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又是这招。”贪狼暗骂了一声,上次交手,他就是被陈青的这一招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这次居然又中招了。

可是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剑气直接砸向了他。

嗖!

贪狼脚踩穿云步法,直接躲开了这一道剑气,但是他躲的十分狼狈,最后在地上滚了一圈才躲开陈青的这一剑。

杀!

陈青的口中吐出了一个杀字,随后陈青手中的巨剑直接砸向了贪狼。

这一剑上面冒着血光。

声势浩大。

穿云剑法第一式!

这个第一式就是在穿云剑法前期的一个小绝招。

贪狼的整个身体居然直接飘了起来,随后他和剑融为了一体,冲向了对面的陈青。

陈青也是一剑刺来。薛之谦高磊鑫复合了吗

等中午卫雪凝来做推拿的时候,林羽把照片和地址给了她一份,让她帮忙找找,公安机关信息发达,方便找一些。

晚上临睡之前,林羽发现江颜的神情格外疲惫,便走到她跟前,给她轻轻的捏了肩膀,轻声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遇上了一个比较麻烦的病人,这两天一直研讨治疗方案。”江颜摇摇头。

“你帮不上忙的。”江颜苦笑了一下。

“说来听听嘛。”林羽笑道,手上的力道不由加了几分。

“哦~~”

江颜忍不住满是诱惑的轻轻叫了一声,接着拿手打了林羽的胳膊一下。

“你有轻微的肩周炎,得给你加点力道。”林羽低声道,接着又重重的按了一下,江颜忍不住又大声啊了一声。

此时门外的江敬仁和李素琴长出了一口气,薛之谦和高磊鑫接吻互相交换了一个满意的眼神,接着回了屋。

其实他们早就怀疑林羽和江颜俩人同屋不同床,现在听到江颜的叫声,他们终于放心了,毕竟老两口也是经历过人事的人,自然心领神会,没想到女婿看起来瘦弱,在床上却如此勇猛,毕竟是年轻啊。

斯蒂文这混蛋难不成真是个赌王?怎么可能!好事不能让他一个人全占了吧,多少也要给别人留点活路啊!

叶天冲现场众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向身后的赌场安保人员询问道:

“伙计,在哪里换筹码?劳驾带我们过去吧!”

“斯蒂文先生,筹码兑换处很多,我会带你们过去,不知道你要兑换多少筹码?如果数额比较少,赌桌上就可以兑换!

还有一点,你们打算在赌场大厅玩,还是去VIP赌厅?你们都是顶级套房的顾客,有资格直接进入VIP赌厅娱乐!何炅为什么讨厌薛之谦“

身后那位赌场安保人员微笑着说道,面部表情看着有些僵硬。

“小赌怡情!我并不打算兑换太多筹码,一万美元就够了,足以让我们过把瘾,体会一下在赌桌上大杀四方的感觉。

至于VIP赌厅,还是算了吧,你也看到了现场情况,大家既然这么支持,准备跟随我下注,我不能让大家失望不是!“

说着,叶天就抬手冲现场众多围观者比划了一下。

“多谢周大哥,话说这几天有国际势力出现么?”李云见周通很好说话,于是想先打听一下。

周通点了点头,面皮一抖道:“国际上几家大势力的队伍都已经到了,他们驻扎在西侧,不只如此,前不久还出现了没有列入名单的外国修炼者想要闯进来,我们发出预警,对方被杨守护者当场击毙。”

李云听说居然还有这种事,当即惊叹道:“想不到我们炎黄守护者镇守边境,薛之谦高磊鑫事件还是有漏网之鱼出现。”

周通苦笑:“实在是防不胜防啊!如果我们有几千名守护者,不就没这事儿了嘛!而且有些外国修炼者会提前装作游客进入华国,很难查出来的。”

李云点了点头,全球修炼者太多了,根本无法预防。

“放心,等我成为炎黄守护者,打不死他们!”

“哈哈哈!那我就提前预祝小兄弟成为守护者啦!”周通开始喜欢李云这个家伙了。

“嗯,我先进去了,周大哥你辛苦了。”李云准备告辞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对了兄弟,西侧是外国阵营,东侧是武道大学的营地,南边是我们炎黄守护的阵营,你不要走错了。”

“姐夫,你必须给我把这小杂种抓起来,要不我就跟我姐说!”悍妇扛着一张猪头脸,嘟囔着冲微胖男人威胁道。

“说!我让你说!”

