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知道我免疫,还来嘲笑我,不是浪费唇舌吗?”韩三千笑着说道。

韩三千满不在乎的表情让苏亦涵非常气恼,她可是看到韩三千之后,故意出现落井下石的,可韩三千的态度,却没有让她有半点落井下石的感觉。

“真不知道这种废物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要是我,早就去自杀了,有什么脸活在世上。”苏亦涵咬牙切齿的说道。

“刚才不是说了嘛,自杀到一半后悔了,所以才没死,这也得感谢老天爷不杀之恩啊。”韩三千说道。

这才没两三句话,苏亦涵就已经被气得七窍生烟了,跟贱人说话,似乎就是在伤害自己。

“韩三千,天底下男人的脸都被丢光了,趁早去死吧,活着也是浪费空气。”苏亦涵扔下这句话之后,快步离开,她怕再说下去,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

韩三千淡淡一笑,以苏亦涵的浮躁心境,竟然还想数落他,这不是笑话吗?

“我去拿点东西,在这里等着我。”戚依云对韩三千说道,然后快步离开。

离开花园之后,戚依云追上了苏亦涵,并且挡在她面前。

王翼看着这样的唐小涵,刚刚复合聊什么好心里面不会掉应该怎么才好。

因为他也感觉唐小涵有些莫名其妙。

为什么要跑到联合国那边去说要有冻雨,冻雨这么大的危害,怎么能说就说呢。

这么厉害的危害,可不能乱说。

这样的唐小涵,让他的心里面变的非常的复杂。

他已经开始在想,自己究竟要不要成为唐小涵的追随者了,因为他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要是自己追随着他的话,自己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王翼不知道,也不敢冒险。

“唐小姐,打断一下。”王翼下定了决心,来到唐小涵的面前,站定说道。

听到王翼说话,唐小涵微微一笑,笑容还是这么的苍白无力。

“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要说,你就说吧。”

怎么忽然这么严肃?

难道有很严重的事情?

“恩,是这样的,虽然很抱歉,但是还是想说,因为我的公司让我尽快的回去,所以,我可能,不能够做你的追随者者了,不好意思。”

梁厚德来这片山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复合了怎么聊天老刘作为村子里的老人,自然也是对梁厚德很熟悉、很尊敬的。

梁厚德看着老刘那被病痛折磨得快没个人样的样子有些歉意地道:“我应当来得更早些的。那样你也不会被病痛折磨得这么惨。”

老刘听到这话,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轻轻晃了晃头,道:“不没啥关系的。神医您能来我们这破山区,给孩子们看病,我们真得已经非常感激了。只可惜”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才继续道:“唉只可惜啊,我那倒霉儿子,直接就摔下山崖,就死了啊连让神医您看一看的机会,都没了,不然您肯定能治好他的,对吧?”

说着说着,老刘的眼神都失焦了,显然是想起了儿子死去时候的事情。他脸上本就单薄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变成一抹平静却又沉重得无以复加的悲痛。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沉重。

就连一向调皮捣蛋不分场合的杜小可,此刻也是乖乖地站在杨天身边,有点受触动。

梁厚德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别想那么多了,节哀吧。活着就有希望。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得了什么病。”

秦依依目转睛的盯着新闻,直到新闻都结束了,感情升温的几个小套路她这才又变得慌乱了起来,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打电话给顾寒的助理,电视里的记者,甚至打电话到了市中心的医院。

但是找了一通,都没有谁知道顾寒现在在哪家医院。

秦依依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舒晴看到秦依依这样,也有些急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过,现在舒晴可比秦依依理智多了,拍着秦依依的后背,一边安慰着她,一边仔细地想着策略,“好了,依依,你先别激动,你先别哭了,在想想看看,还有谁知道顾寒他们送去了哪所医院。”

突然,舒晴想到了顾寒远在国外的弟弟,虽然说顾天现在国外,但是没准医院里会通知病人家属,他连忙说道:“对了,依依,你有没有打电话问问顾天,也许他知道呢?”

