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虽然知道,但是事到临头,他经常会犯下一些低级错误,所以才会一直在黄金和白金之间徘徊……

当下,他滔滔不绝的向李天文传授着游戏技巧。

不得不说,李天文的领悟能力确实是很强。

孙璐和石勇才开了两场游戏,李天文已经可以在陈江的讲授中开始提问,有些问题还问得颇有深度,让陈江都要想一想才能回答。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上午10点,陈诗终于姗姗来迟。

她一进入网吧,网吧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她,她今天穿了一件长袖风衣,扎了个马尾辫,头上戴着顶鸭舌帽,看上去青春靓丽,活力四射。

陈江远远看到老姐,就向她招手,陈诗信步走来,薛之谦老婆现在是谁石勇眼睛都看直了。

“收收你的目光,色鬼,别到时候挨了拳头才找我哭。”陈江没好气的说道。

李天文也不禁眼前一亮,不过也就是看了一眼,又开始问陈江问题。

“怎么样,战绩如何?”陈诗问道。

妈妈这么一连窜质问,真的是把冯若若给吓到了。

小姑娘在爸爸的怀里,虽然是搂着爸爸的脖子,但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还是感到非常害怕,接着便忍不住要哭出来。

冯一帆看到妻子发火,也是赶紧好言相劝:“好了,好了,你别生这么大的气,若若已经知道错了。”

冯若若伸出小手,从爸爸的怀里转移到妈妈怀里,搂住妈妈的脖子,小姑娘忍不住哭出来,抽泣着在妈妈耳边说:“妈妈对不起,若若知道错了,若若以后一定好好听话,不会再跑啦。”

冯一帆伸手轻轻拍了拍女儿后背,轻声说:“没关系的,以后还是可以跑,但是我们以后一定要小心一些,好不好?”

苏若曦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得有些太过,神情很快变得柔和,语气也变得温和起来。

“好啦,妈妈不生气了,若若以后还可以跑,薛之谦老婆是哪个但是以后跑的时候,一定要慢一点,还有一定要注意脚下的路,不可以一边跑步一边东张西望。”

小姑娘在妈妈的怀里点点小脑袋,轻声地应了一声:“嗯嗯,知道。”

“没问题,我觉得又懂了不少,这次应该会好很多。”李天文自信道。

“好,要怎么分线?”陈江问道。

“我跟孙璐走下路,老娘手把手的教孙璐妹妹,其他位置你们自便!”陈诗知道孙璐的水平,所以说道。

最后商量下来,石勇走上路,陈江打野,李天文还是走中路。

李天文又选了亚索,陈江也不璐外,这家伙的好胜心就是这么强,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上路石勇选了诺手,这个属于强势上单,除了个别远程英雄比较克制他以外,基本上打谁都不怂,陈江自己则选了个酒桶,这个好跟亚索配合。

下路老姐选了卡莎,孙璐则选了个标准的妹子辅助——琴女,操作简单,比较好混,只要躲在卡莎身后加加血,薛之谦的老婆是谁加加状态就行。

“天文,不要轻易对拼,打不过宁可少吃兵,也不要送人头,这个游戏很容易滚雪球。”陈江指点道。

李天文点了点头,只是双眼杀气腾腾,一副想要报仇雪恨的样子。

进入读条界面,对面中路又是亚索,打野皇子,这也是一个经典组合,皇子击飞,亚索接大。

“大哥,我可以回家了吗?”

“我守住了家!”虚空之中只有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带着一丝满足。

当年那一战,他已经身死,临死前,他没敢回世俗,没敢回家。

因为他没脸回来。

他没脸面见世俗所有人。

他给他哥人王丢脸了。

所以他独自一人,托着将死之躯,独自一人回到了天河,然后跌倒在天河之中。

孤独与落寞,永久的埋葬了他。

他死了,没有人知道!

没有人知道,这个世间,还有一个叫做天蓬的人!

但是这一次,他依旧没能够再回来了!

