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宗伟几乎都要气疯了,是他怂恿的他们不假,但是明明是他们收了自己的烟答应的。

一头怒火的白宗伟猛地窜了起来,伸着手就要去掐老徐,但是他还没到跟前,一个武警利落的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枪把子砸到了他头上,他哼都没哼一声便晕死了过去。

“带走!”韦誉恒赶紧冲一旁的武警人员使了个眼色,立马有两人冲过来把死狗般的白宗伟拖了出去。

“韦……”

白城邺心里一颤,怎么说白宗伟也是自己的儿子啊,他心里难免心疼。

“住嘴!白城邺,你教子无方,我以后再好好找你算账!把他一起带走!”韦誉恒沉着脸吩咐了一声,不动声色的冲白城邺使了个眼色,自己生了个蠢逼儿子,还有脸跟自己求情。

“韦大领导果然铁面无私,雷霆手段啊!”

郭兆宗颇有些讥讽的说道,薛之谦为前女友写的歌像他这种人精,哪能看不出韦誉恒是在自己面前演戏,这件事就算不全然是他指使的,也多多少少跟他有些关系。

“郭总,不好意思,是我的疏忽,对下面的人管理不当,我跟何医生道个歉。”

龙天傲一脸怨毒看着叶凡。

他尽量高估叶凡身手了,却没想到还是低估了。

叶凡所言的地境没有水分。

“挡住他!”

龙天傲向刀女他们喝出一声,随后手脚利索启动舱门。

门外又是十几名高手涌入。

只是外面也响起了杀喊声,显然真有外敌入侵邮轮。

“拦住他!”

龙天傲抓紧时间出门,同时向涌来的高手发令。

十几名高手一拥而上,叶凡看都没有看,很直接地短兵相接。

也就三个回合,十几号高手就全都倒在地上。

而叶凡身上只有两道轻伤。薛之谦写给前女友的歌

防线彻底混乱。

不过龙天傲也闪出了舱门,正不断点击着密码,想要关闭舱门把叶凡锁住。

叶凡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刀女喝出一声:“龙少,小心。”

龙天傲按着密码的手本能缩回。

一道刀光落下。

如今十一月份,距离元旦跨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距离农历夏国春节也快了,因此国视电视台已经开始准备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筹备工作,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好!”

挂了电话之后,安雨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立刻转身朝着校长办公室走去。

这种事情,安雨嘉当然要第一时间告诉丁校长。

并且这个事儿吧,最终肯定还是需要丁校长做定夺同不同意林芷柔应邀去参加春晚的节目彩排之类的。

“丁校长。”

安雨嘉进入校长办公室后,当即一本正经的喊了一声。

“嗯?”

丁跃正低着头看手机,见安雨嘉接完电话回来了,便抬起头来,薛之谦最扎心排名问道:“怎么?刚才那个电话,莫不是有什么事情?”

丁跃只是大致的猜了一下。

结果还真就让丁跃给猜中了。

只见安雨嘉点了点头,说道:“丁校长,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是国视电视台的李红燕导演。”

叶凡的拳头去势不减,直挺挺打向刀女胸膛。

刀女俏脸一变,放掉长刀,双手一叠,交叉着横挡叶凡这一拳。

“砰——”

拳头打在刀女双手,一声巨响,刀女身躯一颤,脸露痛苦。

下一秒,她口鼻喷血,闷哼着跌飞出去。

扭动舱门的龙天傲再度厉喝:“杀了他!”

乌衣巷杀手脸色一沉,挥舞利器围攻叶凡。

“嗖——”

叶凡反手握住长刀,从容冲入了乌衣巷杀手中。

他纵身一跃,就踩到了一名杀手的头上。

那人还没有反应之时,就觉得头顶一轻,叶凡已经闪身而过。

如潮的杀手在叶凡眼中看起来不过如草,他身轻如燕,矫若蛟龙,从杀手头上踩过,如御风行。

被踩过的杀手,一个个肩胛断裂,惨叫着跪倒在地。

乌衣巷杀手勃然大怒,薛之谦说过最心酸的话纷纷倾泻着刀剑,想要拦截下这个不可一世之人。

刀光翻飞,长剑如林,绞杀冲锋的叶凡。

天魔宗主开口说道,只是他有些居心不良,完全就是在打自己的如意算盘。

因为大天劫非常的恐怖,雷劫之下,就算是法宝都要受到重创,严重的话,法宝会变成废铜烂铁,就算是轻的,也会损坏法宝的本源。

一旦如此,法宝基本上也等于废了,因此他们不是相互成全,而是只能成全某一个人。

轰隆隆!

