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吸血鬼右手五指戟张,射出五条诡异森森的血线,猛烈交织缠绕,灿烂如烈日,铿锵如钢铁,声势骇人至极,对梁飞的眉心探去。

锵!

又一条吸血鬼牙尖一咬,张口吐出一道血箭,如同一柄血色战矛般,轰隆隆刺破苍穹,带起一道血色气浪。

“恶灵诅咒!”

一条吸血鬼身上的大氅猛地一抖,阴寒彻骨的血雾滔天而起,仿佛一道地狱之门打开了,无尽的恶灵咆哮,一起涌向梁飞。

……

这是何等强势的攻击,便是宗师在这里都得饮恨。梁飞也没想到自己出任务遇到的第一战就这么惨烈,太吓人了。

“杀!”

他虽然心里非常害怕,但是也不得不出手了,因为叶天没有出手,还在对着天上的极光神游四海呢。他很无语,极光虽美,但是命就不重要了吗?

他很想吼叶天一嗓子,薛之谦出轨是什么时候让叶天清醒清醒,但是没这个胆,毕竟他只是一名战侍,一个小跟班,替主人分忧是他的职责所在。

他将法力催到了极致,尺长的雷劈枣木跟一颗小太阳似的,万道雷光汹涌,澎湃激荡,轰隆隆声震四野,让整片苍穹都在跟着战栗。

叶凡明白两姐妹说的不错,之前他们遇到的尊卢人后备队实力明显不强,但瑶和紫琪都一口咬定,作为部落里常年征战的高级战士,不会将鸡蛋丢在一个篮子里,肯定还会有其他人现身!

等了不久,果然有五个健壮的尊卢人朝着幸存者营地走去,五人散发出的气势已经比之前十个人的小队强得多。

“小心,他们是中级战士!”紫琪靠近叶凡,后者闻着她的体香,有些心猿意马,“你别发呆了!战场上发呆,薛之谦老婆高磊鑫出轨你不怕死么?”

被紫琪一提醒,叶凡才立刻端正了眼神,“咳咳!我刚才也是在观察他们的行踪,我们怎么办?直接动手?”

“叶凡,你要注意观察,你看他们时刻都在戒备着周围,这些是作为战士的基本条件,如果想要保护雪姐姐和小箐姐姐在这座岛上生存的更久,你必须学习这些技能!”

瑶说得认真严肃,鬼面之下看不到她的深情,叶凡收紧了心神,认真地观察着那些尊卢中级战士的行动,他们有意识的利用石矛清扫草丛,生怕有任何遗漏的地方,幸亏瑶和紫琪的经验更加丰富,她们躲藏的地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又能够攻击到对方,弹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存。

“你怎么说话呢!”岑钧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沉,怒瞪了浓眉男一眼。

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竟然敢对他们首长如此说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岑钧,薛之谦前任老婆是谁算了!人家办案,我们别打扰人家。”

卢绍靖伸手拦了他一下,随后转头冲林羽歉意道:“何先生,对不起,你的事,我不便插手……”

“卢先生,这件事,可能必须得您插手……”

林羽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何先生,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但是这种情况,我实在无能为力。”卢绍靖歉意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扫了眼躺在地上的腿伤男子,以为是林羽的私事。

“知道就好!”浓眉男冷哼了一声,别说,这个老头还挺识抬举。

林羽也没多做解释,冲浓眉男问道:“警官,我问你,你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你贩卖假药,把人都治成这个样子了,我不抓你抓谁!”浓眉男冷声道。

“是这款药吗?”林羽把手里的止血祛疤药膏拿起来晃了晃。

此言一出,那七八个教官面露狂喜之色,显然心动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以他们的级别,每个月的津贴约莫四五千,虽然在这儿包吃包住,但在华海这个国际大都市,还是得显有些捉襟见肘!

崔志豪承诺的十万块钱,相当于他们两年的收入!

而且,薛之谦婚内出轨算啥他们也毫不怀疑崔志豪所言的真实性。

毕竟,能让马勇刚亲自出面打招呼的年轻人,来头绝对不小,不可能差他们这点钱!

想到这儿,那八七个教官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狞笑,凶神恶煞地望着王震,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此刻,王震浑身绷紧,汗毛竖起,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凶兽盯住似的,脸色难看至极。

他虽然身材魁梧,自幼习武,但也只是普通人里的高手,远远无法与叶凡那般“妖孽”的存在相比!

