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出他跟爱你,每天你下班都会来接你,我需要你做的第一步就是对他说,你要嫁给他。”

“嫁给他?”

孔曼顿时眼睛瞪得大大的,面露难色。

因为他重未想过要嫁给郑何。

不过这五毛……加上郑何对自己确实不错。

当即一咬牙一跺脚。

“行没问题。”

“不不不。”

夏凉摇了摇手指。

“我只是让你这么一说,最终结不结婚是你的事,我要的只是你折腾他,到时候他家开商讨彩礼的时候,你就要二毛。”

“二毛?不多呀。”

孔曼眨巴了一下眼睛,要知道之前郑何也不是没想到和孔曼结婚。

可是孔曼并不想,随口说了一百万。

夏凉慢条斯理的点了点头。

“对,坚信这就是爱情歌词是不多,不过你可以慢慢涨呀,在他家筹办婚礼,在结婚的第二天,加彩礼什么的,比如五毛。”

嘶~

只有将自己最重要的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他才觉得心安。

“家荣,虽然我和你爸都已经处于退休状态,上不上班都无所谓,但是我们过完年也再没回去过,实在也说不过去,这次是你爸局里的领导给他打电话,说有点事让他回去一趟,所以他才往回走的!”

李素琴急忙冲林羽解释道。

“局里给他打电话?!”

林羽面色瞬间一沉,神情顿时颇为警觉了起来,他老丈人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局里都没有打过电话,怎么会如此巧合的在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

昨天晚上他刚刚才解决掉土卫回到京城,结果今天他老丈人就接到了电话被要求回去,这一切实在是太巧了,所以由不得他不往玄医门身上联想。这就是爱情歌词含义

说话间林羽已经急切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给江颜打去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响了好久江颜也没有接,林羽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他立马重播了一次,这次同样响了好久,不过庆幸的是电话最终接了起来。

“喂,家荣,你回来了吗?!”

叶飞追问一声:“现在情况怎样了?”

林百顺神情苦楚:“很不好……”叶飞眼睛微微眯起:“什么意思?”

林百顺没有对叶飞隐瞒:“沈千山被杀,牵扯到你,也就牵扯到黄会长和武盟。”

“总部留下黄会长调查之余,也严令中海武盟不得参战,如此一来,黄会长和四大馆长无法出手。”

他苦笑一声:“我们最强底牌直接被废掉。”

叶飞眼睛眯起:“这是拉偏架啊。”

黄飞虎为代表的武盟子弟,是中海的武力后盾,不让中海动这批人,等于绑起双手。苏三说歌词

同时,叶飞心里闪过一丝愧疚,自己也多少有点责任,如非踩沈千山过头,就不会让黄飞虎他们受罪。

“确实是拉偏架,可没有办法,黄会长在龙都,元老阁又强势,四大馆长做不了太多事情。”

林百顺轻轻摇头:“我们只能高价聘请了一批好手。”

“这些人战斗力也算强横,好几个都是玄境巅峰,可没想到,江化龙请到霸剑子弟疾电。”

尽管叶凡身负苍天霸体,但吞噬了海量的貔貅元气后,就像是一片湖泊承载了汪洋大海的水量。

再短时间内,他的力量节节暴涨,但作为“容器”的身躯,依旧没有升华,此刻竟隐隐有被撑爆的迹象,必须尽快将那些元气消耗掉才行。

一念及此,叶凡扭头望着百里浅雪和麒麟,开口道:“咱们走,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嗯!”百里浅雪微微颔首。

麒麟犹豫了一下,像是思忖着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与两人同行。

一方面,如果不是叶凡的话,它恐怕已经被吞天魔君彻底炼化,这就是爱情歌词张小伙就连神魂都被抽取出来,永世不得超生。

另一方面,叶凡身上具有仁道气息,让它产生一种想要追随的心。

跟姬元昊相比,叶凡才配得上“王者”二字。

望着叶凡等人离去的背影,远处的姬元昊面目狰狞,双目赤红,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此刻,他身上再无半点神圣皇霸的气息,倒像是一尊九幽魔王,脑海中完全被愤恨所占据。

突然,龙一快步走到姬元昊的跟前,单膝下跪,开口道:“少主,此子的潜力,太恐怖了!较于在倭国时不知强了多少,若是继续让他成长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此子不可留!”

