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这是仙迹啊!”

邓家主惊呼起来,随后带头跪了下去,毕恭毕敬的进行参拜。

我们参拜的对象自然是林木,眼前发生这样的情况,他们自然知道是他在施展仙迹。

林木这一次没有拒绝他们的参拜,他发现了一个迅速发展粉丝的办法,那就是改变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变得正常起来,同时也可以装装神棍,收集大量的粉丝。

“邓家主,召集你们这个阵所有的武者,我打算把整个镇都改变一下。”

林木开口说道,这个镇人口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有着上千人。

一个古武者能够凝聚一滴银色的灵液,相当于十个普通人,那么这里就等于是上万人。

“好,我马上去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一起来参见仙人。”

再比如就是屋里,门厅就是门厅,薛之谦第二个老婆打开门也就一个换鞋子的地方,然后就是一条窄小的通道,通向一个个的门口。门厅平时不开灯,就黑得跟晚上一样。就算这房子其实不小,但在实用上,其实也挺差的,一进门就感觉一下子回到七八十年代一样。

叶澜等人看不到了,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和徐淑一块回了权当客厅的大房间里。

这里其实也像七十八年代的摆设,老式的皮沙发上包着沙发巾,木制大理石的老式茶几也被擦得闪闪发光。

茶几上放了一个信封,还有几个老式的玻璃茶杯。玻璃杯是茶色雕花的,八十年代很流行的凉水杯的样子,不过现在很难看到了。

这个大房间里,除了墙上挂着的一台液晶电视外,也看不出这里已经是二十一世纪进入二零年代了。

而这个房间里,中间留出了大量空空的地方,靠着墙的地方,有一整面墙的镜子。镜子前头装着把手,这里还是老太太教学的地方,她平时在这儿教学生练功。

叶澜拿了同款的玻璃托盘把茶杯放进去,准备拿到厨房去洗了。薛之谦李雨桐怎么回事她很小心,这套茶具是她也很喜欢的,所以她都很小心的对待着。

不意外,惊不惊喜,高不高兴,兴不兴奋,快不快乐?”

“噗……”

一旁的夏日天却是忍不住直接笑喷了。

“哈哈……”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笑起来,竟是忍不住,笑声传出去多远,引得四周路人频频瞩目。

徐美珍绝对算得上一个小美女,人长的很甜美,而眼前这家伙五大三粗,满脸横肉,而且染着黄毛……

不是说夏日天看不起这家伙,而是他刚才的表情实在太逗逼了。

高不高兴,兴不兴奋,快不快乐,“哈哈……”

原本在听闻小青年这句话后,徐美珍有些愤怒与厌恶,可是看到夏日天肆意大笑,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噗嗤一声,跟着笑出来

“小子!你找死!”

青年却是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当即狰狞望来,“你**活腻歪了,敢笑我……”

说罢就要用手推搡夏日天。

“郝帅,你干什么!”

徐美珍赶忙敢在前方,将他的手推开,怒道,“我告诉你,我才不会同意和订婚,要订你和我爷爷订婚去,高磊鑫薛之谦的女儿而且我爸爸妈妈也不

“不用了,不知者无罪。”

林木不打算计较,毕竟这是邓晓琪的亲人,以她的救命之恩,还有天葵花的份上,也不可能去计较这么一点小事。

邓家老二如蒙大赦,赶紧退到了一旁,然后敬畏的看着林木。

现在他没有了任何担心,反而觉得他们邓家要发达了,家里有一个仙人,何愁他们邓家不会飞黄腾达。

“邓晓琪,一路过来,我发现一个问题,似乎这个世界非常贫瘠,植被很少,平常你们都吃什么?”

林木开口问道,这正是他觉得疑惑的地方,似乎这个世界还不完整,没办法让植物生存。

“我们平常都是吃海里的海鲜为食,另外什么是植被?”