微胖男人突然一个箭步冲到悍妇跟前,反手就是两耳光,怒喝道:“像你这张满口脏话的刁妇,活该被打!”

微胖男人心里怒火万分,自己就是因为得罪了眼前这尊大神,才被发配到了片局,现在还敢让他抓他,那自己真是嫌活的时间长了。薛之谦和高磊鑫的故事

悍妇直接被打愣了,一脸惊愕的瞪着微胖男人,这个见了自己姐姐跟老鼠见了猫似得男人,竟然敢打她!

“我让我姐跟你离婚!”悍妇涕泪横流,嘶声吼道。

“离!谁不离谁是狗娘养的!”微胖男人也立马被激怒了,随后冲手下说道:“这两人聚众闹事,给我把他们带回去!”

微胖男人一声令下,身后的几个警察立马一拥而上,将悍妇和老刘抓了起来。

“姐夫,你不能抓我们啊,姐夫,我错了……”悍妇一见自己姐夫真怒了,立马吓坏了,急忙求饶。

需要压迫其意志,达到一定界限的时候,方有成功的可能。

他凝视着白莎莎,“王雄霸在什么地方。”

他没有询问白莎莎是不是和王雄霸一起的。

这样问没意义,薛之谦李雨桐事件这在夏天眼中,早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亦没有询问对方为什么对付他,道理同上。

无非是觊觎他身上的四大神物而已。

即便对方都承认了,对夏天也没有多少意义,无非是杀死一个人,或者一群人而已。

他的目的是王雄霸。

夏九幽已经将王雄霸重创,夏天认为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不能让夏九幽扛起一切,身为人子的他,更不能在一旁眼睁睁看着。

此刻,白莎莎的声音被打断,她抬起头,不由一滞,感觉夏天的眼睛有古怪。

尤其那双眼眸,就像是旋窝黑洞一般,似乎在缓缓的旋转。

紧接着,脑海中陡然爆炸开来,一片空白。

脑海深处,只有反反复复一句话,浩大而不可违逆。

甚至知道,这并非传闻,而是真实存在。

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知道归知道,并没有引起重视。

如今的夏天,已经很少动用这种手段了。薛之谦和高磊鑫相克

如此之下,也会让人下意识忽略。

现在被重新提起,白莎莎的脸色刹那苍白,没有了一丝血色。

她不知道三大极刑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痛楚。

她只能肯定一点,自己绝对承受不住。

“夏少,你这和动私刑屈打成招有什么区别。”

白莎莎也豁出去了,冷笑道,“好吧,我不想受苦,既然夏天一定要让我承认,那我承认好了,没错,我的确认识王雄霸,至于怎么认识的,我有什么目的,容我想一想,我还要编造谎言来圆这个谎……”这个时候,夏天黝黑眸子忽然变得深邃起来,犹如黑洞,摄人心魄。

度人经!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包括说话,举动,其实都在一步步的暗示,一步步的压迫白莎莎。

毕竟,度人经催眠普通人容易,可是却很难催眠古武者。

“擅长的赌博项目?这个还真不好说,大家应该知道,我很少来赌场赌博,大西洋城跟纽约近在咫尺,我却从来没去过那里。

至于我赌博的水平,自然非常高明,跟赌王不差分毫!相信每个走进赌场的朋友,都认为自己是赌王,至于结果,那就另说了!

大家如果想跟着我押注,也未尝不可,说不定就能大赚一笔呢,那自然再好不过了,我这人的运气向来不错,今晚也不例外!

采访到此为止,抓紧时间享受这一切吧!这是一个洗劫米高梅、报仇雪恨的好机会,大家千万不要错过,大吉大利、晚饭吃鸡!“

叶天轻笑着回道,浑身上下透露着强大的自信。

说到最后,他还捏紧拳头、高举右臂用力挥舞了两下。

“哈哈哈”

现场响起一片笑声,来自那些围观的赌客们。

笑声落下,这些赌客也兴奋不已地振臂高呼起来,给出了自己的响应。

“大吉大利、晚饭吃鸡!”

看到眼前这一幕,现场的米高梅工作人员、以及看着监控视频的安吉洛和其他工作人员,眼中不禁都闪过一丝惊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