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好吧。”

许弋澄见向南真不需要自己留下,也没在意,他点了点头,又说道,“对了,老板,你要不要上我家去认个门,吃顿饭?好歹也到家门口了,不招呼你显得我没礼貌啊。”

“这次真没时间,办完事我就得走。”

向南想了想,这才说道,“下次吧,下次有机会一定去。记得代我向你家里人问好。”

“哦,好,那我走了啊。”许弋澄点了点头,提起行李就出了门。

等许弋澄离开了,向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也带着行李出了店门,朝附近的宾馆走去。

大概是快过年了,宾馆里并不忙碌,显得有些冷清,向南开了一个房间,然后拿着钥匙就上了楼。

前一段时间天天加班到深夜,即便是向南这个“加班狂魔”也都有些吃不消了,来到房间里稍稍午休了一会儿,向南感觉整个人精神了不少,他到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如果爱下去歌词这才回到卧室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老爷子,我是向南啊,您现在还好吗?”

他喃喃自语,眼角突然有些湿润。

竟有滴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流淌而下。

泪水落在沙漠上,并没有迅疾的消散渗透入沙子中,却如石子落入了湖中,激荡出波纹远去。

波纹沿着沙漠扩去,到了远方,本来黄澄澄的沙粒迅速的变成了皑皑白雪,到了天边,竟然成了远峰耸立。

沈约内心微颤。

他惊心的不是一个人梦中会产生如此地覆天翻、瑰丽壮观的改变,而是因为沙漠变成白雪堆积的山峰后,他突然发现张发财梦中变出的山峰竟然有依稀熟悉的感觉。

除了易城外,他沈约怎么会和张发财见过同一个地方?

连绵雪山逶迤起伏,巍巍壮阔。

沈约仔细看着那山形脉络的时候,已经认出那赫然就是他曾经前往寻找师父遗言的大雪山。

世情万千,雪山不改。

向张发财望去时,雨花石歌曲原唱沈约再次惊讶,赖六已然消失不见,张发财却已经变装。

张发财的变装自然不像叶宣儿的那种变化,而不过是穿了简易的登山防护服。

【就算背景再大,在娱乐圈也应该尊敬前辈吧?我们晶晶出道比苏晚晚早这么多,也太不尊重前辈了吧。】

【希望苏晚晚还是关注一下孩子的教育吧/微笑】

……

韩晶晶的粉丝出来了,月光们当然也不甘落后,而且月光们表现的比他们更加的生气。

【什么叫作弊,走个近路就是作弊了?这不是说明我们小挽歌聪明吗?】

【对啊,自己孩子笨就要承认自己孩子笨,好好教一教就好了,人要认清楚现实嘛。】

【我的妈呀,我从来没有发现韩晶晶竟然这么绿茶,门口那段话不就是在内涵吗?一个真实的故事原唱而且刚刚来的时候韩晶晶的嘴歪成那个样子,不会有人没看见吧?】

【韩晶晶耍大牌的消息那么多,现在来骂我们晚晚?好意思吗?】

……

苏晚晚虽然不知道网上的这些争论,但是刚刚在门外的事情她也已经问清楚了,她没想到两个孩子竟然把人关在了外面。

但是她没有说什么,不少寒韩晶晶的粉丝们看到她这样的举动,也骂得更加的来劲儿。

就算他跟兰心之间不对付,那也是家庭内部矛盾,轮不到其他人来教训自己的丈母娘。

本来杨风是想要杀了西门寒冰的。

但如果他真的杀了西门寒冰,整个西门家族都会发狂的。

杨风虽然不怕西门家族,但双方难免爆发一场大战。

西门家族作为十大勋贵家族之一,实力还是狠强的。

一旦爆发大战,东海卫难免会有死伤。

要知道,每一个东海卫都是东海的保护神。

不到万不得已,杨风是不会拿东海卫的生命去冒险。《如果爱下去》歌曲

这一次杨风废掉了西门寒冰的双腿,也算是给西门家族一个深刻的教训。

同时,杨风也警告了所有人。

如果再有人敢招惹他,西门寒冰就是他们的下场。

从西门家族出来之后,杨风就回到了别墅睡觉了。

此刻,西门家族,彻夜难眠。

西门天下等人,坐在大厅之中,一言不发。

屈辱!

