也算是不差,再加上经过玉肌再生丹的改善,日夜经受园林中天地灵气的改善,资质也算是拔尖。

尤其是在剑道房门,非常有天赋,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已经频临武破宗师的地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武破宗师。

“哥!”

看到裴君临进来,裴念慈立刻收起了剑势,随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裴君临点头,走过去开始指点剑道上的一些注意事项以及缺点,裴念慈专心致志听着,许久之后,那张精致的面孔上,流露出一抹灿烂笑容,显然收获匪浅。

“你竟然为岛国人做事,既然你连自己的根都不要了,那我就打爆你的根,以免你又生产出来一些数典忘祖的混球!至于你的命,有人来收!”

余飞的枪口死死的顶在对方的宝贝上,不用开枪都要给整爆了,疼的杀手脸色发青,还不敢乱叫。

“不要!奶凶奶凶的句子不要啊!我真的知道错了!”

之前还一副酷酷的模样,此刻他却吓成了软脚虾,果然是在那层自以为牛逼的伪装之下,他都忘记了自己的根本,此刻终于暴露了,难怪会成为别人的走狗。

轰隆隆……

这时游乐场的备用电源似乎启动了,而摩天轮上似乎也有紧急装置,竟然又开始启动了,一点点向地面而去。

“预估这个箱底到达地面,需要一分钟的时间,如果在这一分钟之内,你告诉我你们的身份和背后的人,还有你们要杀的那个老头的身份和目的,我就放过你,要是你说不出来,那各种误伤什么的就不可避免了!”

余飞嘴角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此刻他完全占据了优势,两个杀手一个晕一个瘫,自己随时可以要了他们的命。很可爱奶凶奶凶的句子

女孩小蝶眼里透着哀求和期望,怯生生地对着廉歌说道。

看着女孩小蝶,廉歌微微顿了顿,

“……如果等不到呢?”

“那就继续等啊,总能等到的吧?”女孩回答道,“就像是我哥哥说得,这样一个不会饿肚子,不会打仗的地方,开始我还不相信呢,现在不也等到了吗,我相信,只要继续等,我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看着女孩小蝶,廉歌微微笑了笑,

“这样一个地方,光等是等不来的。”

顿了顿,廉歌重新站起了身,

“还记得,你是怎么……”

“怎么死的,对吧,哥哥?”小蝶笑着,仰着头回答道,“……那时候,我正在学堂里念书,突然就听到有爆炸的声音,所有人都很害怕,教书的先生说又有飞机来轰炸了,就带着我们往防空洞跑……只是,还没跑出学堂呢,一颗炮弹就落在了学堂屋顶上,学堂的屋顶就塌了下来……”

“……就在那时候,就在我旁边的先生就扑了过来,把我和旁边的另一个同学护在了身下,再然后……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整个学堂的所有同学都在叫,都在哭……然后,慢慢得,周围越来越安静,同学的哭声,还有叫疼的声音越来越少,越来越弱……紧接着,我就发现,教书的先生身上在流血,就在肚子那,有根很尖的木棍从他肚子里穿了出来。我很害怕,就用手去捂先生流血的地方,可是,怎么捂都捂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