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是根本理解不了的,其实消灭杀讲的就是空气巡回过程中撞击到周边山体或者某一方位产生的厉害作用。

这种气流碰撞产生的作用,是无形的,但在风水师眼中却是可见的。

在修造大厦时,会有专门的技术团队对大厦的整体结构进行区域设计,这里面就会请风水先生布局,卫厨,卧室,客厅,书房该在什么位置,这些都是有明确规划的,不能胡来,不然是要死人的。

很多开发商不信邪,甚至污蔑风水,修造地基时也是随心所欲,最后导致一系列事故的发生,这些都是不信风水的惨痛教训。

在我进大厦写字楼之前,有关布局的所有数据都在我的脑海里,这些属于阳宅风水,我张家最厉害的是看阴宅。

莫陌坐在一旁,看我吃方便面,前男朋友找到新女朋友了一脸的满足,并不知道我脑子里已经勾勒出了此地的玄空数据,以及空气流动的走向。

“好吃吗?”她问。

“屌丝的最爱。”我笑道。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那时候,读书没钱,我早早的去了外地打工,遇到很多人,碰到很多事,但无论我遇到多大的挫折,只要美美的吃上一桶方便面,瞬间就满血复活。你知道吗,魂一!其实你长的特像一个人。”莫陌坐在一旁,诉说着她的心酸。

传闻后羿可是曾经射杀过灼日的人!

“这里始终是尼罗河畔,我就不信,你们在这里还了翻了天不成”尼罗河畔的准王怒喝道。

这里同样是四大文明发源地之一,岂可被华夏神灵在此压了一头

“哼,尔等可曾见过黑暗吗”虚空之中那伟岸的身影冷哼一声。

“弓来!”

随着这话落地,虚空中那张爆发出无量光华的大弓猛地一震,而后电射到此人手中!

“你还不给我退下!”

后羿的残念猛地抬起头,看向了头顶的太阳!

随着这句话落地,太阳像是真的在移动,前男友找了新女友在迅速退避一般!

而且那位王发下身上的金光也在迅速消散。

整个尼罗河畔,此刻任何地方的人都在惊愕。

因为天黑了,夜幕降临了。

连星光都不曾有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骇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仿佛发生了日食一般,整个国家全部一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角斗场更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你这到底是”尼罗河的王惊惧不已,这太过可怕了。

这种手段俨然通天了。

这还只是一道残念,若是真身在此,这到底得有多强大

而这一刻,他们被黑暗压制,这黑暗像是有一股无形的魔力一般,就是尼罗河畔的王此刻也被压制了。

另外一边,洛尘的修为再次暴涨,已然猛地冲到了觉醒第七层。

天地意志压迫而来,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强烈,前男友分手后马上有女朋友但依旧让人觉得可怕。

“哈哈哈,古往今来,道友,你还是第一个被天地意志如此针对之人,你莫不是这方天地之人”后羿残念疑惑道。

但是洛尘身上流淌着华夏血液,这一点绝对不会错!

而洛尘其实倒也知晓,他之所以如此被针对,就是因为他的神魂已经不属于这葬仙星,这地球了!

后羿张弓而起,一道金色的箭矢在大弓上凝聚!

随后猛地射向了天空!

但我知道,这点小小的成功还不值得我如此。

直到汤汁见底,我才开口。“二狗不是好人,你离开他是对的。”

“魂一,谢谢你为我指点迷津。”她有些激动,因为她从我这儿得到了她之前解析的答案是正确的。“我该如何感谢你。”

“你已经给我咨询费了。”我笑道。

“那只是小意思!”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抺向往,仿佛我在她眼里就是一束会发光的山峰,她想爬上去看看,为什么山峰会发出光亮。

“我们说说明天的事。”我一脸满足的倚靠在靠背上,不小心看到莫陌姐微微岔开的大腿间露出的一抺红色。男朋友刚分手就找新欢了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的!

我的脸顿时滚烫,这太不正常了!

