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界内的上空之中,同样是快速升起一轮太阳,大晚上的出太阳,这诡异的一幕震动整个华夏国。

此时。

生死门内。

百兽血池的上方。

那个戾气蚕茧上的裂纹在不断的扩散,眼看着整个戾气蚕茧马上要碎裂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后。

“砰!”的一声。

将沈风包裹住的戾气蚕茧,轰然之间在空气中爆裂了开来。

待到戾气蚕茧全部消散。

只见身影停顿在半空之中的沈风,身上缭绕着一缕缕黑色的戾气,乌黑的头发长了不少。

如同是古代男子,薛之谦的老婆为什么叫花姐后面的头发长到了后背,而额前的头发将他左边的眼睛依稀遮挡住了。

脸庞变得更加棱角分明,如同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古代美男子。

三年之前。

由于仙界的小世界彻底被毁,沈风的骨头碎裂了不少,五脏六腑几乎要报废,而如今他全身碎裂的骨头和五脏六腑完全恢复,就连心脏跳动的频率也正常了。

“他找了几个,我觉得不行!”

伍氏贤确实找了几个,都是摇滚圈推荐的…

长相当然凑合,但是人气差飞了!

插一句,原时空,《独自等待》是夏雨推荐给王景花,花姐拿给李莲花,莲花很喜欢,降薪出演的…

这次,夏雨没有出演,自然不可能有王景华系的演员!

这个刘荣其实就是典型的白莲婊,养胎能手,按照剧本写的,薛之谦老婆李雨桐长相就一句话:美艳不可方物!

你想到谁了?

沈林其实想让高媛媛来演这个角色…

俞妃鸿听他说了角色要求——笑起来特别好看,立刻心领神会:“你想邀请高媛媛?”

“这不是听说您是她的伯乐嘛…”

“行,我给她打电话…”

“俞老师…让她直接找导演。”

“行了,知道了…”

挂断电话,糖糖立刻从他背上爬起来,假装刚刚偷听的不是她…

沈林解释:“是俞妃鸿…”

“……”

林筱乐感觉牡丹夫人说的那个人并不是她,只是因为她受不了水晶棺里的那个男人,突然化为了一滩尸水。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才会如此。

“总有一天你会因为今天发生的事痛不欲生的,是你杀了他……是你……哈哈……呜……”

牡丹夫人又哭又笑,整个人都陷入了崩溃当中。薛之谦的现任妻子林筱乐转身跑了出去,她必需尽快寻找到出去的路,然而她刚跑出那个冰封的屋子,一道从上而下的门就掉落了下来。

“牡丹夫人……”她拍打着门板,用力的推着门,奈何自己的力量有限。“你出来啊,喂,牡丹夫人。有什么话能不能出来再说,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呀……”

“砰砰砰”的声音,从林筱乐的身后传出来,一抹黑色的身影从上至下渐渐的把她笼罩在其中,她下意识的闭上了叫喊的嘴巴。左胸处那颗心脏狂跳不安,那放在门板上的手本能的握成了拳头。

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矮人呐!他们迈着小短腿在过深的积雪里努力奔跑的样子还真可爱!……如果脸上的肌肉不是那么怒气冲冲地挤成一团就更好了。

十几个怒气冲天的矮人把他们包围了起来,薛之谦现在的老婆那五个男人已经被在他们下巴底下晃悠的斧头和阔剑逼到了一起,其中一个在大声地解释着:“我们只是路过!我们是善良的冒险者,我们只为正义而战!……”

但矮人们显然一句也没听进去。

干得好!

泰丝忍不住要喝彩,目光却正对上一双藏在毛茸茸的眉毛下面、充满狐疑和怒气的眼睛。

他就站在她的鼻子下面。

“好矮人!”红发女孩露出她最甜美的微笑,如酒般醉人的琥珀色眼睛里闪闪的全是崇拜和感激,“谢谢你救了我们!”――附加一个亲吻或许会有更好的效果,但她对着那显然不怎么干净的毛茸茸的大脸犹豫了一下,没能亲下去。

矮人疑惑地挠了挠下巴,转头对着围住男人们的同伴吼了一句什么,薛之谦老婆花姐其中一个矮人跑了过来。

“你们不是一伙儿的吗?”这个矮人红褐色的胡子更长,只好把它掖在腰带上。

但立刻就吸引了泰丝目光的是他插在腰带上的一把小刀,刀身微微弯曲,银色的刀柄是一头狼的形状,狼的眼睛上镶着两颗蓝色的宝石,黑色的皮鞘末端也包着雕刻成某种盾形的白银。

那绝对是一把好刀!而泰丝对漂亮的小刀毫无抵抗力――她也从来没怎么抵抗过就是了。

对着小刀垂涎欲滴的女孩完全没听见矮人在说什么,直到对方又重复了一次。

“你跟他们不是一伙儿的?”

