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郡主的实力真的很强,战斗意识也是顶尖,几乎就在青虹剑靠近的那一刻,哪怕是被屏蔽了所有感知,但依旧心中警兆大生,下意识的举起劈山斧,全身妖气冲天,似乎准备做出反击!

但还是稍微慢了那么一瞬,只听得噗哧一声,伴随着某种闷哼声,兰郡主那条抓着劈山斧的胳膊直接被青虹剑齐根切断,有不明液体飞洒。

啊!!!

这一刻,充满无穷痛苦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宫殿,一条手臂被斩的兰郡主彻底疯魔了,本命精元像是廉价的自来水,潮水一般喷发,使得她激发了全部潜力,轰隆一声,竟然撞破了宫殿房顶,终于逃脱出了裴君临的黑暗之力。

逃脱黑暗之力笼罩的兰郡主,披头散发,脸色可怖,她的一条胳膊被斩断了,正在疯狂喷射着生命体,实力受到了很大的损伤,不仅如此,那把神器劈山斧也丢了!

但这一切都比不了她的性命,薛之谦前女友当撞破宫殿房顶的那一刻,兰郡主疯一般开始逃遁,同时发出充满怨毒的怒吼声:“裴修罗,本郡主这辈子与你不死不休!!!”

但让秦风没想到的是,这一晚上他竟然狂涨五百多万粉丝,粉丝数量达到了恐怖的一千八百多万。

再看下面的评论也炸翻了天:“哇,小哥哥,这是你的宝宝吗?”

“小哥哥,你的宝宝好可爱啊?”

“哇,奶爸如侠,萌宝如仙童,真的太唯美了,难怪叫山村奶爸呢。”

“我现在都想去你们村子看看了。”

评论中炸了锅,不过也出现了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靠,开始装的那么潇洒,原来早就有几个娃了,这还出来装什么。”

“就是,肯定是开始想冒充单身骗小迷妹呢。”

秦风看的半天,并没有管那些黑粉,他开始起的名字就叫山村奶爸,既然是奶爸,当然是要有娃的,薛之谦前女友是谁他感觉自己说的很清楚了。

至于这些人黑他,无非也就是羡慕嫉妒罢了。

真正让他兴奋的是这些粉丝,一千八百多万啊,这粉丝数量绝对称得上大主播了。

正好现在正是山里果子要成熟的时候,他接下来也要准备开播的事情了。

眼前这一箱子差不多有足足数百颗吧,每一颗剑丸都散发出顶尖法器的气息,绝对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裴君临试着用手抬了抬,这小小的一箱子飞剑,重量足足有十多万斤,真的非常重,难怪那兰郡主会那么吃力呢!

裴君临现在已经有了青虹剑和劈山斧这样的宝物,倒是对这么多剑丸不怎么心动,索性一股脑全都收入了空间戒指。

这些宝物等回去后,全都是惊人的功绩,可以兑换很多积分的,他用不着有的是人用着,以人类如今兵器方面的匮乏,这么多剑丸不知道可以增加多少强者的战斗力。陈奕迅怎么评价薛之谦

“不知道其他人收获怎样了?”

将所有战利品打包收走后,裴君临忍不住想到了其他人,不知道夏侯平、纳兰浩、冷霜霜、李天培、张萍萍等人现在怎样了?

另外还有戒嗔和尚、皇甫凤凰、百里飞燕、洛釺釺、叶天星他们是否抢到令牌也进入了遗迹之地……

这一次陨落之地之行,裴君临的收获很丰厚,不仅获得了强大无比的岁月神通,另外还成功打败了兰郡主,斩断对方一条手臂,夺得那把神器劈山斧,更有一箱子的剑丸收获。

除此之外,还得到了十多颗仙灵晶……

这样的丰厚收获,哪怕是至尊强者,都不一定能够获得,尤其是那岁月神通,更是稀世少有,恐怕整个宇宙星空中,也独此一份,太珍贵了!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想说啊,这东西之前呢!”

“在值钱能比的过我这宝贝砚台么?”

张成迟疑了一下,才缓缓的解释道:“如果这东西的年份比你那砚台老,这还是这么完整的一块,肯定值钱。高磊鑫图片

曹老爷子还没说话,吴越倒是激动了起来:“张成,你一个做买卖的懂什么之前不值钱啊,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咱们首都博物馆的古董鉴定师!要是这墨锭真的值钱,我也不会拿来垫桌角。”

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张成也不恼,反而冷静的说:“我看你像个人没想到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承认自己错了很难么?要是你在稍微用心一点就能发现这是徽州胡开文老墨!”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大变。

罗老也不管象棋如何,赶紧站了起来,随后走到张成身边,小心翼翼的拿过了他手里的那块墨锭。

若真的是徽州老墨,那可真的是金不换了!

