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早就知道你这家伙是不死之神转世,肯定会平安没事的,果然如此!”

当看到虚空中站立的裴君临时,李天培、张萍萍、叶天星、纳兰浩、夏侯平等人,率先发出兴奋的大喊,一窝蜂似得涌来,其中真情流露,毫不掩饰。

裴君临看的心中浮现一股暖流,刚准备和大家拥抱时,却发现众人纷纷让开了身形,朝着他挤眉弄眼的调侃道:“这第一个拥抱,可不属于我们!”

裴君临正疑惑时,却发现大家纷纷让开了身形,显露出最后面站着的一道清丽绝世的身影。

裴君临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温醇的弧度,缓缓张开了双臂,顿时,王子琼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思念,好像乳燕归巢一般,一头扎入裴君临的怀抱,握起粉拳,狠狠捶打着裴君临的胸口:“下次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爱逞能,你真当自己是神啊,什么事情都敢做出来!男人决绝的分手是为啥”

“那屠神战车,神境巅峰强者都不敢擅自占有,你倒好,众目睽睽之下,硬是给偷走了,出风头也不是你这样出的!”

王子琼发泄着自己内心的委屈,眼泪好像断线的珍珠,不断落地,自裴君临被全地域通缉后,没有人知道她有多担心,恨不得立刻飞到裴君临的身边,并肩承担一切危险,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死她也要和裴君临死在一起!

同时还有他一次性团杀十多名妖神强者有莫大的关联!

既然犯了错,那肯定得承认,得认罚!

尤其是,裴君临还发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那便是和熊神将一直随行的牧神将竟然不见了踪迹,这让他的心理咯噔了一下,升起一个很不好的预感。

“哼!”

杨顶峰冷哼,姿态严厉道:“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胡乱折腾,分手特别决绝的男生发生了多大的祸事!”

随着杨顶峰的缓缓叙述,裴君临终于知道了在他离开后,妖族腹地所发生的一件件惊人大事。

尤其是孔雀妖尊的出现,命令鹤妖神和猪妖神不惜自爆,也要将牧神将和熊神将一起带入地狱后,他的心紧紧跟着提起。

唰!

正在这时,杨顶峰随手一挥,一颗戴着头盔的脑袋悬浮在他面前。

“牧神将!!”

看到头盔中仅仅只剩下脑袋,紧闭双眼的牧神将,裴君临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剧烈情绪波动,惊呼出声。

此刻的牧神将,真的太惨了,原本完好无损的一个人,竟然只剩下一颗脑袋,裴君临难以想象,牧神将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生死危险,才能变成这个样子。

裴君临看着怀里发泄着内心情绪的王子琼,忍不住柔情顿生,也不顾什么场合不场合的,伸手手掌抬起王子琼那张清丽绝世中带着一丝苍白的面孔,最后直接吻了下去!

“哎哟!男人要分手千万别挽留!”

刹那间,四周响起一大片大呼小叫的高喊声,掌声如雷,许多人都被这一幕所感动。

身边不安分的几个家伙,更是双手紧紧捂住眼睛,一个劲的大喊:辣眼睛!辣眼睛!

“公众撒狗粮,当诛!”

“这狗粮撒的,我特么几天几夜都吃不下饭了!”

“呜呜,来自单身狗一万点的怨念……”

杨雪、白玉龙、孙凯三人也是一脸艳羡。

众人七嘴八舌,纷纷打趣,惹得王子琼最先受不了,脑袋直往裴君临怀里钻,羞得满脸通红。

甚至就连后方带队走来的杨顶峰和熊神将两人,见状嘴角也忍不住微微勾起,一脸欣慰。

大战刚刚结束,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紧张,有这么温馨的一幕,倒是能够很好的化解大家的战后情绪。

“原来是这样,那确实是强求不来,我倒是无所谓,反正也不要求什么,不过晚晴毕竟年轻,她可不一样。”

“不过这丫头的性子比较倔,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改变心中的想法,如果实在不行,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吧。”

苏盈盈无奈的看着林木,为什么男生分手那么坚决也没有去强迫他做什么,只是感觉有些遗憾。

“你真好,今天晚上我就不回九弯村了,打算来药园里种地,你要不要一起来。”

林木伸手搂住她,觉得苏盈盈真是一个善解人意,体贴的女人。

感觉着她丰腴的娇躯,他的内心有些火热,更有些迫不及待。

“晚晴她心情不好,这种时候她都会跟我一起睡的,只怕是走不开,不过我尽量吧。”

苏盈盈脸颊红润的回道,似乎是担心被苏晚晴看到,匆匆忙忙的向药园里面走去。

看着她摇曳生姿的背影,林木的内心更加火热,这女人的魅力简直无人能挡,能与她相比的也就只有徐云云。

片刻之后,他来到了滨海酒店,时间刚好差不多,来到酒店之后,他就在厨房忙活了起来。

若布鲁斯没有死,那么这多年为什么不出现?

