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白幽若忙到很晚,她一直在看地理知识,想从一些报道上得知自己想知道的信息,最后她将初步位置定在了N市,因为那里距离桓山是最近的,而且那里还有很多落后的村落,他们外出不方便所以出来一次会半年或者一年都不在出来。

白幽若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她才放下手机电话响了,看了眼来电“喂。”

“想我了吗?”

“没时间想你,你到了?”

“嗯,刚刚到,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等我回去收拾你。”

“我回B市了。”

蓝羲玄一愣“怎么突然回去了?不是说要过年才回。”

“院长妈妈住院了,初步判断是癌症,只是结果要等明天差不多能出来。”

“怎么这么突然?”

“嗯,谁也没有想到身体一向很好的院长妈妈会突然生病。薛之谦复合发的微博”

“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没事,我自己也可以,你忙你自己的事情不用急。”

“这个时候我很想陪在你身边。”

“幽若姐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听院长妈妈说你要出去好久过年才能回来。”

“姐姐放假就回来看看,家里谁在?”

这时听见外面吵吵哄哄的老师从屋里出来见院子里的人也是一愣“幽若,你怎么回来了?”

“我听说院长妈妈生病了就想回来看看。”

“行了外面冷别在那站着了,进屋来。”

小朋友被老师喊进房间取暖白幽若跟着陈老师来到房间“院长妈妈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还没有,估计要明天下午才能出来,你喝口水暖和暖和。”

白幽若接过水“院长妈妈怎么突然昏倒了?”

“谁说不是呢,平日里院长的身体很好,常年也不说感冒一次,这次却突然昏倒,而且初步断定是癌症,我们也很惊讶想着是不是弄错了,但是大夫给的结果怎么可能错,既然是初步断定,那定是有什么因素让医生能够判断出来,薛之谦高磊鑫复婚日期只是希望是良性了吧,这样手术就可以了,不然,哎...”

白幽若把行李放进房间之后坐在床上,如果院长哪日真的离开了,那这里的孩子怎么办,她可是这里的顶梁柱,换一个人管理这里即便是这里的现任老师护着是副院长,但是孩子们心里的家可能也散了。

“你们这是作弊!阿爹竟然也会帮你,不过这也挺像他的。”连林林评点。

“他人呢?怎么没看见?还是说是我看不见?”连林林问。

“他不在,没跟我一起回来。”许问继续给她讲接下来发生的事,探古活动结束,新的活动即将开始。

他毫无头绪,于是在街上闲逛。

他特地讲了糖画摊老板和灯笼店师傅这两个人两件事,并没有对着连林林发散什么想法,但这两件事带给他的触动,他相信连林林也能感受到。

连林林听完之后,安静了下来。

许问也再次陷入自己的思绪,与她肩并肩坐在水边,望着池中的盏盏莲灯,朵朵莲华。

两人离得很近,看上去是坐在一起的,但其实互相接触不到对方,离得这么近了,也感觉不到对方身上的体温。薛之谦复合文案

但只是这样坐着,许问的感觉就跟之前完全不同,一点也不会觉得孤单寂寞,心里塞得满满的,非常充实。

“你之前说,你探古的同时,把那些探出来的技术发到了那什么……微博上?”过了好一会儿,连林林突然问起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磊子,找人原本该是你的事,但是我连地址都给你了,如果你再抓不到……”

“行了!别废话了,我心里有数!”

赵磊根本不等潘振兴把话说完,直接就将电话给挂了。

“哥,潘振兴跟你说啥了?”赵宗宝见赵磊脸色不悦,多嘴问道。

“他找到从大猫手下跑的那俩孤魂野鬼了。”赵磊眉头深锁。

“那俩人,不是让杨东接走了吗?”

“潘振兴找到了杨东藏人的位置,说是在山洼村。”赵磊点了点头。

“山洼村!这个位置倒是没问题,薛之谦复合了吗毕竟孝信酒厂就在那边,那一带也算是杨东的老巢了!”赵宗宝点了点头。

“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多少有点怪,但是又说不上来问题出在哪!”赵磊摇着头解释了一句。

“哥,我觉得这事你就是多虑了,而且这种事吧,想的越多,顾虑也就越多,反正咱们归根结底,就是要找到昨天跑的那俩人,而且动手的也不是咱们,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到三舅,你既然一定要办,那不管出了啥事,咱们不都得挺着嘛!”赵宗宝十分心大的开口。

但是田董和张董走路速度飞快,压根不在乎自己身上的名牌西服被雨水打湿。

徐董在上车之前就认出了这俩人的车牌号,所以刚才也没急着上车,见来的果然是田董和张董,他面色不由一变,显得有些意外,急忙迎上去,急声喊道,“田董、张董,你们是来看这小子撤店的吧,我得回去一趟,不陪你们了,我刚刚听说我们公司这半年卖出去的典藏级古玩然突出来了一批一模一样的赝品,高磊鑫微博草他妈的,真是奇了怪了!”

