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她接触到十号病人,再到现在开始试错,苏半夏在他的身上前前后后花了足足有八九年的时间。可以说十号已经成为了她的一个执念,她是铁了心要攻克这个病例的。

这是苏半夏第二次尝试医治十号病人,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这个上面。按照她的步骤一步一步地医治病人,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看到医治成功这个字样的时候,苏半夏反而有种怅然若失之感。

“这就结束了?”

“宿主若是不放心,系统可以保留十号病人。”

“保留着吧,我又有了新的想法。不过我现在要先睡一觉,我太困了。”回过神来,苏半夏才惊觉自己精神格外疲惫。

“请宿主好好休息。”看苏半夏神思恍惚,姜蝉也不吵她,而是让她去休息。

也许是累地很了,苏半夏躺到床上就发出了细细的呼噜声,送前任想复合生日礼物苏爷爷过来看了几次,发现她睡地特别沉。

苏爷爷叹了口气,再看看桌边的医书等等,轻手轻脚地下楼去了。

苏半夏这一睡就睡了足足有十八个小时,直到暮色四合她才睁开眼睛。高强度的脑力运动会消耗人绝大多数的精力,如此睡了一觉苏半夏才觉得自己耗费的精气神补了回来。

忽然,他转头对着身边的朱莉亚道:“朱莉亚,我需要一些药材你能不能帮我弄来?”

原本正在看热闹的朱莉亚立刻一愣,虽然她不知道裴君临好端端的需要药材做什么,但还是毫不犹豫道:“当然没问题,裴先生您需要什么药材,尽管说!”

“走,我们回去!”

裴君临开口道,很快,三人就回到了甲字号别墅,裴君临快速拿起纸笔,罗列出一大排药材的名字,送前任什么生日礼物足足有上百种,而且每份都需要的量很大,其中不乏一些价格昂贵的老药。

朱莉亚神色震惊:“裴先生,您突然需要这么多药材做什么?而且这量也太大了吧!”

李超然也是面露惊诧之色:“老大,你该不会是想要炼丹吧?”

他是亲眼见识过裴君临的炼丹技术的,所以,一言中的。

裴君临点头,没有隐瞒自己的野心,直接道出他心中宏伟的目标。

当李超然和朱莉亚二人听完裴君临的设想后,两个人全都呆住了,膛目结舌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所以很快警笛声就响起,一辆警车停在了马东强的别墅门口。

一个警察走了过来,大声叫了一声。

“谁报的警?”

“警察叔叔,是我报的警,就那个马老板,他昨天晚上跑我家将我家后院果园的18棵果树,连根拔起都给偷走了,所以警察叔叔你要为我做主啊!”

陈江马上跑到那警察面前一脸委屈的指着别墅2楼马东强说道。生日礼物送什么给女性朋友

“指控马老板你得有证据啊,不然的话可就是诽镑,你可清楚?”

警察很是严肃地对陈江说的。

“警察叔叔,绝对错不了,昨天晚上我还看见他的手下进入我的果林之中去偷果子,之后我回家去吃个晚饭,回来的时候就发现我家果园里面的果树都不见了。

昨晚去过我们家的就是马老板和他一个叫黑子的几个手下,除了他们还能是什么人。”

陈江也是一口咬定了就是马东强的手下偷过他家果园里面的果子,所以正好好巧不巧的果树都丢了,马东强就成了第一怀疑对象。

“你来啦!”

中森明菜看到易青,显得非常开心,小跑着过来了,一想到她可能怀着身孕,易青不敢大意,赶紧上前,一把将她给扶住了。

果然换了生活环境之后,对一个人的心情会有很大的影响,之前中森明菜在日本的时候,每天都要被媒体,家人,还有那个近藤真彦轮番骚扰,情绪格外忧郁。

现在好了,虽然也少不了被媒体关注,可至少她在这里的关注度,是远远比不上日本的,整个人都显得开朗多了。最适合送给前任的礼物

“怎么突然就过来了?”

易青要来香江的事,中森明菜并不知道,刚刚车开进来的时候,她才发现的,一开始还不知道是易青。

“这边有点儿事,顺便来看看你!”

中森明菜听了,眨着眼睛,笑道:“原来只是顺便来看看我啊!”

易青也被中森明菜的样子给逗笑了,道:“好!是特地来看你,顺便处理一些事。”

中森明菜这才满意:“快进来吧!我刚好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呢!”

