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欧诺气闷,看向一旁眉眼深沉,不知在想什么的欧梵,“父亲,他……”

不等欧诺说完,欧梵反问:“他实力很强?”

“是。”欧诺点头道,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你可知道他是什么身份?”欧梵淡声道。

欧诺摇摇头,“不知,但也肯定不一般。”

“嗯,他就是M国K势力的首领,King。”

欧诺震惊,“怪不得那么强,那小公主她……”

“雪儿应该是知道的,还有,雪儿就是狼牙,当年袭击你的是沃克家族的人。”

欧诺瞳孔微缩,“狼牙是小公主?!”

在他印象中,他的小公主单纯、可爱又乖巧,和狼牙沾不上半点关系。

可她却杀了罗佩·沃克,分手想复合聊什么话题成为令东南亚毒枭忌惮的存在。

心痛、懊恼,一股脑的涌上来,欧诺眼眶微红,声音沙哑道:“父亲,都是因为我。”

欧梵明白他的意思,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不用自责,对她来说,经历这些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是!”阿道夫立马应声。

这两名化境级别的武者,瞬间朝着杨天冲了上来!

杨天冷笑一声,迎了上去,双拳齐出,一拳打一个人。

“嘭!——嘭!——”

两声爆响。

阿道夫和奥德里奇竟都被震退而出。

杨天倒退一步,但却立马站稳身形,然后……陡然消失在原地。

奥德里奇和阿道夫顿时一僵。

奥德里奇愣了一下,连忙道:“躲开!”

阿道夫也愣了一下,听到这话,心里一紧,连忙朝旁躲,但已经来不及了。分手后多久和她聊聊

“嘭!——”一声扎扎实实的轰击响声爆开。

阿道夫直接被打中了侧身,整个人被轰飞了出去,撞在了大厅一侧的墙壁上,装出了一个洞,让整个建筑都有些颤动:“轰隆隆——”

奥德里奇看到这一幕,脸色愈发阴沉,连忙朝着杨天闪烁而去,想趁着他后力不济的空当进行攻击。

然而……

要不然,杨冒在知道了郑新与杨公子发生冲突之后,他和黑琳也在商场与郑新较量过,他早就帮着杨公子想尽办法置郑新于死地了。

可是杨冒没那么做,说明二人合作不来。

郑新知己知彼,早就将杨家的各层人物关系摸透。

此时他来这里,他也早就想好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你想不想让你叔叔活?”

他盯着杨公子那血红眼球。

杨公子的怒火努力压着,他也不想在杨宇面前发火。

“怎么着,你还敢在这里把他杀了?”

郑新冷不丁这么问,他自然会误会。和女朋友分手了想和好

“我是说,如果我能救活他,你们愿不愿意跟我做笔交易?”

“啊?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杨公子哗地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

楚黎把奶茶喝完:“那就得看你自己了,做与不做,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出生就是为了改变世界,但有些人出生就是为了平平凡凡地活着。在萧亦看来,平平淡淡地长大,找个工作朴朴素素地过完一生,就已经是她最大的追求了。因为平凡,也是一种乐趣……

等楚黎和萧亦逛完街回到碧禾源六号公寓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凯塔哈哈大笑。

陈文也笑了。

凯塔笑道:“你们华夏有趣的名言真多,我开始对你们华夏的文化感兴趣了。”

陈文立刻打蛇随棍上:“我推荐一部著作给你,《毛/选》。你把这部书吃透了,你在非洲闹/革/命那都是小意思了。我告诉你,咱爷爷当年啊,那是把美国佬收拾得满地找牙。哎,你下定决心抱哪条大腿没?”

两个好同学一直聊到中午。

凯塔心结被解开,分手挽回最有力度的话心情也愉快了,肚子饿了。

出门前。

陈文问了一嘴:“你打算什么时候跟英美摊牌啊?我赶时间去乌干达呢。”

凯塔微笑道:“先晾他们两天,我思考的时间多一些,他们就会更紧张一些,到时候我索要好处可以多一些。”

陈文捶了凯塔一拳:“我看见未来非洲一位大枭雄了。”

凯塔的表情忽然有些失落:“我想念凡尔赛大学了。”

陈文骂道:“想个屁!我想念凡尔赛大学的女同学们了!”

