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刀十二,费灵生打算离开,毕竟韩三千已死,她继续留在这里也没用了,而且一旦被那位强者抓住,很有可能就连她的性命也会受到威胁。

如今她只能自己去找回到轩辕世界的办法,至于如何成为神境,只有等到回了轩辕世界之后再慢慢琢磨。

可是正当费灵生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束缚了起来,不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费灵生眼神里流露出了绝望,这个强者抓了她,想要活下来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还想走吗?”一个隔空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清晰入耳。

费灵生放弃了挣扎,说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不让我走。”

“老朋友见面,难道不叙叙旧吗?”声音继续说道。

费灵生觉得奇怪,她可从来不认识这种级别的强者,凶男朋友的可爱句子而且轩辕世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人存在,怎么会是老朋友见面呢。

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费灵生不敢随意搭话,只能等着声音的主人现身。

“去帮下面。”天蓬双目神芒再次暴涨。

而洛尘一个闪身,压制了一部分恶念,已经冲向了护道尊者!

上方天蓬这一刻彻底爆发了,他要恢复自己的声誉,他哥不在了,看不到了!

但他要证明,他可以替他哥守护世俗,他要正名,他要恢复自己伏羲的姓氏!

与人王相比,天蓬的确太过拖后腿了,毕竟人王光彩照耀古今,无人可比!

而他天蓬,甚至都没办法去承认自己是人王的弟弟。

因为那只是会,也只能给人王抹黑!

那一次折腰,天蓬再没有提及自己是人王的弟弟,再也没有说起两个人的关系!

因为在他看来。

他天蓬,不配!

但这个时候,天蓬不仅眼中有神芒爆射,还有虚无之中的眼泪。

虽然这眼里不是真的,只是虚无,但天蓬疯狂的在大笑。

他是人王之弟,区区几个杂兵他难道都收拾不了?

星河浩瀚,让男朋友看了心疼的话蔓延而下,天地都宛如一粒尘埃,佛国无量,经文憾世,有着不可估量的伟力。

第一节专业课下课,赵锋走出教室,准备去放水,施放一下压力,教室门前聚集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女生,二话不说迎面冲来,要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赵锋左躲右闪,杀出莺莺燕燕的重围,抱头鼠窜逃进洗手间,进入隔断关门放水,长出了一口气,压力终于缓解了,走出隔断站在洗手盆前洗手。

旁边站着一名马尾辫女生,同样在洗水盆前洗手,蓦然转头盯着赵锋,表情很是古怪。

赵锋惊慌失措,认出是许久不见的白爽,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干笑道:“白学姐走错门了,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说出去的。”

白爽面红耳赤,抓狂的捂住脸,威胁道:“你要敢说出去,姐姐打不死你,我先走了!”话音一落,她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烟没影了。

看到小姑娘催促的样子,大家也都是忍不住乐了起来。

冯一帆推着岳父,领着女儿一起向后厨走去。

卢翠玲和苏若曦婆媳俩则是把餐馆收拾一番,并且把餐馆的门给关上锁好。

跟着爸爸进了后厨,给男朋友撒娇道歉的话冯若若马上看到了厨房里一排排铁架子,铁架子上挂着鹅和鸭,然后料理台上还整齐摆放着一个个盆子。

看到那些挂着的鹅和鸭,小姑娘顿时惊讶不已:“爸爸,你怎么把这些都挂在这里呀?”

冯一帆微笑回应女儿:“因为这些需要放在这里凉一凉,让表皮可以充分吸收脆皮水啊,这样明天放在炉子里烤的时候,才能把皮烤得非常脆。”

苏锦荣看着厨房里女婿准备的这些,也是有些惊讶:“这几年,你真是,学了不少,烤鹅,烤鹅,你都能,做?”