只要给他时间,必定会问鼎整个世界之巅,论资产实力,他现在麾下坐拥数百亿的君临国际,每天日进斗金,不出两年就会达到千亿级别的国际性大公司。

论地位,他是整个江北地区的无冕之王,就算是国家都对他很客气,多次邀请他成为某炎黄组织分基地的丹药阁阁主,却被他拒绝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裴君临转世重生后,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获得的,这世上又有哪个人能够比得了!

既然他现如今已经拥有如此大的势力,那为何不能创造出一个可以真正影响武道界乃至全世界的大势力呢!分手后给前任送礼物

君临国际虽然如今名声远扬海外,日进斗金,可再怎么说那只是一个世俗界的势力,裴君临现在要做的是一个可以足够影响整个华夏国武道界乃至全世界的超级大宗门!

这就好比他曾经在万千世界中待过的那玲珑阁,坐拥一方大世界,麾下控制多个星球势力,受尽亿万人的膜拜,每年单单收到的供奉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说干就干,裴君临淡淡扫了一眼如同菜市场一般热闹的场面,这其中他看到了丹宗子弟一个个面对武者,骄傲至极的态度,而反观那些武者们,其中不乏一些宗师强者,可面对一个个实力只是堪堪达到修道初期的丹宗子弟,却是极尽阿谀奉承,堆满笑容,丝毫没有所谓的宗师气场。

一道妖异美丽到极点的刀光凭空闪现,直接将玄阳九叠浪的意境全力施展开来,其间,他还不忘记将赤焰斩内部自带的法阵一并启动,极品仙兵一百二十八倍的战力加成毫无保留地施展开来!分手了还要不要送生日礼物

除此之外,还有他体内那个异于常人仙婴的阴阳鱼所爆发出来的四倍基础战力,没错,四倍于天仙阶的基础战力,这就是玄天决突破一重混沌初开所带来的好处!

本身,由玄阳九叠浪就能够让他拥有金仙一阶的战力输出,这会加上极品仙兵一百多倍,还有基础战力的四倍,那就是四乘以一百二十八倍了!

哧!

赤焰斩仿佛斩在西瓜上面般,一路向下划落,足足斩进数尺深才止住,这一幕让许多人为之惊愕傻眼。

“编号xxx,总战力输出为六星级别!”

那些旁观者被杜龙这一击给吓傻了眼,对于自由女神阵灵而言,别说是六星级别的总战力输出了,就算是九星级别的总战力输出,她的声音也不会有任何波澜起伏!

“哇靠!六星级别的战力输出?!这家伙不会是早就在哪里领取过女神六星徽章,现在只是跑到咱们一楼来显摆的吧?分手的最后一个礼物!”

所以他现在是报警处理都不怕的,要不是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不管怎么样马东强都不想和警察打交道。

万一警察介入,那么他做的一些违法的事情肯定会暴露,到时候就算证明了他没有偷陈江的果树,那么他做的那

些事也够他判几年了。

“好吧,嘴硬是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报警处理了。”

陈江那也是和马东强争的面红耳赤,然后直接拿出了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怎么说他是一个平民百姓,出了事情家里丢了东西,他自然是要报警处理。

要是他不选择报警处理的话,那真的会被一些有心人觉得这件事情另有蹊跷。

所以演戏自然就要演全套,他要演一个受害者演的真真切切的,那样的话就可以让那些打他灵果主意的人明白一件事情。

那就是那些灵果确实已经不在陈江身上,被人给偷了。

至于被谁给偷了,那就不归陈江管了,他只要让众人知道,他的国树都被连根一窝给端了就行了。

在诸女的调笑声中,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便过去了,一楼里头某个大门开启的同时,从大门内陆续走出近百道身影,这些人有兴奋不已的,也有垂头丧气的。

“好了!你们的考核评定已经结束,都回去吧!”一个应该是负责考核评定的中年男子,开口将那群刚刚考核完毕的人员遣散后,这才拿着一份名单来到一楼休息区大声喊道:“下一批,编号xxx到xxx,跟我过来!”

哗啦一声,包括杜龙在内,立马便有近百人从休息区站了起来,然后跟着那个中年男子朝内部那个大门行去,整个休息区突然少了上百人立马空旷许多,不过很快便会被新来者给填满!

大门后头,是座数十米方圆的大厅,大厅正中间位置摆放着一块黑色的石头,足有数米长宽,不知是何用途。

“都看见那块黑玄金了吗?!现在开始,被我念到编号的人立即上去全力攻击它,可以使用任何等阶的兵器!好了,第一个编号xxx上!”

随着中年男子话音落下,很快便有一位胸口佩戴着二星徽章的男子走上前去,等他来到那块黑玄金跟前之际,手中已经多出一柄刀形仙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