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未免有些太过明目张胆,林木瞪了一眼,屈指一弹,只见彭章立即缩回了自己的手,看着上面乌青的一块,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在暗中对我出手?”

彭章心中暗道,他伸手捂住自己的手背,差点没痛的叫出来。

“秋华,暗中有人在算计我们,你到我的后背去,我是一个古武者,我来保护你。”

彭章神色凝重的看向四周,他双手张开,仿佛真的要保护李秋华。

林木看的有些好笑,拉着李秋华上了他的三轮车,然后说道:“你们到底走还是不走,如果不走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林木现在有些后悔了,对于李秋华来说,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根本就没有必要多着些碍眼的人,到时候只怕不仅能有意外的惊喜,只会惊扰了他们的兴致。

彭章脸色依然凝重,不过看到李秋华西上了林木的车,立即说道:“让秋华坐我的车,就你这种破车,怎么好意思让秋华坐上去。”

说着,冲着自己身旁的保镖使了个颜色。

保镖应声点头。

随即从随身的后座上摸出了一根甩棍,薛之谦老婆怎么了随即悄无声息间打开了车门。

只是就在他打开车门的同时......

“刺啦~”

面前骤然一亮,随即划过一道光芒,无比的刺眼,同时还听到了“霹雳巴拉”的响声。

很快,睁开眼镜看去,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瞬间再一次的关闭了车门。

“你个废物回来干什么?”马隆鄙夷道。

这名保镖则是仿佛六神无主一般,磕磕绊绊道:“电...电.....”

“电什么?”马隆极为不耐烦道。

而保镖却是终于哭诉着说了出来:“电线,一截通着电的电线。”

话音落下,车内似乎陷入了一种寂静,然后......

顿时忍不住惊呼:“你说什么?”

说完之后,几人都趴在车窗边看去,看向车外,待到看清之后,瞳孔忍不住骤然收缩。

但也不能指望卡宴男替自己保密吧?

想了想,他觉得还是赶紧溜走比较好,溜走了不用挨打,也不用怕陈兔知道,大不了陈兔到时候问起来,薛之谦高磊鑫就说卡宴男肯定是看错人了,自己这种穷屌丝,怎么能开得起那种车呢,估计陈兔会信自己的。

想到这,周小昆干脆直接踩了一脚油门,车直接轰的一声就冲了出去,瞬间把那辆卡宴给甩在后面了。

因为自己这车的动力十分强劲,冲出去的这一下是非常猛的,周小昆的身子都差点失去平衡,车也险些失控。

这家伙给他吓得不轻,而且卡宴男接着又并排开到了自己旁边,明显人家的车技是比自己要好很多的。

周小昆自己琢磨了下:

宁愿跟他打一架,也不能这样在马路上飙来飙去,车蹭了撞了都是小事,万一出了比较严重的车祸,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他慢慢的把车停在了马路边,而卡宴男也把车停在了他前方几米远的地方。

周小昆并没有率先下车,他要看看卡宴男到底想干什么。

自打上次唐莹莹电话打不通后,周小昆其实也一直给她发微信,但微信一直没人回,他还以为唐莹莹的电话跟微信号都换了呢,可现在唐莹莹居然又发了朋友圈,说明她还用这个号呢。

周小昆有点激动,心里暗骂了两句,直接发去了消息:“你他妈的还不回我消息吗?薛之谦和高磊鑫的故事我给你说我已经回老家了,别让我见到你。”

这个消息发过去后,唐莹莹并没有回话,周小昆觉得她肯定是不敢跟自己说话,故意躲着自己呢。

但是过了有十分钟吧,唐莹莹回了消息,她说:“你在哪呢,能不能出来聊聊,见面说吧。”

虽然周小昆也很想见唐莹莹,想当面骂她一顿,但这时候他开了半天的车太累了,根本不想动,只是回道:“你他妈的终于活过来了是吧?干嘛要跟我爸妈说你是我对象?你安的什么心啊?”

