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一旁站着的狗子、赵构、赵村长、赵亮四人,却是有些云里雾里,因为之前他们都跟刘星在一起啊!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JS银行的王主任来过。

但这话他们只敢在心里面嘀咕,可不敢说出来。

所以,在相互对望了一眼后,只能默默的看着,不敢多嘴插话。

刘星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在笑了笑后道:“杨大哥!实不相瞒,最近集市准备大整顿,像维修马路,还有统一规划建造新的大棚,都在计划当中,但是……还差一样东西。”

“差什么?我能帮到忙吗?”杨志疑惑的问道。

“差钱。”刘星见杨志上钩了,揶揄的说来一句。

“这个……”杨志怔了一下,接着用试探性的语气问道:“差多少钱啊?我要是能够帮到,绝对不含糊。”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刘星朝赵构、赵亮、狗子三人挥了挥手,直到三人都走开了,他才继续说道:“这次可不是你帮我,而是我帮你。”

“啊?”杨志错愕的看着刘星。

“那现在就去。”刘星起身就朝农村合作社走去。

杨志连忙将木桌上的钱收好,谈谈你对爱情的观点和感受跟在了后面。

“等等,我也开户存钱。”赵村长连忙追了上去。

他这才知道,刘星这小子就是一个老狐狸,老谋深算的连杨志这样的银行职员都能玩弄于股掌之中。

不过细细一想又不是这样,因为不是谁都能一两句话就能借到钱的,而且还是上万。

也就是说,刘星靠的是实力借钱,而不是算计。

当然了,作为老屋村的村长,他除了感激,更多的是感动。

因为刘星刚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还有整个老屋村啊!

“这个伢子,可惜没能上高中啊!要不然……樟木乡该有福啰!”赵村长长叹一声,在回过神来后,连忙跑着追上了刘星。

本来要问一些建造大棚的细节的,可是突然间,他的脸色却是变了,变得难看了起来。

至于原因,那是因为他这才想起,老屋村至今都还欠着好些债务。

这要是先不还钱,只怕等到大棚开建的那天,对爱情的看法与感受会有麻烦事情发生。

但要是还钱的话,建造大棚的一些日常开销去哪找?

总不可能一分一厘都要找农村合作社去借吧?

韩南华直接冲到门外吐个不停。

等他被韩月搀扶着走回来时,叶飞拍拍玻璃罐子:“这就是毒源了。”

韩月俏脸尴尬无比。

宋红颜娇笑问道:“华叔,现在感觉怎么样?”

叶飞给韩南华递过去一杯温开水。

“咳咳!”

韩南华眼皮直跳,颤抖着双手接过玻璃杯。

以前每次吃热乎的东西,肚子都会翻江倒海,痛不欲生,所以现在捧着杯子,老人有些本能畏惧。

不过他最终还是咬牙咕噜噜喝了下去。

片刻后,杯子空了,肚子一阵温热,但再也没有昔日绞痛。

那种翻江倒海的折磨,也彻底消弭于无形。

他欣喜若狂:“好了,好了,真的不痛了。”

韩月他们也能感受到,韩南华精气神好了不少。

“叶老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圣手眼里闪烁一抹炽热:“老韩肚子怎会有蜈蚣?”

林辰听到亚托奥的这句话之后,心中暗暗地松了口气,谈谈对爱情的观点和认识然后再次冲了过去,再次向着亚托奥挥出一拳。

林辰的拳头带着强劲的风声,呼啸着砸向了亚托奥的腹部。

这一次,林辰没有用拳头,而是用脚,直接踹向亚托奥的腹部。

亚托奥一时不察,被林辰给踹了一脚,顿时向后倒跌了一段距离,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瘦弱的少年竟然会这么厉害,一时间,亚托奥有点慌乱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林辰。

"喂,喂,你没事吧,不用紧张,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林辰看到亚托奥的这副模样,连忙说道。

亚托奥听了林辰的话之后,心中虽然不服气,但是还是勉强的摇了摇头,说道:"哼,不管输赢,我都会打败你的。"

"那就拭目以待。"

林辰说完之后,便不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着,看着亚托奥。

亚托奥看到林辰一副不急不慢的样子,也是一时之间摸不清林辰的虚实,不知道林辰的真实实力到底是什么样子,对爱情的看法于是便再次大喝了一声,向着林辰冲了过去,而他的拳头也再次挥了出。

“少年,你去死吧,要怪就怪你成长得太快了,我们地球不允许你这么牛逼的人存在。”

轰!