邓晓琪一脸懵逼,这个世界一直都这样,他们邓家所有人从出生起,这个世界就这样,从来不知道有什么问题。薛之谦和他老婆

林木知道问了也白问,他立即开始感应这大地的情况,看看里面出了什么问题,竟然连一株草都不长。

他得到土地公的传承,就等于是大地的王者,因此对大地有着绝对的掌控力。

脚踩百花盛开的草地,看着远处的莽莽林海,这来自水泥丛林的家伙,不由自主地发起了感慨。

“哇哦!这里太美了!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叶天笑了笑,不无遗憾地说道:

“没错!这里的确很美,尤其对你我这种人,更是难能可贵,但很可惜,再美的风景也抵挡不住人的贪欲。

眼前的美景很快将不复存在,彻底被贪婪吞噬,变成一处机械轰鸣、尘土漫天的金矿,再也没有一丝绿色。

这里每一寸土地都会被反复地冲洗,直到榨出最后一粒金砂!之后就会被彻底抛弃,等待自然将它慢慢恢复“

“遗憾在所难免,谁让这里地下埋藏着黄金呢!那玩意绝对能让人疯狂!“

说到黄金,大卫的双眼顿时变得极为明亮,薛之谦老婆刘寓言眼珠子都快成金色了。

“从发现黄金那一刻开始,这里就注定被毁,或早或晚而已!“

叶天看看四周,同样感慨了一句。

好在这里将很快售出,不用自己亲手毁了,多少能减轻点负罪感。

似乎感受到郝帅杀人般的目光,赶忙又站起,努力憋着笑,“抱歉抱歉,请继续……哈哈……”

话未说完,他整个人蹲在地上,开始抽筋。

“次奥!你**找死!”

这一次,郝帅再也忍不住了,满目狰狞,咬牙切齿,大步走向夏日天,“我**弄死你!”

“你干什么!”

徐美珍再次拦住了他,怒斥道,“郝帅,你除了仗势欺人还会干什么!”

“我仗势欺人?你说我仗势欺人?”

郝帅眼睛都红了,像是发狂的野兽,猛地指向夏日天,“说!他是谁?你为什么一再护着他!薛之谦老婆叫什么你**是不是背着我找野男人了!

“你,你这个……”

听到这话,徐美珍气的娇躯颤抖,刚要怒斥,夏日天却是缓缓站起,旋即看着郝帅。

“你叫郝帅?”

郝帅一怔,紧接着怒瞪而来,“没错,老子就叫郝帅,你又是哪颗葱!”

“你的名字很有个性,你意不意外,惊不惊喜,高不高兴,兴不兴奋,快不快乐?”

“好的!我们就在这里等吧“

马克点头应道,随后去和朋友说了一声,把全地形车移交给了马蒂斯他们。

五分钟后。

叶天和大卫,以及马蒂斯等四名安保人员,驾驶四辆独行侠,再次轰鸣着冲进了山林。

马克他们,两名雷神公司安保人员,都留守在直升机旁。

此时,无论是进入山林的大卫他们,还是在外面留守的,都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叶天的目的是什么?薛之谦现在的老婆大家都在等待结果。

在gps指引下,四辆全地形车没走任何弯路,直取目的地――熊窝。

进入山林500米后,空气中就已经能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各种食肉动物逐渐开始出现,其中不乏凶残的灰狼,越往里走越多!

那头灰熊的尸体显然还没被吃完,这里俨然已是食肉动物的天堂。

看到时隐时现的灰狼,大卫脸色都变了,马蒂斯他们却非常平静,只是稍稍提高了一点警惕,继续跟在叶天车后飞驰。

很快,大家就到了叶天他们与猎杀灰熊的地点。

当!

就听一声钢铁碰撞般的声响,火花四溅,那道神光被叶天一拳崩开了,几乎变成了一坨铁泥,将一堵墙面砸出一个大窟窿。

“你很不错,能破我绝世飞刀一击。”

这时,一个年纪半百上下的男子出现在了场中,双手中握着不知道多少柄寒光森森的飞刀,黑发披散,眸如神灯,浑身战气澎湃,威势滔天。

“龙卫虬龙战将,前来收服你这只叛贼!”

他强势登场,自我介绍道,并且向叶天宣了战。

“收服我?就凭你?也配?”叶天斜睨了他一眼。

“虬龙,你不是他的对手,赶紧退下。”龙小云也焦急道。

“云龙,你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突然,又一个声音传来,如同大道伦音,震慑苍穹。

轰隆隆!

仿佛一只荒古蛮兽跨越时空而来,大地隆隆作响。

片刻后,一个强横到爆炸的猛人来到了场中,跟个野人似的,披头散发,身披大氅,手中拎着一柄合金战锤,感觉有一座小山的重量,放在地上能将地面压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