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放手,我说的是放手。”

谢斌侧着身子,侧着手,痛的他不敢有其他的动作。

“小子,快放手。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跟着谢斌一起的还有两个人,高牧也认识,二中八大金刚之二。

高牧手上继续用劲,用实际行动回应他们的威胁。

谢斌嘴上再求饶:“高牧,放手,快放手,我的手指好像断了。”

他的个子在整个高三年级都拔尖,块头几乎是高牧的两倍,但此时在高牧面前却完全陷入了弱势的一方。

不是他外强中干,不是他怕痛怕死,而是没经历过的人不知道,手指被人反手掰着,那是真的很痛很痛。

“草!”

谢斌不断的求饶, 让他的同伴觉得很没有面子,怒火中烧之下,对高牧动手了。

两人一左一右朝着高牧挥出了一拳,早就有所准备的高牧嘴角一撇,侧身一让,就把谢斌给乖乖的拉到自己的身前。

于是乎!

嘭!嘭!

毕竟这位可是道教传人,三教传人不仅个个天赋绝伦,这就是爱情李代沫歌词含义而且都是身怀大气运者,哪有那么容易死的。

比如李云的老师叶赢川,压根就不信李云会死,今天的追悼会,他来都不来。

就在大家缅怀李云过往功绩的时候,突然上百人从外面闯了进来,为首的正是学生会副会长庞镇和肖翔!

“干什么呢?!都在干什么呢?!这里怎么乱七八糟的,快给我拆了!”已经重新恢复伤势的庞镇,此刻意气风发,叫喊着让学生会的手下把李云的灵堂给拆了。

“庞镇,你想干什么?!”看到庞镇来李云的灵堂捣乱,周青云按耐不住自己的怒火,愤然斥责。

“呵呵,干什么?拆了这些违章搭建!”庞镇冷笑了一声。

“我特么看谁敢!”欧阳摘星猛地站起身来,眼神中充满了怒火。

他几天前得到李云壮烈牺牲的消息,心中就一直憋着一团火,今天庞正的行为彻底把他的怒火点燃了。

“欧阳摘星,别特么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今天我和肖翔二人联手,你未必是我们的对手!”

“对方收到东西,你收到钱,这笔交易就成了。我这样说,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理解?”

邵一搏说的有些专业,这就是爱情李代沫估计对于完全外行的他们来说很难理解透彻,高牧只能尽量说的普通易懂,接地气一些。

“你这样一说,我好像有那么一点明白了。只是,只是看图片买东西,这样真的行吗?”

买东西当然是要到店里,到摊位上,挑挑拣拣,面对面锣对锣鼓对鼓才行啊!

看不到真的东西,谁能安心付钱买东西?

至少他是肯定不会的?

他开工厂做生意,接触的客户也不少,就算是有客户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来厂里看货,也会要他们邮寄样品过去作为是否合格的判断。

图片,仅供参考,有时候可能会参考的完全变形,南辕北辙。

所以,对于高牧说的这个网上开店卖东西,他依然还是觉得不靠谱。

“小高,你说的这些,我大概有些懂了。”邓姐还是习惯叫高牧为小高,“只是这些靠谱吗?这钱怎么收啊?”

“不死不休?呵呵,我真的很好奇,你们到底想怎么不死不休!你们别以为有欧阳摘星和薛云做你们的靠山,这就是爱情爱你麻花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不怕告诉你们,我们学生会的会长已经出关了!”

当听到学生会会长出关,薛云的脸色顿时一变。

学生会会长苏琦,已经闭关了很长一段时间,想不到今天已经出关了!

他闭关之前就已经是四品巅峰,那现在……

米茜潇洒的摆手。

入夜。

亚当在上爱丽丝·格蕾的小灶前,去VIP病房转了一圈,一边检查了一下比蒂斯的状态,一边看看玛丽她们有没有需要他帮忙的。

“我晚上就住在医院里,有什么事情,可以过来找我,也可以让护士呼我。”

亚当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走出病房,来到走廊上,玛丽从后面追了过来。

“亚当,听护士说你在这里很有面子,不知道艾米莉亚的这个生日派对能不能稍微办得大一点,多邀请一些人参加,热闹一点?”

玛丽睁着期待的大眼睛看着亚当。

“呃。”

亚当一愣:“库珀夫人,这个就是爱情你还想邀请谁?”

