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突然提到这?”

“怕你到时候想家想你父亲。”

“你这样的行为有些可疑,说究竟是想干嘛?”

“你这样我可是会伤心的。”

“少来。”

“咳,看着你如此美艳迷人,所以我想是不是在离开前你要好好的弥补了,免得到时候我整日盯着你也无心带他们历练。”

“你个色痞,里我远些。”

白幽若瞪着眼睛满脸通红的推搡着蓝羲玄,而男女之间的力气本就悬殊,更何况白幽若只是单纯的推他并没有动用灵力,所以蓝羲玄半点也没有被推动。

“就你这点小力气还是不要浪费了。”说完便抬起白幽若的下颚吻了上去,随后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此处,而经过此处的人若是留意观察,定能发现这里被设了界,结界里掩盖了什么却无人知道。

深夜蓝羲玄抱着白幽若回到房中将已经睡得很沉的她放在榻上,薛之谦有老婆吗看着她的熟睡的容颜蓝羲玄摸着下颚喃喃道“应该能怀吧。”

白幽若要是听到已经很无语,这个男人想要孩子是想疯了吧,他修为可是大帝,而她的修为也可以说只差迈进大帝半步,他们二人修为这么高要孩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

她只能这么安慰萧韵清了。

……

与此同时。

萧城某条巷子之内,这里十分的昏暗。

一名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抱着一个酒坛,直接坐在了地面上,后背靠着巷子内的墙壁。

他在不停的往自己嘴巴里灌酒,双眸之中满是醉酒之意。

此人便是萧韵清的父亲萧正渊。

每天晚上他在隔壁的酒楼里喝的大醉,在酒楼关门之后,他就会抱着酒坛在这条巷子里继续喝。

“你还想要这样继续下去吗?”一道声音在巷子内回荡。薛之谦有宝宝了

来人赫然是沈风。

之前关木锦对萧韵清身边的人调查过的,他知道萧正渊每天夜晚的时候,都会在这条巷子里醉酒。

沈风从关木锦口中得知此事之后,他便来这里寻找萧正渊了。

抱着酒坛子的萧正渊,抬头看了眼沈风,然后他把沈风当做了空气,接着大口大口的喝酒。

见此,沈风平淡的说道:“你对萧家还有感情吗?”

萧正渊没有回答,继续在不停喝酒。

沈风又说道:“你想报仇吗?”

“我可以帮你恢复修为,我可以让你破碎的丹田完美的恢复。”

其中有一位白发老者拍卖获得,买得了这块炼器材料。接下来几件拍卖品裴君临都不感兴趣,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注意,他索性闭上眼睛闭目沉思,甚至将神识探入混沌金斗之中,查看金爷的状况。

此时的金爷似乎陷入了某种迷醉的状态,喃喃念诵咒语,而那白玉仙桥则是围绕着金爷不断的转动,周围散发出灰蒙蒙的气息。

“不会吧,这白玉仙桥,难道并非是完全体现在真的要蜕变了吗?”裴君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高磊鑫在台下哭了

因为他发现张金爷张开嘴巴,一道漆黑的气流环绕着那白玉仙桥,不断的围绕旋转,而白玉新桥上面则是不断有符文闪烁在吸收天量的混沌灵气。

“还不够,还差很多,只要再给我两葫芦,这样的混沌灵气在白玉仙桥,就可以彻底变成完全体。它的本体是奈何桥。”金爷的声音传入裴君临的耳边,似乎是在催促裴君临。

混沌灵气倒是不贵,不过裴君临觉得今天的拍卖会应该不会再出现了,毕竟一次拍卖会绝对不会出现两样同样的东西。

“长点心吧,好好干,当个有用的人,你就不会被任何人抛弃,在这儿也浑浑噩噩的过下去,你还会继续失去。”

陈清水也没想办博,话虽难听可确实是这个道理,通过这件事也可以表明邱月珊是个”利益至上”的女人,她不可能放弃一个有用的人。

小桃咬了咬嘴唇,逐渐对自己产生的怀疑,薛之谦现在还是单身吗也对邱月珊产生了怀疑。

陈清水接着补充道:“去做吧,你做的来的。”

小桃缓缓地上前,拿起了那份聘用合同,有由于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低下头一言不发。

看着小桃这伤心的模样,陈清水其实也挺心疼的,邱月珊走了,受到伤害最大的人是小桃,我这个把邱月珊当成亲姐姐看待的孩子,从此之后又是孤单一人了。

“好了,文件一式两份,你留一份,剩的一份进公司档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公司的财务部部长了。”

紧接着陈清水厉声说道:“即刻上任!”

