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块?”大王强吓了一跳,买光盘这么赚钱?大王强看着林希两人,眼珠子咕噜转了转。

一旁的康艺顿时心里一惊,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林希,“不是,林哥儿,财不外露啊,干嘛还要炫耀?”

“这大王强可不是什么好人!!”康艺有些紧张的看着大王强。

大王强默默的打量着林希,康艺二人:“这个东西居然这么赚钱?我不搞点有点说不过去啊。”大王强暗自想到。

一旁的直发抖的康艺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这个林希,看着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大王强一时间有些吃不准。

林希笑了笑,冲着大王强招了招手,说到:“来,你蹲下,我给你说个事。”

“说个事?”大王强皱了皱眉:“什么事来着?”

“自然是赚钱的事!”林希低头沉声说到。

大王强脑袋一转,眯着眼:“这小子识相自己让出来?不应该吧?”大王强心想,蹲下身问道:“什么赚钱的事?”

林希拿着手上的光盘,看着大王强问道:“这个,靠这个赚钱,你想赚嘛?”林希淡笑着说到。

林希淡淡的说到。

康艺看着他,分手后说找你聊聊的男人想了想,点点头:“好吧,听你的。”

“嗯……”林希点头。

包里还有二十几张光盘,校门口的地方,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大王强双手插兜,满脸横肉。

见林希和康艺还在这个地方,连忙小跑过来,看着康艺问道:“还有留着的不?”

康艺点头:“当然还有,说了,怎么会忘记,是吧。”

康艺掏出几张光盘递过去,大王强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张黄钞票递过去。

林希把钱找给他,大王强不经意看了一眼林希打开的书包,好家伙,一书包的钱!

大王强顿时眼睛都瞪大了,看着他们,张口问道:“你们这一下子赚这么多钱?”

大王强眼睛瞪的老大,看着林希手上的那个书包,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妈的!这也太赚钱了吧!”

林希看着大王强,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一个男的愿意和你聊天故作炫耀的说到:“当然赚钱,我们可是一天就赚了差不多七百块!”

周离洗完碗将之放进碗柜中,也没有走,而是站在一旁,和郑芷蓝聊天。

听郑芷蓝说她原本养着有十只狗的,有一只是很小的时候养的,年纪大了死掉了,现在剩下九只都还算年轻。它们很聪明,通常是由大黄当领导,因为大黄年纪最大,又是当地狗,但在不同情况下又有不同的领导。

放羊的时候大家都听馒头指挥。

偶尔会有一只有点小凶的野生动物甚至野猪下山,这时候就由护卫犬带头把它们骂走。

抓兔子的时候大家就跟着筷子打下手。

又听郑芷蓝说起羊肉汤的做法,这边的羊肉汤讲究汤色奶白浓稠,得用鲫鱼来熬白,也有用奶粉的。鲫鱼熬汤算是正宗的做法,鲜字拆开就是鱼羊,但她在城里吃过一次加奶粉的,觉得有淡淡的奶香味儿也不错。

周离和她聊天感觉特别平静。

可能是因为她说话一直轻言细语的,也可能是聊天的内容就很朴实。前男友说找我聊聊

鲫鱼和羊骨羊肉熬了很久,郑芷蓝盛了一碗递给周离。

林十二虚影一震,真身力量不断投射下来。

让这诸天之中,无数女人都露出了无与伦比的羡慕。

这便是人皇的霸气,这便是人皇的责任,无人能控,无人可能伤,更无人能杀,多霸气,多暖心的话语。

特别是玄凤,内心不知是喜还是悲。

林十二跟先天帝比起来,强太多了。

至少,林十二比先天帝更像个男人。

“林十二,你真敢?”

见此,轮回天君的脸色一变:“本座心念一动,你心心恋恋的女人,女儿即刻就要死!”

“本皇说过了!”

“本皇的女人,无人能控,无人能伤,更无人能杀......你想用她们达成自己的目的,太天真了!”

林十二冷声不断的回答,虚影所具备的力量,越来越猛烈。

“好,好好!”

“既然你非要逼我,那本座便先拿千姬大帝开刀。”

轮回天君怒了,前男友说要见面聊聊杀机立起:“听说她的元灵转世,也深得人皇喜爱!”

林希看着对面几个小混混,脸上带着惶恐的说到:“这个……这个我不知道啊,以前不是都没有收费的吗?”

“那我们赶紧走,不走这边了行不行?”

“不行!”一个小混混张口吐了口唾沫,看着眼前几个畏畏缩缩的学生,那个大个子似乎有些不好对付。

不过旁边这两个嘛……呵呵,自己可是有六个人!

