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大型体育场,高铁站,飞机场,明星住宅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总之就一句话,国盾局为了拉拢陈江,真的是不计成本。

镜龙会论财力,全球都没有几个势力能和镜龙会并驾齐驱。*游打了一份报告上去,楚天骄亲自批示,两大势力在此事上保持着不可思议的默契:不计成本。

于是镜龙会也请来了一个国际知名设计师,连夜用飞机把设计师从意大利送到济北县。他的任务是重新设计陈江家的那栋老宅子。施工队,施工材料,家具供应商用的也是行业内顶尖的。

不知不觉,国盾局和镜龙会就已经开始展开竞争,往死里压家的设计师,务必拿出能碾压对方的设计。顶尖设计师的圈子很小,即便没见过面,对彼此的水平和风格都有个全面的认知。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绝望的喊上帝。短时间内他们根本达不到碾压对方的水平,这可怎么办才好!

两个设计师头大,王丹和*游也头大,陈江头更大。

他现在最怕的事,就是这两个女人待在一个空间里,就一直争锋相对。好的婚姻是需要经营的要不是陈江拦着她们点,这两个女人都能锤爆对方的脑袋。

那个中介换了副嘴脸,笑吟吟的那叫一个亲切。

陈江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用敷衍的语气和她东聊几句,西聊几句。陈江边说边观察四周人对此事的反应。

结果在他意料之中,没有反应,好像这事在大家眼中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陈江在心中给纪雪打上了一个老实人的标签,这时,他更加笃定之前的那个想法。

像纪雪这样的老实人,无论如何都做不出像抛弃自己闺女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先生,这就是您想找的那栋房子的照片,您看看。”

这时,纪雪端着两杯热茶走了过来。

“挺好的,在什么地方?”

“隆海路与民主街交汇处,爱之蓝小区。”

陈江点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那个中介欣喜万分,按照以前的经验来看,像陈江这样爽快的顾客,接下来只要带他去看看房子,这单生意一准拿下!

事不宜迟,她赶紧乘胜追击,提出要带陈江去看房子。然而这时,陈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不详的阴影笼罩在那个中介头顶,如何经营婚姻才会幸福紧接着她心中就产生了一丝慌乱。

她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事她正在失去掌控。怎么办?怎么办?她脑瓜子嗡嗡作响。

“抱歉,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纪雪是我的朋友。看房子这事还是让纪雪陪我去吧。”陈江说完站起身来,径直走到纪雪面前,一点也不见外的拿起一杯热茶,小呡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刚才她推荐的那个户型说实话,我并不怎么满意。你还有其它更好的推荐吗?”

纪雪愣住了,她根本没想到,这单生意还有回到她头上的可能。她察觉到这是个机会,她赶紧点了点头。

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都集中到了那个横插一脚的中介身上。

截胡这种行为在中介圈里素来让人不齿,此刻,故事如此反转,无异于在那中介脸上狠狠扇一巴掌。

说到这里,朱聘婷不禁微微有些失望。

毕竟作为一个女人,谁都想拥有一套好看的婚纱。

听到这话,叶梦妍的表情不禁有些古怪的看了杨风一眼。

貌似当初在琼州的时候,杨风就买了一套五百万的天价婚纱给她。聪明女人怎么经营婚姻

根据当初店老板介绍,那套婚纱是由一个国际著名服装设计大师设计的。

不过具体这个设计大师的名字叫什么,店老板没有说出来。

但是听到朱聘婷的话,很有可能,眼前这件衣服跟那套婚纱都是那个爱德华大师设计的。

朱聘婷突然一脸憧憬道:“如果有一个男人将那套婚纱送给我,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的......”

啪!

没有等朱聘婷说完,杨风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没好气道:“不要做梦了,那套婚纱我已经买给我老婆穿了,所以你不是没有机会穿上了。”

“啊!”