虽然这东西属于古董古玩收藏中的杂项,但是随着古玩这东西越来越收到市场欢迎,老墨锭也逐渐被大家所欢迎。

轰隆隆!

这一瞬,兰郡主也不愧是妖族最为顶尖的天才,虽惊却不乱,全身妖气冲天,手中劈山斧舞的密不透风,薛之谦儿子直接冲天而起,企图摆脱这可怕的黑暗笼罩。

这是一种她从未遇到过的经历,眼前的黑暗真的太诡异了,完全把她所有的感知全部隔绝。

外面,裴君临这个时候其实也被震惊了,这是他第一次全力施展这黑暗之力,至于永夜降临这个名字,则是他自己命名的,觉得很贴切眼前这一招。

之前在那神秘世界中的时候,裴君临其实并没有体会到这一招黑暗之力的具体能力是什么,因为当时候在他学会的那一刻,那位神秘的上古强者已经开口对他说话了。

此刻,裴君临方才切切实实体会到这一招黑暗之力的具体能力,竟然是——隔绝!

隔绝被施法者的所有器官感知,眼睛看不到,精神力探测不出,这黑暗之力就如同一座黑暗的牢笼,除非实力比施法者高,否则,很难逃出这黑暗的牢笼。

因为这黑暗之力,会随着裴君临的心意个改变,瞬移如风,而且裴君临能够清楚看到被黑暗之力笼罩在其中的兰郡主,一切动静。

“好,我爬!”冰泉咬着牙说道。

此时夏天的眉头紧锁,他虽然在逼迫冰泉,但是冰泉现在从这里走出去也不会有任何的事,薛之谦前妻他绝对不会出手阻拦。

可是冰泉如果真的爬的话,那就证明她这个人城府极深,那夏天以后要小心这个人了。

韩信能受胯下之辱。

所以他帮刘邦打下了天下。

冰泉肯爬出去,那就代表着她这个人是真正的小人,那他这个人就不得不防,眼看着冰泉就真的要趴在地上了。

“好了,冰泉,你走吧,你不用再回冰家了。”冰老爷子一直在看着冰泉的动作,虽然冰家老大爬出去,但是如果冰泉真的爬,那就证明此人的城府十分可怕,那这种人就必须赶出冰家。

因为这种人可能会给冰家带来毁灭的灾难,冰老爷子这么多年来最怕的就是这种小人,所以他决不允许冰家内出现这种小人。

“哎!之前我就听人说过你的事,但是到现在为直到刚才我还抱有幻想,算了,薛之谦和高磊鑫的故事你走吧。”冰家老大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刚才还在抱有幻想,认为冰泉会直接离开,可是当冰泉趴下去的那一刻,他就彻底的放弃了。

“罗老,我认为这块墨是明清时期的老货。”

罗老冲着张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认真的研究了起来。

刚才张成也说了因为墨难以保管,所以就算是老墨也十分的稀少,长期以来就算是他身边也很少有朋友收集这东西。

“不是没有可能……”

罗老缓缓的开口:“在明晚期、清早中期的时候正是我国墨发展的巅峰时期,可惜了后来洋人带来了大烟,搞得墨业凋零……”

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内室,罗老亲自磨了两圈,随后蘸着浓墨写下了两个大字:至诚——

“胡开文!这是胡开文啊!”

看着那薄薄的宣纸竟然没有一丝滴漏,那墨的味道也与现代所不同,浓墨重彩、品质尚佳。

很明显就是清代手工点漆的制发,罗老看着手中晚清遗风的作品,心下有些激动,没想到这样的宝贝在自己的家里,这么久都没有发现。

“那也不排除是现代仿造的,胡开文制墨啊?”吴越看着那两个字,倒是没有看出什么玄机。

甚至韩成根本就想象不到韩三千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件事情的。

这已经足够说明了韩三千的优秀,所以韩成才会觉得,把重振韩家的希望,放在韩三千身上更好。

只可惜,南宫千秋在韩家的霸权,导致了韩成的意见和想法根本就没有用。

“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们都会后悔吧,后悔错选了人,后悔把三千当作外人对待。”韩成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时候,南宫千秋已经再次来到了地窖里。

听到脚步声的韩三千,依旧躺在铁笼上,没有半点要起身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