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最大的一次,来至一天道的时候,她说她很喜欢我,甚至很爱我,这对于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孩子来说,确实是有点太突然了,况且她绕过了成长,直接就点出了爱和喜欢的关系,让我也不禁哑口无言,连媳妇姐姐也有些对她不悦了。

“不回。”惜君伸出了瘦瘦的手臂,连续几道风刃。直接将树杈劈开了好几段,然后手一虚抓,就把树枝全都抱了回来,并且找了这颗通红大树的其中一块树杈较多的位置,将残断的树枝堆叠在了树干上,经过多方固定,一个奇怪的圆形平台就这么搭建起来了。

我心中不禁生出疑虑,她这是要干什么?

惜君的平台越大越大,整个地方因为全是用这颗仙树的树枝搭建,所以远远看去,就跟一个‘巢穴’一般,十分引人注意。

“惜君,你这是要干什么?要不要哥哥和宋婉仪他们一起帮你搭建?这样会更加的快一些。”我建议她道。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然而惜君自己却已经搭建了起来。怎么和前任开启话题

实际上我怎么看都应该是巢穴,正打算问起这东西是什么的时候,惜君直接跳到了红色的平台上,然后躺下,蜷缩,径自这么睡过去了!

经过几番调试,两人就如作工精致的明代家具,没有用一颗铁钉,却紧紧地粘合在一起,距离为负数。

最后李曼妮也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任平生连忙停下了动作。

看到任平生停了下来,李曼妮如贪吃地孩子般不断向上索取着。

任平生笑了笑,指了指早已经悄无声息的隔壁,然后横抱起李曼妮,进入了浴室。

到了浴室,任平生把门关上,打开喷头,让水无情的洒在两人身上,然后让李曼妮趴在洗漱池上,在后面调试一番,直接距离为负数,快速运动起来。

这一次,李曼妮再也无所顾忌,伴随着水声,大声叫了起来,就像一场音乐二重奏。十几分钟后,在任平生一阵强过一阵的攻击中,李曼妮的身体突然间开始强烈地震颤起来,这是肌肉不受大脑控制的颤抖,最初是在小腹以后,随后就如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她如梦游一般恍惚,跟前任聊天该说什么疯狂地迎合着任平生节奏。

当一切结束以后,任平生抱起早已虚脱的李曼妮,来到了大床上,床上早已乱成一遭,因为对于任平生来说,刚才的李曼妮无论从身体还是从动作感觉对男欢女爱都比较熟练,自责的心理就少了许多。

“你说的也是啊!现在药神宗没了,那我干脆跟着他学功夫好了。而且,不知道梦瑶怎么样了,我去看看。”白灵儿双眼一亮,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

然后,她就真的对叶天冲了过去,一溜小跑。小胖妹大叫,却没能把人叫住。

“你这个傻丫头,我只是说着玩而已,你还真的去了。就是拜师,也不能这个时候啊!一个明显的大坑,你竟然往里面跳,拉都拉不住。”小胖妹连连摇头。

但凡有些脑子的人,都能看出,叶天现在成了全昆墟共同的敌人,谁接近他谁倒霉。除非他能力挽狂澜,横扫一切敌,否则昆墟将不会有他的立锥之地。

此地不宜久留,镇住了全场之后,和前任复合的套路聊天叶天拿出了玄光台,撑起域门,准备要走了。

“主人,等等我。”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

除了白灵儿外,竟然还有人敢主动接近叶天,让人很不可思议,纷纷望去。

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九绝老人。

刚才大战到一半,他见势不好,提前开溜了。

因为八臂血魔在中域闹出了腥风血雨,大人物们都敢去中域了,像九黎神教的神主,万法宗的老宗主,天玄剑宗的剑主,南无禅院的住持,等等。

而且,九黎神教和万法宗可是各有一件神兵。

尤其是九黎神教,不仅有一头凝丹期的护山神兽,还有一位凝丹太上长老。

其他的宗门,不排除也有暗藏的底蕴。

而今叶天杀了那么多的地仙长老,神子圣子,十大上宗几乎全得罪了一个遍,十大上宗绝不可能善摆干休的。

未来的道路会更加坎坷,充满着血与骨。

“太强大了,简直就像神一样。灵儿,你的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人啊?”远处观战的人群中,小胖妹璐璐向白灵儿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强大。上次见到他时,让前男友必回的短信明明没有这么强大的。”白灵儿惊得花容失色,小胸脯起起伏伏,感觉这一切都很不真实。

“你说你有这么强大的朋友,还学什么炼丹啊,干脆跟他学功法好了。一定能打遍天下无敌手,横扫那些神子圣子,神女圣女。”小胖妹说道,快人快语。

今夜这一场盘肠大战,两人都耗费了太多的精力,现在两个人只想拥抱在一起,情的成分多,欲的成分少。

相拥了约半个多小时,李曼妮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衣服,头发柔顺地披散着,重新爬到任平生的怀里道:“你刚才在看什么?”

