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师爷的落剑步很快冲向了对方,而沐青衣也立即用伞阻拦了祖师爷的攻击,但祖师爷这次并没有给对方扫走,而是瞬间借着伞用上了落剑步,随后落剑式再次轰落下来!

砰!

落剑式狂轰而下,直接击中了沐青衣的伞,速度快的她无法抵挡!

砰!

而还没等我看清楚,又是骤然一闪,祖师爷已经完成了第二次落剑式!

砰!

手下还是无法理解墨阳的想法,是不是真强龙,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还怎么在道上混呢?

“还有一点很重要,他的身手,恐怕地下拳场的所有人都上,都不是他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还怎么对付他?”墨阳继续说道。

“老大,这怎么可能,他一个小屁孩,还能单挑咱们整个地下拳场?”手下不屑的说道。

换做以前,薛之谦现在的老婆叫什么在没有见识过韩三千的身手之前,墨阳也会这么想,而且他绝不可能认为有一个孩子可以和那些拳手相提并论。

但是在见识过韩三千的厉害之后,墨阳不得不这么去猜测,因为那天韩三千的表现,实在是惊为天人,那几个拳手在韩三千面前,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找到,这已经足以说明韩三千的实力比他们强太多。

“你难道忘了他是怎么解决我们的人了吗?”墨阳提醒道。

手下当天亲眼所见,自然是没有忘,不过在他看来,只要人数再多些,韩三千就会成为倒下的人。

“他的确是很厉害,让人意想不到,不过咱们拳场所有人上,他应该也不是对手的。”手下说道。

“不着急!”

“诸位还请屋内坐一会,我有一些有关于‘天道宫’的事情,以及玄门禁令的事情,想向方兄请教。”

林十二微微一笑,很是诚恳的道。

“好,林兄请!”

方震并没有拒绝。

他可是与陆天香打赌,赌林十二是一位能胜过‘天女峰’掌教的人物呢!

可见他对林十二的看重!

众人反应客厅坐下后,薛之谦李雨桐怎么回事方震立刻道:“林兄,所谓的玄门禁令,乃是‘天道宫’在数百年前,以道门第一大派的身份,联和佛门所下。”

“目的为何呢?”

“萧湘子,你也算道门公子,为何如此阴险?”

方震对于他的态度,很是气愤:“乱人悟道,坏人前途,小人行径!”

“方兄这是哪里话?”

“本公子见此处风景优美,偶得新曲,故此心悦而吹奏一曲,没方兄所说之事吧!”

萧湘子一脸懵懂。

“跟他废话什么?”

闻言,‘忘川宫’真传弟子,姚风雪已经失去了耐心,长剑一横便直接攻击而去。

但是,姚风雪只有‘神元化境后期’的修为。

而萧湘子,已达‘神元化境巅峰’的修为,轻易便避过了姚风雪的攻击。

“哼,找死!”

见此,一直没什么表情的白发风白羽,突然欺身而上,与姚风雪齐攻萧湘子。

萧湘子很是震惊。

但是,他却没有跟二人纠缠,不断躲避的以‘长笛’施展音波,扰乱林十二的悟道。薛之谦老婆叫什么

而林十二,的确因为他的干扰而心神不稳。

悟道的气势,也因为心神不稳而出现断续状态。

见此,众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至强候补榜,排名十八位的绝世天才,都被林十二一剑斩得粉身碎骨。

她一个普通人,一个眼神都得死呀!

但是,在聂千锦抱住林十二的那一刻,林十二的情绪立刻得到控制。

血红的双眼,很快得到恢复。

“不好!”

“天道宫,竟然不止萧湘子一人前来?”

就这时,暗中突然有三道微弱的气息,化为流光而去,让方震惊骇不已。

“该死,该死!”

“天道宫太可恨,太阴险了!”

姚风雪也感应到了,可这个时候想追,却已经来不及了。

林十二驻地有庞大灵气的秘密,与萧湘子被杀之事,都彻底泄露了。

天道宫,必定会以此为借口攻伐林十二。

“无妨!”

