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楚南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但在后方,一个教官猛地抡起防暴棍,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咚!”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

楚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脑袋一歪昏厥过去,生死不知。

……

见到这一幕,王震虎目含泪,怒发冲冠,咬牙嘶吼道:“混蛋!你们竟然敢对楚南下手,老子跟你们拼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却遭到新一轮的拳打脚踢。

又过了好几分钟,连那些教官都有些打累了。

而王震,更是体无完肤,奄奄一息,只剩着半口气硬吊着,否则早就昏厥过去了。

这时,几个教官半蹲下来,用膝盖压着王震的四肢和后背,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蹬!蹬!蹬!”

这时,崔志豪一步一步走向了王震,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冷冷道:

“王震,你刚才不是还很牛逼么?现在不还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乖乖趴在我的面前?我早就说过了,我的牛逼,你们根本想象不到!

“几十号人只是明面的。分手合可以送前男友礼物”

近卫军死死控制着悲痛喊出一声:

“三堂的人早夺取了上官家族的机甲营,武装了三百名刀枪不入的重火力将士。”

“他们里应外合杀死了城卫军和上官子侄。”

他凄然一叹:“除了宾客,其余人几乎都死了。”

“混蛋,混蛋!”

柳知心闻言全身一僵,随后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我说已经结束了,你怎么还一而再动手?”

“杀了上官狼和上官轻雪不够,把明心公主也杀了。”

“杀了明心公主还不罢休,又把城卫军他们也杀了。”

“你这个侩子手,我要毙掉你!”

她的枪口再度指向了叶凡。

听到机甲营被三堂精锐掌控,柳知心就知道他们屠杀城卫军没有水分。

因为机甲营是上官狼重金打造的王牌。

单单铠甲装备和强大火力,分手后女友肯接受礼物人均就超过千万。

三百人重火力攻击,城卫军根本扛不住。

在这种情况下,王震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像只虾米般佝偻着身躯,双手抱头,尽可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分钟内,他还是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遥遥望去,就像是个血人!

任谁也无法想象,在军营之中,竟会发生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行!

不远处,楚南像是被吓傻了似的,瞳孔涣散,目光呆滞,像是被石化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哆嗦,才回过神来,但脸上却写满了恐慌之色,无法抑制地尖叫道:

“啊啊啊!震哥!你们别打了!这是在犯罪!”

楚南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唰!唰!唰!”

下一刻,分手后送给前男友礼物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楚南的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身子不受控住的战栗起来,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你杀了公主,你杀了公主!”

“我说过已经结束,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听?”

她气得差一点都要扣动扳机,真恨不得乱枪把叶凡打死。

几个近卫军也是义愤填膺。

他们都是王室子侄,对明心公主感情不浅。

现在明心公主被叶凡一枪爆头,他们也是充满着杀机。

“你已经犯了一次错,没有劝好明心公主,让她对我开枪丢掉了性命。”

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掏出纸巾擦拭鱼肠剑:

“如果你再开枪攻击国主要召见的我,你这个队长今天就是不死也到头了。”

“我不当场杀掉你,国主也会撂掉你。”

他淡淡开口:“好自为之!分手后送她礼物合适吗”

“你——”

柳知心气得手腕发抖,好几次想要扣动扳机。

她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威胁过。

但想到满地尸首以及皇无极指令,她又只能按捺住心底怒意。

“不错,是元磁神光,想不到在地球上还能见到这东西。”叶天喃喃自语,很震惊。

“这极光只是一缕外溢的元磁神力,有元磁神光必定有元磁神石,甚至元磁神山。元磁神石能从宇宙中吸取能量,永不枯竭,当能量满了则外溢而出。所以极光会周期性的出现。”

“元磁神石是一种天材地宝,非常稀有,并非每个星球上都有,可用来炼制绝世法宝。前世我就将一座万里元磁神山炼化成了一件元磁翻天神印,震杀四方,鬼神辟易!”

