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嘛,只要赖着不走,就会有好事发生!

没准就赶上一部好戏了呢!

但现在,老实说,他有点难受…

第二天回到学校,一整天都魂不守舍。

不是精力不济啊,他才19岁,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可以打一整天!

他也不是埋头苦干派,干活间隙还是跟张老师聊了一些…

提醒了她一下蒋文丽的厉害,后者倒也没说什么,但估计没听进去…

就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你看啊,张老师,长得好看,天然适合文艺片女主角——胸小、话少、表情屌!

好吧,其实是长相、演技都很有看头…

标准的大青衣脸!

就这,还像个货物似的,任人挑选…

为了上位,各种那啥…

沈林有点不想做演员了…

或者说,单纯做演员,恐怕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就比方说他最想演的杨过,他有机会跟小明哥争嘛?

他当然不能交出伊斯,又本能地不想与夜鹰为敌。这就是爱情李代沫含义不管是为了什么,贝林跟这些家伙在一起……这是个自私得他无法说出口的理由,却让他一直无法做出攻击的决定

手心有点发冷……但他总得做出选择。

他站直身体,把拇指勾进腰带里,提醒每一个人做好战斗的准备,脸上却还是带着笑容。

“他伤得很重。”他说,“也许你能派几个人上来把他抬下去?”

“没有必要。”法师淡淡地说,“把它扔下来……我们带了渔网。”

他根本不把伊斯当人看――虽然伊斯也的确不是人,但这样的轻蔑与冷酷依旧点燃了伯特伦心中的怒火。

相比较之下,章紫怡只是特别演出,人物造型跟村姑没啥区别…

可能《蜀山传》的幕后团队觉得内地女演员只配扮演村姑?

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叫洗脚婢,专门用来抬番的!

张老师道:“张百芝跟徐克导演关系好,所以,让她演女主角…”

“不是…这跟导演没关系,现阶段,大众普遍认为港台演员比较高贵,大陆演员只能演配角,你看张艺某拍《英雄》,章紫怡也只是配角。一次就好歌词”

“顾常卫跟张艺某是同一批的人…”

“没错,据说蒋文丽跟顾常卫就是张艺某他们撮合的!蒋文丽这个人不简单的,事实上,顾常卫那几年去美国发展,就是蒋文丽鼓动的…”

嗯,这两年,顾常卫、蒋文丽的身份发生了变化!

这么说吧,在国外混迹了多年的顾常卫,事业一无所获,全靠蒋文丽照应——从最开始的男强女弱变成了女强男弱!

通常,我们说这种关系叫‘吃软饭’…

包括《孔雀》这部电影,也是蒋文丽动用的人脉帮忙,拉起了一支队伍…

想到这里,我回房拿出了那本书,坐回厨房门口翻看起来。

爷爷说这本书是专属于我的命运之书,用好了,我能跳脱三界,主宰自己的命运。

之前遇到的那些关键的事,我也基本是靠着《母猪配种》来找到解决方法的。

快速的翻看着里面的内容,似乎并没有关于身体封印的内容。

一直翻到最后一页,都没有找到。

这本书后面有十几页是空白的,说谎歌词我以为是爷爷没有写完。

可是这次翻开,那空白的第一页上,似乎有一些文字的痕迹。

这痕迹并不清晰,若有若无的跳跃在纸张上,显得有些离奇。

我伸手在上面擦了擦,文字像是水面下的鱼一样,被惊动之后瞬间就潜入了湖底,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

我心中疑惑,然后闭上了眼睛,回想着刚才大黄被砍的场景,愤怒的情绪顿时升起。

幽瞳,开启。

睁开眼睛,看着纸张上的那些文字,跳跃的越来越慢,显示的越来越清晰。

“李董,我是任平生,赵振华在什么地方,县委高书记亲自给我下达了任务,如果擒不住赵振华,我真是无脸见江东父老。”

李曼妮在电话里笑得花枝乱颤,道:“这事你可要办好,如果让赵振华飞了,你恐怕会被高书记打入冷宫。”

任平生笑道:“李董,这事你要负全部责任。这个就是爱情歌词”

李曼妮嗔道:“真是好心没好报,我还不是为了你。”