“思明!”她的声音顿时有些严厉,紧接着蹲下去,视线和冯思明齐平。

“不管怎么样,你那个时候都不该直接把他推倒,这件事情是你做错了你就应该道歉,当时那里有那么多的工作人员,你可以去找叔叔阿姨们帮忙,明白了吗?”

冯思明还是一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但是韩晶晶的手紧紧地抓着他,他只能点点头。

“但是现在他们看来有点忙,那我们就先回去,明天录制节目的时候,你一定要和他道歉。终于等到你歌词”

说完以后,韩晶晶就拉着冯思明的手离开了这里。

韩晶晶的不少粉丝在听完她的话以后,都愤怒了起来。他们觉得苏晚晚就是在怠慢自己的偶像,特别是在门口的那一番话,让他们觉得小晚舟和小挽歌就是在作弊,而且节目组还包容他们。

【节目组真是够了,是看苏晚晚的背景大吗?】

【节目组也不能这么包庇苏晚晚的孩子吧?给了卡片不就应该按照卡片上面的来吗?而且刚刚把我们晶晶挡在外面是什么意思?这么没有礼貌吗?】

“嫂子。若是不杀老家伙,你觉得笑掌门现在的情况,这老狐狸会放过他么?唉,我们也觉得掌门人好,所以才会生死相助,这已经无关把握了,对了。既然老狐狸跑了,我把这事传回去,那执法队肯定是输定了,我也要回去收拢下人马,夏小友我就带走了?”李秀七不敢把我交给苏画,所以就打算带我回去,毕竟执法队还在作乱。喜欢你歌词

苏画瞪了李秀七一眼,怒道:“李掌峰,这七色追魂丹的毒就不解了么?就算追踪印记会随着时间消失,但毒性却限制了行动,总要解了的。还是你不相信我?”

“嫂子……这说的哪里话?我只是要带着他先回去而已,哪会是不放心呢,解毒的事,要不等笑掌门来了再说?”李秀七虽说不敢违逆,但也怕把我交给苏画,又起了丈母娘追杀女婿的一幕,这可就糟糕透顶了。

“我……我也和李掌峰前辈去吧,汪南大长老现在没准怎样呢。”我担忧的说道,虽然李秀七刚才说解了汪南的围。但后面没准还要遇上点什么事,她苏画也总不能不管吧?余帅夹划。

“那好!我也去!虽然我出身并非你们九霄神剑门,但如今我也算是门中修士,也要为门中出分力!”苏画怒道,意思是我们俩想要忽悠她,她觉得跟着我们也放心点。

司机是个中年人,似乎很爱跟乘客聊天,向南一上车,他就热情地问东问西起来。

“小伙子,看你好像不是京城本地人,你怎么还没回家过年啊?”

“听说现在火车票都开始网购了,好像也很难抢到票啊!旧梦一场歌词”

“租住在我隔壁的一对中年夫妻,在京城这边都是打零工的,网购不会操作,她男人就熬了一夜排队买票,结果等排到他了,没票了,你说多惨?”

“……”

向南嘴角带着笑意,除了上车时应了一声,后面也没怎么说话,就那么听了一路。

等到了地方,向南付了车费准备下车时,司机又来了一句,“哎,小伙子,没事了早点回家,家里爸妈都在等着你呢。”

向南回头看了他一眼,正想说点什么,忽然又听这司机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儿子到现在也没回来,这臭小子,不知道家里人担心吗?”

向南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顺着上一次来这里的些微记忆,向南还是准确地找到了齐文超租住的一套小四合院。

山路崎岖,白雪飘飘中,张发财胡须霜白,身旁并肩而行的是个中年男子。

男人亦穿着登山服,带着护目镜,加上头顶的帽子,几乎遮住了全部的面容。

可看到那男子的刹那,沈约脑海中却如同遭到雷击般。只是刹那,他随即收敛了心神,却发现那个精神师竟然没有趁机离去。

感觉有些奇怪,沈约问道:“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不想那精神师淡淡道:“不错,但我要逃走,不是错过了一场看戏的机会?”

一场大戏——让沈约为之惊骇的戏份,让张发财没有选择清醒,却将梦延续下去的大戏!

张发财自主的将梦境变成雪山,一定有张发财的理由。

这个理由,甚至比逃命还要重要!

精神师虽然催眠了张发财,却对张发财这人很是佩服,他输给了沈约,对沈约更是好奇。

这两个人都关注的事情,他自然也舍不得离去。

沈约不想这精神师转变的也快,不由道:“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快的看破了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