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狠,无情。

鲜血飞溅,梵医翻滚,惨叫四起,三十名冲锋的梵医一概被无情射杀。

看到同伴横死,梵医没有退让,反而血脉贲张、双目尽赤。

又是几十名梵医捡起弩箭,恶狼一般向叶凡扑过去。

口中出狠毒无比的叱骂。

“嗖嗖嗖——”

不需要叶凡半点吩咐,又是一轮弩箭激射过去。

箭光如道道闪电,劲厉而短促,血溅、人仰,还有惊天动地的惨叫。

转眼之间,三十多人再度倒地。

鲜血肆意流淌,血气弥漫整条街道。

“还有没有人要冲锋?”

叶凡背负双手看着梵当斯他们:“一起上吧,让我杀一个痛快。”

几百名梵医攥紧了拳头,眼睛瞪的都变形了,牙齿把嘴唇咬破,鲜血滴淌也兀自不觉。

见到同伴惨死,他们恨不能自己变成一枚枚弩箭,冲过去把叶凡撕成碎片。

可惜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柳敖的支持者最为激动,前男友送的礼物怎么处理他们崇拜的偶像越强他们就越是开心。

瞧见了柳敖又展露出了一张横练护体功夫的底牌,一个个都激动得不能自己,张口就是要不顾周围的其他人,想要大声的发出喝彩。

咚!

一声凶猛的撞击声,从擂台之上传来,引得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的落在了擂台之上……

只瞧见整个钨钢擂台,被柳敖那身化黑龙,往下猛凿的一击,居然被一枪硬生生的凿出了一个凹陷下去的痕迹,宛如铜锣模块一样的凹陷,看得擂台之外观众席上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的攻击落在了人的身上会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

恐怕一击,就能够将人的身体,硬生生地凿穿一个大窟窿了吧!

候赛区的选手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这样的破坏力,好在是使用了钨钢的擂台,倘若换作是水泥的擂台这一击就能将整个擂台给打破了!

这样的破坏力,真的是暗劲圆满的层次吗?

每一个拥有暗劲圆满实力的人,以及还没有达到暗劲圆满的人,却有自信爆发精血能够与暗劲圆满一战的选手,感觉自己的心态快要崩了。分手后送她的东西不戴了

暗劲圆满的人则怀疑自己,怕是一个假的暗劲圆满。

没有达到暗劲圆满的却搞得怀疑人生,难道所有的暗劲圆满都有那么强吗?

那样的话,自己还比什么?

直接认输得了!

........

站在不远处的方寒,心有余悸的望着那一处凹陷的位置。

自己的横练护体功夫施展开来,也仅仅比钛合金强那么一点,之前虽然能够在钨钢擂台上,留下一些浅浅的脚印,那也不代表他能够打破钨钢,柳敖的这一道攻击的威力,虽然也达不到打破钨钢的程度。

可是方寒也看得明白,这一击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肯定会让他受重伤。

好在关键时刻,他的速度全力爆发施展了身法‘踏雪无痕’躲避开这一道攻击,紧接着,方寒就不再考虑其他,趁着柳敖施展这一击消耗巨大的机会,不打算给他太多的喘息时间,手中的合金枪就是猛地狠狠砸向了柳敖的脑袋。

既然合金枪的锋锐,无法刺穿柳敖的横练功夫。

老乔不喜欢围栏之类的东西。

所以周边并没有设立这些障碍。最适合送给前任的礼物

看起来谁都可以把车开到他家门口。

实际上,在来的路上。

老乔不止一次指向窗外说道:“那里有狙击手正在观察我们。”

在系统灌输的资料里,老乔有军方背景。

到底有多牛?

不仅有狙击手潜伏在林间保护他家的安全。

来的路上,林子里还有两辆主战坦克正在开炮。

“是我的兄弟和侄子们,他们在做游戏。”

老乔一本正经的解释,令昱哥大开眼界。

原来毛熊家的游戏,就是开着坦克打炮玩儿?

起初昱哥还挺紧张。

等被狙击枪瞄的次数多了。

炮击的轰鸣带来的震荡逐渐适应,秦昱也就习惯了。

总之,下车的时候他的脑袋还好好的挂在脖子上。

木制和石头结构的庄园,看起来非常漂亮。

啪!