或者说,他一直在暗中看着自己?

一想到那种情形,马丁浑身上下直冒冷汗,一股寒意顺着后背攀爬发麻的头皮。

他决定重视这件事,进行暗中调查。当一个男生分手后很决绝

……夏天刚回到京城老宅,就被楚江玉老爷子告知,戈乾竟然上门拜访了。

而且临走前留下一个电话号码。

楚江玉正色道,“他说如果你回来了,给他打这个电话,说是找你有事商量,小天,此人又开始兴风作浪了,你千万要小心。”

“我会的。”

夏天笑着安慰一句,随即去了后院。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夏天犹豫了片刻,拨通了戈乾留下的电话号码。

很快接通了,里面传来戈乾的声音,“夏天?”

“是我。”

夏天淡淡道,“你找我干什么?”

“呵。”

戈乾轻笑着,“没事,就是问候一下老朋友,告诉你一声,我回来……”啪!夏天直接挂断了电话。

无数女生,为江辰疯狂了~~

就连韩书妍都脸红了。

李奇佳,目瞪口呆~~

维娅:“......”

麻蛋!!

老娘好想骂他两句,可是~~

为什么老娘都看的目瞪口呆了~~

这个小哥,男生跟你分手的时候很决绝要不要这么帅的?

老娘都想舔屏了!

江辰走到直播手机前,微笑道:“各位亲,怎么样?卖家秀还行吗?”

无数女生,疯狂喊着:“可以!!”

“太可了!”

“这个颜值,我一年可以不吃菜!看着手机就能下饭!”

“太帅了,真的,我哭了!”

“江辰,你说吧,你要什么都行!”

江辰笑了笑:“各位稍安勿躁,不要着急下单,因为我还没说完。”

“Gucci是国际大牌。大家也知道,在实体店里,卖的很贵,我这一身,差不多要十几万。”

“就算是普通版,一身也要几万块。”

“我说的上一任门主,并不是师姐的上一任,而是老门主的上一任。

八年前,老门主陨落,师姐并不打算当门主的,而是被长生门众人临时推选出来的。”

夏天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她的意思。

“根据长生门记载,男生为什么那么决绝五十年前,诸神联盟上一任会长就陨落了,但他极有可能是诈死,至于我师傅……我二十岁的时候,我师傅同样仙逝,练功走火入魔,我和师姐亲手安葬的他老人家,当时是一位年龄颇大的老人继位,那就是老门主……我在二十一岁的时候,判出了长生门。”

说到这里,纪宝瓶抬起头望来,直视着夏天,“因为在那一夜,我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黑影,后来与他交手……我察觉到,他竟然修炼已经被长生门销毁的魔功,名为死人经,我之所以能逃脱,是那个黑影害怕惊动别人,就在当夜,我连夜离开长生门,隐姓埋名至今。”

夏天的脸色跟随着凝重起来,心下已经有所推测。

“由于是黑夜,我没有看清那人的相貌,而且当年我的实力也低微,但是那种熟悉感,我不会辨错。

“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

苏晚晴心中想到,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到了某个地方,等看到那夸张的模样,没有过来人的那种火热,只有羞涩与害怕。

“看样子是还没有开窍,回头找妈妈提点他几句,到时候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苏晚晴心中想到,他毕竟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这些事情不好说出口,只能去拜托苏盈盈。

“这块地太大了,如今我的实力有限,想断掉这一片地的灵气,有些难度。”

林木皱起眉头,他想着该怎么才能灭掉这一百亩药田,包括眼前这些丰收的药材,都必须给他一锅端了。

“对了,风水大阵,我的实力是有限,不过我可以在这里布置一个阵法,阵法可以汇聚磁场,到时候毁了这百亩药田,完全不在话下。”

林木想到了对付的办法,搂住苏晚晴的手不自觉的下滑,然后捏了几把。

“嗯……”

林木完全是兴奋之中的下意识行为,可是带给苏晚晴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她娇哼几声,就这样依靠在他的身上,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