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天不是夫人突然出手的话,您在机场说不定真的会伤到无辜的人,所以才会用那种方法强行的把您控制住。”温明再次解释,想着少爷千万不要因为夫人的无理怪罪。

心头的疑惑,现在终于得到了解答。

盛辰逸却没有感到轻松,回头望着那个依旧避开他目光的小女人,突然有些心疼。

“好,我知道了,这两天你们都放假休息,时间随意安排,先出去吧。”

当两个人走后,客厅就只剩下袁雅和盛辰逸两个人,这下二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有些怪怪的……

袁雅心虚不已,见盛辰逸走过来后,依旧梗着脖子问他:“干嘛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审犯人啊?”

盛辰逸笑了笑说:“我给你十分钟,薛之谦现任老婆花姐向我解释解释,你是怎么一大清早就在机场的。”

没想到他竟然来了一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好在这个问题很好回答。

手机拿出来放在茶几上,说:“当然是你的手机定位提醒我啊。”

原来,在公安局外,袁雅看到的消息,竟然是盛辰逸手机账号的定位更新提示……这才断定他已经回来了!

盛辰逸也很意外这个回答,但又十分的正确,站起身来到她跟前,将其拥入怀中说:“昨天晚上的事我都知道了,杰克那边我会替你处理,其余的事情你不用操心,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

袁雅也把脸埋进盛辰逸的怀中,这两天他不在,总觉得这心里空落落的,现在真真实实的抱在怀中,这种感觉一下就回来了。

但是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两分钟,袁雅突然松开他问:“你们两个真的不会旧情复燃吗,高磊鑫的老公是谁怎么说也算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吧,关系肯定比我和你要深重许多,而且我看她好像非常关心你。”

莫名其妙又把话题扯到这件事情上来,盛辰逸皱了皱眉说:“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我想秦小姐她应该不想再看到我了。”

袁雅可不信,嘟囔道:“男女之间的事最不好说了,她不想看到你,也许只是说说而已,如果今天早上我不出现的话,或许就是真的,但是我出现了,就一定会激起一个女人的占有欲。”

盛辰逸低头看她,说:“那你对我的占有欲呢?”

袁雅伸手,紧紧的环住他的腰,此时无声胜有声。

次日清晨,在书房里的盛辰逸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一般能把步子踩得这么重的,除了袁雅之外,在这个家里找不到第二个人。

“你呢?还能动吗!”罗汉继续看向李秋。

“你们俩,不是被长锦抓了吗!”李秋之前疲于奔命,还没觉出来怎么回事,但是此刻看见张傲和刘悦之后,钢牙紧咬:“艹你妈!你们跟我们玩路子!是吗?!”

“你给我好好说话!要是没我们,为什么管高磊鑫叫花姐你早死了!懂吗!”刘悦听见李秋质问的语气,冷着脸呛了一句。

“去你妈的!今天这个养猪场,明显就是个套,你们为什么会过来过来救我!自己心里没数吗?!”李秋此刻心中已经通透,之前马吉友的电话,绝对有问题,所以压根不领情的骂了一句。

“哗啦!”

正在几人跟李秋僵持不下的时候,后方的树林方向,忽然传来了一阵异响。

“谁!”罗汉猛然举枪。

“我,巩辉!”随着声音响起,巩辉带着四五个小青年,快步迎了过来。

“巩辉?!”李秋看清巩辉的模样之后,登时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罗汉等人:“你们,是聚鼎的人?”

“起来,抓紧走。”巩辉一句废话没有,向前摆了下手,他身边的几个人也纷纷上前,将众人搀扶了起来。

“可以。”雷钢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转让合同,薛之谦花姐什么梗明天一早,我亲自给老柴送到办公室去。”柴华南顿了一下:“至于李秋,就麻烦你们帮我把他送回市内吧。”

“行啊。”雷钢听见这话,也就没再多说,从沙发上起身后,笑着开口道:“那我就替我大哥,谢谢温总高抬贵手了呗。”

“我身体不舒服,不送了。”温世豪磨了磨牙,声音冰冷的回了一句。

……

杨东和林天驰与雷钢三人,离开温世豪的房间之后,直接下楼,坐进了雷钢的奥迪Q7车内。

“没看出来啊,你们几个也有几把刷子哈,这才几天啊,就把温世豪折腾拉稀了。”雷钢将车启动,心情不错的开口。

“温世豪这次来P兰店,本身就是为了跟长锦置气来的,如果不是柴哥的关系网铺的开,提前就知道嘉翎的资金链难以为继的话,我们想扳倒他,也挺难。”杨东言语低调的回应完,随后继续道:“至于长锦那边,我还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顺利,就能拿到四蛋雇凶杀人的证据。”