一条红印子留在老乔的背上。

看他一声不吭,接着又是一鞭。

‘这老乔可以啊,别说,抽人的感觉真爽。’

秦昱是一鞭接着一鞭,面对塔莉莎的老乔龇牙咧嘴。前男友送的衣服还穿吗

心里想着‘今晚要多上几桶伏特加,招呼好我兄弟。’

看到老乔背上全是红印,没一处好皮。

秦昱停手问道:“这样应该可以了。”

娜塔莎起身接过鞭子,笑着道:“我来帮你。”

“对,让娜塔莎来帮你,她的技术很好的。”

老乔慢悠悠的坐在木条椅上,表情看起来有点痛苦。

“像刚才那样?”

秦昱指着老乔,满脸拒绝的问道。

“实际上不需要那么用力。”

娜塔莎用橡树枝在身上‘沙沙’拍打着。

“这样就可以了。”

看到她拍打的地方,没有留下任何印记。

秦昱这才歪着头放心的趴在椅子上。

背部是枝叶敲打的‘沙沙’声。

方寒就打算用合金枪,将柳敖砸得一个重伤,到时候他肯定会认输,再不济也要废掉了柳敖手里的黑樱枪。这样一来,前任分手了还继续送东西柳敖就无法施展先前的一招,哪怕现在看来,黑樱枪的枪头基本上都已经损坏了,不过他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面对方寒将合金枪当做棍棒使用,柳敖也有些束手无策。

连续凶猛澎湃的攻击,两人的枪身都被巨大的力量,打得弯折了。柳敖虽然也清楚方寒的意图,但是,明白归明白,他却完全没有办法阻止方寒的行为,只能够任由手中的黑樱枪被方寒疯狂的损坏,最终已经损坏得不能再用了!

缓过一口气来,柳敖将手中的黑樱枪丢弃到擂台之外。

见状,方寒也没有犹豫,将已经弯折不堪的合金枪也是一丢,丢出来擂台之外,哪怕他知道柳敖这样的情况很不对劲,明知道自己的意图是毁坏掉他手里的武器,却依旧选择配合方寒的意图,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只是纵然知道了这一切,方寒的手里的合金枪已经损坏了。

既然如此。

“要一起来吗?”

一只大手搭在秦昱肩上,是老乔。

“兄弟,前女友把礼物退回给我来吧,会很有趣的。”

老乔搂着他的肩头,几乎是带着他向林中走去。

湖面上飘着淡薄的白雾,距湖20米的地方。

一间自建桑拿房坐落在那里。

湖面上的白霜,正是桑拿房里拍出的热气造成的。

“更衣室在这边。”

老乔带着他来到更衣室,脱得精光后裹上一条浴巾。

再看秦昱,老乔有点傻眼。

“老乔,你这样很容易被人误会的。”

昱哥抓着腰间的浴巾头,玩笑的说道。

“我可是一次能对付四个女人。”

“你的身材和我年轻时很像,不愧是我老乔的兄弟。”

老乔语气发酸的说着,把头扭向别处不去看他。

“走吧,让我们去享受桑拿浴。”

催促着他来到桑拿房,提前准备的房间已经有了温度。

叶凡手里有刀有枪有弩箭,他们再冲锋也是送死。

“梵王子,你还要死磕到底吗?”

叶凡目光锐利望向了梵当斯:“你确定要撕毁你我的口头协议?”

梵当斯没有回应,只是呼吸急促看着叶凡。

“限定的时间早已过去!”

叶凡没有再看梵当斯,只是站上台阶,分手后退回礼物的女人望向被患者压制的梵医:

“你们已经没有离去的自由了。”

“现在,你们只有跪下投降才能捡回性命。”

“我给你们三分钟。”

“三分钟后,所有站着的梵医将会遭受万箭穿心。”

“这不能怪我心狠手辣,只能怪梵王子愿赌不服输。”

叶凡声音保持着一股子萧杀:“各位,好自为之!”

全场争斗已经停了下来。

所有梵医全都目光死死盯着叶凡。

他们很想撕碎这个对手,但知道无能为力,还清楚自己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