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雷钢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转让合同,明天一早,我亲自给老柴送到办公室去。”柴华南顿了一下:“至于李秋,就麻烦你们帮我把他送回市内吧。”

“行啊。”雷钢听见这话,也就没再多说,从沙发上起身后,笑着开口道:“那我就替我大哥,谢谢温总高抬贵手了呗。”

“我身体不舒服,不送了。”温世豪磨了磨牙,声音冰冷的回了一句。

……

杨东和林天驰与雷钢三人,离开温世豪的房间之后,直接下楼,坐进了雷钢的奥迪Q7车内。

“没看出来啊,你们几个也有几把刷子哈,这才几天啊,就把温世豪折腾拉稀了。”雷钢将车启动,心情不错的开口。

“温世豪这次来P兰店,本身就是为了跟长锦置气来的,如果不是柴哥的关系网铺的开,提前就知道嘉翎的资金链难以为继的话,男友分手后迅速找别人结婚我们想扳倒他,也挺难。”杨东言语低调的回应完,随后继续道:“至于长锦那边,我还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顺利,就能拿到四蛋雇凶杀人的证据。”

“接下来,你什么思路,直接跟四蛋谈吗?”雷钢皱眉问了一句。

“刚才那一千六百万到手,咱们在兰江村的损失,就差不多补回来了,接下来,继续搂点钱。”林忠虎盘腿坐在土炕上,点燃了一支烟。

“咱们动手之前,杨东不是答应过咱们,这件事办完了,会给咱们两年的火化场经营权吗,这时候跟他翻脸,损失是不是有点大啊?”驼子舔着嘴唇问道。

“操,他提那个条件,也他妈叫条件啊?他让咱们直接干死三蛋,万一他时候把咱们扔了,长锦肯定得先对付咱们!他就是把咱们当炮灰了,懂吗!”林忠虎斜眼骂了一句:“而且今天长锦这边给的一千六百万赔偿,本来就是咱们损失的,他凭JB啥要把这钱分配给马吉友呢?我告诉你,今天我不光把这钱黑下了,而且火化场那边的经营权,我也得继续要,分手后不联系你的男人但是他只给两年,肯定不好使!”

“你觉得杨东能同意吗?”驼子心里有些没底的问道。

“他不同意,那我就扣着马吉友,大家谁都别想好呗。”林忠虎讪笑一声,一点没当回事的回了一句。

“也对,毕竟只要马吉友不签字,景寿山公墓的用地,就连不成片。”驼子琢磨了一下,微微点头。

云霓裳三人相互看了看,顿时发觉蹊跷。

刚刚他三人全都被修者、遗迹等等信息吸引了注意力,压根没发现范伟浪言语中隐藏的不合常理之处。

现在被叶飞提醒,顿时也觉得眼前这小子可疑起来。

“敢叫叶先生知道,我从遗迹之中出来,吓破了胆,如失心疯一样逃窜,结果被将军府误会,当做了叛逆……”

范伟浪显然早有准备,一番瞎话张嘴就来。

“停!第一次!”

叶飞抬起手掌,伸出一根指头,“三次机会,你再敢欺骗,就杀了你!”

范伟浪对于叶飞的用处,远比他自己想象中的小很多。

对叶飞来说,知道东莽有这么一处遗迹就足够了,至于如何进入如何探索……身怀医仙传承,分手后立马结婚的男人叶飞不信自己比不过将军府豢养的那些修者。

艰难的吞了口口水,范伟浪目光游离,最终选择了屈服。

将军府的追捕队就在不远处,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赶来,若是得不到叶飞的庇护,恐怕今日难逃一死!

因为他没有时间浪费了。

“血水的问题,我来解决,饶他一命。”天琦说道。

“不行!!”皓月仙师说道。

天琦的左手一挥,夏天出现在他的手中:“我刚刚救他的时候,看到了他身上有这个纹身,你确定,还要是他吗?”

纹身?

皓月仙师看了一眼夏天身上的纹身。

顿时一愣:“他是...”