顾茜茜听到肖青枫的叫声,高磊鑫在台下哭了出声道:“怎么了嘛,青青,你别欺负小枫。”

“我没欺负他。”郭郁青叫:“他赖我房里不出去。”

顾茜茜就问:“小枫,天晚了,你回房睡啊,别吵着青青,她明天还要上班呢。”

肖青枫道:“我要跟她睡。”

“不行。”郭郁青尖叫。

“我就要。”肖青枫倔犟。

“我揍你。”郭郁青威胁。

“郭郁青。”

楼下,突然传来郭义的一声怒吼:“夫妇同床,天经地义,你要翻天吗?”

给郭义一吼,郭郁青顿时就一脸委屈,她翻身往床上一倒,扯过小熊抱枕抱在怀里,背对着肖青枫。

有了岳父支持,肖青枫得意了,趁机爬上床。

郭郁青轻声威胁:“老实点,敢碰我,揍你。”

肖青枫倒是没有去碰她,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他呆滞的眼神,这会儿却闪烁着光芒,甚至有些诡异。

看了一眼刀十二,费灵生打算离开,毕竟韩三千已死,她继续留在这里也没用了,薛之谦现在结婚了吗而且一旦被那位强者抓住,很有可能就连她的性命也会受到威胁。

如今她只能自己去找回到轩辕世界的办法,至于如何成为神境,只有等到回了轩辕世界之后再慢慢琢磨。

可是正当费灵生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束缚了起来,不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费灵生眼神里流露出了绝望,这个强者抓了她,想要活下来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还想走吗?”一个隔空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清晰入耳。

费灵生放弃了挣扎,说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不让我走。”

“老朋友见面,难道不叙叙旧吗?”声音继续说道。

费灵生觉得奇怪,她可从来不认识这种级别的强者,而且轩辕世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人存在,怎么会是老朋友见面呢。

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费灵生不敢随意搭话,只能等着声音的主人现身。

苏锦荣抬起头说:“好啦,若若知道,我们,先回家。”

妈妈抱着女儿,爸爸则推着轮椅上的姥爷,奶奶跟在妈妈的身后,薛之谦和高磊鑫的故事一家人就这样一起进了家门。

进了餐馆,冯若若从妈妈的怀里下来,然后转身跑到推姥爷进门爸爸身边。

“爸爸,你和小林叔叔已经把明天摆摊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看到女儿小脸上满是期待,冯一帆自然明白,女儿这么问实际上是想要去看一看,爸爸和小林叔叔到底准备了些什么东西?

他微笑着对女儿说:“准备好啦,若若要跟姥爷一起去看看吗?”

冯若若马上点头:“好呀好呀,若若和姥爷一起去看。”

卢翠玲这个时候笑着说:“若若,你是不是应该改口,你叫沈卿洛是沈姐姐,就不能叫小林叔叔了。”

冯若若听了奶奶这么说,奇怪看向奶奶问:“为什么不能叫小林叔叔呀?”

卢翠玲先是笑了笑,可接着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孙女解释?

倒是冯一帆笑着说:“好啦,薛之谦媳妇叫什么名字若若想要怎么叫,那就怎么叫,小孩子叫法随意的,而且男的叫叔叔,女的叫姐姐,应该算是现在通用的叫法吧?”

冯若若看到光溜溜的鹅和鸭,小姑娘看着两个都差不多,好奇问:“爸爸,这个就是你晚上给我和溪溪、霏霏吃的吗?”

看到女儿指着的是鸭子,冯一帆笑着说:“这个不是,若若你们晚上吃的是鹅,而这个是鸭子,这个的个头比较小,你看到没有?那边个头比较大的才是鹅,是若若你们晚上吃的。”

听了爸爸的回答,小姑娘又问:“爸爸,晚上我们吃的不是这个颜色啊,这个怎么会变成晚上我们吃的那种颜色呀?”

冯一帆微笑着向女儿解释:“这个呢,放在这里出出风,然后放在烤炉里去烤一下,烤好了就变成你们晚上吃的样子啦。”

小姑娘听了惊呼一声:“哇,爸爸好厉害,能把这个白白的变成那个红红的呢。”

听到女儿的惊呼,冯一帆笑得更开心,认真跟女儿解释:“其实那个是正常烤过之后应该有的颜色,不过烤的时候也需要注意火候,不可以烤得太狠,烤得太狠了,就会变成黑色啦,就不能吃了。”

冯若若马上笑嘻嘻说:“所以爸爸很厉害呀,都不会烤成黑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