现在,他赤手空拳,在这个狭窄的大通铺内被包围起来,敌人是七八个手持防爆棍的教官。

他的胜算,微乎其微!

“码的,红发你他吗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张然自然不能让红发死在这里,对方死了,冈村的下个目标肯定是他,喷子上膛又是一枪,直接打得尊卢人肚子炸开,而冈村也立刻选择了躲开!薛之谦出轨是真的吗

张然这一枪弄不好就要误伤到自己人,但是为了保住红发她不得不开,若是红发倒下了,营地里属于他的人立刻会树倒猢狲散!

“叶凡,你怎么还没来!”

张然的想法很好,在尊卢人进攻时,让叶凡从后方偷袭,再次打个里应外合,在面对野人的时候,他们就应该互相帮助,什么恩怨都应该抛在脑后,但是她却没想到方敏刚跑出去就遇到了尊卢人侦查的斥候,中了一箭的方敏也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坚持到柳梦雪和夏箐发现她!

此时叶凡和紫琪,瑶两姐妹正在必经之路上埋伏,“叶凡,先不要去营地,如果我们太早现身,尊卢人的后备队再过来,我们就会陷入反包围,那时候可就插翅难飞了!”

“我妹妹说的不错!”紫琪也赞同地说道,“先不要担心营地里的人,薛之谦出轨始末他们如果想活下去就会殊死抵抗!我们出现的太早,反而会影响到他们。”

此时,石洞里缓缓的有了脚步声,四龙很快从洞中走了出来。

看到四龙,百兽欢呼,心中的担忧也全然消失了,既然他们都平安无事,相信兽王也应该平安无事。

“恭请兽王!”

四龙齐声呼唤,百兽顿时匍匐跪下,虔诚无比。

洞内再次响起脚步声,石猴多了个心眼,悄悄的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此时的韩三千抱着秦霜,缓缓的走了出来!

“是你!”石猴怒吼一声,同时,他的吼声也惊起了百兽,一个个顿时从地上爬了起来,做出攻击姿态,对准韩三千!

“全部给我跪下,兽王面前,谁敢放肆!”四龙齐声一怒,紧接这直接横在了韩三千的面前,谁敢上前,何炅为什么讨厌薛之谦杀无赦!

“四大护卫,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石猴愤怒的吼道。

“没有什么意思,保护兽王而已,石猴,我倒要问你什么意思?在兽王面前不跪下,你是想造反吗?”四龙之首此时怒声喝道。

在韩三千和麟龙,兽王面前他不敢放肆,但在这百兽面前,那还不逞够威风!

“你脑子进水吗?”

叶凡靠在座椅上无视对方杀机:

“无论是明心公主还是城卫军,都是他们违背国主指令先动手,我们才被迫自卫反击。”

“如果城卫军乖乖放我女人离开八重山,三堂的兄弟根本就不用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你应该斥骂无视君令的城卫军他们活该。”

“而不是怪责我和三堂怎么屠掉他们。”

“除非你跟城卫军他们一样无视君令。”

“不过看得出,皇无极权威好像确实不太够,否则他的君令怎么对你们毫无威慑?”

“不仅明心公主和城卫军不当一回事,连你们近卫军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叶凡直接扣上一顶帽子:“否则你就不会第二次把枪对着我这个国主贵客了。”

“你——”

柳知心怒意一滞,忙低垂枪口吼道:

“我对国主忠心耿耿,随时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怎可能不尊重他?”

她杀气腾腾喝斥叶凡:“你不要血口喷人和挑拨离间。”

叶凡淡淡一笑:“是不是尊重,你心里有数。”

柳知心气得要吐血,真想弄死叶凡,但最终压制了念头。

城卫军被屠的怒意也只能暂时按捺。

没有得到皇无极的击杀指令前,她如果对叶凡下死手,那真的会严重损害皇无极权威。

因为在世人眼里,近卫军是皇无极最亲信最依靠的战队。

几个近卫军也是说不出的憋屈。

而叶凡闭上眼睛休息。

他知道,这一战还没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升机缓缓下落。

柳知心对叶凡冷冷开口:“叶少主,皇城到了!”

叶凡睁开眼睛,伸伸懒腰,正见直升机下降在一个开阔之地。

这一块空地,摆着整整十八架直升机,周围还有大批将士荷枪实弹扼守。

不过吸引叶凡的,还是远处一个恢宏大气的皇宫。

又过了半小时,叶凡被柳知心领着来到一处宫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