“见好就收吧,这里交给我,我会破开虚空,将血水灌入无尽虚空。”天琦说道。

“来不及了,就算是你破开虚空,这里的血水也需要流几天才能流光,而月亮彻底落下去的时候,男的分手找新欢的原因这里的一切就会恢复到现实,而不是斜月三星洞的世界,到时候,就来不及了。”皓月仙师显然也放弃了斩杀夏天的想法。

因为。

夏天身上的那个纹身。

天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随后,他右手之中的黑色铁锹对着空气一划。

虚空瞬间破开。

刘悦这么一松手,张傲再被大胖的力量一坠,险些跟着栽进院里,在下坠的同时,肚子重重卡在墙头上,完全硬挺着没有松手,而体重接近二百斤的大胖,爬墙本来就比较费劲,这么一来,直接脚尖点地。

“他妈的!全干死!”韩亮呼喝之间,猛然抬手,瞄准了大胖的后心。

“砰砰砰!”

“吭!吭!”

就在韩亮抬手的一瞬间,院墙四周忽然枪声大作,不仅院外,就连院子里也再次响起了引擎的轰鸣之声。

“嘭嘭!”

子弹坠地,不断掀起砂石和火星。

“操!对伙还他妈有人!都JB往后撤!”韩亮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直接一个闪身,30岁没结婚的男人心理把三蛋扑倒在了地上,他身边的两个青年躲闪不及,纷纷应着枪声倒地。

“这他妈怎么回事啊?”大胖看着周围不断迸现的火光,有点懵逼。

“别看了!抓紧上来!”与此同时,在地上爬起来的罗汉也重新窜上墙头,一只手搭在大胖的手腕上,猛然往起一起,直接把大胖拽的双脚离地。

虽然他对夏天表现出来的实力感觉到非常的惊讶,但同样的,他也明白,这一次,夏天会被皓月仙师一枪灭杀。

这样的惨状。

他已经不忍心去看了。

这强大的银枪一击。

直接将空气压缩,将血水砸空。

万物皆粉碎。

破!

银枪和夏天的手指对在一起的时候,夏天的衣服粉碎,身上的皮肤一寸寸的脱落。

同时。

皓月仙帝身上的银色铠甲渐渐的脱落。

银枪之上的光芒也是完全消散。男的找了新对象要分手

他的身体倒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皓月仙帝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可是皓月仙帝啊。

方寸山的主人。

可现在。

他却在动用自己真本事的时候,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夏天的身体倒在了血泊之中。

皓月仙帝的身体也同样悬浮在半空之中。

……

东方酒店。

“李秋救出来了,人在巩辉手里。”雷钢挂断电话以后,坐在温世豪对面,端着茶杯笑眯眯的开口:“别说,你这茶还真不错。”

“如果老柴想要插手兰江村的项目,真没必要让这群小崽子圈我,其实他直接跟我谈就行。”温世豪不置可否,轻声回应。

“这几个小崽,我大哥挺喜欢,让他们过来,一是为了对付长锦,二来也是为了练练兵,给他镀镀金!”雷钢指着杨东把话说完,体态放松的靠在了沙发上:“至于你,男生分手后马上找别人本来就不在计划内,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把你当回事。”

温世豪听见这话,脸色阴沉无比,没有吱声。

“温世豪,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把我大侄子接走,不是奔你,所以他开出的条件,你能不能接受,都无所谓。”雷钢继续笑道。

“钢哥,你过分了昂,你聊天就聊天,占我便宜干啥呢!”杨东挺不乐意的插了一句。

“咋的,让你给我当侄子,还JB亏着你了?”雷钢吸溜着茶水,宛若聊家常一般呛了一句。

苏浅浅说道:“可能吧?”

陈文吃了块甲鱼,吐掉骨头:“你看,由于你的出色表现,你抢了别人位置,挡住别人进步了,你说你是不是招人嫉恨呀!”

苏浅浅瞪着一双美目,看着陈文,性感小嘴呼出一口仙气:“天,你是说,不会是郭燕彭杰写匿名信诬告我吧?”

陈文噗嗤笑了两下:“很好,我的女人不笨,有政治觉悟!”

说完,陈文探身,从墙上挂着的羽绒衣内侧口袋里,掏出郭燕男朋友今天傍晚写的那封诬告信,递给苏浅浅。

苏浅浅表情三分疑惑,七分紧张。

陈文说道:“这是第二封诬告信,告你的,哈哈,他们玩得真是精彩啊。”

信封没有封口,苏浅浅抻开信封,取出里面的稿纸,展开

信只有一页稿

纸,400字以内,苏浅浅足足读了十分钟。

陈文没着急说话,愉快地喝女儿红,吃甲鱼补补,今晚他已经吃了一顿涮羊肉,这会再恶补一顿甲鱼,补强了自己身子,一会痛快享受苏浅浅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