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向相关部门和主要领导提出这个想法的人,是被王菲菲纠缠的他,当然他也是被王菲菲拿出的那份设计规划给打动了。

他拿着那份规划设计书,先是找了文旅、商发等部门的朋友咨询了一番,同样得到了他们的肯定之后,他才找了主管领导,把一些一些王菲菲说的东西,和领导沟通了一下,得到了对方的不反对。

没错,不是同意而是不反对,这种具化的事情,上面的领导是不会随便拍脑袋决定的,最终定稿的肯定是相关的主管部门。

而像十八号这样具有一定历史价值,且还涉及到整个外滩一体化规划的物件,管辖的部门那就更多,需要协调的部门也是不计其数。

所以,即便有了领导的不反对,但直到前不久这件事情才有了最后的答案。前任为什么从来没回头

一份无比复杂,盖过不少大红印章的批复文件,来到了王菲菲的手里。

“你同意了?”

申请本来就是用王菲菲的个人名义处理的,而且十八号的经营高牧也早就说过会交给她,因此王菲菲对于高牧的这个说法没有任何的惊讶。

陈泽平微微有些失望,强笑道:“几年前你还上过新闻,是大学生创业的典型,我以为你那时候赚了一大笔。”

佟童又来气了,说道:“确实没赚多少,而且买房子、创业,已经把钱都花得差不多了,我爸得的那个病又是个无底洞。就算你有不满,我也没什么办法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肯借钱给我,我已经很感激了。谢啦,兄弟!”

佟童开玩笑道:“你不是研究周易么?你就没给自己算一卦,怎么才能发大财?”

“嗨,快别提了。周易哪是我等凡人研究的?再看下去,我就没命了,太特么深奥了。”

他放弃也不算意外。佟童想留他吃晚饭,陈泽平借口要回家帮忙,前男友回头只有两种情况没有答应。看着他的背影,佟童长长地叹气。跟孙丞材一样,他也没想到陈泽平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陈泽平吃住都在家里,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玩游戏。他的开销几乎为零,每月还有父母的补贴,他怎么就一分钱都没攒下?

他借钱究竟是想创业,还是干别的?

高小宝进来的时候,跟陈泽平擦肩而过,他俩之前见过一两次,因此有点面熟。跟佟童说完工作上的事之后,高小宝说道:“没记错的话,那人是你的发小吧?”

“嗯,现在变成不怎么亲的发小了。”佟童苦笑道:“如果不跟我借钱,可能都不记得我这个朋友了。”

高小宝发出一阵狂笑:“跟你借钱?我没见过比你更穷的老板了!你这情况,居然还有闲钱借给别人?”

“所以我在反思,我是不是太菩萨心肠了。那是我留着下个月吃饭的钱,他借走了,我该咋办呢?”

佟童说到这份上了,真的太可怜了。高小宝觉得自己该表示表示,但是他同样穷得叮当响,没有大方的底气。他干咳了几声,不知该怎样接下去。佟童主动说道:“你参加那个教练培训,前任说不会回头了是在林市吧?”

“嗯,我还打算去看看钱茜茜。”高小宝解释道:“听说她还得动两三次手术,好可怜。”

“你听谁说的?”

“她跟我说的啊!我俩有微信。”高小宝滔滔不绝地说道:“她的微博,小红书什么的我也全都关注了,还别说,她挺时髦的,是个小网红了。不过,她也真是有钱。前几天晒出了她的购物记录,说是上不了学,心情懊恼,购物发泄一下。也就几双耐克鞋,我认得出来,其他的那些牌子我都不认识,但是没有一件低于一千的。我算了算,她一晚上就花了一万。”

说罢,佟童转给高小宝五百块钱,让他买一些水果饮料什么的,挨家挨户地送过去,亲自跟家长说明出车祸的原因,诚心诚意地跟他们道歉。

多大点事,至于吗?高小宝很不服气,佟童也没有再数落他,而是转身走了,给他留足了面子。前任回头只有两种情况高小宝想明白之后,也乖乖照做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他登门道歉不久,就接连增加了好几个“客户”。他们把孩子送来的时候,直截了当地说——是那几位接受道歉的家长介绍过来的。

而且,他们无一例外地说——你们态度好,责任心强,把孩子交给你们,我们放心。

高小宝没想到,这么一点小事,居然会带来这样的变化。果然,口碑就是最好的广告。不管怎么说,老板的眼界就是不一样。

通过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高小宝越发佩服老板,虽然嘴上不说。佟童也从来都不居功自傲,这事过去就过去了,再也不提了,还说道馆能有今天的规模,都是高小宝的功劳。

都说朋友不适合合伙创业,但他们俩却非常和谐,几乎没有闹过矛盾。他们之间有发自内心的尊重,出轨前任只有两种原因有足够的信任,才能这样互相扶持吧!

