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远舟点了点头,随后笑道,“那我就先走一步了,老江,明天有空的话,你也一起来嘛。”

“我就不去了。”

江易鸿笑了起来,“在外面待了这么长时间,一堆的事情都在等着我,想想都头疼,向南自己去就可以了。”

朱远舟哈哈笑了两声,又朝两人挥了挥手,转身就往一辆黑色的豪车走去。

前来迎接朱远舟的年轻人,也从向南手中接过了一个行李箱,又朝向南笑了笑,快走几步追了过去。

等看到朱远舟上车离开之后,江易鸿也转过头来,对向南笑道:

“走,咱们也回去了,出门在外这么久,总算是回家了!”

说着,他抬起腿,慢悠悠地朝停在一边的那辆汽车走去。大张伟老婆

向南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

上车坐稳之后,司机熟练地发动汽车,一打方向盘,车子很快就汇入了车流之中,朝市区而去。

江易鸿坐在后座之上,一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毕竟年纪大了,这一趟旅途下来,多少有些吃不消。

“诸位!还请你们尽快收拾残局,那些变异海族就交给你们去处理了!”杜龙当即向黎洪与姜央等人传音交待一声,这才朝着光明大神王逃离的方向一步迈出。

整个海底世界都在其神识笼罩范围以内,外面又是危机四伏的守护法阵,以及层层叠叠的时空裂隙,光明大神王若没有变异海族的帮助,根本就别想瞬间逃离开来。

嗖!

三头六臂的杜龙瞬间出现在那个光明大神王面前,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当场把这个光明大神王给吓得面如土色,一时间定在了原地。

“你。。。你不能杀我!我。。。我乃是西方光明神族的王境强者!你若是敢杀我的话,西方光明神族必定会倾尽举族之力,将你们原始人族举族屠灭!!”生死存亡关头,这个光明大神王再次用这种话语来威胁杜龙。

面对这个不知道被西方人用过多少回的威胁话语,大张伟的真名是什么杜龙当场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你们西方光暗两族的人实在有够无耻的了,在你们实力更加强大的时候,看谁不顺眼就会不择手段地杀死对方,只要发现对方实力比自己强大了,立马就会用这种话语来威胁对方!”

“这些人也足足享受了数百万年烈焰焚烧神魂的痛苦,我丝毫也不介意让你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到了那个时候估计你不会再继续求我饶你一条狗命,而是会天天求我能够快点杀死你呢!”

杜龙这并非是在危言耸听,自从他拥有镇妖塔以来,确实曾经让某些罪大恶极的敌人长期承受烈焰焚烧神魂之苦,直到今日仍然没有将那些人释放出来。

而这除了有他对那些人深恶痛绝的原因以外,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让人非常无语,那就是他早就将那些人给抛到九宵云外去了,自然也就没有解除对那些人的烈焰焚烧神魂之苦!大张伟个人资料

静!

惨叫声因为杜龙的话语戛然而止了片刻功夫,始干显然是被杜龙的话语给吓得不轻。

仅仅只是承受片刻功夫的烈焰焚烧神魂之苦,他就几乎快要被逼疯掉了,倘若要让他如此存活数百万年之久,那还真不如快一点死掉算了。

“你。。。你这个恶魔。。。我。。。我愿意配合。。。求求您别再用烈焰焚烧我的神魂。。。也希望大人能够给在下一个得以轮回转生的机会!”短暂的沉寂过后,始干最后只能认命地低头了。

然后这一碗面呈现出的是,一碗非常漂亮的白汤。

仿佛是一碗毫无杂色,用牛奶煮出来的面条一样,吃起来也是一场的鲜美,单纯咸鲜和胡椒的微微辣味,也是让很多客人非常喜欢。

就像是师父所说的那样,在林瑞峰看来任何一种食材在师父手上都可以物尽其用。

多种多样的搭配,层出不穷的变化。

林瑞峰才会觉得,在师父这里似乎永远都学不完。

至于鳝丝炒饭,也是冯一帆独创出的另外一种独特看炒饭。大张伟吸毒

而这个炒饭,最关键的一点是,去摆摊的时候,用铁板来做是真的绝佳。

提前烫杀分离出来的鳝背,放在铁板上进行油煎,然后与炒饭混合起来,煸炒过后香味可真的是非常美味。

“这些东西,我之前都跟你说过,明天我们去摆摊的时候,我再具体教你如何去操作。”

想了想,冯一帆认真对徒弟说:“给你20天时间,希望你能够学会。”

林瑞峰听说只有20天,心里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担心。

不退更好,要不然的话,他还真有点发愁——之前买的那么大的一个保险柜,你让我搬哪里去?

