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妹子叫孙晓云,和时音差不多的年纪,每次见了她,还热络地和她打招呼。刚进寻味坊的时候,孙晓云还是一头刚染的黄发,时音是眼睁睁看着她的黑头发一天天长出来的。她似乎也不打算再染,就整天顶着那头半黄半黑的头发来上班。

时音没有替别人背黑锅的习惯,只是刚刚那种情况下,对方点名要见主厨,明显是已经发了火,她要是再推卸责任的话,只会显得毫无责任心。

时音不知道刚刚发现问题的时候他们是怎么解决的,闹到这种程度,她心里也憋了一肚子火。

“是,是……”孙经理也是一副愧疚的模样,显然对把她牵扯进来这件事情感到十分过意不去,但转而,他又换上了一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说道:“还好祁先生没有追究责任,这次真是多亏了你。”

时音看着他,一时半刻没说话,她不是很能确定孙经理话里的意思,但多少也能猜到接下来他要说的话。

果不其然,孙经理看了她一眼,有些犹豫地问道:“小时,你和祁先生……认识吗?”

果然。

“你去战家了吧?管家没有告诉你孩子们跟他们的奶奶去拜访亲友了?薛之谦的妻子是谁”就刚刚派对上发生的事,战瑾煵那么聪明的人,又怎么看不出来,这个小女人是被人算计了呢。“你这样从酒店大厅穿跑出去,不刚好让有心人得逞,让你在全酒店出糗了吗?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会为了自己的颜面而考虑。”

战瑾煵语落之后,沿着长长的走廊过去,也不管林筱乐是否会听自己的话跟来。

“林医生,这是为你准备的衣服。”汪净祥从外面小跑进来,手中提着一个全新的衣服袋子。“承琪俊喜乐国际大酒店是瑞城最出名的,出入这里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物。刚刚的事情又不是我家总裁造成的,你何必拒绝他的好意呢?”

闻言,林筱乐才接过那个衣服口袋,跟着汪净祥一起去房间换衣服。

林小婉想要她过得不好,她就越要让自己过得光彩。薛之谦高磊鑫复合这次算是自己大意了,以后像这样的事情,她林筱乐绝对不会再犯。

林筱乐换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战瑾煵正坐在外面的客厅里,他拿着一份报纸悠闲的翻看,听到脚声才抬头望向她。

“好的,陛下”

威廉王子点头应了一声,随即行动起来。

跟之前那个装着黄金王冠的箱子一样,另外两个箱子也是用质地坚硬的黑胡桃木制成,只不过尺寸更大、上面雕刻的纹饰没有那么精美而已。

虽然在阴冷潮湿的地下深处沉睡了七百多年,这两个木箱依旧保存的非常完整,上面只有一些细微的裂痕。

“啪”

威廉王子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前面的铜鎏金搭扣,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箱盖掀了起来。

随着他的动作,装在这个箱子里的东西,薛之谦的老婆多大了终于呈现在了大家眼前。

毫无意外,圣殿教堂内神殿现场、以及无数直播端,再次响起一片惊呼之声。

“哇哦!这是一整套中世纪十字军骑士装备,看上去真是太酷了,而且保存如此完好,实在太难得了!不知道这是那位十字军骑士的装备?”

“你们看那把十字军骑士剑,上面刻着金雀花王朝的徽章,而且镶嵌着宝石,难道说这套十字军骑士装备属于爱德华一世国王?”

她收回视线,这会才有功夫梳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

满脑子都是祁嘉禾的话。

“别真把自己当回事儿”。

她想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在祁嘉禾看来,她分明就是一个贪图名利,却又假装清高的拜金女。

别说他了,这段时间以来,时音自己都这么觉得。

明明很想让他出手帮忙,却硬是死撑着不愿意开口,就为了那点可笑的面子。

“我们也很少直接用手去抓,主要还是想办法钓。薛之谦前女友是谁” 李欣说。

“像钓鱼那样钓吗?” 李颖问。

“不一样,不用鱼竿。找一根细钢丝,大概一尺多长,把一端磨尖了,然后把尖端用钳子弯成一个钩状,这就是钓鳝鱼的钩。在钩上穿好蚯蚓,然后去稻田埂上、河岸边的水下用手探摸鳝鱼洞,找到洞口后,把穿好蚯蚓的钩放进洞里,感觉到有东西咬钩的时候,用力拉出来,就钓到鳝鱼了。”李欣说。

“不怕摸到的是蛇洞吗?”李颖问。

“钓出来之前,谁知道是蛇还是鳝鱼?那时候胆子真大,有时候钓出来一看,是一条蛇,赶紧甩掉!” 李欣做出一个扔蛇的动作,往李颖身边一比划,吓唬她说。

李颖专心听着,看李欣这么一比划,仿佛真的扔了一条蛇过来,吓得一激灵。

“哈哈哈!你也太胆小了,这也能把你吓成那样!”李欣看她吓得那样,忍不住大笑。

李颖扬手在李欣肩上打了一下,嗔怪说:“你讨厌!”