冯一帆笑着回应岳父:“其实这些也都不算是什么秘密,如今就算是一些国外餐厅里,也都会有这些东西的,只不过每一家所用的配料可能会不同,但其实大体上都是类似的。”

然后奶奶也是亲了小孙女一口:“嗯,若若乖啦。”

没多久,苏若曦推着苏锦荣也回来了。

虽然之前相距有些远,但是因为街上没有人,给男朋友道歉的暖心话所以苏若曦也清楚看到了刚才一幕,看到女儿要摔跤也是让她很是惊恐。

好在女儿最终没有摔跤,苏若曦此时推着父亲走上前,看着女儿板着脸说:“冯若若,是不是差点摔跤?妈妈都跟你说过不要跑的。”

这一刻的苏若曦是真的生气了,刚才女儿差点摔跤的情景,真的是让她很害怕。

现在女儿没有摔跤,赖在爸爸的怀里,苏若曦还是要教训一下女儿。

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冯若若赶紧跟妈妈道歉:“对不起妈妈,若若下次不敢啦,妈妈不要生气呀。”

苏若曦没有那么快平静下来,依旧是板着脸说:“知道错了就可以吗?这次要不是爸爸及时出现,你就摔跤了,你摔跤了之后,明天爸爸、妈妈、奶奶和姥爷都要照顾你,那爸爸明天还怎么去摆摊呢?

所以你是不是不应该那样跑?慢慢走回家是不是很安全?以后你还敢不敢一个人这样跑啦?”

冯若若下一刻用力抱住了爸爸的脖子:“爸爸,若若知道啦。”

冯一帆抱着女儿,微笑着回应:“好啦,把男朋友惹生气了认错这次有爸爸在,但是若若不可以依赖爸爸,所以一定要懂得保护自己,下次跑步的时候一定要注意。”

冯若若抱住爸爸脖子,小脑袋认真点了点:“嗯,若若真的知道啦。”

卢翠玲也快步跑过来,刚才小孙女拌了一下,差点摔跤也是吓了老太太一跳。尽管儿子及时出现把小孙女抱住,但现在卢翠玲心还在怦怦地急速跳动,真的是把老太太给吓到了。

走过来,让心跳稍微缓和一下,卢翠玲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小孙女。

“哎呦,你这个小丫头,刚才真的是吓到奶奶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啦,知不知道?”

冯若若从爸爸怀里抬起小脑袋看向奶奶,然后伸手抱住奶奶,在奶奶的脸上亲了一口说:“奶奶,若若知道错啦,以后若若再也不这样啦,奶奶不要害怕,若若以后听话的。”

被小孙女给安抚了一番,卢翠玲才总算是平静下来,长舒了一口气。

顾茜茜听到肖青枫的叫声,出声道:“怎么了嘛,青青,你别欺负小枫。”

“我没欺负他。”郭郁青叫:“他赖我房里不出去。小女生可爱的骂人话”

顾茜茜就问:“小枫,天晚了,你回房睡啊,别吵着青青,她明天还要上班呢。”

肖青枫道:“我要跟她睡。”

“不行。”郭郁青尖叫。

“我就要。”肖青枫倔犟。

“我揍你。”郭郁青威胁。

“郭郁青。”

楼下,突然传来郭义的一声怒吼:“夫妇同床,天经地义,你要翻天吗?”

给郭义一吼,郭郁青顿时就一脸委屈,她翻身往床上一倒,扯过小熊抱枕抱在怀里,背对着肖青枫。

有了岳父支持,肖青枫得意了,趁机爬上床。

郭郁青轻声威胁:“老实点,敢碰我,揍你。”

肖青枫倒是没有去碰她,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他呆滞的眼神,这会儿却闪烁着光芒,甚至有些诡异。

“我们四个一起就打了一场,惨败……”陈江笑道。

“哈哈,少了我这个顶级钻石选手,失败是很正常滴。”陈诗吹起牛来。

李天文听到钻石选手,又看了陈诗一眼,正好碰到陈诗那肆无忌惮的眼神,奶凶奶凶的短句情话不由的脸上一红。

“这位就是你的学霸同学,李天文?”陈诗问道。

“嗯,他是新手,老姐你嘴上留情。”陈江提醒道,平时老姐跟他排老是会哔哔他的操作失误。

“哦,你好。我是陈江的姐姐陈诗。”陈诗大方的跟李天文问好。

“你好,请多关照。”李天文也问好道。

“这位是石勇。”陈江又介绍道。

陈诗的脸色顿时冷淡了不少,只是说了声:“好。”

所幸石勇也是神经大条的人,他也没多想,就乐呵呵的打了招呼。

“怎么样,熟悉得差不多了吧?差不多就开搞吧。”陈诗问道。

“你怎么样,要不要再熟悉下?”陈江对李天文问道,刚刚那一把的亚索实在是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