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

听到乐乐这么说,我一瞬间慌得一匹。然而刚刚才有些冷淡了的粉丝们,伴随着乐乐这样的一语出口,却不禁再度沸腾了起来。这些人,都是追着乐乐今天爆火的视频走进直播间的。他们见到了身为主演的乐乐,而自然也对同样身为主演的我抱有着浓厚的好奇。

“对,开播!直接连线!!!见见真人顺便回答问题,优秀。”

留言板话题顷刻逆转,瞬间就形成了一边倒的态势。我慌得一匹,而站在我身边的小池也无疑显得极度亢奋。

“哎,这个好玩儿。鱼哥,上线!!!”

他克制不住心中的兴奋,甚至拍掌对我的上线表示了充满兴奋且期待般的绝对支持。

“这是一波儿什么样的‘神操作’?!?”

我心中五味杂陈,不知应该何去何从。小池甚至不等我反应,便一把抢过了我手中的手机。李雨桐和薛之谦谁出轨伴随着一通熟练般的操作,居然立即就给我切换到了开启直播的状态之下。镜头直接对准我的同时,主动连麦的邀请也随即发出。

萧云回国之后,为了制造点声势,大肆招揽潜龙世家的家族子弟。

林嫣红便是其中之一,暑期萧云举办的一次聚会,她也去参加了。

一见到长相帅气,气度不凡的萧云,便一见钟情,被他给迷住了。

加上萧云又是古玩鉴宝界,公认的鉴宝天才,她更是喜欢的紧,想要用完美的身材,勾引萧云。

却发现萧云似乎也对她不感兴趣,无论她怎么勾引,就是不上钩,不为所动。

她哪里知道,人家萧云天生就没那个能耐,勾引有个屁用?难道用手指?

再说就林嫣红这长相,也着实让人不敢恭维,即便萧云第三条腿没病,也不会饥渴到这个地步。

但林嫣红不知道啊!她依旧对萧云穷追不舍,认为时间一久,萧云定会对她日久生情。

可没想到,就在她发现赵雅丽几分钟不到,就涨粉三十万那天起。

便再也没有关于萧云的,任何一丝消息,李雨桐出轨他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无论如何,始终联系不上。

高牧可不讲究那么多,一双脚早就从鞋子里拔了出来,踩在鞋面上面努力的透气休息。

味道尚好。

柳秘书走了多少步,他今天就同样走了多少步,可以说今天是他在同样时间内,走路最多的一天。

要是现在有微信运动排行榜,今天的榜首非他莫属。

“那是继续在这里,还是回酒店休息。”

高牧求饶,让柳秘书很有成就感。

“马上就要天黑了,我近距离的看看夜景。至于你嘛,可以下班了。”

高牧笑着比划了手腕上新手表,下班时间已过,他可不是压榨员工休息时间的资本家,

“我也陪你吧。”

确实是下班了,但是今天的工作不属于朝九晚五的范畴,她不可能丢下高牧一个人不管。

“真没必要,刘总那里问起来,我会个他说的。这一天也确实是辛苦你了,早点回去休息吧。高磊鑫出轨”

她也是有家室的人,有老公有小孩,要还是个单身小姑娘,他倒是并不介意她继续跟着。

他是荆楚博物馆里数一数二的考古专家,哪怕是在整个华夏考古界里,也是有些名声的。

到了他这个年纪,最看重的已经不是钱财、地位这些身外之物了,更多的还是希望能踏踏实实为祖国做点实事,为华夏的考古做点贡献。

可如今因为自己预判不足,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意外,尽管博物馆方面不可能因为这种难以预料的情况而责难自己,但他自己却没办法原谅自己。

如果这座汉代古墓里的墓室壁画最后还是没能保存住,毁于一旦,那他有生之年必定会在悔恨之中度过。

这样的处境,由不得他不焦心。

“向南,现在情况比较紧急,我也就不跟你客套了。”

马教授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年轻得有些过分的文物修复专家,已经完全没有了赞叹的心情,他开口问道,薛之谦和李雨桐怎么回事“之前小胡说,你有办法保护彩绘壁画上的彩绘?可据我所知,你并不是壁画修复师。”