秦依依给顾天打了一通电话。

当下,顾天正从机场里出来,准备去顾寒所在的医院,接到了秦依依的电话。

他还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见电话那头的秦依依,早已经哭成了个泪人,“顾天……你现在……在哪?跟女友复合聊什么话题你知不……知道……顾寒他出了车祸,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说完,梁厚德便开始给老刘把脉。

老刘没有反抗,只是摇了摇头,道:“梁老啊不用费劲了,我身体怎么样了,我自己知道。这病多半是好不了了。估计再过些时日,我就可以去下边见我儿子了。其实也还不错。”

众人听到这话,都觉得一阵心塞。

大家突然都无比地希望,希望梁厚德能抬起头、说这病能治好。

这样的话,至少能让这可怜的老刘免受病痛,好好地多活些年头。

事情的发展却并不遂人愿。

梁厚德诊脉诊了好一会儿,又细细地观察了老刘的舌苔、瞳孔、身体状况最后,表情非但没有轻松起来,还愈发凝重了,沉默了良久。

这种情况下,他没有给出结果,就已经是结果了他治不好。

老刘病得太重了。

他的身体原本就有不少毛病,比如肝炎,比如肺痨,比如

这些毛病似乎在逝去儿子的痛苦中一下子爆发了,迅速恶化。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疯狂地吞噬着他的生机。

听到这人的说话,樊丽梅感觉自己差点被气死了,找男朋友复合要聊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啊,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在说自己笨么?

说自己笨,那这个人就聪明了么?

“张爷,小凯是不是我儿子,这不用你说,也不用你问,你也不用质疑,小凯他就是我的儿子,我是不聪明,怎么了,我自己承认,但是,我儿子,那是绝对的聪明,绝对的帮我跟你讲。”

听到自己母亲的话,小凯有一瞬间,脸变的特别的红,非常的红。

“恩,你这话倒是有道理,不过,看在你这么爽快的承认了自己蠢笨的情况下呢,我呢,就算是原谅你刚刚对我的无理了。”

听到这里,樊丽梅有了一种打人的冲动,什么人啊这是,简直是不可理喻,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气死人了。

“好,好好,你知道你现在是多么的无理了对吧,这样很好。”樊丽梅直接将他的话给忽略,自说自话。

让张爷顿时就有些心里面憋闷,算了,自己干什么对这个人这样,这个人,这么蠢,自己就不要搭理他这么多了嘛。

现在的老刘,可以说已经病入膏肓了。

就算是以他的药术,都有些无能为力了。找女朋友复合该怎么说最多就能再为他多续些时日。

这种情况下梁厚德甚至都已经不忍心说些所谓的善意谎言了。毕竟,给人希望,再让人绝望,那会令人更加痛苦。而老刘,显然已经无力承担这份痛快了。

所以

沉默良久之后,梁厚德站起身来,平静而又沉重地开口道:“这病的确太重了,我也没有办法治好。只能用一些方子、延续你的寿命。”

这话一出整个屋子里都一下子陷入了寂静。

众人听到这话,都感觉很是沉痛。

在众人看来,梁厚德这样说,基本上就已经宣布了老刘的死刑。毕竟梁神医都束手无策的病,哪里还有人能治好?

这样的结果实在太残忍了。

残忍到让众人都觉得很是沉痛。

不过老刘听到这话,却并没有太多的悲伤或是情绪波动,反而有些释然,道:“没没事我早就已经习惯了,也看开了。这样也好。早点死,早点解脱嘛。说不定我儿子还在黄泉路旁边,等着我一起走呢。”

越是批改,就越是惊讶,和前任复合的聊天技巧等他全都批改好,姜蝉的成绩也出来了。除了几个因为步骤不够全而失了一点分数以外,姜蝉的数学考了有148分。

这还是这位老师吹毛求疵额批改,否则的话就应该是满分来着。

看他一脸的惊愕,其余的老师是抓耳挠腮的,眼看着姜蝉的物理化学都出来了,成绩也是非常的喜人。

几个理科老师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一直等到了姜蝉所有学科的成绩出来,所有老师看着姜蝉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这是人吗?710分的试卷,她考了有698分,这个成绩已经可以在初三年级傲视群雄了好吗?几个老师的心思全都浮动了。

尤其是姜蝉的那篇作文,那是真的让那位语文老师拍案叫绝。到现在还拿着姜蝉的作文不停的品鉴呢,人家是省级的特级教师。

再加上那个教导主任拿过来的试卷本身就是难度偏大的,这个难度一个初一的女生能够考这么高的分数,已经说明了人家确实成绩好。

梁晨在一边看着也是惊讶不已,没先到外甥女这么厉害啊,真给他们老林家长脸。等最后姜蝉是如愿跳级到了姜恋雨的班级,就是那位数学老师的班上。

数学老师老王对姜蝉那是一个春风拂面,这可是一个金饽饽,怎么就慧眼识珠地落到了他的班级里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