“你怎么了?”她发现我脸上微红,奇怪发问。

“哦,没事!我去看一下衣服烘干了没有。”说着,我就要起身。

绝对不能够让眼前这个年轻人突破。

因为在尼罗河畔这位王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未突破,便已经掌握了大道至简这种东西。

若是真的突破了那还得了

金芒无限拔高,金灿灿的如同一轮太阳。

王的意志朝着洛尘压了过去,他显然是想要干扰洛尘突破!

“你虽为神灵,但是在这里,我们也有神灵!”王在金光之中冷喝道。

他还有底牌,毕竟在尼罗河畔他们岂会无神

“子民借太阳神神力一用!”

随着这如同祭祀禅唱般的声音落下。

尼罗河畔四周几十座金字塔顶端忽然射出金光!

在天空之中汇聚到他身上,金字塔严格来说并非是陵墓,而是有其他用途,其中之一的用途便是收集神灵散落的力量!

此刻王的意志将金字塔收集的神力聚集在一起,分手半年了他找了新女友要来对抗眼前这个神灵的残念!

只是这个时候一声冷哼响起!

“尔等宵小,也敢放肆”

齐天麟低语,身体剧烈颤抖,缓缓的蹲在了地上。

依稀间,从他的领口上,若隐若现一团银色图案,与叶修胸前的图腾极为相像。

在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道声音。

“难道,你就想一辈子蹉跎下去,挣扎在最底层么,你甘心心爱的女人,再次被夺走?”

“还是说,你已经放弃了追求武道,甘于平庸!”

“他为何备受爱戴,万人敬仰,是力量,强大的实力!”

“而你呢,一直都被人看不起,难道你就不想成为人上人,主宰一切!?”

“金钱,资源,权势,女人,中心点都离不开,强大的实力!”

齐天麟脑海中的魔音,散发着极致的诱惑力,眼睛内更是迷离,精神看上去都有些恍惚。

听到这话,苏凝雪的眼神立刻黯淡不少。

她不知道刚刚为什么会期待陈天说出那句只为她的话,但想到陈天来苏家的目的,她就立刻调整状态,并问出一句对方感兴趣的话。

“就算你不是为我,女朋友刚分手就有对象了这次也让你承了不少人情,说吧,接下来想让我怎么回报你?”

“回报?”

陈天意外苏凝雪的话,可跟着当他看到对方一副不想欠人情的样子,他就立刻明白,并想到一个主意:“其实也不需要你做什么,我现在只想了解苏家的秘密,如果你能帮我找到一把钥匙,这次的事咱们就互不相欠了。”

“什么钥匙?”

苏凝雪好奇,陈天也没有隐瞒,就直接说出了目的。

“你爷爷曾经有过一个黑盒子,我不清楚你是否见过它,但它的钥匙却在苏家,如果你能帮我找到,这次就算是帮我大忙了。”

“黑盒子?”

苏凝雪露出惊讶,因为她没想到陈天的调查进展会这么快,不过随后当她想到什么,就立刻露出恍然:“我曾经的确见过爷爷有这么一个黑色盒子,但他却对这盒子的事只字不提,哪怕去世之前也没有告诉我什么。”

“我参加朋友聚会,刚好路过。大师,你这是遭遇了什么?”她透过后视镜,妩媚一笑。

“没事,遇到点小麻烦。”我不想解释,解释了也说不清楚。

“像你们这一行,其实挺难的。”她似有同情的说道:“大师,分手后立马找新女友你此前说的那段话,我已经分析出来了,所以决定和二狗分手。”

我笑道:“你叫我张魂一吧,叫大师太别扭了。”

“好,魂一!我想请你帮个忙。”莫陌姐时不时回头看我一眼,我真担心她撞上什么东西。

“只要不违背良心道德,不做有害社会团结,不涉及暴力等国家禁止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你。”靠在后椅上,我心情舒畅了许多,爷爷说的没错,一旦客户对你建立了好感,她们就还会找你。

“我准备明天跟二狗当面提出分手的事,但我需要一个人扮演我的男朋友。”莫陌如实说道。

“这......”听了她这话,我心里顿时有种妃子被皇帝翻牌的激动。二狗如此对我,我就日你的女人。我心里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