“暗中为敌,与明面为敌,其实没有任何区别!”这一会儿工夫,薛之谦孩子叫什么名字林十二已经彻底冷静下来。

看到了这些人的出现,人群里立即传出来辨认身份的声音:“是齐天神教的人,我认识其中几个人,在齐天神教里面地位都不低,看他们对这个青年恭敬的态度,恐怕是与齐天神教的教主方崇山有关,莫非……”

“……莫非是齐天神教的少教主,方如晦?”

“我见过齐天神教的少教主,真的是他,没想到他居然也来了。”

一群人一言一语,便是将来者的身份辨认出来了。

来人便是齐天神教的少教主方如晦。

他们的身边还跟着齐天神教的两大护法,左护法关胜,右护法齐松。

二人的实力都达到了抱丹圆满层次。

也是齐天神教三大抱丹圆满之二,另外一个人便是齐天神教的少教主,方如晦,据说齐天神教的教主方崇山,已经是步入了‘见神不坏’层次。

齐天神教的名头很响亮,也导致了底细差不多被人摸透了。

方如晦手拿着一柄折扇,身上穿着齐天神教流传至今的服饰,根据现场有人透露,齐天神教的服饰总共有五种颜色,黑、赤、青、蓝、黄,高磊鑫在台下哭了对应着他们的身份。普通教众身穿土黄古衣,执事、舵主颜色加深,副堂主、堂主都穿水蓝色古衣,护法则是青木色古衣,赤火色是少教主的服饰,黑金色是教主的服饰。

白袍老者都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叹息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至少,命还是保住了。如果只是手臂伤的话,总有办法的。”

然而,孙郎中此刻却又摇了摇头,道:“问题是,还不止于此啊……其实手臂伤都是其次,但……那下半身的伤,才是真得……毫无希望了。”

白袍老者微微一怔,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孙郎中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公子,是得罪了谁,但对方下手的确太狠了。这位公子的命根子,直接被踩了个粉碎,以我的医术,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救了。也就是说……这公子哥,可能这辈子,是不能人道了。”

这话一出,薛之谦的现任妻子整个医馆二楼的空气再度凝固了,甚至可以说是冻结了。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

不能人道

这真是闹大发了啊!

堂堂一个皇子,被人弄得变成了太监这可以说是天大的事故啊!

而且,在场之人,谁都知道,这二皇子嗜色如命!

他若是知道自己今后不能人道了,那不得疯了

“唔……呃……”就在这时,床上的二皇子动弹了一下,似乎渐渐苏醒了过来。

他一醒过来,稍微动弹了一下身体,却感受到一阵剧痛,疼得冷汗直冒,浑身颤抖,“嘶——啊——”

孙郎中连忙走过去,劝说道:“这位公子啊,您可千万别动,您现在身上好几处伤呢,请冷静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二皇子才平静下来,疼痛也缓解下来。他看了一眼周围,回忆了一下,疑惑道:“我……我怎么在这儿之前不是在皇城里,在和国王说话么,怎么……”

一边说着,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想起了晕倒之前那激烈的争执,想起了昏厥过去的前一面那撕心裂肺的裆部疼痛……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薛之谦现任老婆是谁浑身一僵,而后忽然顾不上疼痛,把手往裆部伸去……

大概十秒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发出了一声无法接受现实的吼叫!

整个医馆二楼都许久无法平静。

“直说便可,”白袍老者道。

孙郎中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您应该也看得出来,这公子身上主要就是三处伤。其中,有两处是手臂关节,也就是左臂和右臂的手肘。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伤的,但我知道的是,这伤势非常严重,关节的骨头都破裂了,里面的筋也有些断裂。这样的伤势,肯定是需要长时间的修养和大量的治疗才有可能恢复的。而且……能不能恢复到正常人的样子,还真不好说……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可能会……”

“会怎么样”白袍老者紧张起来。

孙郎中叹了口气,道:“可能会落下终生残疾。两条手臂,可能会变得力量非常弱,不能做什么重事。甚至……如果恢复得再差一点,可能就直接不能动了。”

这话一出,整个医馆二楼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无论是白袍老者,还是另外几位老者,抑或是侍女、随从、侍卫们,都僵住了。

二皇子居然可能落下终生残疾

这要是传回去,他们这些随从、侍卫,哪里讨得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