“你们踩了这块地,不管你走不走都要给钱!一人三百,三人九百!不给钱就别走!”

小混混仰着头,抖着腿,不屑的冷声说到。

“九百?这么多?可是我们那里有那么多钱?”林希惶恐的问道,表情一阵畏惧。

周离端起碗吹凉。

一口下去,鲜香浓稠。

“好喝!”

“那就这样吧。”

“好。”

上午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半,清和在院中升起了火,旁边放着码好料的兔子和羊排,槐序坐在小板凳上认真的将小鱼串成串。周离之前以为槐序脑子里除了吃饭就只有打架和跑路来着,从没见过他干这种细活儿,觉得新奇,多看了几眼。

肉放到烤架上,男人说见面好好聊聊慢慢的烘烤,让它冒油,香味一点一点溢出。

两人两妖一边烤肉一边聊着天,但大多是周离和郑芷蓝在说,清和不怎么说话,槐序只知道问啥时候能吃,问了好几遍了。

不知何时,狗也跑了回来。

饭后——

槐序躺在一边,用一根尖尖的草剔牙,他懒洋洋的对周离说:“我还以为这大山里的生活会很枯燥很无聊呢,结果完全不是啊!”

周离瞄了他一眼:“你已经被打动了吗?”

槐序嘿嘿一笑,然后说:“下午出太阳了,你好好跟着那小姑娘学习,等太阳晒晒,我要跟清和去山上砍柴。”

镜头从花边上方扫过,离得极近,拍出细节。

根根棉线交错,有粗有细,有密有疏,有明显的浮凸立体感。其精美细致复杂的程度,真的很难想象是手工编织出来的。

很明显,这幅作品只是展示而已,要拍卖的那件摆在台上,小得多,只有二十厘米见方,图案虽然也很精美,但一看就简单多了。

拍品的图样也被投到了屏幕上,两幅作品放到一起,前任说想跟我聊聊对比非常鲜明。

“这是什么意思?坑自己?放件精品出来说要拍的这个其实不行?”荣显对这个行为非常纳闷。

“对啊……”高小树也不懂。

“其实咱们的花边大套一点也不愁卖,但眼看着,就要后继无人了。今天我来这里,是借着这个活动,来招一下生的。”

台上的是一个女师傅,五十多岁,扎着发髻,快人快语。

“各位可能很奇怪,为啥不愁卖,还能出品,怎么还后继无人,还要招人。”

她带着笑,却叹了口气,先介绍屏幕右边的拍品,“这个花边,是我这三天做完的,准确地说,是赶工赶完的。”

“好。”

早饭就摆在桌上。

两盘馒头,是小馒头,而且颜色很好看,有红有绿,就像超市里卖的一样精致,男说好好聊聊啥意思让周离怀疑自己并非身处一个偏僻山村而是在一个景区的度假酒店中。

除此外两碗清粥,一碟朽豆腐,还有一碟泡菜,是莲白做的。

小盘小盘的摆在桌上。

桌上亦是干干净净的,没有杂物。

出乎周离意料的精致。

槐序已憋了很久了,当下便大吃起来。

“这个泡菜好吃!”

“辣辣的,脆脆的,还有点酸!”

“这个稀饭好奇怪,总感觉有个特别的味道,也好好吃!”

“周离,我现在觉得你和她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了。”槐序抽空对周离说,想了想他又叮嘱道,“但是还是不能耽搁学习。”

“……吃你的。”

这妖怪真是惹人烦。

吃完饭后,他抱着碗走到厨房,锅里正在熬白汤,在请教了郑芷蓝后他拿了一个盆用瓜瓢舀水到洗碗台上清洗。

他心中顿时一阵恐惧,也不敢再有丝毫隐瞒,连忙说道:“是这样的。天海市,有一个小子叫杨天,他……他也有武功,而且似乎还很厉害。之前田少派来的田雄、田彪两位高人,都败在那小子手下,而且都受了重伤。这几天,田少因为在等家里的消息,没什么事做,就想起来想教训一下那杨天,于是昨天晚上他便带着那位供奉以及田雄,去找杨天了。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从昨晚开始,他们就彻底杳无音信了。我派了很多人去查,可根本查不到任何消息。他们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我也很奇怪。”

田鹏贺一听到这话,心里顿时一紧。

他很清楚,自己儿子做事是比较有章法的,不会随随便便玩失踪的。

现在,田君昊不但失踪了,跟随他的两个人,也失踪了,这就很不正常了!

田鹏贺脸色一沉,沉默了一两秒,道:“那杨天是什么人?什么身份?现在在哪?”

田鹏贺这一冷脸,身上的气场就更强了,柳云志简直都开始瑟瑟发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