“你出来说吧,>

“你少跟我来这一套,赶紧给我爸打个电话,把假扮情侣的事给他说清楚,还有,你朋友圈发的那条有我照片的动态,你也赶紧删了。”一想起因为这逼,害的楚瑶搬出去住了,周小昆心里就来气。

“我不能给你爸妈说啊,起码现在不能说,我拿了你爸妈的钱了!”唐莹莹这个消息发过来后,周小昆直接傻眼了。

“要是能为亚运会多出一份力,那自然是责无旁贷。”哎,可惜熊师兄已经是有单位的人了,到时候肯定要以自家单位的名义参加,薛之谦妻子是谁要不然把他拉过来就好了,林楼稍微有些遗憾,自家的小团队里面,还真缺少体育建筑方面的专家呢。

“小林有目标没有?要是有的话,我可不跟你争。”熊明半真半假的问道,林楼已经证明了自己在体育建筑设计领域的实力,要是和他同时竞争一个项目,获胜的希望可不高。

“师兄您太谦虚了,我还没想好呢!而且估计要到下周开会的时候才能确定需要设计那些项目吧?等到时候先看看情况吧!”如果有可能的话,自然是要拿下奥体中心的,这个才是所有新建场馆里影响最大的。

奥体中心体育馆原来的设计倒也不错,体育馆的平面形状为六边形,屋盖东西两柱的间距为99米,南北跨度70米,多功能比赛大厅为93×70米的长方形,中间为42×73米的比赛场地。

比赛场地采用丹麦进口木地板,可进行篮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手球、体操、技巧、举重、摔跤等比赛项目。

把东侧平台下的空间改为竞赛管理区,体育馆南侧观众入口台阶下的空间扩建为安保、餐饮用房,新扩建面积达到4410平方米,薛之谦老婆高磊鑫观众座位由近6000座增加到了6300席,进一步完善了功能。

要是让林楼来设计的话,他有信心比原方案做得更好,不仅外立面会更符合中国的特色,功能分区也会更加科学,同时还会和乌鲁迪国家体育场以及工体改建方案一样,在建造的时候就预留好扩建、改建的空间,为日后场馆升级提供便利。

随着金翅青鹏族护族大阵崩溃,龟伯所掌控的大阵在几个呼息间,就将金顶山脉完全笼罩覆盖,他也懒得自己动手了,直接控制着大阵幻化出成千上万道金光阵纹能量箭,远程绞杀这些金翅青鹏族的族人!

看到无数金翅青鹏族人接连死在大阵攻击之下,杜龙等人也感觉心底直冒冷气,一直表现得还算和蔼可亲的龟伯,动手杀起人来,却一点也不含糊!

他们哪里知道,做为曾经仙界一方巨擘花仙界当中的一员,龟伯亲眼目睹了整个犹如天堂一般的花仙界,被神秘势力屠戮一空的惨况!

无数年来,那凄惨的一幕不断地出现在他的睡梦中,将他一次次地惊醒过来!

那一幕就像魔障横在龟伯的灵魂深处,薛之谦前妻却一直被他给压在心底,今天,借着帮助杜龙的机会,他终于将这一切完全释放出来!

而做为他发泄的目标,金翅青鹏族的族人可就要悲剧了,不管你是返虚圆满实力的长老,还是那只是刚刚达到灵阶的存在,一律格杀勿论!

这一刻,在龟伯眼中,那些金翅青鹏族数以千计的族人们,仿佛就是当年屠戮花仙界无数花仙子的神秘人一般,被他凌空轰杀,死状极其惨烈!

“遵命!”腾业这才继续向传信阵石另一端联系起来,盏茶功夫便再次焦急地开口说道:“陛下!大事不好了!那仙界龟甲强者居然成功地将金翅青鹏族的护族大阵能量罩向内逼退!”

“什么?!”獬豸皇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当场从宝座上蹦起来,只见他在原地转了两圈后,立即交待道:“让他们搞清楚这个龟甲老头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腾业应了一声,便继续向传信阵石另一端联系了片刻后,这才开口解释道:“回禀陛下!据秘探所言,那仙界龟甲强者在金翅青鹏族护族大阵外布下一座法阵,薛之谦图片也形成能量护罩并且向金顶山脉的能量护罩挤压过去。。。”

“如此说来,这个龟甲老头是想靠着自身在法阵一道上的修为,强行挤压对手大阵的笼罩空间,这虽然是个笨办法,但只要他在法阵一道的修为更加强大,即可成功破解对手的大阵!”大殿下,獬豸宫法阵堂主腾青海立即开口补充道。

做为法阵堂主,腾青海法阵一道的造诣在獬豸宫内,绝对算数一数二的存在,自然有资格对此开口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