“哪疼?胸口吗?我看看。”慕雪染说着,就要扒开他的衣服。

帝九枭立马抬手阻止,这么多人看着呢,再说,刚刚那一拳力道并不重,根本就是不痛不痒。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慕雪染不放心,毕竟看他的表情,刚刚明明很痛苦。

刚要开口,欧诺就抢先道:“小公主,这家伙就是装的,我那一拳并没有怎么用力。”

他虽然出拳狠辣,但打在他身上时明明已经收了几分力,毕竟这人也算是自己的表妹夫,他也得顾忌些不是?跟前女友可聊的20个话题

慕雪染抬眸盯着帝九枭,眼神里带着疑惑和探究。

帝九枭不慌不乱,笑了笑,却怎么看怎么勉强,“慕慕,我真的没事。”

他丫的,欧诺恨不得再狠狠地给他一拳,这人真是不要脸呐。

他越是这样,慕雪染越是担心,“我带你回房间检查一下。”

与欧诺擦肩而过,帝九枭唇角勾起一抹挑衅又得意的笑。

而慕雪染担心则乱,并没有注意到他和欧诺之间的互动。

在剧组一起大概快半个月的时间,苏晚晚真心觉得林之遇和秦墨心的演技很好,看他们演戏很舒服,而且二人虽然名气大,但一点架子都没有。

这几天几个主演的关系越来越好,程至清和郑文思现在也没有戏,又快到了饭点,两人又坐在一起打游戏。

看见苏晚晚过来,也邀请她一起。

“晚晚姐,玩儿游戏吗?”

“什么游戏啊?”苏晚晚问了一句。

“王者荣耀。”说话的是郑文思,分手后挽回的最佳时间“一起啊,我带你。”

“行。”她听说过这个游戏,也知道很流行,作为一个古人,她当然是希望能够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等我先下载一下。”

下载好之后,苏晚晚就在二人的帮助下顺利进入游戏。

“这个是教程,你跟着走一遍就能明白这个游戏的模式,你先通过这个,然后我俩带你组队。”

苏晚晚点点头,开始认真玩儿游戏。

十分钟过去了,苏晚晚终于理解了这个游戏的模式,她第一次玩儿这种电子游戏,不得不再次感叹现代人的智慧。

一众豺族中年人基本上都只感觉浑身颤栗,不知所措。

当然……

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

其中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看到这局面,似乎有了一个歪点子。

他悄悄地挪了挪步子,准备绕过战场,直接过去擒住那边柔弱无力的Lilis。

此刻的Lilis才刚从水晶棺里的圣银禁锢下解脱出来,分手的两人怎么聊天力量还远远没有恢复,根本没有反抗能力。倘若被他擒住,肯定会变成威胁杨天的筹码。那杨天可就很不好办了。

然而……

当这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刚刚绕到一半的时候……

他忽然感觉到身后好像出现了什么东西。

“你以为我看不见你,是么?”杨天的声音传了过来。

尖嘴猴腮的家伙顿时浑身一僵,冷汗直冒,僵在了那里,“呃……不……”

“嘭!——”

一掌落下,如泰山压顶,直接拍在他的头顶。

这个尖嘴猴腮的家伙直接被拍到了地上,瞬间暴毙。

古代要是有这些,谁成天投壶下棋啊!

郑文思和程至清这局还没打完,她便自己在界面上研究。

等到二人终于完事儿了,三人组了个队,开启了郑文思和程至清的噩梦之旅。

当然,现在还没有,两人还在十分友好给苏晚晚讲解每个英雄的玩儿法。

“晚晚,我建议你选射手,躲在队友后面打敌人就行了。”

“为什么不是法师?”程至清反驳道,“法师放大招多好看。”

“那晚晚不得一个人走中路吗?”

“也对哦。”程至清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对郑文思表示信服。

对两人的谈话,苏晚晚只是笑了笑,然后在他们的帮助下,选了一个射手。

游戏开始,苏晚晚跟着程至清走在下路,看着手机上拿着弓箭向前跑的小人儿,苏晚晚觉得甚是有趣。

一开始,苏晚晚在程至清的指导下慢慢悠悠的打着小兵,等到了对面敌人到的时候,苏晚晚就有些慌张起来。

“对面那个人怎么有勾子啊,他给我勾走了怎么办,哎呀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