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然,今天能不能活着回去,还得打个问号。

姜天成想象中第一天让对方放弃习武的计划失败了。

那个捂着肚子跑完之后在墙壁干呕的少年,在他眼里似乎变得也没那么贼眉鼠眼,好像还有些可爱!

蓝叶一阵心疼,毕竟是自家弟弟。

虽说那小子的体力完全不像个男人,但那股倔强的脾气,还挺爷们!

训练结束,姜天成适时的叮嘱两句,“多休息,吃好点,别省。”

顿了一下,满面笑容道,“明早继续!”

赵浩虚浮的骑着电动车离开了,姜天成抬头望了一眼已经有些酷热难耐的天空,向两个姑娘笑道,“走,请你们吃饭。”

姜漫泽“啊”了一声,有些负气,“为什么不叫上赵浩一起?”

“呵!”

人家的表姐还在这里,我能说怕他对你有想法吗?

思索几秒,他叹气回道,“你难道不知道他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吗?让他回家吃饭,乖乖休息,这是为他好。跟着我们,哪有休息时间,明天还怎么练?分手后立马和别人就结婚了”

杨天却是紧紧地抱着她绵软的娇躯,笑吟吟道:“就不放。”

苏一一挣扎了一小会儿,倒也就放弃了。

软软地靠在杨天怀里,小脸更红了,可爱极了。

“这下开心了吧,姐姐?”苏二二调侃道,“来吧,继续下棋吧?”

“才没有开心呢,”苏一一傲娇道,却是乖乖地继续和妹妹下起了棋来。

温馨而甜蜜的画面,实在让人不忍打破,想要一直沉浸在其中。

然而,没过多久,一道手机铃声便打破了这份宁静的温馨。

“铃铃铃铃铃……”

杨天一听便知道是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看……是赵秋实。

赵秋实给他打电话倒是并不奇怪。

杨天身为仁乐医院中医分院的院长,却一直不在天海市,当了个甩手掌柜。

仁乐医院的很多重要事情,都是赵秋实传达给他,让他知道或是做决定的。

所以两人之间来往挺多的,经常打电话,并不生疏。

苏二二小脸一红,娇媚地白了杨天一眼,然后转回头来,对着姐姐道:“咱们继续下吧。分手后立刻相亲”

苏一一嘟了嘟小嘴,道:“这还差不多。”

两人又下了几步棋。

没有杨天帮助的苏二二,很快就不知道怎么下了。

于是,苏二二又忍不住回过头,问杨天道:“这样下,对不对啊?点头yes摇头no。”

杨天还的确没说话。

他摇了摇头。

“这样下呢?”苏二二又问道。

杨天又摇了摇头。

“这样?”苏二二问道。

杨天点了点头。

“那就这里啦!”苏二二笑嘻嘻地落子。

苏一一却是顿时满头黑线,狠狠地白了妹妹一眼,道:“喂,说好的不求助杨天呢?你是鱼的记忆吗?”

苏二二却是调皮一笑,道:“这个……我让他不说话,他的确没说话啊。这不算耍赖吧?”

“哪有这样的?”苏一一翻着白眼道,“再这样我不下了哦!”

“别呀别呀!”苏二二连忙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要不……这样吧。”

她灵光一闪,转回头,看着杨天,分手后男朋友让我嫁人道:“你去抱着姐姐下一会儿。这样姐姐就不生气了。”

杨天微微一愣,笑了,道:“好啊,那你先下来。”

苏二二似乎还有点依依不舍,在杨天怀里多蜷缩了几秒,才恋恋不舍地从杨天温暖的怀抱里出来。

杨天站起身来,来到苏一一身旁。

苏一一微微一愣,道:“干……干嘛啊,我……我才没要你抱呢……啊呀!”

苏一一正傲娇着,忽然整个人都被杨天一下子抱了起来。

然后杨天坐在了她的位置上,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抱在怀里,深深地嗅了一口她身上幽幽的芬芳,道:“好了,这下不生气了吧?公平了,不是么?”

别看苏一一是姐姐,好像要成熟一些的样子。

被杨天这么一抱,她的脸却红得比苏二二还快,还彻底。

她还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道:“谁……谁要你抱了?臭色狼,放我下来!”

那些家伙从科潘瑞纳斯和雨林各个地方出发,就像潮水一般,跟着空中的三架直升机就冲进了雨林深处,男人分手后很快有新欢显然是想洗劫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

随着那些家伙冲进雨林深处,咱们设置的那些机关陷阱,接二连三地被触发,干掉了不少蠢货,分散在雨林中的伙计,也跟那些家伙交上火了。

雨林中的一些洪都拉斯军警也加入了战斗,冲着黄金城宝藏而来的那些家伙之间,时不时也会互相攻击,外面现在热闹极了,到处都是战场!”

