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哥立马拿出手机,打开短视频APP,找到那个唱歌视频,打开给杨天看,“你看,就是这个!看到没,她超可爱的,声音也超好听!”

杨天看了一眼,果然,就是他给小公主录的那个视频,心中的感受顿时更怪异了些。

自己给自己可爱老婆拍的视频,现在被一个路人拿出来在自己面前要安利给自己。

这种体验……真是够神奇的!“你听到没?

虽然这里比较闹,你可能听不清,但她的声音真得超好听,我昨晚第一次听到就根本睡不着了,一听就听了一整夜!”

胖哥见杨天不说话了,便继续夸赞、安利起来。

杨天苦笑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总不能告诉他,你的这个偶像是我老婆,我和她经常一起睡觉呢。

如果真这么说,这胖哥肯定会觉得他在做白日梦吧。

于是,为了继续沟通,杨天只能装作一副的确被吸引到的样子,然后道:“哇,这个姑娘的确好漂亮啊。

不过……你们今天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呢?

我要开始第三轮飞镖特技表演了,第一个目标是挂在左边那个透明袋子下方的绣球,我想要的爱歌词是什么歌接着是那个巨大的透明袋子,最后则是彩虹气球”

叶天微笑着朗声说道,烘托了一下气氛。

“哈哈哈”

现场响起一片轻笑声,大家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未等笑声落下,站在舞台中央的叶天,已经开始了自己的特技表演。

他的右小臂猛地向斜上方一挥,捏在右手指尖的那支红色飞镖,立刻脱手飞出,拖着长长的尾巴,闪电般直取挂在舞台上方靠左一点的那个透明袋子。

准确一点说,是直取挂在那个袋子下方的绣球,那才是第一个攻击目标。

而挑在他左手食指上的那盘鱼线,被飞向舞台上方的那支红色飞镖牵引着,也向空中飞去。

只不过由于这种鱼线极细、而且近乎透明,一旦展开,离得稍远一点几乎就看不到了。

身处春晚现场的众多观众、以及无数电视机前的观众,我终于作文只觉眼前飞速闪过一道红光,稍纵即逝,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虽然它只露出不到三分之一的面积,但对于叶天,这已完全足够。

就在彩虹气球出现的第一时间,叶天的右臂猛地一挥,一道红色的闪电立刻从他手中飞出,直取飘在空中、跟其它彩色气球混在一起的那个彩虹气球。

瞬息之间,这道红色的闪电就已飞到舞台上空,直接钻进了空中那片五颜六色的气球雨中。

“啪”

空中传来一个清脆的气球爆裂声,在春晚现场的顶级音响系统放大下,声音非常清晰,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伴随这声脆响,舞台上空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再次撒下无数色彩斑斓的彩色纸屑,纷纷扬扬,从空中飘洒而下。

与此同时,现场灯光也都照向了那片漫天飞舞的彩色气球、以及色彩缤纷的彩色纸屑,我终于终于终于明白将那一片空间装扮的如梦如幻、无比绚烂!

“天呐!这真是太美了!”

“这简直就像梦境一般,美轮美奂!”

春晚现场及无数电视机前,再次响起一片片惊呼之声。

杨天道。

“在楼上呢,好像一直在她自己的房间里,”米玖指了指楼上,道。

“好,”杨天点了点头,快步上楼,来到小公主的房间门口。

拧开门进去一看……只见小公主正坐在床上,捧着手机,在操作着呢。

“诶?

杨天哥哥,你回来啦?”

小公主一看到杨天,微微惊喜。

“你在做什么呢?”

杨天也脱掉鞋子跳上了床,来到了她的身边。

小公主把手机给杨天看,道:“我……我在回那些私信呢。

虽然……虽然你跟我说了,不用回他们。

刘辰赶到宏宇集团,作为董事长秘书的朱莉就十分热情地欢迎,并且向刘辰讲解她所知道的宏宇内部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指引刘辰深入了解宏宇集团的向导。

刘辰对宏宇集团的主要情况都了如指掌,我终于明白在线听但在朱莉口中,他还是得到了一些自己尚未掌握的信息,比如宏宇集团近期和一家名叫天地山河的投资公司交往密切,双方正在计划完成一次涉及千万资金的市区投资合作。

