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

就算现在把上擂台的机会给这些人,他们也不敢上。

谁愿意为了一个女人而丢掉自己的性命呢?

“地鼠,尤里竟然出现了,地心难不成是要这人死吗?”关勇也是一脸惊恐的表情,他虽然只看过尤里两场比赛,但是尤里的残忍手段却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且这家伙还打死过人,此刻出现,除了是地心要对方死,关勇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地鼠目光如炬的看着带头套的韩三千,心想这人究竟是谁,地心一直以来都恪守着不让犯人死的准则,为什么他一来,却要受到地心这样的针对?

派出尤里,不就是要他死吗?

“如果有人要他死,又何必送到地心来呢?”地鼠摇着头,一副想不明白的样子。

“想这么多干嘛,反正这家伙是死定了,为什么死也就不重要了,你看看其他的犯人,刚才都想要自己上呢,看到尤里,一个个都怂成什么样了,连大气都不敢喘。”关勇不屑的说道。

他这话说得非常现实,而是现在地心的状态,看热闹的犯人没一个敢继续叫嚣的,似乎就连场上的那个女人都变得不漂亮了。挽回送礼物有用吗

“还能参悟?”

林十二一愣,这可奇了。

就是一张皮跟符号而已,如何参悟?

“不错,就是参悟!”

“因为,这上面的符号,根本就不存在.....天帝与帝师翻遍了古往今来的典籍,都没有找到与之相关的文字,自然不懂其意!”

天后点了点头:“因此,他们在慢慢观察,研究之中,突然有所感悟!”

“有意思!”

“那你可知,天帝是在何处寻得此物的?”

林十二突然有种感觉,天帝与帝师都被坑了。

不懂其意的吓参悟,这不是茅坑里打灯笼,找死吗?

“不知!”

天后立刻摇了摇头。

“罢了!”

“那我也来参悟,参悟吧!”

林十二一摆手,便坐到大殿一旁的凉亭一边喝酒,一边研究起来。

天后并未离去,跟着林十二坐了过去,帮林十二斟酒。

“恩嗯?”

“什么赌约?”

千姬大帝顿时脸色一红。

这都两年多了,林十二居然还记得?

“你忘记了,哥帮你回忆一下!”

“当日你我对赌,若你接不住我一击,便让哥亲一口,诸天大神都是见证呢!”

林十二身影一闪,分手了还给前男友送礼物立刻出现在千姬大帝面前。

如今的林十二眼中,除了自己的红颜知己,也只有像她这等有种绝世容颜,还有帝君境巨头级实力的女人,才入得了眼。

而这样的女人,太少,太少了!

“哼!”

“过时不候!”

千姬大帝故作姿态的冷汗一声。

她从来不是一个食言而肥的人,可要她就这么乖乖的让林十二亲一口,显然不可能。

“哈哈,哈哈!”

“那是你的认知,我可不这么认为!”

林十二一阵大笑,突然一把搂住了千姬大帝的小蛮腰,要真亲一口。

但是,不等林十二得逞,天后故意发出动静的来到。

裴君临被这美丽的景色吸引了,站在原地,遥望许久。

在他的内心中竟然生出了种种感悟,这种感悟是前所未有的。

裴君临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玄之又玄的修炼状态,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裴君临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咕咕咕咕……

裴君临的肚子咕噜噜直响,传来了饥饿的声音。纪念日挽回前任

这昆仑山太过诡异了,修炼者来到这里几乎都变成了普通人。裴君临感觉到身体的法力在这里都受到了限制,他真的怕在山上遇到野兽之后,自己是否是对方的敌手。

景色美是美,但是一个人太孤单了。裴君临一挥手,那金斗空间直接打开。

十三公主和那玉兔公主,从金斗空间里走出来了。两人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外面的天日了,此时看到夕阳的余晖眼中顿时亮起了光芒。

“不要尝试着逃走,因为在这里你们根本无法独自生存。”裴君临立即告诫两人。

其实不用裴君临说,两人也感觉到这昆仑山庞大的压力,无形之中似乎有一种规则的力量在束缚着众人。

这时候,韩三千的攻击已经到了,尤里还是一副掉以轻心的不屑模样,对于韩三千的攻击,显然没有放在眼里。

当然,不止是尤里没有放在眼里,现场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看似凶猛的韩三千,分手后还送礼物合适吗很快就会倒在尤里脚下,因为尤里在地心是战无不胜的人物,他是这个擂台的绝对强者,怎么可能会被一个新人击倒呢?

