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看着坏掉的锁头,唐若雪又微微头疼:

“门被你踹坏了,我晚上怎么睡觉啊?”

她习惯反锁房门睡觉。

“没事。”

叶凡给出了一个建议:“你睡大床,我睡沙发,不就可以了?”

“不行!”

唐若雪轻轻摇头:“如果被钱家欣他们看到你睡我房间,还不得一番质疑我和嘲讽你?”

“而我现在又无法说你是我男人,不然家欣一定以为咱们拿她耍弄。”

“再说了,让你睡沙发,我也不忍心。”

唐若雪作出决定:“你还是回房间睡吧,我推沙发过去挡住门就行。”

“你习惯锁门睡,不锁门,你睡的不踏实,影响睡眠质量。”

叶凡思虑一会后开口:“要不这样,你去我房间睡,我在这里对付一宿。”

“对,就这么定了,分手了男生主动找我聊天我把你东西拿过去。”

说完之后,叶凡就拿起手袋和行李箱,示意唐若雪跟自己换房间。

.

埃德曾经觉得,坐在巨龙的背上飞过天空,已经是一个人能够想象得到的,最美好,最不可思议的经历——除了风总是有点太冷。

然而此刻,他就是风。他不需要翅膀也能飞翔。

他自由自在地穿行于云海,掠过连绵的群山和森林。蜿蜒的维因兹河像一道金色的光芒,静静地指引着他。

当他沉下去,沉入水中,他就变成了水,或一尾逆流而上的鱼;当他扑进柯林斯平原的迷雾,他就变成了袅绕的水气。他第一次相信,斯科特说得并没有错,这些迷雾不是惩罚,不是诅咒,而是保护……它们低低的呢喃细碎又温柔。

他在克利瑟斯堡最高的塔楼上绕了一圈。那破败无人的古堡伤痕累累,苍老又疲惫,却仍发出低沉的声音,像是某种挽留。

可他不能停留。分手后怎么让他联系你

他穿过巴拉赫依旧繁华的街道,伯兰蒂图书馆的水晶尖顶好奇地向他闪烁,用一串清脆的铃音询问他的去向。

他没有回答,他并不知道。

他在战鹰森林里降下一场大雨,熄灭了刚刚燃起的野火;他飞过一片雪白的沙滩,在茫茫大海上看见一艘漂亮的三桅船。当他用一阵风胀满它白色的船帆,一个褐色皮肤的年轻人抬头发出爽朗的笑声。

不过云使也告诉他了。

没用的。

法则光弩攻击人没问题。

攻击这样的阵法是没用的。

这就麻烦了。

虽然现在云仙宗的人,大部分都被他们杀死了,但云仙宗里面,至少还有几十万的后备人员,而且云仙宗的宗主和那些高层,大部分还都活着。

他们都是大麻烦的。

云仙宗之中。

宗主靠在那里休息着。

他已经将云仙宗压箱底的东西都派出去了。

所以他认为。

自己只需要等好消息就行了。

叶无九扬起朴实的笑容:“我看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家里又没什么东西吃,就出去买了点早餐。男人提分手后主动联系”

“有你喜欢吃的叉烧包,还有你妈喜欢的豆腐花,她情绪不太好,吃点喜欢的食物或许会好点。”

“我是从后门溜出去的,不会让人随便盯上。”

“再说了,该死的都死了,危机基本化解,也不会有人找我晦气。”

叶无九向叶凡轻声解释着:“不过你觉得不安全的话,下次我出入带几个人。”

“薛无名死了,但不代表没同党了。”

叶凡拍拍父亲有些湿润的衣服:“他们据点还没找到呢,以后你千万不要一个人出去。”

丑牛坐镇龙都,亥猪坐镇天城,丑牛都一堆徒子徒孙,亥猪在天城肯定也有不少同党。

现场这几十名杀手,估计连三分之一都不到,叶凡担心其余凶徒找到漏洞伤害父母。

“好,我听你的。”

听到叶凡饱含关系的责怪,叶无九笑容灿烂:“以后不再那么草率。”

“这……”

他内心一颤,脑中不断地思考着,眼前到底是怎么回事。有对象还和别的男生聊天

“照世龙眼!”

随着体内的大荒神火晋升为荒宇龙炎,叶凡的慧眼同时进化,成为了照世龙眼。

“吼!’

