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店经营的豪车等级不是都不高吗?”郑新终于找到了理由。

蓝花月声音却变大了,“谁说的,上次你来是没看到,我们后边的仓库全是高级豪车,上千万的有很多……“

“不会吧?”郑新彻底无语了,只好答应她过去看看,至于淘换与否说不准。

挂了电话,他赶紧跑去叫陆娅。

“种草了啊!不行了,眼睛眯住了!”

刚进入她的房间,郑新便被吓了出来。

陆娅睡觉真不老实,只盖着一少部分被子,大部分进了露在外边,郑新不敢进去是怕再看到不该看的内容。

“娘的,怕什么,她又不是雷娜,她不会讹我也不会骗我,而且我以后是会娶她的,虽然我不知道爱是什么意思……”

妈的,这个解释也是没谁了。

反正郑新这么想着,脑袋上抽血,顿时烧了一千度热量,两眼一黑冲了进去,女朋友分手我想挽留话当然他还真不敢看,抬脚在她的床上踹了几脚。

“起床了,穿好衣服客厅报到!”

夏珍渝说起走失的女儿,神色黯然,非常的伤感,她这一辈子生了三个孩子,唯一的女儿丢了。

可是身为何家夫人,她不能一直陷在过去,不能在丈夫面前伤心,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需要她打理。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她享受了何家给她的身份地位,自然也有所付出。

“我也想我的儿子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但是他生在了这个家庭,享受了家庭给予的荣耀与衣食无忧,他也要为此做出牺牲。”夏珍渝收回卡,递上一张名片,“你如此好说话,我也不是刻薄之人,如果以后有事需要我帮忙,可以来找我。”

一直拒绝显得不礼貌,林辛言收了下来,“谢谢伯母。”

林辛言站起来,“没事,那我先走了。”

“那个,我希望我们见面的事情,你不要和瑞泽说,他的性子执拗,女生要分手怎么挽留若是被他知道,我怕——”

“伯母放心,我不会和他说。”原本她对何瑞泽就没有非分之想,她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和任何人在一起。

说完又换了一个人:“僵尸出来之后,我会把僵尸引进阵中,然后和它周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能动,要保持好各自的情绪,等到篝火熄灭之后,

僵尸会直接来到中间的天权位,并且陷入思考,不过这个过程很短,只有七七四十九秒钟的时间。”

“这期间我们要做什么?”杜奕开口问道。

“僵尸进入思考之后,我会告诉你们,然后你们拿起绳子交叉跑跑动,一定要快速的用绳子把它绕七圈,记住,一定是七圈,不能多也不能少。”我一边给他们画着朱砂痣一边说道。

众人点了点头,挽留女友感动到哭的话示意听明白了。

我继续说道:“七圈之后各自回到原来的位置,然后一定要抓紧自己手里的绳子,千万不能松开,剩下的就交给我和郑康康。”

“那我做什么?”钱烈贤开口问道。

“等篝火熄灭之后,你负责照明,除了基本的照明之外,你还要拿两个手电一直照它,直接照它眼睛。”我回答道。

钱烈贤点了点头说道:“它不会直接来搞我吧?”

面对数量众多的银角天狼联手围攻,塔伯虽极力想要冲出重围却根本就是痴心妄想,这些银角天狼移动速度极为迅捷,互相之间的配合极其默契,根本就不给他任何突围的机会。

万般无奈下,塔伯只能硬着头皮全力开始反抗,手中的光明圣剑不断挥洒而出,道道光明能量气刃接连电斩而出,将众多银色风刃不断斩爆开来。

可惜的是一拳难敌四手,塔伯可不会大乘千手神通,面对从四面八方轰杀过来的攻击,无论他的速度有多快却始终无法避免地出现了漏网之鱼。分手挽留的最感动文章

道道银色能量风刃接连不断地轰击在他的身上,被他身上的银色战甲挡了下来,身为光明一族数量有限的炽天使,塔伯身上的银色战甲属于制式神器,拥有着不弱于上品超神器级别的防御力。

银角天狼释放出来的银色能量风刃攻击威力虽然也很强大,却始终无法攻破对方身上的银甲,一时间倒也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

一道又一道银色能量风刃轰击在银甲之上,还有一些则是轰击在塔伯那些洁白的羽翼上,他的羽翼那可就没有了银甲的保护,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色羽翼顿时变得杂乱不堪。

光明能量剑以势不可当的威力,猛然轰击出一条长达近千米的通道来,通道内部的一切都随之粉身碎骨,化为一地的粉末。

就在塔伯想要趁机沿着这条通道冲出包围圈之际,让他感觉头皮发麻的变故出现了,只见那些紧挨着通道向前奔行的银角天狼,女朋友要离开挽留的话居然在剑芒消散以后就冲进了通道当中,然后转身朝塔伯围堵过来。

也就是说,塔伯好不容易轰出来的一条通道,此刻已经被那些银角天狼给堵住了,他想要冲出去就得将这些天狼清理干净才行。

“!!”