叶飞开门见山:“我联系不上宋红颜,我想要马上见到她,有没有法子?”

林百顺迟疑了一会:“飞哥,宋总今晚有点事,你晚点再找她吧……”“看来你知道她行踪。”

叶飞淡淡出声:“正好,你告诉我地址,我过去找她。”

林百顺神情犹豫:“飞哥……”叶飞毫不客气打断:“别跟我说废话,这就是爱情我知道她有危险,我要马上见她。”

林百顺咬着牙回道:“飞哥,你稍等,我派车子过去接你。”

半小时后,一辆黑色奔驰出现在金芝林。

叶飞准备钻入车里,独孤殇一声不吭跟了过来。

叶飞一愣:“你跟着我干吗?

你在店里好好养伤。”

独孤殇淡漠出声:“危险,保护你。”

显然他知道叶飞要去危险的地方,因此固执地要跟着保护叶飞。

叶飞笑了笑:“不用担心,我足够保护自己,倒是你要好好休息。”

独孤殇毫不犹豫摇头。

“第六场,第六场开始。”

这时,主持人宣告第六场到来,声音很是高昂:“中海,豹子头进场。”

最后一个音节,主持人拖得很是高昂持久,铿锵有力。

观众们的掌声,喝彩声,口哨声瞬间响成一片。

随着一阵灯光的闪烁,一人迈着坚定步伐出场了。

他脑袋硕大,身高一米九,戴着斗笠,肌肉如同推土机一样,错落有致的覆盖在了全身。

他手里还拿着两把斧头,猛地一挥,虎虎生风,气势惊人。

就这个块头,就这身体格,就这个气魄,做他对手非常危险,至少还有你歌词怪不得叫豹子头。

叶飞还见到宋红颜笑了笑,多了一抹轻松,显然她对豹子头充满着信心。

“这是压轴的豹子头。”

林百顺解说一句:“曾经是公门中人,力大无穷,还刀枪不入,曾经一人横扫百名持刀匪徒。”

“他本来是最后一个出场,但大家担心士气低落,也想搬回一城,就让他出来了。”

此时,主持人再度喊道:“江氏集团,疾电。”

“嗖!”

随着这一个宣告喊出,一个身躯笔挺的年轻人也走上对战台。

刹那间,吞天魔君便做出了取舍,眼神一凛,嘶吼道:“小子,这个仇本君记下来!你给本君等着,用不了多久,本君就会卷土重来,将你吸成人干!”

言罢,吞天魔君便转身化为一道飞虹,暴退千米,向着远处掠去。

堂堂五大魔君之首,如果这就是爱情我都知道竟然被一个年轻晚辈逼退!

这事情若是传出去,恐怕会让整个隐世宗门震动。

……

直到这一刻,叶凡才终于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

之前的战斗中,他虽然也战胜了许多天位强者,但跟天位巅峰强者的对决,这还是第一次。

突然,他的脸上浮现出妖冶的红晕,身上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颤栗不已。

“咦?这是怎么回事?”

叶凡脸色大变,运转神识内观自身,很快就发觉了症状所在。

俗话说得好,虚不受补。

体质较弱的人,若是一下子服下药力太猛补剂,非但没有益处,可能还会影响身体。

“不用。”

夏凉摇了摇头,随后一脸玩味的看着孔曼。

“跑?你觉得你能跑的掉吗?”

…………

孔曼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男人光穿着就几十块。

能够随手拿出一块钱,只为了对付一个屌丝……

这种拿钱不当钱的人,身后的势力是多庞大。

甚至孔曼都能想到,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

面前这个男人,可能直接用钱去砸一个美女,再从自己身边把郑何勾走。

在实施这一系列计划。

之所以选择自己,也只是图方便而已。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白拿钱跑了。

深吸一口气,孔曼狠狠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表演的。”

夏凉点了点头。

“很好,记住我的电话号码,随时给我最新的进度。”

“没问题。”

孔曼拿出了手机,记住的夏凉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