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名走在最后的中级战士靠近紫琪时,这狐媚子直接起身手里拿着弓箭对准了那人的头颅插去,这样生猛的作战方式哪里还有勾引叶凡时的妩媚之姿,也许这才是云图巫女的真实一面!

瑶更是行动迅速,断水出鞘一刀便砍断了另一人的头颅,倒是叶凡有些尴尬,第一次与尊卢人打白刃战,对方的石矛本来就比消防斧长,一时间竟然逼得叶凡有些狼狈不堪。

突然,王震的眸中闪过一抹决绝之色,暴喝道:

“呔!”

下一刻,他右脚猛地跺地,借助反震之力向前冲去,如果能够杀出重围逃到外面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那些教官又岂是易于之辈?

七八根防暴棍,问前男友是否有女友不回复从各个方向朝着王震的害要部位甩来!

就算王震竭尽全力,也仅仅躲到了其中的几根,剩下的则砸在了他的小腹、腿部以及后背。

……

“砰!”“砰!”“砰!”

沉闷的击打声响起。

王震发出一道闷哼,强烈的痛楚让他身躯一软,顿时瘫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但这么一来,更加给了对方行凶的机会。

“砰砰砰砰砰!”

一时间,防暴棍击打肉身的声音,像是狂风骤雨般,不绝于耳。

那七八个教官全都杀红了眼,兽性大发,真的要将王震往死里打。

“刺啦!”

防暴棍砸在王震的眉骨之上,撕开一条长达七八公分的口子,深可见骨,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触目惊心。

“女人,贱人,杀她!”

“可他吗别提了!人家现在是野鸡变凤凰了,还他吗承认野人的圣女,以后咱们面对她也要小心点了,我总觉得那女人不会善罢甘休!”

老潘手中的***每一次响起便有一名幸存者倒地,尤其是他专门打远处用枪提供火力的人,问有没有女友不说而冈村则是持着双刀走到了阵前不管是尊卢人还是幸存者都成了他收割的目标,一时间局势竟然被冈村搅得稀巴烂。

“红发,张然,你们两个想办法干掉那个疯子!他在那里我们的人倒得太快了!”蓝眼刚说完,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吓得他尿都流了出来,幸亏周围没有人,才没让他暴露。

“艹泥马的,野人里面怎么还有人也会用枪!蒋思梦,你这个贱人,要是让我抓到,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蓝眼拽起一个脸盆扣到了自己的脑袋上,随后来不及换裤子趴在地上继续指挥。

红发看到身材不高的冈村,满脸都是鄙夷,“小个子,就他吗凭你也想突破老子的防线?张然,你不用出手,老子今天火气大得很,一定要干死他!”

入口处,一样戒备森严,站着不少护卫。

叶凡随便扫了眼他们,犀利的眼神,淡然的气势,都让人明白这是高手中的高手。

皇无极还是很在意自己安全的。

柳知心带着叶凡走入进去,踏上阶梯,穿过石亭,过桥登廊。

通过第二重的院门,前女友有对象来找我眼前再度豁然开阔。

尽端处是一座宏伟五开间的木构建筑。

一株高达十数丈的凤凰树立在庭院中心,开枝散叶的迎天高撑,像罗伞般把建筑物和庭院遮盖。

它与主建筑浑成一体,互相衬托成参差巍峨之状,构成一幅充满诗意的画面。

暖风拂过,树叶飘曳,叶凡顿时心旷神怡,闭上眼睛,狠狠的吸了几口清新空气。

随后,他才跟着柳知心走上三十六根白玉台阶,站在一个牌匾写有‘君临天下’的大殿入口。

偌大的空间里,一人背门立在中间,身上没有任何首饰,体型像标枪般挺直。

他身穿一袭白色的服饰,屹然雄伟如山,苍白的头发干净有序,两手负后。

“哒哒哒——”

就在这时,远离的八重山顶传来了密集又疯狂的子弹声。

接着又是越来越远,却依然能够捕捉的凄厉惨叫。

这个动静,让人心惊胆颤。

柳知心身躯一颤,下意识偏头望向八重山位置:“发生什么事了?”

“如果城卫军他们不阻挡我的人离开,他们屁事都不会有。前任有新欢为何还找你”

叶凡淡淡开口:“一旦他们想要留下我的女人和兄弟,结果就是全部死光光。”

柳知心眼皮一跳:“什么?”

