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霖渊突然委屈地说道:“连你也骗我。”

“我……”刘辰从纪霖渊的话语中意识到,纪霖渊在抱怨祁东斯骗了她,这个情况下,她肯定需要安慰和倾诉,刘辰不忍心就这样离去,“我不会骗你,我们喝酒去,今晚陪你喝到尽兴为止。”

刘辰上前扶着纪霖渊,来到了外面的客厅,准备在桌子上摊开吃,但纪霖渊却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瑜伽垫上。

“你干嘛,过来喝酒啊,你不是要喝酒吗?”刘辰惊讶地问道。

纪霖渊拍拍手下的垫子,说道:“过来,来这边喝。”

刘辰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今晚就是顺着她心,于是将桌子上的酒水拿到了瑜伽垫上,两人就像是在外面野炊似的,将酒水放在垫子中间,两人面对面坐下。

刘辰怕弄脏纪霖渊的瑜伽垫,还特意从柜子上找了几张报纸垫在下面。

纪霖渊顺手拿过之前喝了一半的二锅头,刘辰一看这些酒里面的酒精度都差不多,都是高度酒,他又提醒了一遍:“你还能喝这么高度的酒吗?要不我们换啤酒喝?”

这到底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不好?!

就在此时,周围草群轻轻蹿动,一片沙沙作响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华晨宇老婆韩三千懵了,秦霜也懵了。

数百只奇兽以圆圈的形式,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住!

“赤眼兽,独角马,天夔,神风!”秦霜整个人都快郁闷了,她们这是赶上了什么?走进了奇兽的老穴吗?

怎么全是黄级大兽!

单挑黄级,秦霜有这个自信,但一个挑一群,傻子也知道结果啊!

秦霜不知道的是,她们确实运气好,运气好到了奇兽护法的大场面。

“杀了他们!”此时,在百兽中站在最顶头的,是一个白毛惺惺,这是韩三千见过体型最大的猩猩。

“佛音石猴!”秦霜惊讶的有些失声。

这可是顶级的金色奇兽,不要说四峰,就算是整个虚无宗,也未必见得能有超过四只金兽,但今天,两人倒好,直接给撞上了俩。

而且,其中还包含着最强的那一只!华晨宇妻子预测

秦霜只是想抓个好一点的黄级奇兽,顺便给韩三千弄个青铜奇兽而已,怎么就这么难!

柳清清绝对敢肯定,若自己主动断掉与夏天联系的话,夏天肯定不会像别的男人那样死缠烂打。

他会默默的离开,然后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中。

无情么?

但他一次又一次的救过自己,更是不止一次为了自己红颜一怒而大开杀戒。

夏天,你究竟是怎样的人。

“其实夏天对你很好。”

仙蒂直视着柳清清,那双美眸之中竟然流露出一丝羡慕,“他嘴上不说,其实很在乎你,就像今夜,即便他离开,也提前通知我,让我暗中保护你。”

停顿一下,她又道,“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是第一个给他家的感觉与温暖。”

家的感觉么?

柳清清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情绪,内心之中却似有一道暖流在缓缓激荡。

……

地下室中。

奥古斯塔斯顾不上身体所带来的痛苦,望着眼前站着的夏天,那张苍白的脸颊上充斥着无法形容骇然。

“你,你想知道什么,我全说,我只求给我个痛快……”

常在身边,华晨宇与张碧晨生子或许才能排解此间忧虑。”媳妇姐姐摇头说道,这时候脸上对我多了一些担待,看得出她还是很心疼我的。我握起了她的手,带着她走过思桥,往村子里走去时,说道:“九儿,用不了多久,等我打下了天城,平定了化仙者领地,再举天下之兵,平定原仙者世界,届时我们就轻

松下来了,政事想要忙的时候,让别人去处理,我们什么都不管,天天喝茶,下棋,周游天下就好。”

“若是能够这样,确实是件美事。”媳妇姐姐苦笑,但明显眼睛里却透着更多的无奈:“就怕到时候又有更多的事情缠身,可如何是好?”“我成为天下共主,只求天下太平罢了,权力与我而言,算得什么?总有比我更胜任治理天下的人,我打下的江山,也未必要我去守呀,我还有一双儿女,都将远胜与我,

到时候,我们就过太平日子去好了。华晨宇自曝女朋友是名厨”我笑道,对于权势我并不眷恋,虽然它并非唾手可得,但我却绝对不会让它左右我的人生。“知道了,正因为你不眷恋这些,却有当仁不让,所以大家才对你信任有加呀,只有胸怀广大而目藏远见,才能成就伟业。”媳妇姐姐看着我时,双目中柔情百转,始终不

离我的面庞。

我将她轻轻拥入了怀中,笑道:“今天且不说这个,我听姗姗说,梦里还能又是云又是雨的,不知道是真是假?”