随着一声龙吼之音,叶凡的头上浮现出了应龙龙皇之象,同时,释放两道金光,直接穿透了眼前的虚空。

在龙眼之内,周围的法则排布,渐渐地清晰了。

这个空间正是杀意空间,而且是深层次的杀意空间,一般的灵眼根本看不透。

只有叶凡的龙眼,才能够看清楚其中的法则排布,这就是叶凡升级自己体内神火的一个效果。

“呵呵呵,叶凡,如何啊,这些黑影杀之不尽,你没有机会,等到我杀意之剑彻底凝聚,就是你的死期。”

薛峰阴冷地笑着,他现在诛杀叶凡的心到了极致,只有叶凡死,他的最终大计才能够完成,走出这个金牛先生为他设计的禁锢。

“是吗,可惜了,你没有办法估计到我的成长速度!”

叶凡心里一阵温暖:“爸,今晚真是对不起,连累二老受罪了。”

“不怪你,有些东西是命。”

叶无九笑容温润摇摇头:“而且爹也有责任,男朋友说分手后主动找我总觉得忍一忍,事情就过去了。”

“现在才知道,一味忍让等于任人宰割啊。”

他脸上多了一抹落寞:“做人啊,有时候还是要露一露獠牙。”

“爹,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让人伤害你们。”

叶凡感觉叶无九有点不一样,但哪里变了又一时说不出:“我会派人好好保护你们。”

“好了,不说这些了,走,进屋子,吃早餐。”

叶无九把叶凡从尸体面前拉开:“再不吃就冷了。”

十五分钟后,叶无九把睡不着的刘富贵也叫出来吃早餐。

没有多久,韩剑峰也夹着公文包赶赴过来。

于是诺大圆桌很快坐满人,散去昨晚惊险后谈笑风生起来。

“叶凡,太婆公司已经上了正规,配制也有人操作。”

他好像什么时候望过一眼。

“好了没有啊?”

唐若雪看着心不在焉的叶凡开口:“你医术没那么差啊,这次怎么摸那么久?你就是吃我豆腐。”

叶凡回过神来,笑着松开了手:

“我这是给你顶级治疗,分手后男朋友找我复合马上恢复行走的按摩,自然要久一点。”

他把女人抱了起来:“不把你一次性治好,你明天怎么参加拍卖会?”

“呀,真的好了啊?”

唐若雪发现疼痛消失了大半,脚踝重新掌控力量,惊讶地娇呼一声。

叶凡把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笑道:

“那当然,我怎么说也是金芝林坐馆的,区区一个扭伤手到擒来。”

他还拿来女人的衣物和拖鞋给她穿上,免得春光乍泄的唐若雪着凉。

“自大。”

唐若雪哼了一声,随后又望向被踢坏的房门,心里多了一抹甜蜜。

自己只是不小心摔倒尖叫了一声,叶凡就第一时间踹门冲进来,可见他对自己是紧张的。

最后。

跑掉的只有云仙宗的八位真仙,那些首席弟子和一些精英弟子了。

“看到了吗?你们这些人,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夏天大声喊道,随后他是直接向前跑去。

速度非常的快。

后面的人也都跟着向前跑。

“你们这么跑下去就跑到云仙宗所在之地,忘川峰了,虽然你们这里的人不少,但到了忘川峰之后,就要停下来了,这些人硬冲云仙宗的阵法,也是必死无疑的。男朋友分手又找我聊天”仙使提醒道。

云仙宗可是有大阵存在的。

任何人冲过去。

都是一样的下场。

别管你是几千万还是上亿。

都会死。

“前面就是忘川峰,那里是云仙宗的山门之处,但山门有大阵,大家不要冲进去,给我一些时间,我想办法弄掉阵法,大家再杀上云仙宗,到时候你们能抢到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了。”夏天大声喊道。

同时他想了一下之前的法则光弩。

哗啦啦!!

热烈的掌声连成一片,在座的数百位强者集体鼓掌,表示对九宫真人的热烈欢迎,毕竟对方不仅仅是一位尊者境强者,同时还是来自上古文明时代的阵法大家,这一系列的荣耀都足以值得这些掌声。

“裴君临,有人和你抢饭碗了!”

雷鸣般的掌声中,裴君临的脑海中忽然传来一道戏虐的声音,传音的竟然是袁飞。

裴君临好笑道:“有人抢饭碗那才证明这个职业吃香啊!竞争才能促使人进步,否则,我一个人独孤求败,岂不是太无聊了一些?”

“裴君临何在?!”

突然,正在这时,裴君临听到了袁横直接喊他的名字,马上站起身喊了声:“到!”

一瞬间,裴君临就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数百道强者的目光聚焦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领导席位上,袁横打量着裴君临,一双包含日月星辰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听闻你是我现代文明中最年轻同时也是最具有天赋的阵法大师,这一次攻破泰山的任务,我就交予你和九宫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