洞府石门打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蔓延了出来,随后只见天魔宗主穿着一身血袍走了出来。

“真是巧了,我也渡劫在即,要不你先把你的法宝借给我吧,等我先渡劫之后,再把法宝借给你。”

血魂宗主说道,明人不说暗话,他生气了。

因为天魔宗主摆明了就是在这里坑他,既然如此,他自然不会客气。

“血魂宗主,我们可是同盟,用不着这样吧。”

“我可以当着你的面进行发誓,若是我渡劫成功,日后必然全力以赴助你渡劫!周杰伦经典歌词”

天魔宗主郑重其事的说道,可是他忘了,他们可是魔修,发誓就跟放屁一样,谁会在乎。

“国视电视台李红燕导演?”丁跃对于这个人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甚至不提一下她的身份,丁跃可能都不认识。

毕竟整个国视电视台,丁跃最熟悉的只有刘主任了。

“怎么?是说《舌尖上的夏国》后续第二季的事情?”丁跃问道,片刻后嘀咕了一下:“不对啊,这个事情应该找影视学院系主任朱友照才对啊。”

安雨嘉赶紧摇了摇头:“不是的丁校长,这个李红燕她是......”

还没等安雨嘉说完,文若涵突然一惊一乍的惊呼道:“呀,李红燕导演,是不是春节联欢晚会的那个总导演啊?”

“嗯?”

丁跃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安雨嘉。

安雨嘉点头。

“国视电视台负责春节联欢晚会的总导演?”丁跃就更加疑惑了,这么一个人物找到安雨嘉有什么事情呢:“她找你做什么?薛之谦的伤感歌词”

“是这样丁校长,林芷柔同学的《青花瓷》大火,李导也很喜欢这首歌,认为这首歌的具有一定的意义,因此想要邀请林芷柔同学上春晚演唱《青花瓷》。”

十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夏天直接去了任务处!!

当夏天提交了任务的时候。

任务处的人简直就是惊呆了,不管他们怎么想,他们都想不明白,夏天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

那些任务可是五百人的量啊。

但是雪葬门现在大家都知道,一共才八个人,而其他七个人为了不惹麻烦,彻底的躲在后院里面不出来了。

也就是说。

夏天一个人,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五百个人在一个月的任务。

而且最主要的是,夏天的这一个月里面根本就没有安宁过啊,如果夏天是在安安静静的炼器,那么他们也能稍微少一点惊讶,可是在这一个月内,夏天的雪葬门内可是生了很多的大事啊。谁给薛之谦写过歌

他们好奇的是,夏天究竟是在什么时候炼制这么多的武器呢?

“我算完成任务了吗?”夏天问道。

“算,当然算了。”任务处的那个人说道。

“韦书果然深明大义啊!”

皮泽冲韦誉恒竖了竖大拇指。

“行了,别拍马屁了,你给我看的这是什么东西?”韦誉恒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皮泽赶紧绕到韦誉恒身边,指着档案说道:“您看,这是前段时间我们市发生的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清海市人面医院的院长藏狄安在租住的小区门口被人用车撞死,当时都上了新闻,您应该也听说过吧?”

“对,我刚来的时候是听说过,据说是从京城调过来的是吧?犯罪嫌疑人抓到了吗?”

“抓到了,前几天刚刚抓到,您看,这个人叫马猛,是个大混子,道上人都叫他马爷,经营着一家KTV,当时就是他驾车把藏狄安撞死的。”皮泽解释道。

“那这跟何家荣有什么关系?”韦誉恒皱眉道。

“怎么没关系,根据我们的调查,马猛跟藏狄安的冲突仅限于赌博的时候打架,而且还是马猛把藏狄安打了,论理说他不至于把藏狄安杀了啊?杀人动机不够充分。”皮泽小心的说道,“随后经过我们进一步的调查,发现藏狄安生前起过最大冲突的人是何家荣!”

“何家荣?”韦誉恒眉头紧蹙,“你的意思是何家荣指使的马猛撞死的藏狄安?”

“不错!”皮泽点点头,肯定道,“这一点,马某已经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