刘辰逐渐陷入了一阵被迷雾笼罩的感觉里,他分析着有可能杀害王朝飞的每一个人。

能够使用英博弹的一定是江湖上的人物,宏宇集团内部还没有谁有这样的能力,可以完全排除,孙全更是完全没有必要去杀害王朝飞。

纪小峰和王朝飞之前是合作关系,王朝飞的临时倒戈可能激怒了纪小峰,以纪小峰的背景和势力,有可能会用江湖手段解决麻烦,但需要冒着极大的风险,纪小峰有着一百种正当的方法报复王朝飞,不至于用这么极端的方法。

刘辰也曾调查过王朝飞的关系网,王朝飞在宏宇集团工作的这段经历没有太大的风浪,很少出去应酬,更不可能得罪什么道上人物,所以江湖仇杀也似乎不太可能,唯一可以让相对本分的王朝飞惹祸上身的就只有孙全的保险柜和那份密件了。我才终于明白

思来想去,又回到了昨晚的那场经历,本来阿郎等人就有了杀死王朝飞的想法和行动了,只不过被武胜及时救了下来而已,所以为了那份密件,阿郎的人依然会对王朝飞展开追杀。

之前刘辰一直秘密保护着王朝飞,既为了防止纪小峰的小动作,也是为了应对阿郎的人,今天凌晨分别之后,因为自己需要处理阿郎的事,自己也确实受了伤,没想到就这一会儿的时间差,王朝飞就真的被人杀死了。

原来是小公主自己透露出去的。

真是个傻丫头啊,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能理解她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在怀南国的时候,她也是万众宠爱,令无数人疯狂。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谁,我终于明白歌词知道她住在哪,但也不会有人骚扰她。

因为……她住的地方是皇宫啊,谁敢去闯啊!或许正因为这样的习惯,让她根本不觉得暴露自己的居住地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吧?

所以她会如实对粉丝说出自己的住址,也并不奇怪了。

“行了,我明白了,兄弟,多谢你的介绍哈,”杨天对着这胖哥笑道。

“怎么了,你要走么?

要不跟我们一起等等?

说不定等会小天使就要出来了!这可是她第一次真正见人哦,你真舍得错过吗?”

胖哥试图留下杨天。

杨天笑了笑,道:“没事,你们等吧,我还有事。”

说完,杨天便快步离开了人群,顺着别墅区围墙外走了一段距离,找了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腾跃而起,直接飞入了别墅区之内,然后快步朝着拂云轩一号楼奔去。

刘辰不禁有些后嗨没有在离开虹越宾馆的时候就拿回那份密件,歌曲我要你的爱原唱哪怕是让护送王朝飞回去的武胜拿到手也不至于让那份密件再次落到阿郎的人手中。

想到武胜,刘辰立即拿起手机对他进行联系。

武胜接起电话后,刘辰急切地问道:“武胜,昨晚你送王朝飞回去,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武胜似乎还在睡觉,迷迷糊糊地反问道:“异样?没有啊,什么异样?”

刘辰透露道:“你知道吗,王朝飞死了。”

“什么?王朝飞死了???我送他回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呀,什么时候的事?”武胜听到王朝飞的死讯,震惊不已,神经也一下子清醒了起来。

“我刚刚到他家,本来是要来拿他手中那份密件的,发现他跳楼身亡了。”

“跳楼身亡?为什么啊?”

“警方初步判断是自杀,但我调查发现,他应该是被人杀死的。”刘辰向武胜透露自己和警方不同的判断。

“这……我送他回去的路上,还在聊着宏宇的未来呢,他还说要大展身手,不可能自杀啊。”武胜分析着王朝飞最近的状态,完全不相信王朝飞会自杀。

“你想我说什么?”

向南一边剥着手里的鸡蛋壳,一边扭头看了加利特一眼,问道,“一路平安?还是旅途愉快?”

“噢,上帝!你可真是不解风情!难道你就不能说一点表达你不舍的话语吗?”

加利特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对了,这次我回去以后,就会联系我熟悉的那些大收藏家,开始帮你收购残损的华夏文物,今年年内,我大概是不会再有机会来华夏了,那这些收购来的残损文物,是暂时存放在我那边,还是到了一定数量就给你运送过来?”

向南想了想,说道:“先存放在你那里吧,等到我这边需要用到时,我再打电话给你。”

“那好吧,反正你说了算。”

加利特耸了耸肩,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接着又问道,“那你这边,是打算明年上半年来巴里斯呢,还是其他什么时候?既然你要过来了,那我可得提前好好准备一下。”

“现在离明年可还早着呢。”

向南瞥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放心好了,只要我公司这边不太忙,我肯定会抽出空来过去一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