任平生笑道:“好吧,今天中午我请客,请你去县城最火的小吃店,这可是地道的农家菜。”

李曼妮住在平南宾馆九楼,任平生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刚刚冲了澡,穿着清凉的睡衣,坐在窗边俯视着平南县的大街小巷。

李曼妮默默地俯视着平南县城,当敲门声音响起,她知道是任平生到了。

房门打开,任平生就看到了一张妩媚的俏脸,略湿的长发,胸前还有一抹淡淡的水渍。

“平生,昨晚也不来陪我,真是娶了媳妇忘记了情人。”

李曼妮一出口,就将任平生听得一哆嗦,他急忙转变话题,道:“这次被你害惨了,高书记给我下了死命令,如果不能将赵振华拉上贼船,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的仕途就算是毁了。”

可这魂决,似乎是炼魂的,在道教的修真功法中,并没有炼魂的过程,这就是爱情这首歌的寓意唯一相像的是炼神。

因为道教文化中有神魂一说,所谓神魂的释义只有两个,一个就是灵魂,还有一个是指精神。

莫非这个炼魂,就是炼神?

我抛开了这些杂念,继续往下看着。

这魂决比前面的东西都要难懂,必须得先通读全篇,把它记下来,再慢慢去理解其中深意。

“我就是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唐小涵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这个事情,我也说不清楚,不过,这个时空魔方树,我倒是还能够查探出来一些结果的。”系统137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的不解和迷惑。

“你说。”听到系统137这么说,唐小涵终于放下心来。

有消息就好。

这样,也好尽快的完成任务啊。

“恩,这个是这样的,他就是想要说明,这个第一层的还没有结束呢。遇见歌词”系统137道。

“原来是这样。”唐小涵心中大震,没想到,这个任务居然还没有结束。

要是没有结束的话,那,这自己。

咬着嘴唇,唐小涵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比较好。

没有想到,回到这里,时空魔方树的困难也增加了不少。

想到此,唐小涵也没再说什么。

“不再看看么?”系统见唐小涵朝着门的方向走去,就知道,唐小涵现在是想要离开这里了。

“……妈的,他们是打哪儿钻出来的?”邦布恼怒地跳了起来,大声骂道。“石头你瞎了眼吗?他们都在眼皮底下了你才看见?”

伯特伦探头看了一眼,皱起眉头――在独角兽号的后方,几十条小船载着夜鹰的士兵,随波起伏,在船后和船身两侧缓缓散开,修炼爱情歌词像一群包围着巨鲸的鲨鱼般蓄势待发。

“他们刚才还不在哪儿的!我发誓!”石头在他们头顶咆哮。

“我们可以冲过去。”吉谢尔说,“这种小船像蛋壳一样易碎。”

伯特伦沉默片刻。摇了摇头。

他伸手握拳,向格鲁菲德船长做出了一个手势,走向船尾。开口对一个站在一艘小船船头的中年男人大声叫道:“你想要什么,朋友?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你的帮助……不知我是否有荣幸能够知道你的名字?”

“我们不是朋友。”那个暗中帮助过他的中年法师冷冷地回答,“不过你的确有可以用来‘感谢’我的东西――我要那条龙。”

“抱歉。”伯特伦保持着微笑,“首先。那条龙不是我的。我可没办法把它‘给’你;其次……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别动,大黄!没必要和一头畜生计较。”我赶紧说道。

“你说什么?”白虎走到我的面前,比蹲在地上的我,还要高出了一大截。

我站起身来,这才堪堪和它一样高。

即便如此,我还是毫不畏惧的盯着它说道:“我说我和大黄不和畜生计较。”

“正好饿了,这是你自找的。”白虎张开血盆大口,前爪在地上不断的摩擦着,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别玩了,小白,我们走了。”凌月的声音突然传来,她背后背着一个布包走了过来。

白虎“哦”的一声,直接趴了下去。

凌月弯腰,双手朝着大黄抓去。

“你干什么?”我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自然是带它去治疗,它伤势太重,而且它和你在一起,成长太慢。”凌月说完甩开了我的手,双手一抓,直接把大黄拎上了虎背。

大黄想要挣扎,凌月在大黄身上点了几下,大黄顿时就昏迷了过去。

“什么时候回来?”我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