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屠瑜仿佛灵魂归窍,惊得本能拱着手,一边行礼,一遍拜过来:“姑父,断无此事,老祖听闻是姑父的意见,还说这么做是对的,父亲这些年来压力甚大,不堪重负久已,他老人家早就劝过父亲了,只是姑父一直都不肯卸去重负,我们这些小的,又不敢去劝,生怕父亲他觉得我们要谋他的位置……唉,不过多亏了舅父,这才让父亲如今享上了清福,我们这些孩子们也深感欣慰,这段时间下来,也多亏了老祖和姑父,胜屠家也渐上正轨。”

“那就好,老祖如今已是证道境了吧?看来身体尚且硬朗得很,再活个万年都是最少的了,不过你们胜屠家事情应该也最多,最麻烦,怎么你还学着其他三家,那么悠闲的还在我面前晃悠呀?”我表情故意暗了下来,有些责怪他的意思在里面,倒想要试试这小子是不是真给吓破胆了。

毕竟胜屠昊给我送去了天城环形圈其中一个小界面软禁疗养了,上次这小子已经吓得不轻了,这次就看他习惯了没。

胜屠瑜先是一惊,但很快就想到了说词,连忙说道:“姑父,小侄不敢辜负重托,虽然还未登基,不过却也不敢真的悠闲,这段时间来,除了忙碌政事,也多方听取了建议,女人说累了众多臣子亦不敢怠慢,各家族近些天来同样也穿行于临时宫邸,从未有歇,也不敢有丝毫懈怠,所以姑父大可放心,甚至来见姑父,小子这礼物,也实在因为近些日子的操持,一时……一时没能精挑细选,比之其他,恐多有不如了。”

我暗道这小子,果然得了胜屠昊真传,这三言两语就把三仙皇也拉下了水,自己宝物不好,那是因为忙碌政事,无暇分神选宝了,那其他三位的宝物至于那么好,问题也就来了,那是因为政务不忙闲的?还是说把心思都用在了讨好我上面了?

唰!

众多空间裂隙之中,突然出现一道比平常空间裂隙足足大了十几倍的巨型空间裂隙,就恍如大鱼吃小鱼般,巨大的空间裂隙所过之处,那些小型空间裂隙瞬间被吞噬同化,那条巨大的空间裂隙个头也随之增长一分!

望着眼前这条巨大的空间裂隙,女人说累了该怎么回答看着它在吞噬其它小型空间裂隙时,互相融合的那个瞬间,无数天地之力喷涌融会的场景,杜龙原本疑惑的目光为之一亮,脸上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兴奋笑容!

“哈哈,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明白了呀!”兴奋地大笑一声后,杜龙整个人瞬间在洞穴中消失无踪,再出现时已经来到外界的熔岩河上空!

唰,唰,唰。。。

“很简单呀!或进入玄灵小洞天世界中与你那些个红颜知己相会,或继续在此地修炼感悟空间一道亦可!”戒灵灵儿替他出主意道。

“感悟空间一道?!”杜龙疑惑应道。

戒灵灵儿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娇嗔道:“废话!想当初,你成功借助炼制初级空间戒指,进而悟透初级空间奥妙,现如今,你的灵魂境界已经达到五重天圆满境,是时候开始炼制中级空间戒指,进而借机感悟中级空间奥妙了!”

“感悟中级空间奥妙?!”杜龙眼睛猛然一亮,绽放出耀眼光芒。

当初感悟初级空间奥妙之后,一直因为灵魂境界太低而无法感悟更高级别的空间奥妙,这还让他倍感郁闷了好长时间呢!女人说心累说明什么

真没想到,修习中级空间奥妙的时机会来得如此之快,这如何不让他惊喜若狂?!

并不急着马上开始修炼,知道自己将诸女扔在洞天世界内九年不闻不问的杜龙闪身便消失无踪,已然进入玄灵小洞天世界里面去了!

玄灵宫中后花园某个角落,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娃在花园内嬉戏玩闹,一道娇俏的身影坐在旁边的石椅上,右手捧着一本书籍,目光却没有放在书上,而是笑盈盈地望着园中的两个小女孩在那里玩耍嬉戏着!

之前她只以为哈珀先生垂涎于她的美色。

她觉得很正常,心底深处还隐隐有些喜悦。

毕竟老娘的美貌的确不是盖的。

这才是正常男人看她的反应。

可现在被亚当点出来。

她真的感觉被冒犯到了。

“这样啊。”

亚当严肃道:“那么我建议你和贝利医生说下,女人说累了高情商怎么回答将这个病例交给其他人,最好别是女人。”

“多谢提醒。”

一听要交出病例,梅雷迪斯眼神一下子就锐利起来:“不过不用了,我能搞得定。”

“你确定吗?”