任平生自然知道女生心细,更何况像李曼妮这种冰雪聪明之人,自己的一举一动肯定逃不过她的眼睛。

任平生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从今以后,有我在,没有人会再欺负到你。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在茶山乡开始动工。”

听到办企业的事情,李曼妮神情稍复,说道:“目前江南公路已经开始动工,随着施工进入常态化,怎么试探前任是否爱你10月就有可能修到平南县,所以一定在要在施工之前把里庄乡到茶山乡的路段修起来。同时采石厂和采沙厂也要利用这段时间囤好石材和细沙,到时候平南县北部和平北县境内的石头都要用茶山乡的。”

说起这个话题,她又恢复了平时的几分神态,果断而自信,又是另一番味道。

任平生笑道:“你是老大,我没有什么意见,充分信任。”

“惜君,这里还很危险,你要是困了,到引凤梧桐枝睡,否则厉害的地仙一来,我们都走不了。”这么就这么建巢而居了?惜君不会把自己当成鸟了吧?您可是妖,是凤凰呢!

“哥哥,你走吧,惜君要在这里。”说了老半天,惜君直接一句话就打发了我,这让我有些束手无策。

正在僵持之时,山脚下忽然许多气息朝着我这里奔袭而来,我吓了一大跳,现在这功夫,跟前任正确聊天开场白谁还敢来靠近我?刚才没给祖龙吓死么?

我回过头,连忙往山脚下看去,结果发现领头的居然是全婵妤和胡清雅,而后面很远的地方,还站着几个地仙,其中包括老祖婆、丁辰、骆青姑、尹逸桦等人。

李破晓和李断月不知道此时此刻去了哪里,竟没有在这里。

“一天,你没事吧?我们刚才……”全婵妤脸上全都是担忧。叼边叨巴。

“还好你们没来。”我叹了口气,祖龙御身,仇恨不分敌我,只要让它生出怒气,都尽数毁灭,也只有我强烈节制之下,方才留下了老祖婆和一群地仙们。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好像娱乐圈里面出道的人基本上都是童星出道,或者十几岁就开始出道了。

她现在都已经二十多岁,快接近三十岁的人,进军娱乐圈,这样真的好吗?聊天话题100句幽默

更何况像娱乐圈这种地方,本来吃的就是青春饭,她表示很怀疑这位余总的眼光。

就算她真的长得不差。

对于蒋蔓枝的这一系列担忧,余青表示都不是问题。

“蒋小姐,你放心,只要你答应进入娱乐圈的话,我就肯花精力花时间来捧你,绝对不会给你张空头支票。”

“不是,余总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我现在都已经是一个当妈妈的人了,你确定我适合进军娱乐圈?”

“这没什么不行,蒋小姐,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也有很多的已婚艺人进军娱乐圈,他们现在照样混的风生水起,只要你有那个实力,加上我们捧你,一切都不是问题。”

余青仍然是微笑着回答,并写道:“我看蒋小姐最近可能有一些缺钱吧,如果你愿意并且同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一百万作为签约金。”

咚!

这大汉还准备责骂我闯入他的地盘,我回头就一脚把他踹到外面。

大汉又痛又惊,脸色苍白的叫嚷道:“你闯入我们夫妇的家,还敢动手!别说你是个传奇!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猎师局告你!?我可是猎师局的英雄猎师!”

“猎师局的?呵呵,既然是猎师局的,该知道这里是谁的家,我又是谁!私自占领他人住宅会有什么后果!”我缓缓的走向这大汉,他连忙把兵装的长枪给摸了出来。

“你是谁我可不知道!但这里是我妻子家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妻子夏传奇已经不会回来了,这里以后就是我的驻地了!”大汉还在嘴硬,甚至还打算用长枪对付我,结果飙风龙瞬间怒吼一声扑过来,吓得他连忙坐倒在地,准备滚到一旁。

我手中的大剑把他瞬间压在了地上,笑道:“我可记不得我家姑姑会喜欢你这么不修边幅的蠢汉,现在开始,你但凡说一句假话,脑袋可就不见了,我夏一天杀你一个英雄猎师,就跟杀一头食腐兽一般简单,你最好考虑好了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