闻言,朱聘婷整个人都傻眼了。

她一直幻想穿上的婚纱,居然被杨风买给叶梦妍穿上了。

“思晴,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龙海重工董事长的儿子,赵小虎。”李柔介绍了身边的男子。

“你好!”宋思晴笑着个跟对方打了个招呼。

对方也有礼貌的跟宋思晴打了招呼,之后几个人站在边上攀谈了起来,婚姻需要经营吗为什么期间又喝了不少酒。

时间转眼又过去一个多小时,一下子来到了十一点多。

宋思晴喝了不少酒,微微有些醉意,她的脸有些发烫,身体微微依靠着于君悦,而于君悦则是点到为止的搂着她的腰。

“这里一会儿就结束了,咱们一起去我的酒庄品一下酒吧。”赵小虎提议道。

“你还有酒庄呢?”李柔惊讶的问道。

“嗯,距离这里并不远,大概也就十分钟路程,酒庄是我爸的,但是现在我在管,里面有美酒,有音乐,适合咱们年轻人,说实话,这里的商务气息太重,我不是很喜欢!”赵小虎说道。

“我也这么认为。”李柔认同的点了点头。

“那要不咱们现在就走?”赵小虎问道。

突然之间,朱聘婷觉得有点生无可恋。

为什么她看上的东西,最后都成为叶梦妍的了?婚姻经营的技巧和方法

不管是男人还是婚纱,都是这样。

看到朱聘婷这个样子,叶梦妍安慰道:“聘婷不要难过,等你以后结婚,我可以把那套婚纱借给你穿!”

这一刻,朱聘婷更加的郁闷了。

自己结婚还要穿别人的二手婚纱?

这......

但是那辆GTR还是不满意,一连串的按着喇叭。

最后GTR逮到一个空子,变到了旁边的车道上,驾驶室玻璃摇下来,一身朋克服的小年轻冲林羽竖了个中指,怒骂道,“操你妈的,会不会开车,跟个乌龟似得!”

林羽没说话,打算忍气吞声,毕竟自己赶时间。

但是朋克服还在不停的骂着,似乎十分的不解气,一打方向,一个加速,斜插到了林羽跟前,不停的点着刹车,林羽也赶紧跟着点刹车,速度陡然间慢了下来。

GTR在前面慢吞吞的走着,林羽也只好慢吞吞的跟着,他低头一看时间,发现自己这样下去非迟到不可,急的头上都冒汗了,心里恼怒不已,如何经营良好的婚姻关系连忙按了按喇叭。

不过他越按,GTR就越慢,最后直接一个刹车停了下来。

林羽面色一变,连忙一脚踩住了刹车,但是面包车刹车欠佳,路面又滑,林羽紧踩慢踩,还是砰的一声撞到了GTR的车尾上。

“卧槽!你他妈的敢撞我?!”

朋克服本来只是想整一整林羽,没想到林羽竟然敢真的撞上来,顿时怒不可遏,立马冲下去,一把撕开林羽面包车的车门,拽着林羽的领子就把他拽了下来,扬手朝林羽脸上就是一巴掌。

“对,怎么死的?!”

这时愣在原地发怔的孙德柱立马也回过神来了,急忙冲周围的工人问道,“老张,你说!”

老张是工地的包工头,急忙站了出来,用略带口音的普通话说道:“我当时也木看到,据旁边的工友说是被雷劈杀滴。”

“被雷劈死的?!”孙德柱惊讶不已,话音刚落,天空再次闪过一道闪电,随后轰隆一声雷声传来,吓得他身子不由一抖。

众人也抬头看了眼黑压压的天空,满脸恐慌。

“当时他正在基坑里下钢筋,我隔着他不远,就看到一道闪电突然落了下来,婚姻和家庭的经营感悟打在他头上,他身子抽了几下,趴在地上就不行了。”这时亲眼目睹情况的一个工友跟孙德柱描述了一番。

“对,我也看到了。”

“我也看到了。”

……

还有几个工友也出声附和道,显然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孙德柱咕咚咽了口唾沫,惊慌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他们公司承办了十几年的工程了,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没办法啊,谁叫你们一个个都那么可爱,我这人又不舍得放弃,所以……就只能全抱回家呗,”杨天一脸无辜道。

这话一出,小公主和杜小可都受到了夸奖,自然都是心里一甜。

杜小可轻哼一声,道:“哼,别以为这么说我们就能开心啦。

花心就是花心。”

她嘴上这么说着,嘴角却还是忍不住微微上扬。

小公主则是软软地靠在杨天怀边,想了想,道:“那……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如果这样传扬下去,杨天哥哥你的名声会变得很不好吧?”

杨天笑了笑,道:“虽然有点小无奈,但这真不是什么大事。

现在,需要我出面的,最主要的事情,都已经做得差不多了。

剩下的,无论是中医院,还是豺毒对抗药物的生产,都有专门的人去运作,不太需要我这块招牌了。

所以,哪怕我名声差点,又怎么样呢?

而且,如果只是名声差,就能大大方方地拥有这么多可爱的老婆……别说是我了,就算是换做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觉得血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