“接下来,你什么思路,直接跟四蛋谈吗?薛之谦和花姐复婚了嘛”雷钢皱眉问了一句。

袁雅听罢,眼底露出几分落寞,说:“这么久,你都没有带我去见过盛家的人,可怜我还在处处为你着想,怪不得那位秦小姐在我面前能那么神气。”

盛辰逸听出袁雅话语中的抱怨,这一点也是他疏忽了,轻轻的握住她的手,说:“现在的盛家,是我一手创立,所以我说了算。”

但袁雅还是将信将疑,让他把秦玥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后,袁雅眯着眼睛说:“秦小姐不会是因为你的缘故,才回来的吧。”

盛辰逸靠在沙发上,看着袁雅说:“她说是为了父母回国,但真正原因我没有过问,只是她的老家并不在瀚城,为什么会来这里下飞机。”

这个问题盛辰逸一时之间也想不通,一仰头突然觉得后颈酸痛,表情略显痛苦的狰狞了一下。薛之谦花姐照片

程勇和袁雅对视了一眼,仅仅在那0.01秒间就传递了一条最重要的信息,程勇壮起胆子,说道:“少爷您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这几天您在国外吃不好,睡不好的。”

盛辰逸没有接茬,而是问:“程勇,你说我是不是被人打了?”

林木给了一个解释,在他的眼中,金钱并不是最重要的,他更看重的是彼此之间这种感情。

然而叶心妍却不一样,现在她感动的不行,林木不仅仅治好了,她的绝症,现在还替他还债,这种恩情真的是一辈子都还不了。

见状,林木托起她的下巴,目光火热道:“既然你这么感动,要不你就以身相许,算是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林木本来只是开一个玩笑,不过只见柳心妍真的扑入他的怀中,然后热情的送上了香吻。花姐是高磊鑫吗

“不是吧,真的这么热情。”

林木有些意外,不过一个女人都这么热情的,他总不能退缩。

片刻之后,唇齿相离,叶心妍目光有些迷离道:“林木,你就娶我做老婆吧,我嫁给你好不好?”

“心妍,你这是在逼我犯罪,哥哥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家里已经有童养媳了,不能沾花惹草。”

林木认真的说道,要是大家都不在意,那倒是没有什么。

不过叶心妍一心想嫁给他,这事情必须跟她说清楚,他可不想欠下一个情债,以后留下一个怨妇。

苏浅浅问:“这该怎么办啊?”

陈文轻轻叹气:“浅浅啊,我有个想法,但我怕说出来以后,你会有一种被我干预你成长的感觉。和你相识一年了,我从来不想干预你的事业,我怕这样做会惹你不高兴。”

苏浅浅侧来身子,靠在陈文怀里,吻了男朋友的嘴,表情甜蜜地说道:“谢谢你,陈文,你总是这样宠着我。你可以把你的想法告诉我,我自己来做决定,那就不算被你干预啦。顶多呢,嘻嘻,算是你这个狗头军师提了个建议,我自己做的决定。”

陈文忍不住笑道:“我嘴巴上的甲鱼汤汁,被你蹭到你自己脸上啦!”

苏浅浅抬手,轻轻在陈文胳膊上打了一拳,从饭桌的纸巾筒里拽了一张,擦自己脸上的油渍。

陈文说道:“那我就说了啊。我有两个想法。第一,那两个王八蛋,敢谋害我女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必须让它们身败名裂。所以这件事,我必须把它闹大,越过你们学校,捅到更高一级。”

苏浅浅问:“更高一级?”

“这哪是我记得呀,也是朋友提醒的。”廖局长微微一笑:“老温,我现在跟聚鼎的老柴在一起吃饭呢,你方便的话,也过来一起喝杯酒啊?”

温世豪听见这话,微微一愣,随即开口道:“廖局,我现在人在外地出差,可能赶不回去。”

“啊,没事,我跟老柴都是多少年的老朋友了,那就等你回来,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对了,等工程审批的时候,你记得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我好让人优先给你办,要不然下面人业务太多,真磨蹭个三五个月的,耽误你进行验收,这损失可就大了,呵呵。”

“哎,谢谢您了!”温世豪听见这话,面色愈发凝重。

“客气。”

“嘟…嘟……”

廖局长语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温世豪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再度沉默了十几秒之后,重新坐回沙发上,在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烟:“兰江村那边,嘉翎开发可以退出,但我在这个项目上,总共投入了将近三千个,而且其中也耗费了许多精力,所有损失加在一起,我要四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