韩三千嘴角划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他非常喜欢和这些狂妄的对手交手,狂妄是他们的最大破绽,也是韩三千的最好机会。

“难道你知道此事?”我倒吸一口冷气的看向紫绛,她却一脸早知道的表情,说道:“你果然不知此事……”

“呵呵,正是如此,不过当鼎仆并非是什么坏事,甚至对于新弟子而言,那绝对是一件非凡的大机缘,因为以身成鼎,已经意味着永生于世,只要鼎不灭,精神便不会灭,如此一来岂不是再好不过?”莫问笑道。

孙晴看我还没接受转弯过来,伸手示意我看向了莫禅,说道:“好比我丈夫是主,分手后给前男友送礼物禅儿是鼎仆,而我为主,娇儿为鼎仆,这便是夺鼎的基础,因为若是没有鼎主,鼎仆便无法发挥全力,若是没有鼎仆,鼎主也无所作为,这便是需要一主一仆的夺鼎根基。”

我心中一惊,怪不得这些弟子们都会选择一个师父了,原来居然有主仆一说,怪不得这莫问会认义子了,反正莫禅以后就是器灵了,给个义子名分更好控制,这等于是统治整个世界了。

当然,如此一来也和我的想象相左了,这主仆夺鼎,跟我的理念背道而驰,我是不可能甘愿让谁当器灵的,如紫绛肯定不行。

如若让那些求过柳元腾的强者看到这一幕,那么他们绝对会惊讶到掉了下巴的。

此时此刻,苏青寒美眸里的异彩更加的浓郁了,如今不用柳元腾解释,她也完全能够猜测出,分手了买什么礼物挽回沈风的炼心师造诣,在一重天之内,绝对算是登峰造极了。

沈风看着完全没有要止住眼泪的柳元腾,他苦恼的叹了口气,道:“好了,虽说我确实没有收徒的打算,但念在你如此着迷炼心一途,那么我在极西之地的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允许你跟在我的身边,你是否愿意暂时做我沈风的药童,替我打理一些炼心上的杂事?”

听得此话。

柳元腾浑身猛地一僵,随后他迫不及待的说道:“沈前辈,我愿意做您的药童,我绝对愿意做您的药童!”

他生怕自己回答晚了,沈风又后悔了。

可以说,柳元腾是一重天内,年纪最老的药童了。

裴君临并没有随便找一条路乱走,因为这昆仑山上根本没有人踏足过,也没有什么所谓的路。

裴君临一路沿着的就是那条驴子留下来的脚印,一方面这样可以追踪那头驴的踪迹,另外一方面裴君临也相信驴子走过的地方绝对是安全的。

这头驴子很古怪,裴君临觉得也许他本来就是这昆仑山上的生灵。

不得不说这昆仑山的神力还是很厉害的,挽回女友送诚意的礼物压制的裴君临呼呼喘气,他此时就仿佛一个普通人一样,只能徒步朝着山上爬去,而且没走一会儿都要停下来休息。

随着海拔的攀升,裴君临也发现这种昆仑神力的压力越来越厉害。

就算是他拥有不死之身,力大无穷,身体强度也强悍无比,但是继续攀登,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

“不行了不行了,这昆仑山也太诡异了,这股神力压着我两条腿都要断了。”裴君临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停了下来。

天色将晚,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满了整个圣山上,使得昆仑山看起来有一股**神圣的感觉。

“夏掌门不必如此客气,此事揭过不谈了,如今想来夏掌门唯一想法便是要重建仙门了吧?这件事我们仙威谷可以帮忙,当然,若是想要重建忘乡青木海,其实最好的办法便是参加大仙门的夺鼎大会,盛名之下,必然从者如云,以夏掌门的实力,只要能够在那边出人头地,我们仙威谷再推波助澜一番,一定可以成就非凡,或者用不了多久,成为天下三大仙门之一皆不是妄想,夏掌门以为呢?”

“莫剑尊之言正中在家肺腑,我确实有意如此……”我暗道这确实是套路呀,其实重建什么青木海,我并不是特别感兴趣,毕竟回到九重天是毫无疑问的,当然,不夺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涉及了九重天的安全,所以这莫问的提议基本上也和我要做的吻合,至于他想要怎么合作我倒很想知道,加上这第一仙门的实力我还不了解,这仙威谷无疑是其中重要踏板。

“哈哈……那就好了,果然和我们夫妻俩所想吻合,夏掌门以绝一品的资质成为了忘乡青木海的掌门,往后必然是雄霸一方的存在,所以开山建派终究是必然之举,而既然有如此的理念,夺鼎反而却不适合夏掌门了,如此一来,我们双方合作,简直是梦幻之合呀!”莫问大笑的已经为我决定了以后的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