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磊子,找人原本该是你的事,但是我连地址都给你了,如果你再抓不到……”

“行了!别废话了,我心里有数!”

赵磊根本不等潘振兴把话说完,直接就将电话给挂了。

“哥,潘振兴跟你说啥了?”赵宗宝见赵磊脸色不悦,多嘴问道。

“他找到从大猫手下跑的那俩孤魂野鬼了。”赵磊眉头深锁。

“那俩人,不是让杨东接走了吗?”

“潘振兴找到了杨东藏人的位置,说是在山洼村。”赵磊点了点头。

“山洼村!这个位置倒是没问题,毕竟孝信酒厂就在那边,那一带也算是杨东的老巢了!”赵宗宝点了点头。

“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多少有点怪,但是又说不上来问题出在哪!”赵磊摇着头解释了一句。

“哥,前任有对象了我还想她我觉得这事你就是多虑了,而且这种事吧,想的越多,顾虑也就越多,反正咱们归根结底,就是要找到昨天跑的那俩人,而且动手的也不是咱们,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到三舅,你既然一定要办,那不管出了啥事,咱们不都得挺着嘛!”赵宗宝十分心大的开口。

他们现在正位于一个湖的西边,湖很美,绿草绒绒,杂花掩映,一丛一丛的,什么颜色都有。

可惜现在是晚上,没办法让许问看见。

这一带都没有了山,明天早上往湖那边看,也许能看见日出,一定非常的美,希望这异象能维持到那时候,让许问也看看。

她一直在给许问写信,这次也写了一堆,还没来得及寄出去。

到了这里,联系岳云罗的人也不再是那么容易的事。

她还看到了很多东西,一直在尽力想要描绘出自己所看到的与所感受到的,有时候能写出来,自己也觉得很得意,但更多的时候,她竭尽全力也无法做到。

世界之美之奇,远非文字能够形容。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前女友有新欢还跟我联系她的面容温柔而充满向往,每一根发丝仿佛都在发光。许问也说不出来,那光芒是旁边的灯光映出来的,还是她自己发出来的。

多半是前者,但他坚信是后者。

“都是我在说……我话太多了!”说了好长时间,连林林突然收声,有点懊恼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到一个地方就想跟你说话,有好多好多想说的。然后我就写信,信纸太短了,怎么也写不完……”

“也对。”赵磊点了点头:“调头,回去!”

“不去公司啦?”

“让你走,你就走得了!”赵磊不耐烦的喊了一句。

……

当天晚上十一点钟左右,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去。

第一人民医院。

一个负责给杨东换药的护士,给他拔了针头之后,就回到护士站,准备换衣服下夜班,同时在更衣室打出去了一个电话。

……

另外一头,在通往山洼村的道路上,一台私家车正在山路上快速前行,车内坐着的人,已经是朴灿宇团队的全部力量,当初他们来沈Y,女朋友刚分手就有对象了算上朴灿宇在内,一共来了七个人,但阜X的一把事,其中一个人被杨东干断了鼻梁,在马古矿区,又是一死一伤,所以仅剩下了最后的四个人。

“铃铃铃!”

随着铃声响起,朴灿宇叼着烟接通了赵磊的电话:“喂?”

“确认过了,杨东现在就在病房里躺着呢。”赵磊的声音传来。

“他身边的人呢?”朴灿宇再问。

但是田董和张董走路速度飞快,压根不在乎自己身上的名牌西服被雨水打湿。

徐董在上车之前就认出了这俩人的车牌号,所以刚才也没急着上车,见来的果然是田董和张董,他面色不由一变,显得有些意外,急忙迎上去,急声喊道,“田董、张董,你们是来看这小子撤店的吧,我得回去一趟,不陪你们了,我刚刚听说我们公司这半年卖出去的典藏级古玩然突出来了一批一模一样的赝品,草他妈的,真是奇了怪了!”

他心里又气又纳闷,想不明白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男的为啥刚分手就找新欢怎么眨眼的功夫,突然间冒出了这么多赝品!

“谁不是!”

让徐董意外的是,张董没有丝毫的寒暄,回身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沉声说了一句便再没理他,脚下没有丝毫的停滞,跟着田董迅速的朝着周氏拍卖行的门店跑过去。

“谁不是?!”

徐董不由一愣,满脸疑惑的念叨道,“什么意思啊?!”