“我想叫小乔治、谢尔顿他们都过来,看看他们的妹妹。”

玛丽说道:“还有比蒂斯那边的朋友们,艾米莉亚的同学们、朋友们,之后艾米莉亚自然要跟着我去德州那边上学,我想办得热闹一点。

既是艾米莉亚的生日派对,也是艾米莉亚和同学们的告别派对,以及提前的成年派对,让比蒂斯有机会看到艾米莉亚成年毕业时的样子。”

“如果算上我呢?!”原学生会副会长薛云站了出来,自从上一次他和学生会闹掰之后,这个副会长就不干了。

这次来参加李云的追悼会,也是缅怀一下这位天才。

想不到庞镇这些家伙竟然这么鼠肚鸡肠,连死人的追悼会都要捣乱,这下彻底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这就是爱情表情包

而且大家从白依依口中都得知,李云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黑莲教众多高品强者攻击,才会陷落,甚至最后还引爆了灵石,阻止了黑莲教的阴谋,这才牺牲了自己。

这可是英雄啊!

这样的人不应该死后被人这么侮辱!

“薛云,你真的要和学生会作对?你真的打算自绝于学校?!”庞镇看到薛云这个叛徒,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肖翔也说道:“薛云,别天真了!李云一死,武道会群龙无首,跟着他们是没有前途的!我劝你还是快点弃暗投明吧!”

“我呸!”薛云啐了一口:“你们这些人,连死人都要羞辱,我耻于你们为伍!”

“今天是李云的追悼会,你们赶紧给我们滚出去!否则今后我们不死不休!”李勋这时候也铁青着脸走了出来,如果这就是爱情我都知道这位当年的富二代,此时已经成为李云最忠实的伙伴了。

看上去他们不收买家一分钱,不扣卖家一厘钱,可实际上这洗澡水才是最值钱的。

他们是没赚买卖双方的钱,但他们会赚银行的利息。

打比方,一笔一百块钱的交易需要七天完成,那么这一百块钱最少要在多宝拼拼的银行账户上停留一周,这一周银行是要结算利息的。

时间很短,利息很少,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但,这只是一笔交易,只是一百块钱而已,要是同时有一百笔一百元的交易呢?

一万存一周,那利息可就能计算了。

况且,这一万也只是一天的数量,按照生意的流动算,一天一万,天天一万都是要复利的。

交易继续扩大,当达到十万,一百万,一千万的时候?

那又是一笔什么样的利息?

以小见大,不以微小而忽视。

就像马一鸣在市场感慨那论斤卖的拉链头,虽然每一个拉链平均下来几乎不赚钱,但

是当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这个忽略不计的数字也会演变成一个让人惊叹无比的巨大体量。李代沫这就是爱情解释

现在正值茉莉花的花期,应该是刚放进来不久。

看来这个副导演品味还不错。

徐真这样想着。

张海生看到徐真进来后,笑眯眯的来到了徐真身边,拉着徐真的手,热情的邀请徐真坐下。

“小徐啊,你要参加我们节目的事我听说了。”

“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但是,我在这可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和你同台竞争的其他选手,他们可都是成名已久的职业歌手。”张海生笑着说道。

看着张海生这副笑眯眯的样子,徐真以为他是在提点自己。

“差距可能有,但我相信,我的实力能够克服这个差距。”徐真谦虚的回答。

随后,张海生继续说道:“既然你都已经知道有差距,为什么还要铁着头加入进来呢?”

“有多大能力吃多大饼,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张海生说话的时候,表情依旧是笑着的,但徐真却听到了这句话里的不善。

“你这话什么意思?”徐真冷着脸问道。

“网上开店?”

邓姐和段厂长对视一眼,两面的不解。

对于连电脑都是新鲜事物的他们来说,在电脑上做生意,不是那么好理解。

“对,足不出户,只要有一台电脑,然后在我们的网站开设一家虚拟小店,就能做生意。”

邵一搏介绍完了,接下来就属于高牧解答疑问的时光。

“等等,小高,哦,高总。你的意思是在你们那个什么多宝网上开一家假的店面,然后在上面卖东西?”

段厂长也是虽然属于厂里蹲一族,但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可是这么先锋的操作模式,依然让他难以理解消化。

“更正段厂长一个说法,虚拟店面不是假店面,他其实和你现在在市场上的摊位差不多,只是把形式改在网络里,实际上卖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我们邵总刚才也给你们讲解过了,就等于是把你现在摊位上有的东西,全部以照片图片的模式放到这家网络虚拟小店。然后有其他人,比如我上网浏览你店里的这些照片,看中了其中的一款文具,下单付钱之后,在通过我们的每天快递,从你的实体摊位或者是工厂里把对方买下的商品,邮寄给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