想着想着,车子就已经回到了魔都博物馆文保中心,那个熟悉的小院子里。

车子一停,江易鸿就惊醒了过来,大张伟有孩子吗睁开有些惺忪的双眼,有些沙哑地道:

“嗯?到了?好,下车!”

向南早就已经下车了,赶紧来到后面将车门打开,小心翼翼地扶着江易鸿从车子里出来。

江易鸿下车之后,看着面前的文保大楼,有些感慨地说道:

“当初年轻的时候,像这样的十一层小楼,我一口气就能从楼梯上跑上去,现在老了啊,连下个车都这么费劲。”

向南:“……”

老师,您这话我没法接啊!

您都七十多了,我要说您不老,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算了吧,我还是闭嘴比较好。

“老师,我去拿一下行李。”

说着,默默地来到车子后面,将自己的背包从后备箱里取了出来。

烤鹅呈现漂亮的红褐色,端出烤箱的时候,诱人的香味令三个小女孩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吃了。

“爸爸,快点呀,我和溪溪、霏霏都要吃。”

“冯爸爸这个好香,溪溪想吃。”

“冯爸爸,霏霏也想吃。”

冯一帆端过来,笑着回应:“好好,都可以吃,不过要等一下,现在很烫的,大张伟结婚了吗妻子是谁我们稍稍放凉一点点再吃,好不好?”

三个小女孩自然是立刻答应:“好。”

等稍稍放凉了一下,冯一帆首先破开鹅的腹部,将鹅身体里的汁水倒出来。

然后将鹅全部给剁成小块,并且就连鹅头和脖子也都给剁开。

方雅点起几根蜡烛,关掉了荧光管大灯,家里的气氛更显得浪漫了。

三个身世可怜、性格坚强的漂亮女孩,高举着六只手,围在陈文身边,晃动她们动人的身姿。

陈文和方雅最熟,以前是工作搭档,今天下午又融为一体,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生分和排斥,很自然地贴在了一起。

方雅在前,嘴里嗷嗷唱着黄勤的歌,陈文在后,双手搂住方雅的小腹,随着她一起扭舞步。

苗蕾酒劲起来,摇摇晃晃靠向方雅,大着舌头嚷:“陈文!你也抱抱我!”

陈文松开方雅,双臂伸开,将苗蕾抱入怀里。

苗蕾双手勾住陈文的脖子,抬起脸,一双美丽的醉眼看向他的眼睛。

摇曳的烛光下,陈文看见苗蕾的眼眸里闪动着清澈纯洁的光彩。

陈文右手托住苗蕾的后脑勺,低头吻住了女孩的嘴。大张伟的老婆的个人照片

苗蕾双手抱住陈文的脖子,热情给予回应。

“哟~~你们在亲嘴……好不要脸……哈哈!”江水花醉得最厉害,摇摇晃晃走过来,一只手搭在苗蕾肩膀上,“苗老师,你羞羞哦!”

至于江易鸿的行李箱,依旧放在后备箱里,这车是博物馆给他配的专车,下班以后,司机会帮他把人和行李箱一起送到家的,用不着他来操心。

……

古陶瓷修复中心。

小乔和老戴坐在各自的工作台前,认认真真地做着手上的工作。

小乔手里正在修复的是一件宋代的磁州窑童戏图枕,这瓷枕已经碎裂成了好几块,她现在正忙着拼对粘接。

拼着拼着,小乔就有些走神了,停下手里的工作,侧头看了看一边的老戴,问道:

“戴老师啊,这都快过年了,向南怎么还没回来呢?不是说长安那边的古陶瓷修复技艺大比早就已经结束了吗?”

“这我哪儿知道?向南去哪里,又用不着跟我汇报。”

老戴低着头,鼻梁上架着专用的放大镜眼镜,正一边拿着毛笔给一只瓷罐上色,一边嘀咕着。

向南在长安的那场大比里,拿下一等奖的事情,早就传过来了,小乔和老戴两个人听到这消息时,整个人都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