接连的变故一再让塔伯失去逃脱的机会,这位来自光明一族的炽天使忍不住冒出一句句的国骂,他显然是要被气疯掉了。

然而,无论他如何生气发狂也没有用,那些银角天狼有了前车之鉴以后,哪里还会在相同的招式上吃亏,更不可能让他趁机逃之夭夭!

二三十头银角天狼继续凶悍无比地开始围攻塔伯,用它们锋利无比的利爪、尖锐的独角以北天赋银色能量风刃等疯狂围攻目标。

本身带伤,外加不顾一切地施展了两次神之审判下,此刻的塔伯实力已然大降,面对众多天狼的围攻疲态渐现,只剩下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吴小东一阵阵的发窘,分手挽留女朋友的话指着三个人说:“你们等着,有让我笑话你们的那天。”

说完,便在易青他们三个的一阵哄笑声中落荒而逃。

笑过之后,三个人又觉得无聊,特别是眼看着人家吴小东休息的时候,就能跟着沈林花前月下的约会,他们只能闷在宿舍里睡懒觉,心里头没着没落的。

特别是身在美人堆里,又都是些年轻人,心里有点躁动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沈林虽然不是女孩儿当中最漂亮的那几个,可也生得灵巧,性子更有江南女子的娟秀,就易青知道的,剧组里有好几位男士对沈林倾心,结果却被吴小东抢先下手,据易青的观察,两人差不多已经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了。

第一期培训班开课之前,王福林导演就曾三令五申的强调,组内禁止谈恋爱,这倒也不能算是不近人情,实在是因为谈恋爱耽误精力,试想一下,都是些个年轻人,一旦被爱情给分了心,哪还有心思拍戏啊。

更为严重的事,这帮人的岁数都不大,万一要是整出点不可言喻的事情出来,例如,戏还没拍完,孩子都生了,往下可怎么办?

蓬!

伴随着又一记重击轰在羽翼上,让女朋友失望了挽回的话当场轰落一大片羽翼的同时,还有一蓬血雨随之喷射而出,能够感觉到塔伯整个人的气势都为之降低了一截。

那些银角天狼显然是抓住对方的弱点不放,打算要这么一根根地将对方的羽翼拆干净了,能够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实力下降了许多。

‘不行!不能再继续这样与之纠缠下去了!’感受着越来越虚弱的身体,塔伯暗暗做出了决定,继续拖延下去他担心自己恐怕就没有机会脱困了。

“去死吧!神之审判!!”

怒吼声中,一道冲天剑气再次凝聚成为一柄巨大的光明能量剑,然后朝着某个方向电斩而落,塔伯显然是在赌杜龙没有藏身在这个方向。

噢呜!

阵阵凄厉的狼啸声响起,那头狼王似乎在啸声中下达了某个指令,处于光明能量剑轰击范围内的那几头天狼纷纷闪身退避,然后在闪避出攻击范围以后再次改变方向,沿着能量剑斩落的方向平行前进。

轰隆隆。。。

夏珍渝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时,开了口,“你和我家瑞泽是怎么认识的?”

“我弟弟有病,是他给看的,时间久了就认识了。”林辛言如实的回答。

“哦,那你们在一起多久了?”说话时目光上下打量着她,“我看你不是很大,我家瑞泽是你的初恋吗?”

一个一个的问题砸的林辛言云里雾里,她以为自己和何瑞泽在一起?

林辛言忽然想起宴会那天,何瑞泽向别人介绍她的身份时说的是‘女朋友’,所以她才会有这一问。

林辛言刚想解释,夏珍渝再次开了口,“我并不希望你们在一起。”

她神色严肃,“我希望他的妻子,有着和他门当户对的家世,我听说你家里现在出了不少事情。”

林辛言紧紧的抿着唇,终于明白了她来找自己的目的。

“以你家现在的情况,我更加无法接受你了,你会明白对吗?”夏珍渝柔和了语气,从包里掏出一张卡,从桌面滑到林辛言跟前,“这里有些钱,虽然并不能帮你度过你家的难关,至少可以保证你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