亚当笑道:“这种人要么是异食癖,要么是帘幕情节,要么是古怪的取向,要么就是单纯的喜欢。”

“我觉得他是单纯的喜欢。”

梅雷迪斯拿着ct片准备去找贝利医生。

“你不会那么想的。”

亚当快步跟上,和她并肩:“你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么干吗?他要么是喜欢吞下去又拉出来的感觉,要么是某种变态欲望的前奏。”

“姑父哪里话,我们北狐家亦是叔父一手建立,一手扶持而来,北狐家之物,也是姑父之物,爷爷也说了,我们北狐家也就是替姑父守土治领,所以一定要认真负责,高情商回复累了话绝对不可因此骄纵横行,还训斥了我好一顿,姑父,北狐家因有姑父而有,我们北狐家若无,也得因姑父而无!”北狐傲急忙说道。

宝物虽好,但听罢北狐傲这热血沸腾的一番言语,另外三位仙皇都不禁瞠目结舌,本来都还以为这后生肯定比不过自己,没准还要闹出什么笑话来,但这北狐傲准备实在太充分了,不仅是后浪推前浪,还差点把他们前浪都拍死在沙滩上了,这一番挤兑,妥妥梨花压海棠,把这三皇压得透不过气来,估计心中早想着怎么补充一番,也好让自己也如北狐傲这般高大上起来。

这北狐傲虽然自己一个来,但身后却有北狐战这老江湖,确实不可小觑,我也忍不住听了这话笑起来:“呵呵,你爷爷实在是太客气,北狐领便是你们北狐家的,倒也不能强说是我的,毕竟那是你姑姑,你爷爷,甚至是你父亲,乃至于整个北狐家的亲友,女人说累的时候怎么安慰仙民,君臣一同与我浴血奋战,一同并肩作战争取而来,那是属于所有天下仙民的,不过,你成为了北狐皇,继往开来,那亦要明白,民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可知了?”

这是什么行为?

这才是赤果果的拍马屁!

“梅雷迪斯,现在怎么处理?”

贝利医生情绪一收,切换回了拿粹状态。

“清肠!”

梅雷迪斯同学开始认真回答导师的提问。

“具体的。”

贝利医生追问道。

“我们要将哈珀先生全部的36尺10.8米的肠子从他的腹腔中拿出来,用手找到这些朱迪娃娃的头,切开肠子,将朱迪娃娃一个个挤出来,然后缝合。”

梅雷迪斯快速回答。

“ok,梅雷迪斯,去预约手术室,哈珀先生已经很危险了,今天必须将这个手术做了。”

贝利医生对梅雷迪斯的回答还算满意,开始分派任务:“然后看看乔治、杨、利兹她们有没有空,有空都叫过来。”

“是。”

梅雷迪斯大声答应,女生说上班太累了 回复得意的看了亚当一眼。

想抢手术?

别做梦了。

亚当笑而不语。

近在咫尺的裴君临都无法感知到两者之间争斗的波动,因为这里是虚无,一切都是虚无的,没有风没有空气,所以裴君临根本感觉不到。

两者之间爆发了强烈的对抗,但是很快裴君临就发现那岁月符文一点点被镇压下来,渐渐支撑不住。

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一截干枯的大手,似乎从天边浮现过来,瞬间朝着那黑暗大手攻击过去。

裴君临麻木的看着这一切心中并没有任何恐惧,因为在这虚无的世界里,裴君临的一切感觉似乎都由不得自己了。

不过就当他看到这些干枯大手的时候,裴君临内心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因为这只干枯的大手他太熟悉了,时常从地狱之门伸出来。

干枯的大树和那黑暗大手战在了一起互不相让,而就在这一瞬间那岁月符文猛然散发出一股炙热的光芒,将裴君临包裹住。

裴君临不再沉默,一跃而起,他的周身散发出朦胧的光芒,披星赶月,一眨眼就冲过了那道地狱门户。

冲出来的一瞬间,一切都结束了,裴君临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一团沸水之中,紧接着就是刺骨的寒冷。

然后刘凡眯起眼看了看郭峰。

(刘凡说)庄乐哥哥,你为什么和他站在一起,哦,我明白了你觉得我是傻子很好欺负。

然后刘凡愤怒了。

(刘凡说)那我也告诉你庄乐,之前的刘凡已经不存在了,而且他已经被你给气死了,现在的刘凡已经不是当年的刘凡了,那么你们俩全部都给我死在这吧。

PS:

然后刘凡控制那些旁边堆满的货物砸向他们,之后大七、王森、余勤,接住了那些货物,然后刘凡开始张开嘴巴,朝他们发出光波,之后他们开始挡住了,结果他们的身体,都撞向了墙壁,他们的身体开始掉到地上。

(刘凡说)作为玩家的你们简直弱爆了。

然后就这样老板没了,而刘凡成为了这里的老板,然后俞花来了。

(俞花说)虽然他是我老公,但是他活该的,以后你就担任老板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