“只是,元磁神光飘忽不定,想定位元磁神石的位置,很不容易。虽然我懂推演之术,但是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洞破不了天机。”

……

叶天仰首看着天空,陷入了思索。

“杀了他,给伊恩报仇!”

一群吸血鬼狂暴了,对梁飞冲去,施展出各种血族秘术,就见一道道血光如龙,血色的气浪滔天,分手了要回礼物过分吗如同风暴一般对梁飞卷去,一整条街道也在瞬间化成了修罗地狱。

“华国小子,我要把你的灵魂永镇地狱,用冥火灼烧一万年。”

当一名走在最后的中级战士靠近紫琪时,这狐媚子直接起身手里拿着弓箭对准了那人的头颅插去,这样生猛的作战方式哪里还有勾引叶凡时的妩媚之姿,也许这才是云图巫女的真实一面!

瑶更是行动迅速,断水出鞘一刀便砍断了另一人的头颅,倒是叶凡有些尴尬,第一次与尊卢人打白刃战,对方的石矛本来就比消防斧长,一时间竟然逼得叶凡有些狼狈不堪。

“买的啊,还能从哪弄的!”红鼻头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说道。

“从哪买的?”卢绍靖继续问道。

“药店!”

“哪个药店?!”

“哎呦卧槽,你这老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他妈从哪里买的,关你屁事!”

红鼻头终于被卢绍靖接二连三的发问问烦了,不耐烦的骂了一声。

“你嘴巴给我干净点!马上520了跟前任分手了”

岑钧面色一沉,一个箭步窜上去,一脚将红鼻头踹坐到了地上。

“你竟然敢打人?!”

浓眉男面色一狞,怒喝了一声。

“就打你了,怎么着!”厉振生猛地一个跨步迈过来,拳头捏的“咯叭”作响,浓眉男浑身一哆嗦,吓得立马往后退了一步。

“我们首长问你话呢,说!”

岑钧指着红鼻头男冷声呵斥道。

卢绍靖面色铁青,没有任何的阻止。

红鼻头一见这架势,立马放起了赖,高声喊道:“哎呦,打人了,打人了!当兵的打人了!”

叶凡淡淡一笑:“是不是尊重,你心里有数。”

柳知心气得要吐血,真想弄死叶凡,但最终压制了念头。

城卫军被屠的怒意也只能暂时按捺。

没有得到皇无极的击杀指令前,她如果对叶凡下死手,那真的会严重损害皇无极权威。

因为在世人眼里,近卫军是皇无极最亲信最依靠的战队。

几个近卫军也是说不出的憋屈。分手后接受生日礼物

而叶凡闭上眼睛休息。

他知道,这一战还没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升机缓缓下落。

柳知心对叶凡冷冷开口:“叶少主,皇城到了!”

叶凡睁开眼睛,伸伸懒腰,正见直升机下降在一个开阔之地。

这一块空地,摆着整整十八架直升机,周围还有大批将士荷枪实弹扼守。

不过吸引叶凡的,还是远处一个恢宏大气的皇宫。

又过了半小时,叶凡被柳知心领着来到一处宫苑。

这顿打,你们算是白挨了!非但如此,你们还会被冠上‘殴打教官’的罪名,这大学八成是上不了了,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告上法庭!不过——”

说到这儿,崔志豪又顿了顿,阴森森地说道:

“王震,我给你个弃暗投明的机会!只要你肯站在我这边,将一切罪名全都推到叶凡的身上,宣称自己是受到他的唆使吗,才对教官出手!那么,我就会放你一马!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你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紧接着,崔志豪双手抱在胸前,俯视着奄奄一息的王震,等待着最后的答案。

在他看来,王震跟叶凡才认识几天而已,没有理由为了他,而搭上自己的前途和性命!

但他却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血性男儿!

宁折,不弯!

宁死,不降!

……

片刻后,王震缓缓仰起头,嘴唇翕动,发出蚊蝇般的声音。

“啊?你说什么?!”

崔志豪听不清楚,只得半蹲下来,想要凑得更近一点,以便听清王震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