从纪霖渊的言语和表情中可以看出明显的无奈和失望,刘辰眉头微微锁起,继续问道:“你知道原因吗?”

纪霖渊绝望地苦笑一声,“原因?除了不喜欢我,我找不到其他的原因,可是……我也为他付出了很多啊,我知道他忘不了他的那个初恋,也忘不了欧阳蓝,这些我都不在乎,我不在乎他想着那两个女孩,我就是喜欢他,想要和他在一起,华晨宇女朋友是谁可他却那么狠心,我难道还比不上两个已经离去的人吗?”

纪霖渊扬起脸望向刘辰,她渴望从刘辰这边找到答案,或者寻找认同感,脸上依然还有残留着的泪水。

刘辰从身后抽了一张纸巾递给纪霖渊,“其实你误会他了,他拒绝你的原因并不是不喜欢你,恰恰相反,我觉得他就是因为喜欢你,才拒绝你的。”

纪霖渊接过纸巾,一脸惊愕地问道:“什么意思?”

“你知道他两任女友是什么结局吗?”刘辰本不想说祁东斯藏在内心的这些话,但刘辰作为旁观者,稍稍分析观察一下就可以看出其中的意思,只是作为当局者的纪霖渊,根本不可能想得那么多。

降临的状态。“咱们老夫老妻的,虽然连见个面,都觉得熟的有些老套掉牙了,可你想找点什么新意的方式方法,也不能选这个地方吧?简直吓得我神经病都要出来了。”我看着梦境中

细风如发,月下霜气如云,确实平添了许多的可怖,这种夜晚,和撞鬼之夜多合拍?“活该,你这一次离开都多久了?怕是乐不思蜀了吧?也亏得我还有这传讯玉找你,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张碧晨华晨宇事件始末我这段时间,都试了三回了,我说这次再遇不上你,这东西

都就丢回炼宝仪中,再也不用了。”媳妇姐姐一脸的不高兴。

“九儿,你怪得对,也是我考虑不周,就该早点发明这个东西,让我们夜夜相会,这样一来,永远都能在一起了。”我一脸赔笑的说道。“我才不信你,你前脚刚刚出门不久,后面情报都来了,女子军团天天往里加新人,我都快要应接不暇了,这边事情多得透不过气来,每次这种情报一递到我这边,我看都

不看就转到雪倾城那儿,好叫她也郁闷去。”媳妇姐姐逗趣道。

“倾城怎样了?”我笑道,当然是知道她是开玩笑的,这正找理由提醒我雪倾城的事情呢。“老样子,处理政务,指导孩子政事上的事情,看着倒是正常得很,不过呀,每次我看到她,总觉得她心思忧郁,看来被劫走了觉醒通道,对她而言如束手脚,还是需要你

这些年来,他们姐弟两人也在找那个人,若非是他,也不会有后来发生的事情。

他的父亲依旧是九大霸主,也不会被夏天颠覆与覆灭。

当然,华晨宇整容前后照片想归想,恨归恨,只怕他自己也清楚,那个时候,没有人能抵抗至尊戒的诱惑。

没错。

虽然奥古斯塔斯口口声声说至尊戒是家族之物,这也只是骗骗外人罢了。

事实上,至尊戒自始自终都是夏天之物。

“好吧,下一个问题。”

夏天点了点头,话锋一转,“你姐姐奥克塔薇儿的落脚点在哪儿?”

“我不知道,她只告诉我,如果抓到你的女人之后,去东郊……”

他毫不犹豫的说出了一个地址,随后又道,“这次计划是我姐姐制定的,我知道的很少……”

“第三个问题,你们和白家有没有关系?”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姐姐不会和我说这些。”

“第四个问题,你们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我……不知道。”

“第五个问题,你们怎么和雷诺联盟在一起的?谁给你们牵的头?”

“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姐姐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