“柳队长,不好了,不好了。”

这时,副驾驶座上的近卫军接通了一个电话,聆听后对柳知心悲愤喊出一声:

“城卫军和上官子侄他们想要拿下叶少主手下给明心公主他们报仇。”

“结果被三堂的人杀了一个片甲不留。”

他拳头止不住攒紧:“城卫军和上官子侄全部被屠了。”

柳知心喊叫一声:“这怎么可能?他们才几十号人啊。”

“刚才不就说过了吗,就是你这款破止血膏差点把我哥害死了!”红鼻头迫不及待的冷冷道,“你刚才可是亲口承认了这药膏是你们产的,怎么,你现在要否认吗?”

未等林羽说话,卢绍靖和岑钧看清林羽手中的药膏后面色陡然一变。男友问女友的各种问题

“何先生,药膏给我看看!”

卢绍靖沉着脸快步走过来,步子十分利落洒脱。

林羽笑了笑,直接把药膏递了过去,“这就是我说您非插手不可的原因。”

卢绍靖接过来认出这就是他们部队专供的药膏后顿时面色大变,冷冷的抬头扫了红鼻头一眼,沉声道:“你是说,你哥哥用的这款药膏,才把腿治成这样的?!”

“不错,这就是他们回生制药厂的药!”

红鼻头昂着头,理直气壮地说道。

“那我问你,这管药膏,你是从哪里买的?!”卢绍靖继续冷声问道。

红鼻头微微一怔,这老头咋也问跟林羽一样的问题?

“我问你呢,这药膏,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卢绍靖再次冷冷问道。

“给我去死吧!”

他一声咆哮,雷劈枣木猛地就抽打了出去。前男友有对象又联系我

轰隆隆!

一道雷光破空而出,如潮水,似海啸,迎空暴涨数丈长,就如同一柄圆月雷光战刀般,杀机滔天。

这是雷霆神威!

所有的吸血鬼心惊。

就在这时,一个一直站立不动的吸血鬼掌心一翻,祭出一面宝镜。

铮!

宝镜横空,铮铮而鸣,吞吐出无尽的血光,迎上雷劈枣木劈出的雷光。

轰隆!

虚空大暴炸,仿佛发生了湮灭一般。

梁飞手持雷劈枣木,闪身暴退,嘴角咳出一口血来,手中的雷劈枣木仿佛被血光侵蚀了,光华一暗。刚才他仅仅被宝镜的血光照到了一角,就感觉灵魂在被拘禁,要离体而出。

此宝镜是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幻境,当然不是真品,而是一件仿品,有诛魂夺魄之威。

就在这时,其余的吸血鬼也杀到了近前,五花八门的邪异能量对梁飞打来。

“叶师!”他吓得大叫了一声。成功让前任和新欢分手

“嗯!”叶天轻声回应。

叶凡明白两姐妹说的不错,之前他们遇到的尊卢人后备队实力明显不强,但瑶和紫琪都一口咬定,作为部落里常年征战的高级战士,不会将鸡蛋丢在一个篮子里,肯定还会有其他人现身!

等了不久,果然有五个健壮的尊卢人朝着幸存者营地走去,五人散发出的气势已经比之前十个人的小队强得多。

“小心,他们是中级战士!”紫琪靠近叶凡,后者闻着她的体香,有些心猿意马,“你别发呆了!战场上发呆,你不怕死么?”

被紫琪一提醒,叶凡才立刻端正了眼神,“咳咳!我刚才也是在观察他们的行踪,我们怎么办?直接动手?”

“叶凡,你要注意观察,你看他们时刻都在戒备着周围,这些是作为战士的基本条件,如果想要保护雪姐姐和小箐姐姐在这座岛上生存的更久,你必须学习这些技能!”

瑶说得认真严肃,鬼面之下看不到她的深情,叶凡收紧了心神,认真地观察着那些尊卢中级战士的行动,他们有意识的利用石矛清扫草丛,生怕有任何遗漏的地方,幸亏瑶和紫琪的经验更加丰富,她们躲藏的地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又能够攻击到对方,弹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存。

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而已,连看个恐怖片都会吓得腿软,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没有抛下王震逃跑,就已经证明了他的仗义!

但现在这种局面,远远超乎了他的能力的极限,让他不知所措,恐惧无比!

突然,倒在血泊中的王震,竭尽全力仰起头,望着不远处的楚南,虚弱无比地嘶喊道:

“楚……楚南……快……快逃……去找……叶凡……”

王震的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却让楚南身躯一震,立刻转过身,准备逃出这个“魔窟”,将这些暴徒的恶行公之于世。

然而当他刚刚迈出几步,崔志豪却冲了出来,狠狠一巴掌甩向他的脸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全场。

楚南被打得连退好几步,摔了个趔趄瘫坐在地,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最终跌落,四分五裂,碎成一片。

崔志豪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不屑道:

“小逼崽子,想要逃出去通风报信?门都没有!哼……落到这个下场,可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们做错了选择,不该跟叶凡那小子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