他乱发狂舞,面目狰狞,近乎癫狂,手持血煞战矛,对叶天极速刺去,带起千重血光,万重血浪,仿佛一片血海被捅翻了,无尽的血煞之气又凝成一杆又一杆小战矛,充斥一片天空,密集如蝗虫。

这一刻,天地爆动,杀气滔天!

“我说过,屠灭神盟,从你这个鬼东西开始。”叶天的声响响起。

砰砰砰!

缠绕在他身上的血煞丝线寸寸炸裂,化成齑粉,被他用混沌金气生生磨灭了。

一个少年露出真形,浑身金光弥漫,睥睨天地间。

突然,他脚下一动,一步就是数十丈,近乎缩地成寸大神通,试分析性自由的利弊对着铺天盖地而来的战矛集群一拳轰出。刹那间就见金光万丈,长空剧烈震荡,像是有一道金色的浪涛划过天际,澎湃汹涌。

这是混沌战气,所向披靡,无坚不摧,毁灭力惊人。罗杰斯用血煞凝成的成千上万根战矛瞬间就被爆成了一团光影,泯灭虚空中。

锵锵锵……

一道血色的丝线从虚空中飞射而出,像是蜘蛛吐丝一般,在叶天身上疯狂缠绕,发出金属一般的声音。

血丝太坚韧了,可媲美世间最坚韧的钢丝,一旦被捆缚住,真的很难逃得了。

而叶天真的被捆缚住了,不过片刻间就变成了木乃伊。

刚才他撕裂的是血煞大网,和现在被缠成木乃伊不可同日而语,更何况双手都被缠住了,罗杰斯绝不认为他还能突破得了。

就见,虚空中,一个模糊的亡灵影子显现了出来,很高大,披头散发,眼睛是血红色的,像是两盏电灯泡,闪闪发光,身体半虚半实,还有些扭曲,足不沾地,悬浮半空,通体弥漫血煞之气,非常恐咘。

他的掌心之中,血煞之气喷涌,关于爱情的看法逐渐凝成一支血色战矛,长有一丈,手臂粗细,血光湛湛,寒光闪闪,锋锐而炫目。

“嘿嘿!”他桀桀一笑,露出上下两排森白的獠牙,手中战矛轻轻一扫,尖啸声如雷,炽盛的血光暴涨,虚空都近乎被切开,拉出一道血色长痕,恐k怖滔天。

林辰看到这样的情景,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然后抬起手掌,迎接上了亚托奥的攻击。

砰!

林辰和亚托奥的双手不断地拍打在一起,激烈的对决在林辰和亚托奥之间展开。

砰砰!

两人的攻击每一下都会带出一阵剧烈的声音,而且每一下都会引得周围的石壁晃动。

"好强的力量啊,看样子他已经完全发挥自己的潜力了,我现在的力量恐怕还不能压制他!"林辰心中暗道,同时他也加快了自己的攻击,使出自己最强的攻击。

砰!

林辰和亚托奥的拳头终于再次对撞在了一起。

砰!

又是一声沉闷的响声在场中响起,对爱情的认识作文两人再次分开了,而林辰则是再次向后滑行出了一段距离。

"你...你...你竟然将我打退了!你...你实在是欺人太甚!你这个混球!"

亚托奥看着再次后滑出一截距离之后稳住了身形的林辰,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嘴巴张大着大大的,看起来像是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现在正是农村插秧的时候,要是提维修马路的事情,只怕根本就请不到人。

“但我觉得您收取的一千多块大棚租金,暂时还是不要存了。”刘星突然间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您看集市周围两旁的大棚,这参差不齐的样子多难看,有些还是危房,我要是您,就利用手中的钱统一规划,统一建造一批大棚出来。”

只要大棚建造出来了,收取了租金,那钱还不是源源不断的有。这叫借鸡生蛋,只要经营得好,不出几年老屋村绝对会成为樟木乡最富裕的村子。

“可是这一千多块钱哪够啊?”赵村长为难的抓了抓头。

“您现在会没钱?”刘星揶揄的笑了笑,见马路边上的杨志在跟他打招呼,连忙挥了挥手不在言其他。

赵村长却是急了:“星伢子,拜托你别说半句话好吗?”

他要是有钱,那会连吃肉的钱都省啊!

“哈哈……您别着急,要是相信我,等下我就帮你把统一建造大棚的事情给敲定下来,至于钱的事情,您不用操心。”说完这话后,刘星就跟杨志汇合了,在寒暄了几句后,就走向了鞋店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