此时张董和田董已经冲到了周氏门店的跟前,到了数米高的台阶跟前后,两人陡然间停住了脚步。

“时间为什么会拖这么久?”赵磊蹙眉。

“按照他的说法,他本以为自己手下的人全都折了,所以已经出省,去了大西北,而且他的身上挂着案子,没办法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只能开车,所以赶回来也需要时间。”朴灿宇按照独眼的原话回应道。

“你感觉这话可信吗?”赵磊眯着眼,目光中充满了犹疑。前任找了新欢会回头吗

“他的话是否可信,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既然选择了拖时间,就说明他确实想咱们进行交易。”朴灿宇抓住重点回应道。

“但两天的时间,容易出现的变故也太多了吧?”赵磊舔了下嘴唇,仍旧十分谨慎。

“除了等待,咱们没有其他办法。”朴灿宇微微耸肩。

“行,那就等!有希望,总比两眼一摸黑要强!”赵磊把心一横的点了点头,接着继续问道:“对了,关于杨东的事,大L那边又来消息了吗?”

“……”

……

十多分钟后,赵磊离开棚改区大院,坐进了赵宗宝的奔驰E300里。

“你们这是作弊!阿爹竟然也会帮你,不过这也挺像他的。”连林林评点。

“他人呢?怎么没看见?还是说是我看不见?”连林林问。

“他不在,没跟我一起回来。”许问继续给她讲接下来发生的事,探古活动结束,新的活动即将开始。

他毫无头绪,于是在街上闲逛。

他特地讲了糖画摊老板和灯笼店师傅这两个人两件事,如何夺回有新欢的前任并没有对着连林林发散什么想法,但这两件事带给他的触动,他相信连林林也能感受到。

连林林听完之后,安静了下来。

许问也再次陷入自己的思绪,与她肩并肩坐在水边,望着池中的盏盏莲灯,朵朵莲华。

两人离得很近,看上去是坐在一起的,但其实互相接触不到对方,离得这么近了,也感觉不到对方身上的体温。

但只是这样坐着,许问的感觉就跟之前完全不同,一点也不会觉得孤单寂寞,心里塞得满满的,非常充实。

“你之前说,你探古的同时,把那些探出来的技术发到了那什么……微博上?”过了好一会儿,连林林突然问起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不”

龙霸天脸色凝重,一脸严肃看着林肖,“霸天会和风雨雷电四堂开战,必败无疑!”

“奥”

林肖来了点儿兴趣,看来这风雨雷电四堂,还有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风雨雷电四堂实力再强,我也不惧可真正让我忌惮的,是风雨雷电四堂的堂主。”

“这四个人,都是英雄会的英雄”

说到英雄这两字的时候,前任有新欢还和我睡龙霸天的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丝绝望。

“英雄?”

林肖觉得这个称呼很霸气。

“没错,英雄!在英雄会里面,有御林军统领,这些御林军统领都是绝对的高手,这一点你应该知道!”

龙霸天说道。

林肖点点头,他之前跟好几个御林军的统领交过手,那些统领大多拥有初阶异化的能力,实力的确相当不错。

“御林军统领很厉害,可在他们之上还有更强的,那就是英雄!”

“因为每年那些御林军的统领都要进行竞争,只有最强的那一人,才有可能会成为英雄会的英雄!”

唐刀女子仿佛知道外婆肯定避之不及,立即双手交叉做出防御的姿态,硬是凭着给击中,直接飞出了外围!

我再次看向她的时候,她已经是消失不见了,外婆的鬼面眼眶处,透出了两抹猩红,看来是动怒了,而那童子更是火冒三丈,那只独眼一下子就冒出了火苗来!

外婆的反击很快到来,童子的瞬息一道火光直冲黑袍,这一次黑袍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连挡住红光的手都给直接洞穿了,这攻击也直射黑袍的脑门,从下巴的位置当场穿了过去!

然而大山一样的黑袍仿佛没事人似的,双目往下凝视童子,仿佛可披靡众生,视众生如蝼蚁,而他同样再次出手,这一下,无数的光束从天空轰落,往外婆那冲去!

那天师老道丢出了罗盘,挥动拂尘发出了数道蓝光打在罗盘上面,让罗盘不断冲向了黑袍,而激光射落下来,击中了罗盘后,一道光幕顿时形成了!

而随着光束越来越多的轰击中罗盘,光幕也变得越来越厚重起来,一看就知道是借力打力的法术了,我心中暗喜,这天师老道果然是够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