李欣牵着李颖从田埂上跨过一条水沟,走到山脚下的小路上。

装在另外那个木箱里的中世纪骑士武器装备,薛之谦和老婆是怎么认识的则属于爱德华一世国王的弟弟,兰开斯特伯爵,这位兰开斯特伯爵在英国历史上的地位也非常重要。

众所周知,在著名的金雀花王朝之后,英国就迎来了兰开斯特王朝的统治,而兰开斯特王朝的那些国王,正是这位兰开斯特伯爵的直系子孙。

爱德华一世继位之前,曾经带着自己的弟弟,也就是兰开斯特伯爵,参加了最后一次十字军东征,与圣殿骑士团长期并肩作战,结下了战斗友谊。

据我推测,这两套中世纪十字军骑士装备,应该是爱德华一世和兰开斯特伯爵返回英国后,当做礼物送给圣殿骑士团的,那些战斗痕迹就是最佳证明。

此外,还有更加直接的证据,大家眼前这把十字军骑士剑的剑身上,刻着爱德华一世国王的姓名缩写,威廉王子,你抽出长剑就能看到那个签名”

话音未落,圣殿教堂现场及无数直播端已被再次引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随即响起。

再者说了,薛之谦老婆是谁想要干掉斯蒂文这个混蛋、从他手中抢回爱德华一世的黄金王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失败的可能性不小。

派出去的人万一失手,以斯蒂文这个混蛋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的行事作风,必定会展开无比酷烈的报复。

这个混蛋绝不会在乎对手是不是英国王室成员、是不是英国国王,更不会在乎复仇行动会造成多么巨大的影响。

到那时,英国王室恐怕就得活在无尽的恐惧之中,什么也别想干了!

一想到这些,英国女王不禁感到一阵头疼。

不过她毕竟久经风雨、是一位见识过无数大场面的政治家,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脸色也迅速转变回来,笑容再次浮现在了她的脸上。

她深深看了叶天一眼,然后微笑着说道:

“斯蒂文先生,金雀花王朝这顶黄金王冠的归属问题,咱们先放到一边,稍后再做探讨,另外那两个箱子里又装着什么东西?高磊鑫在台下哭了我非常感兴趣,想要尽快看到”

“好的,尊敬的女王陛下,这顶黄金王冠的归属问题咱们稍后再谈,事实上,另外两个箱子里的东西,跟这顶黄金王冠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难道你不出手,他们就不对付你了吗?”

“别忘记,你身边这位李二就是依靠这样的局势发育,最终夺取江山的。”

“所以,在特殊的时刻就要下重药。”

“当然,我也不是让你盲目的改革,去对付那些关陇世家,你也可以拉拢一批人才吗?”

“比如战神李靖,屈突通,尧君素……”

“这些能臣武将都可以好好培养,放权给他们领兵作战,扫平这些叛乱不是问题。”

“……”

李靖?

屈突通?

尧君素?

……杨广念叨一个又一个江辰说出来的名字。

忽然。

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响彻起来。

江辰听了一下,赫然是李世民的肚子。

“饿了?”

“嗯!”

英国女王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不见,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眼中隐含怒火,却也透着几分无奈。

眼前这顶爱德华一世国王的黄金王冠,此时不但呈现在自己眼前,也呈现在全世界所有人的眼前,每个人都能看到。

正如对面那个混蛋所说,这顶黄金王冠在七百多年以前属于爱德华一世国王、属于金雀花王朝,但在七百多年后的今天,却属于对面那个混蛋。

就目前这种情况,英国王室想要收回这顶无比重要的黄金王冠,只能跟斯蒂文这个混蛋进行交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如果现场没有这么多见证者、没有进行现场直播,哪有的是办法收回这顶王冠,就算派人干掉斯蒂文这个混蛋,抢回这顶王冠也不是不行。

但是,这些办法现在都行不通。

就算派人干掉斯蒂文这个混蛋,也拿不回这顶黄金王冠,即便拿回来,也无法公开展示,只能秘密收藏,永远见不得光,而且还要时刻防备消息走漏。

消息一旦走漏,那麻烦就大了,英国王室还是要脸面的,绝不能成为众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