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怎么在这里?”乔瑜激动之下直接站起身,结果脚一崴,直接向后倒去,被容泽一把捞住。

容泽眼睛看着着急之下站起身的沈星辰,嘴里的话却是对乔瑜说的,“我知道你看到你的BOSS心生激动,但是也不用激动成这个样子吧?”

乔瑜脸“轰”的一下子红了,想要自己站起身,却“哎呀”的痛呼出口。

“怎么了?”容泽皱眉看向她。

乔瑜忍痛皱眉,尴尬的道:“我脚好像崴了。”

容泽脸黑了,直接把乔瑜打横抱起来,拿过她放在旁边的包,越过刚走过来的高尚,就往店外走去,“你这么大个人了,下次能不能小心点儿?”

乔瑜心虚的声音传到沈星辰和高尚耳里的时候,有些微弱,“这不是看到你,欢喜激动嘛!前任不会回头的表现”

高尚:“???”

咦?这场景怎么和他想象中不一样?

不是应该他表哥走过来,直接抗走他面前这个阳刚帅哥,从而在众人惊呼声中,夺门而出,以至于第二天L市各大新闻头条都在报导这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男男恋吗?

“那个、那个你好,我叫高尚!”

只需要再来一个“轰隆”天雷,那就是传说中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呀!

他四处瞅了瞅,这家私房菜馆生意极好,此时大厅里面都坐满了人。

他表哥除外这里如此盯着一个大男人,十分引入注目。

他一边用一只手捂着脸,企图让人知道自己和容泽不是同路人,一边又扯了扯容泽的袖子,小声bb,“表哥,你矜持一点儿,看上人家了,待会儿人少的时候再上去要联系方式就行了,现在人这么多,你就——”

他还没说完呢,容泽就抬步大步往那边走了过去。

“啊哈?”高尚从来没想到,他严重禁欲高冷又带着让他羡慕的匪气的表哥,一旦爱上会这么的……疯狂!男人在等你挽回的暗示

这是准备不顾世俗的眼光,强行将人掳走的节奏吗?

高尚左瞅右瞅,最后还是小踱步走了过去。

“我跟你说呀,那地方可好玩儿了,阿Sir有时间一定得去……”

乔瑜正跟沈星辰说起以前她去过的旅游景点,就发现头上突然罩了一片阴影,抬头一看,就看到了容泽。

李欣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呢?”

苏师傅说:“最迟这星期内。”

李欣淡淡地说:“也是啊,再有一个星期就过春节了。”

从他的语气中完全听不出高兴的感觉,这要是在刚来的时候听到能回去的消息,他一定高兴得不得了,可是现在要他回去,他还真是有些恋恋不舍。

苏师傅忽然想起来有个女孩来找李欣的事,说:“前两天你女朋友到办公室来找你,说打不通你的电话,联系不上你。前任放下你的表现这事你知道了吧?”

李欣说:“我知道了,她和我说了。我走的时候没带充电器,手机没电了。”

苏师傅开玩笑说:“你艳福不浅啊,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李欣笑笑,没说话。

李欣这个时间回来苏师傅就觉得很蹊跷,从江城到这里,不论是坐长途汽车还是坐火车,都没有这个时间抵达的车次。他一定是昨晚就到车站了,住在女朋友那里,现在这些年轻人,谈恋爱就这么开放。

本来苏师傅想问问李欣,他女朋友是在车站哪个部门,怎么看着很眼熟,但见李欣没说话,就没有继续问下去。

开上外环线后,顾平打电话到家里,“老妈,你们还没睡吧?我在回来的路上。”

席晓梅已经坐到床上看电视。

儿子不在家,空出来大把时间,她迷上了韩剧,看着、看着还会被剧情带走,抹一把眼泪之类的。男人说结束了还能回头吗而且,非拉着顾瑞海一起看。

“这么晚了你怎么想到回家?明天不上课?国庆节提早放假了?”

“明天还要回学校的。”

席晓梅不悦地问:“你是不是没钱了?没钱让你爸明天转到你银行卡不就完事了?”

“老妈,我不缺钱。曹雨峰喝醉了酒,睡在我床上,我没地方睡觉,回来睡一晚明早就走。”

“那你怎么回来?要不要让你爸到车站接你?”

“不用,我自己开车回来的。”

席晓梅声音陡然提高:“什么?你开车?你开什么车?驾照都没有。”

呃?

怎么忘记这茬了?