在学生会,在魔都大不管高牧做什么,都会被联想到他这个校长的身上。

“这样啊,行吧!我好好想想,到时候做一份方案请您过目。”

高牧倒是没有那么的矫情,不就是折腾点浪花吗?

其他的不擅长,搞事情他还有什么好怕的,另外,高明一点的话,他也只需要出出主意,拿拿方案。

具体的执行和实施,他相信会有人抢着去干的,所以这一切和占茅坑少拉屎并没有深刻的矛盾。

“可以。”

按理,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他来操心,但是眼看用心培养的女儿被高牧就这么的忽悠离开,临时之间王乾德还需要高牧来填补他骤然的空虚。

“好了,你们都聊完了没有。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再不下去吃饭,我那些菜又要再热一遍。”

事情聊到这一步,王母觉得可以好酒好菜的庆祝一下了,品尝一下她的厨艺,也是此时的应景之作。

“对对对,走,吃饭去,快饿死了。”

实在是不想继续在书房探讨这些沉重的话题,前男友三个月都不回头王菲菲第一时间附和了王母的意见,起身推着高牧就往房门走去。

轰!

他的拳头砸在了石头人的身上,石头人的身体也是粉碎了一大片,不过石头人同时也在恢复了。

轰!

他父亲的破坏力也是越来越大!

就在这时,石头人的战斧也是再一次的砸向了夏天龙。

夏天想要故技重施。

可是他的父亲仿佛是有所防备了一样,不管他怎么拉,都拉不动他的父亲。

距离不够。

夏天想要上前去替父亲抗住这一下,可是却来不及了。

“父亲!”夏天大喝一声。

轰隆隆!

他父亲的身体直接爆射了出去。

穿透!

那个巨大的石斧直接被他穿透了。

“这...”夏天也是被自己父亲的破坏力给震惊了,他现在完全不明白,父亲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恐怖。

夏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靠一双拳头就干掉了这个巨大的石头人。

很快,就接近了北欧仙宫那座巨大的大门了。如何坚定的分手不回头

“殿下。”开始召唤的那个男子也跟了过来,而浩浩荡荡的队伍全都站在了北欧仙宫的大门上。

洛尘看了看那大门,其上神力滔滔,难怪当初剑圣等人打不进去,因为那是真正的神力。

即便是极为微弱了,但是神力依旧在,哪怕是一丝,也不是剑圣那个觉醒层次可以承受的。

亚索看了看他带来的男子,忽然一扭头,露笑容开口道。

“麻烦你了,你可以离去了。”

而那个男子弯腰,准备行礼。

只是他刚刚一弯腰,亚索就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在那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刹那间,直接将那个人按在了门上。

“献祭!”亚索的力量何其之大,又岂是那个人可以承受的。快眼看书

这一巴掌按下去,直接将那个人活活按爆在门上。

而亚索却没有任何怜悯之心。

仿佛刚刚献祭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根稻草一般。

不过有夏天在,千剑山的队伍还没有什么。

“等等!”闵柔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夏天问道。

“我感应到了我们千剑山掌门令牌的所在。”闵柔突然说道。

“哪个方向?”夏天问道。

“左前方,不远,不会超过一百公里。”闵柔说道。

“走!”夏天的身体一动,直接抵达了目的地,当他抵达目的地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头巨大的三头蛇,这个三头蛇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好像是死了一样。

不过夏天知道,它是活的,只要夏天再往前一步,它就会立刻扑上来,直接干掉夏天。

“就在那边!”闵柔的脸色突然一变,她感应到了掌门令牌,可是这里没有人,也就是说,她们的掌门死了,就死在前面。

一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绝望。

她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掌门和大长老的,可是现在结果居然是这样。

“师姐,一定是它干的,我们替掌门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