小桃转身的一瞬间,眼泪就哗哗的流了出来,可是这个小女孩也学着邱月珊那样开始倔强起来,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它滴落下来。

在金光的照耀之下,薛之谦的老婆和女儿这墙壁好像变成了透明的一样,裴君临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浑身穿着白色裙子戴着面纱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身段窈窕,看起来极为的蕙质兰心。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颗带着露水的兰花,给人一种极为轻巧灵韵的感觉。

就当裴君临打算看清楚此女长相的时候,却发现那女子脸上带着一层薄薄的面纱,竟然连火眼金睛都无法穿透,毫无疑问这件薄薄的面纱是一件奇异的宝物。

那女子被裴君临目光一扫似乎有所感觉,眼神疑惑的朝着裴君临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裴君临赶紧收回了目光,生怕对方发现自己。

“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这么大的财力一次竟然喊出五亿。我对于这庚金之球来说无疑只是底价而已,待会至少要喊到两三百亿那才正常。”裴君临嘴里喃喃自语,薛之谦前任老婆是谁眼神之中射出特别的光。

“少主如何知晓?”

“咳,在世俗界第一次见你二人我就知道,只是你问这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知道的跟你说的怕是有些出处。”

“少主何时知道我对楚恒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什么想法?”

白幽若还是想弄清楚他的意思,别到时候他说的与自己想的不一致那就乌龙了,于是白幽若还是故作不解的问墨尘,而墨尘也像是豁出去了,看了白幽若半晌才开口道“我对楚恒有了男女之间才会出现的感情。”

“你的意思是说你喜欢上了楚恒,我没理解错吧?”

“没有,就是这个意思。”

白幽若松了口气,只是随后她便通过这话明白了,看来楚恒还是没有告诉他啊,并且上次那样就可说通了,楚恒一直保持与他的距离,所以两人看起来才那么奇怪,而楚恒的做法让墨尘错误的理解为他讨厌自己。

“咳,那个,楚恒知道吗?”

“我认为他是察觉到了什么。”

“也就是说他不知道是吧。”

小桃也知道,薛之谦多少岁了邱月珊带着背叛行为,不告而别伤透了所有人的心,不仅仅是陈清水,还有莫德林、王大柱、刀哥,还有一大群信任她的朋友。

“好了,人生走就走了,但是他不能凉,我和莫德林他们商量过了以后,财务部就交给你来管理了。”

小桃瞬间一愣,他简直不敢听信自己的耳朵,“陈,陈老板,你刚才说什么?”

“你跟邱月珊是一起进入公司的,对公司的财务比较了解,而且个人专业水平过硬,交给你是最合适的。”

陈清水波澜不惊,其实也有着赌气的行为,他重用小桃就是想向邱月珊证明:她不是特殊的,能培养出一个邱月珊,就能培养出第2个邱月珊

小桃犹犹豫豫,她说道:“不,不行,我做不到,我担不了这么大的担子。”

陈清水呵呵一笑:“我说你能,你就能。”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莫德林,轻飘飘的说道:

“小桃,邱月珊走不带着你,你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吗?你但凡还有些用它也不是越把你抛弃在奉天。”

四大联盟控制着整个仙界绝大部分区域内的各行各业,类似于仙界钱庄、仙界拍卖行、仙界仙珍阁等等仙界最大的垄断性行业,几乎都能看到四大联盟的影子。

不过,仙界这四个看起来无比强大的联盟,它们实际上却是一个似紧实松的组织!

比如说,杜龙在巨蓝星球就与那个所谓仙界最大势力的黑杀会有了瓜葛,实际上,黑杀会又是四大联盟的一分子,四大联盟的产业他们也有份额!

概括起来就是,四大联盟控制着整个仙界绝大部分的经济命脉,同时又是仙界各大势力的产业!

简单说来,就是仙界四大联盟它不被任何个人所掌控,而是四个由阵灵智慧生命负责管理的联盟势力,四大联盟永远只会追求利益最大化,却不会参与到任何的仇杀当中。

当然,任何势力若胆敢对四大联盟的产业进行攻击,那必定会招来整个仙界的敌对,届时仙界虽大,却不会有其容身之所!

跟在众多飞升者背后,杜龙很快就从某个负责飞升令发放的士兵手中取到属于自己的飞升令牌,并且按照要求将这枚飞升令炼化,这才认真观察手中的这枚飞升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