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说法一点也不硬气,而且也没有全力支持夏天的意思,但是现在束河古镇说出来的消息不同。

束河古镇是全力支持夏天,这个靠山可真的不同了。

他们的意思就是,如果有人敢伤害夏天,那么他们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替夏天报仇,甚至不惜引战争。

束河古镇有多强?

这可是整个天元大6上所有人都知道的,甚至有人说束河古镇真正的爆力会比天元帝国更加的可怕。

所以有了束河古镇这句话,夏天简直就是弄到了免死金牌啊。

从今以后,整个天元大6上的红级高手,恐怕没有几个人敢动夏天了,而红级以下的人,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是夏天的对手。

当然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夏天绝对不会小大6,毕竟天元大6这么大,隐藏的势力和高手那更是数不胜数的。

回到了住处没多久,鬼手十三就来了。

鬼手十三携带了大批的资源前来,挽回感情送什么礼物最好东西多的靠大箱子装来的,这些大箱子里面装的可不是材料,而是储物装备,二十多个大箱子里面的储物装备数不胜数。

“向老,您说笑了,我打听过了,您今年也不过才到花甲之年而已!”林羽笑了笑,接着面色一正,恭敬道:“向老,上次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竟然不知道,您就是鼎鼎大名的华夏战神向南天!”

“哈哈,什么狗屁的战神,虚名而已!”

向南天洒脱的一笑,说道:“战神能被人打成这熊样吗?!”

“您肯定是受了小人的偷袭!”林羽沉着脸很肯定的说道,“我检查您伤口的时候注意过,您的创口很直,而且没有任何的撕裂,应该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突然刺中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伤您的,一定是您十分信任的一个熟人!”

他这话说完,向南天苍老的面容顿时生出一丝悲凉感,眯着眼望着远方,喉头动了动,欲言又止。

冰山美人萧瑟琳淡蓝色的眉毛一抖,挽回前女友可以送礼物吗在听见占卦二字的瞬间,眼里闪过一道闪电光芒,这道光芒很快又黯淡下来,正好被转过头来的萧火儿看见,她立马吐了吐舌头露出一脸歉然道:“姐姐对不起!又让你想起那段伤心往事了!”

呼!

深呼一口气,冰山美人萧瑟琳很快调整好心境,正要开口说话之际,整个人便突兀地定在了那里,她的目光已然被屏幕画面中那个金色的身影所吸引。

“咦?!”顺着姐姐目光望去,萧火儿惊咦失声道:“这。。。这小子到底是人类还是妖兽?!怎么变成这副龙人模样啦?!”

敢情就在她姐妹二人聊了两句的间隙,杜龙已经进入终极变身状态,身上也穿上了玄武龙甲,此刻哪还有半点人类的模样,看起来就是一个龙人而已。

除此之外,他一手仍然握着赤焰斩,另一只手却握着一把造型古朴精致的弩弓,赫然便是他在巨蓝星凡俗世界得到的追月神弩!

这把追月神弩绝对不是凡俗世界制造出来的兵器,怎么追回前女友 礼物它所射出弩箭的威力,会随着主人实力的提升而提升,这绝对非常恐怖!

“他叫黄骁勇,是我的徒弟。”韩三千介绍道。

“师姑好。”

“这位是婉儿,一个朋友。”韩三千介绍了白灵婉儿之后,才把注意力放在了费灵儿的身上。

这时他才惊觉费灵儿竟然是和姜莹莹一起来的。

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呢?

“她叫费灵儿。”韩三千试探性的说道。

姜莹莹笑了笑,说道:“我们昨天就认识了,是她带我来见你的。”

韩三千掩饰着自己的心情变动。

费灵儿主动开口解释道:“我昨天在城门碰见她,正好在画像里看过,所以记住了她的样子。”

“既然是昨天碰面,为什么今天才带她来见我?”韩三千质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现在丰商城有多少人找你吗,如何挽回前女友的方法我不得确定一下她是不是你妹妹吗。”费灵儿一脸坦荡的解释道。

“骁勇,你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吗?”韩三千对黄骁勇说道。

黄骁勇不留痕迹的说道:“对对对,我还有点重要的事情,就不耽误你们兄妹叙旧了,婉儿,费灵儿,咱们一起走吧。”