顾平说道:“老妈,信号不好,不和你聊了,再过40分钟我就到家了。”

看时间到了傍晚,我走出门,准备去后山准备死磕杨家家主杨艺国,就算是震慑唐家也好。

夜色沉得快,我召唤出了陈善芸,直接上了轿子,大摇大摆的朝着后山进发。大家都知道我和杨家约架,没人敢拦,杨家应该也在后山了,就等着我单刀赴会。男孩子累了不会回头

“夏老魔夜战杨家,妈蛋的,太牛叉了,一个人!”

“这是鬼轿子呀,气派!”

“唉,女鬼抬轿呀!我插!”

我没理会这些人的惊呼,必须得快刀斩乱麻,夏瑞泽兜不住我了,我不出手震慑下对方,世家都会欺负上门。

大山里全是树,几个女鬼踩在了树顶上,跟飞起来似的,我坐在轿子上面,虽说装逼,但实在是够吓人的,我稳稳的抓着扶手,冷汗不停的冒下来。

“主子,天气不热的,何以汗流浃背。”陈善芸问我。

“战意昂扬,热血沸腾!”我牛逼的说了一句,几个女鬼全都对我啧啧赞叹。

“不愧是主子,胆子都逆天了。”陈善芸羡慕的看着我。

冯才俊听到这话,心里更加沉重了。

他知道,父亲说的是有道理的。

眼下淮郡已经人心惶惶,陷入巨大恐慌了。

倘若郡守再一逃离,恐怕无数人民的心境会直接崩溃掉。

一旦丧失掉求生的斗志,男生说累了还有感情吗那死伤人数绝对会大大提高,原本能活下来的幸存者恐怕也会死于非命。

这带来的后果,当然不可估量。

可是……

也正因为父亲说的有道理,冯才俊心里才更加难受了。

难道,就要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白白地死在这里么

冯才俊一下子攥紧了拳头,指甲都扣进肉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侍从快步走了过来,来到这门口,一边喘着气,一边对着冯才俊道:“少爷,有……有人来了!是两个人,他们……他们说自己是国王陛下派来的!”

冯才俊听到这话,顿时一惊,回过头来,看着这侍从,道:“两个人什么样的两个人”

侍从想了想,道:“一男一女,两个都是年轻人,男的大概二十来的样子,女的可能更年轻一点,还蒙着面。”

这话一出,冯才俊倒是愣了一下。男人把我删了证明什么

两个年轻人

国王陛下……派两个年轻人过来

有什么用啊!

车窗摇下,露出顾平的脸,喊道:“爸妈,你们怎么等在门口?快上车。”

席晓梅和顾瑞海这下有些迷糊了,狗东西真的开车回来?

席晓梅坐到副驾驶座位上,瞪大眼睛问:“平平,你把老妈搞糊涂了,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顾平挂断电话后已经准备好了说辞,道:“妈,这车是许家借给我开的。”

“哪个许家?”

“就是我们学校学生工作部部长,我的师兄。他家里车子多,这辆车一直闲置着。车子长期闲置是要坏的,就借给我开了。”

“你什么时间学的驾照?我们怎么不知道?”

“妈,说给你听都不信,你儿子遗传了你的优良基因,学什么东西都快。许家的二少认识驾校的人,带着我去学了两天,驾照就到手了。”

“才学两天?哪你怎么敢开车?容易出事!”席晓梅焦急地说道。

“老妈,你不是坐在我身边吗?我开车不稳吗?”

车子进入小区后,道路两侧停了很多车,顾平稳稳地开车,转弯,避过对面来的自行车,绕开旁边停靠的车子,一直开到自家楼下,一个侧方移位,稳稳地停到两辆汽车中间。

“大伯,妈妈说这次你帮她,是你欠她的!”小侄子丢了一句,就跟封神榜里的土行孙一样钻进了地里。

看来周璇把小侄子调教得很好,灵智倒是蛮高的,可能平时都抱着这小屁孩子聊天吧,想想这母子俩倒是挺可怜的,一个给杀死成了鬼,一个还没出生就成了尸,令人唏嘘。

大聚阴阵一起,这聚阳阵就给我破了,看到小侄子都潜入了阴间,杨家人都吓了一跳,不过杨艺国仍然霸气凌人:“大家何必怕一个小娃娃!当年我们连他外婆都封禁了血云棺,何况这小子!”

杨家的人顿时是底气大增。

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记起来,当时外婆可是可是把杨家最厉害的那几位给打没了,现在剩下了的,也不过是其中的渣渣而已,连他杨艺国,都不过是苟延馋喘的败家之犬!

我从轿子上下来,把陈善芸收入了命牌里,摸了摸魂瓮,把说有的鬼将全叫了出来,连绿衣仙子刘小喵都没放过。

“英魂末路,横天戾血,鬼道借法!血衣!”我带上了鬼面具,对面杨家的人全部都震惊难当,表情没一个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