他心里又气又纳闷,想不明白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眨眼的功夫,突然间冒出了这么多赝品!

“谁不是!”

让徐董意外的是,张董没有丝毫的寒暄,回身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沉声说了一句便再没理他,脚下没有丝毫的停滞,跟着田董迅速的朝着周氏拍卖行的门店跑过去。

“谁不是?!”

徐董不由一愣,满脸疑惑的念叨道,“什么意思啊?!”

此时张董和田董已经冲到了周氏门店的跟前,到了数米高的台阶跟前后,两人陡然间停住了脚步。

当然,黑袍现在站在那儿,如同一尊通天教主的本尊降临,浑身散发出神光的同时,也面带金光,仿佛获得了真正的大神道统之力,看他眼眸带笑,手指一捏,顿时万丈金光从天而降,薛之谦复婚微博内容轰的一下砸到了外婆的身上!

轰隆!

外婆一声闷哼,直接给打飞往空域底部,直至很遥远的地方才停留了下来,我脸色大变,看着外婆受伤,顿时火冒三丈,云龙神功控制周围的气息,直接轰向对手!

轰隆隆隆!

集中攻击这下仿佛打到了实处,瞬间打飞了他的肩膀,几个窥天者给得幻神溃灭,让他肩膀的位置也虚化了!

我心中了然,看来这还不算是真正的合体,只不过是集合所有窥天者到一个阵法中发挥出各自的力量,所以在行动上明显不如真正的大神,能够飞行攻击,亦或者念咒等等,只是加大了引导气息的力量而已!

在我的云龙神功占领了前方的能量区域后,他也不得不往身后借来力量,所以在这时候,谁能够控制的力量更大,谁就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

然而,就算是想到了获胜的方法,薛之谦微博官宣复合我一人操控气息在强大,又怎么比得上数百个窥天者合体?云龙神功也有他的个人极限!

“吼吼吼吼!”斩龙怒吼一声,铡刀顿时往对方劈过去,而鬼蛤也狂喷出一道阴沉的黑光,轰向了黑袍的心脏位置!

黑袍大手捻指一指,一道光芒顿时疾射向斩龙,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甚至穿透了他的心脏!

我双目一凝,准备用点什么法术,但外婆冲向对方的同时,也不忘提醒道:“斩龙已死,快用他的力量!”

我连忙看向了斩龙,果然它缓缓的蒸发的时候,小山一样巨大的力量顿时蒸发出来,而我立即介入其中,当然,鬼蛤也趁机狂吸一口能量,准备喷向对方!

而黑袍不会给我们任何机会,他的手再度指向了鬼蛤,准备再射出法术干掉对手,不过外婆已然冲到了他的身边,一转身,手持唐刀的女子两刀斩向了对方的大手,当场砍下了对方的手臂!

不过这并非没有代价,黑袍那湛蓝的双目往外婆一瞪,瞬息两道巨型的光束立即射向了她!

“可是没有人知道,我龙霸天只是一个傀儡”

“没错,傀儡,我只是太子扶持上位的一个傀儡而已”

“霸天会有十二金刚,可又有谁知道,那十二金刚,都是太子的人。”

听到这里,林肖恍然大悟。

接下来龙霸天说的,就跟他想的差不多了。

霸天会和天下会所开战,龙霸天就借着林肖的手,除掉了太子安排在他身边的人。

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甚至就连一向心思诡秘的太子,也没觉察出什么不对劲儿。

而是把所有的仇恨都放在了林肖的身上。

“你帮了我一个大忙,就在这段时间,我悄无声息对霸天会内部进行了调整,现在的霸天会,才真正是我龙霸天的霸天会。”

“另外我还有其他的打算,如果再给我几个月时间,等我彻底准备完全,我就完全可以拥有和太子一战的能力”

“只可惜计划不如变化快,太子竟然让我这个时候就全力攻打天下会所。”

“本来我还在推脱,说儿子在你手上,说十二金刚都被干掉,霸天会现在实力受损严重,不宜再大规模拼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