“一天,姐也觉得不去好,鸿门宴呀,这绝对是鸿门宴的节奏了,那夏瑞泽家那么远,给我们赶山旮旯的地方去了,如果他生气在半路上堵你可怎么办?”韩珊珊也撇着嘴提醒我,而一旁的肆小仙正在把玩避心灯,还有一干宝物。

“胡说什么呢,没有那么夸张,九州大战现在谁不焦头烂额,而且要在九州发声,总要经过截教之手,要不然怎么发声?况且现在赵仙官那边不是补充了一大批给下了冤狱关押在天牢的老臣么?这里已经没有我要做的事情了,我得多活动下,为中州多外交,对不对?”我笑了笑,韩珊珊平日也是夸张惯了。

“啧,送前女友什么礼物最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玩着宝物的肆小仙一边摆弄宝物,一边轻啧一声,让我苦笑不已。

“好吧,我赶紧回我的封地去来个战略部署,这夏瑞泽要是不返,我就把自己牙打断吃了!”赵昱不满的说道,而荆云也是这个决定,要去封地了。

而阮秋水因为要拱卫小天庭,所以这次派去镇守南部的人,换成了秦蓉雪,她资历不够,所以不能封王,只能以大帅的名义。

他之所以如此谨慎,不只是忌惮林羽,还因为周围布满了军情处的人,或许他能对付的了林羽,但是却无法抵挡这么多的人联合攻势。

林羽紧紧的捏了捏拳头,眼神冰冷的扫了黑影一眼,但是黑影在女工人背后藏得太好了,压根看不到他丝毫的容貌。

林羽只好站在原地没有动,眼睁睁的看着黑影挟持着那个女工人走出了车间,随后他侧着耳朵认真的听着黑影的话音。

但是一直过了好几分钟,外面的黑影都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好了没?求复合应该送什么礼物!”

林羽沉声喊了一声,外面仍然没有丝毫的动静。

“我问你话呢?你要是不说话的话,那我可就冲出去了!”林羽冷冷道。

外面还是没有丝毫的声响。

不好!

林羽心头惊呼一声,身子陡然间射了出去,只见外面车间的空地上躺着刚才被挟持的女工人,而那个黑影早已不见了人影。

林羽面色一变,一个箭步冲到女工人跟前,在她脖子上一探,见她还有呼吸,只是昏了过去,顿时长出了一口气,抬头扫了一眼,见夜空中已然没了那个黑影丝毫的痕迹。

慕雪染关了声音,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帝九枭,轻悄悄的出了病房。

“阿诺表哥。”

“小公主,你没事吧。”

昨晚,慕雪染突然给他打电话,询问他在杭市有没有势力,语气十分着急,也没有和他说明出了什么事。

欧诺不放心,分手送什么礼物给女友便派人去查了查,结果得知是帝九枭遭到暗杀,进了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

“我没事。”

“那就好,那家伙怎么样了?”

虽然他看帝九枭不顺眼,但奈何小公主喜欢他啊,欧诺便勉为其难的也关心了下帝九枭。

慕雪染看了眼病房门,柔声道:“中间醒了一次,现在在睡,医生说已经没有大碍,再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哼。”欧诺心道:算那家伙走运。

“小公主,跟在那家伙身边太危险,不如你回东南亚,表哥给你介绍更好的。”

慕雪染嘴角抽了抽,无奈又认真道:“表哥,没有比他更好的了。”

“啧…”欧诺有些不爽,心道:那家伙无耻又狡猾,有什么好的?

“有酒吗?”夏天问道。

“当然有了,知道你好这口,拿的都是我珍藏的。”束河古镇老大说道。

“多谢了。”夏天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夏天离开后,四道身影从周围走了出来。

“大哥,这不报仇的话,也太憋气了吧。”其中一人说道。

“是啊,大哥,欧治子他欺人太甚了。”另外一人说道。

“好了,既然我答应了夏天,那这件事情就算了,你们帮我宣布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我两个儿子回到了束河古镇,邀请焚天宗的老王过来喝酒;第二件事情是:天元五杰之一的夏天是束河古镇终生盟友,束河古镇可以为了他动战争。”

大新闻!

这两个消息一旦传出,那一定是大新闻啊。

第一件事情是束河古镇老大两个传说中已经死了的儿子回来了,而束河古镇老大直接邀请焚天宗的老王,这就代表他要找焚天宗要说法了;

第二件事情是夏天有了新靠山。

这个靠山和之前的靠山不同,之前的靠山虽然是焚天宗,但焚天宗从来都没有表明过立场,只是说夏天是他们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