他说的是这片大陆上人类通用的语言,而且还相当流畅。

“当然不是!”泰丝好不容易才把目光从那把漂亮的小刀上移开,动了动胳膊给矮人看她被捆住的双手,“这些男人袭击了我们。花姐资料”她露出害怕又无助的表情,“我们只是经过这里……”

“‘经过’风语森林?你们是不认识路吗?”这个矮人显然没有那么好骗。

“好矮人,你得听我把话说完,我们原本是打算从风语森林外的路去北边的巴拉赫,可是我的小莫――莫奇,一只猫鼬,它是我的宠物,对我来说就像亲人一样,它不知道被什么吓到,突然窜进了森林!我们只是进来找他,却碰上了这群――”她对那几个男人做出没有一点虚假的厌恶表情:“他们用不知道什么东西射中了我和我的朋友,让我们昏迷不醒,我才刚刚醒过来。”

一种七彩色的光芒,在他的丹田内璀璨的爆发了出来。

在七彩色光芒爆发的瞬间。

“轰!”的一声。

戾气蚕茧上方的青龙和凤凰等虚影,骤然之间冲入了戾气蚕茧之中,渗透进了沈风身体之内。

紧接着,“咔!咔!咔!”的声音响起,只见在戾气蚕茧之上,开始出现一条条细密的裂纹。

这三年之中。高磊鑫叫花姐的原因

沈风的身体每天都接受着浓郁戾气的蕴养和洗礼。

与此同时。

生死门内小世界的浅处。

不死妖蝎和空玄龟被笼罩在一个封闭的结界之中。

三年前,沈风利用传送阵先一步来到这里之后,不死妖蝎和空玄龟没过多久也赶来了这里。

只是在它们进入这里之后,想要往深处去寻找沈风,可突然之间被从天而降的结界囚禁了起来,以它们的力量根本无法破开这个结界。

之后没多久。

被困在结界内的不死妖蝎和空玄龟,因为距离生死门的出口很近,所以它们清楚的感觉到生死门的出口被暂时封闭。

毕竟。

君临是他的仇人。

他父母的死,师傅的死,战友的死……全都和君临有关。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不介意做一回刀。

至于后果……他不会去考虑那么多。

他的心态很光棍。

若能杀死君临,不在乎一切后果。

双方早已经不死不休,最终也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

翌日清晨,柳河山重新找到夏天。

“走吧,我带你去见你的战友。”

不等夏天开口,他又道,“夏天,这一次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也想要杀我,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了,我们现在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君临。”

他直视着夏天,眼神之间说不出的森寒,“这次我会给你创造机会,这次机会,也是你唯一一次能够彻底杀死君临的机会,希望你能把握住。”

说罢之后,转身就走。

夏天的眼睛嘘眯了起来,并未多问。

上午八点半,两人乘上了一架客机。

水晶棺里的红色郁莉蓝花,渐渐的变成了黑色。

“我要怎么跟你说呀,人死了就是死了。”林筱乐用力推开牡丹夫人,用另一只手握着那只受伤的手指。“用我的血有什么用啊?就算你杀了我,他也不可能再回来的。”

“物语……”牡丹夫人一直沉浸在悲痛当中。

林筱乐不知如何安慰她才好,不过她看得出来,牡丹夫人很爱水晶棺里的那个男人,否则她也不可能为了他,一直将他的尸体保存在百花齐盛总部的暗阁中。只是这百花齐盛的秘密到底还有多少,是她目前还不知道的呀。

在牡丹夫人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之后,她才缓缓的爬坐起身,趴在那个水晶棺上。林筱乐还没来得及阻止,她的手就突然伸进了水晶棺的尸水中。

“牡丹夫人不要……”

要知道尸水对人体是有很大危害的,可牡丹夫人在触及到那些液体之后,手却一点都没用。她把尸水里的红色郁莉蓝捞起来,然后查看由林筱乐从寒山岭带回来的那朵红色郁莉蓝。

“哈哈……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在你的心里终究从来都没有我……泣天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呀……”她气得将手中的红色郁莉蓝花狠狠的撕扯成碎片。“你故意给我希望,却又让我自己把所有的希望都给破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