马教授的话语里,带着深深的质疑。

向南也不以为意,他坐得笔直,目光和马教授投来的质疑的眼神对视,一点也不慌张,认真地说道:

那天,跟我一起去的,是个新法警,回来的路上,他情绪一直不怎么高……他跟我讲,在刑场上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看到那犯人家属的时候,就有些受不了了……

我跟他说了之前老大哥跟我说得一样的话,我说,没事儿,第一次已经过去了,后面慢慢地就习惯了。”

说着话,中年法警再次转回了头,沉默了下,眼神恍惚着,看着夜摊上,吃着烧烤,说着话的一桌桌食客,

“……那过后,那次的执行慢慢就在脑子里淡了,总有些新的执行要做……那时候,我已经习惯了。李雨桐入狱那个新来的法警,再看了一次过后,又执行了一次过后,也像我一样,慢慢地,就习惯了……”

“就那么……时间,就那么过着……我慢慢地就不怎么去刻意数,自己做过多少次执行……不过还是记得很清楚。”

说着话,中年法警看着热闹的夜摊,中年法警再次陷入沉默,眼神出神着,似乎陷入了回忆,

“……小小,烤肉好吃吗……好吃!”

“……来来来,不说这些,撸串撸串……”

左利霆没有说话,直接走到操场边缘,捡起一块砖头,朝他们走了过去,一点也不怵。

倒也不是他有多能打,左利霆就是这样的个性,路见不平一声吼,操起砖头就是干!

最重要的一点,他在远处听到这些人,称呼那个女孩的名字,她姓赵!单凭这一点,他左利霆今日必须得救。李雨桐薛之谦事件经过

苏雨柔姐姐救了自己妈妈,而前几天苏姐姐被一个老和尚给伤了,双腿石化。

正是一群姓赵的爷爷、叔叔、姐姐,拼死挡在苏姐姐的病床前。

为她守住最后的尊严,口中唯有一句不死不休!只可惜,自己当时没在场,没能报到救母之恩。

“想必马教授也知道,秦始皇兵马俑在出土之前,实际上也是彩绘陶俑,只是因为当时技术条件有限,没能保护好出土的兵马俑上的彩绘,才使得如今大众所看到的兵马俑都是土灰色。”

“但是,随着如今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修复师们的努力以及科技的不断进步,如今他们在彩绘保护技术上,已经有了重大的突破和长足的发展,如果现在出土一只五彩兵马俑,我相信凭借他们如今的技术,绝对可以将兵马俑身上的彩绘给保护好,并且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够看得到。”

一旁的柳教授听到这里,不由得皱了皱眉,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可这跟马教授问的问题,没有关系吧?”

“当然有关系。”

向南转过头来看了看柳教授,薛之谦现任老婆他对这位敢于舍身钻进墓道探查的老人也是充满了敬意,他笑道,

“我曾经在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一号坑修复组里,学习了半个多月,已经掌握了彩绘保护技术。”

“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兵马俑彩绘的保护技术,被用在壁画彩绘保护上。”

马教授双眉紧蹙,缓缓地说道,“你这种方法,真的可行吗?”

“可不可行,要用过了才知道。”

向南想了想,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想,壁画肯定不只是墓室里才有,按照常理,墓道上应该也会有一些,咱们可以使用一小部分进行尝试。”

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当然,两位教授也可以考虑考虑,是不是向上级请示一下,要不要用这种方法。”

马教授和柳教授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

这件事,事关重大,不是他们两个人就可以决定得了的,当然要先向上级请示一下,但更重要的是,如果什么都不做,壁画上的彩绘终究是保护不了。

与其坐在这里干等着,还不如做点什么,就算做错了,结果也不可能变得更坏。

打定主意以后,马教授顿时又恢复了主持一方的那种气势,他对向南说道:

“向南,等你那边的材料送到之后,你不用顾忌什么,可以马上着手准备,我和柳教授现在就打电话向上级请示,一旦上级同意了,你一刻也不要耽搁,立刻在墓道处试验,如果有效,就开始对所有壁画进行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