听到这番通报,叶天不禁冷笑了起来。

“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蠢货,通知那些分散在雨林深处的安保人员,没必要跟那些蠢货死磕,只要适当拖延一下那些蠢货的速度即可。

在没有当地玛雅人充当向导的情况下,仅仅外面的热带雨林,就能吞噬很多蠢货的生命,将他们永远留在热带雨林深处,充当肥料。

他们想洗劫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男生刚分手就谈恋爱了根本没有可能,即便他们突破阻击,接下来的那条险峻异常的山脊,将会成为他们的葬身之地。

他们现在只能一点点引诱几个人用包霍董矿业公司股权抵押贷款,然后再出现不可抗力因素后收归到银行。现在知道包霍董公司为了拉拢更多盟友居然向华人富豪出让股份,那么他们怎噩么能够错过。

汇丰就成为了这次贷款的主力,只要是关于包霍董矿业公司的事情可以说一路绿灯。

包子轩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不过郑生最近两年之内企业不会分红。并且不能够把股份卖给外国人,如果你不想要我可以按照市价回购。希望您有个心里准备,并且4%股份是一笔不小的金额。”

郑裕同听到两年内不分红有些气愤,不过一想这毕竟不是珠宝和房地产企业。短期内盈利不会很高,都说投资工业是要慢慢回本,看来传言是真的。毕竟前期投入太大,产能还得不到全部释放。

汇丰银行答应他可以提供一笔5年的贷款,所以这些事情根本不怕。为什么男生分手就释怀了现在看来还是要搏一下,郑裕同体现出了鲨胆同的气质说道:“这些都没有问题,只要大家的条件一样就可以,不过4%股份包生想要多少钱。”

包子轩:“40亿港币,或者可以拿一不分周大福或是新世界股票进行冲抵。”

听到包子轩想要一部分自己公司的股票,郑裕同想了一会就答应了。毕竟能够让包首富看上的企业一些股民也会追捧,这是一个双赢的事情。

最主要他感觉包子轩对郑佳佳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把女儿当作一个朋友看待。看来真的像儿子所说,包子轩在美国必定有女人,而且还不会少。如果真的这样那让女儿死心也好,毕竟以郑佳佳的性格和能力很难驾驭包子轩。

有了决断的郑裕同说道:“那我就不和包生客气,这次过来只是想要多购买一些包霍董矿业公司股份,不知包生能否割爱。”

包子轩:“别人不行,你郑生说话我肯定满足。不知道郑生想要购买多少股份,我心中也有个数。”

郑裕同:“4%,包生作为这家公司最大股东;这些股份应该没有问题吧!”

其实郑裕同昨天趁着包子轩等人在霍英东家里开会的时候连夜拜访了沈弼和浦伟士。男朋友说谈两三年结婚汇丰方面已经说的很明白,只要是用来购买包霍董矿业公司股份的贷款,他们一定会批准。这是英国政府给他们的命令,这关乎国家战略问题。

其实英国人想要尽可能多的拿到这家公司股份,可是现在全部都掌握在4家华人富豪手中。包子轩不缺钱,根本打不了注意。霍英东接触不上,至少在英国人眼里这是华夏的铁杆。董浩云和RB人合作很多,几乎没有和英国银行合作。剩下包育刚还是做过香江首富的男人,也是无从下手。

“你什么时候回去问题都不大,最主要的是冰冰得先回去了,她要去控制一下现在江海市的局面,那些人来了江海市也不全是坏事,至少他们都是需要一个身份的,这个身份就是投资者。”叶婉晴淡淡的说道。

有人投资那对江海市的发展可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好吧,警花姐姐你现在是江海市特别行动处的处长了,先回去忙吧,我这里没事的。”夏天虽然十分不舍,但是他也知道,这个身份对于林冰冰十分重要。

“恩,那我就先走了,你养好伤再回去吧。”林冰冰点了点头。

“好了,你在这里好好的养伤吧,我们先走了。”叶婉晴说完站起身来,带着林冰冰离开了病房,此时的病房内只剩下夏天一个人了。

此时的江海市之中。

“你个白痴,居然会被人抓起来。”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说道。

“他说他是警察,让我举起手来。”那个男子无辜的说道。

“好吧,你这么说,那我原谅你了,谁让你天生就害怕警察呢。”那个身穿西装的男子郁闷的说道:“对了,你的刀能不能藏的更隐秘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