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小女娃不是别人,一个是来自于花仙灵族的小公主花香儿,另一个则是来自于火猿妖族的小公主尕青!

当然,她们俩严格意义上并非皇族公主,只是部落族长掌上千金罢了!

这两个小公主身上都有着类似的经历,因为自己的调皮任性,导致黑杀会发现部族隐居的秘密据点,最终还差点累及族人遭难!

最疼爱花香儿的亲叔叔花无名因此陨落、尕青的娘亲因之使用火猿妖族秘法最终陨落,两个小女娃为此自责难过了多年,最近终于从失去至亲的痛苦当中走了出来,这里头少不了知书达礼的杜莲儿从中开导多年之功!

多年来,杜龙一直闭关苦修,杜莲儿除了修炼,闲暇之时便会跟这两个小女娃呆在一块,今天便是如此,看着两个重新恢复天真无邪的小妹妹,杜莲儿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微笑。

嗡!

金光一闪,便见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面前,杜莲儿愕然将目光从两个小女娃身上转移到来人身上,在看清他的模样后,一向淡雅如仙的她也不禁惊喜若狂地娇呼一声爹爹后,闪身飞扑进杜龙的怀抱中。

“孤只想要告诉你一句话!看透爱情的悲凉句子”

“可分孤血肉,勿动百姓一人!”

而后他自燃了,他自杀了!

火光之中,他在鹿台之上放肆狂笑,和眼前的一幕极其相似!

“孤一死,换千古太平!”

“值了!”

“手挥大风平天下!”

“脚踏日月定乾坤!”

“海到尽头天作岸!”

“山登绝顶我为峰!”

“姜太虚,这是你告诉孤的,别忘记你的承诺!”

“这天下,孤来过,此生无憾!”

商辛的声音震慑天地,响彻整个朝歌城!

也在这一刻,神秀蓦地露出了愕然之色。

同时他眼中带着惊惧与恐惧!

“孤,不是商辛!”

不过就在这恐怖的一瞬间,那岁月符文猛然挣脱神秘的大手,再次一道光罩笼罩住了裴君临。

在那噬魂兽张开大嘴即将即将吞噬裴君临的一瞬间,这岁月符文开辟了一道空间之光,将裴君临笼罩起来。

噬魂兽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但是却不敢接近裴君临,看着被一道光束笼罩的裴君临,暗示对一个人很失望的句子噬魂兽虽然不甘心,但仍然转头离开了。

裴君临抬头,那神秘的大手正在和岁月符文暗中较劲,但是这岁月符文却如一团烛火一样,虽然在狂风之中来回摇摆并不会熄灭。

它散发出一团柔和的光芒,为裴君临指引前路。

而那神秘的大手眼看无法阻止岁月符文,最终只能悻悻的退了回去。这次裴君临没有犹豫,他不在像之前那样慢吞吞的赶路了,而是开始疯狂的跑路,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风驰电掣,耳边只能传来呼呼的风声。

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快的时候,裴君临甚至能够看到光芒和自己的速度,几乎形成了相对速度。

“死后的人真的能够跑这么快吗?没有肉身的束缚……”裴君临内心竟然升起了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那个地方,被封印了。

那个地方本该是存封太皇剑的地方,但是此刻,太皇剑根本不在那个地方。

因为太皇剑的本体和太皇道体一起离去了。

而此刻,洛尘要召唤太皇剑十分的麻烦。

因为隔着的就不再是大界了,也不是大宇或者大宙了。

太皇道体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个地方,朋友圈很火的一段话几乎很难联系!

或者说,至少在此刻,这个世界,这个世间,根本就没有太皇剑了。

如果真的要召唤,那么需要的力量和代价也十分的重!

“什么后果?”

王归冷笑道,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至于大殷被灭了,至于其他人死了,与他何干?

“不管如何,这里都是七曜大宇,这里的一切都是天王殿的!”

“你若今天真要攻伐大殷朝歌,那就要做好,输掉整场战斗的准备!”洛尘直接挑明了厉害关系。

“哼,输掉整场战斗?”

之前她只以为哈珀先生垂涎于她的美色。

她觉得很正常,心底深处还隐隐有些喜悦。

毕竟老娘的美貌的确不是盖的。

这才是正常男人看她的反应。

可现在被亚当点出来。

她真的感觉被冒犯到了。

“这样啊。”

亚当严肃道:“那么我建议你和贝利医生说下,将这个病例交给其他人,最好别是女人。”

“多谢提醒。”

一听要交出病例,梅雷迪斯眼神一下子就锐利起来:“不过不用了,我能搞得定。”

“你确定吗?看透爱情的哲理句子”

亚当笑道:“这种人要么是异食癖,要么是帘幕情节,要么是古怪的取向,要么就是单纯的喜欢。”

“我觉得他是单纯的喜欢。”

梅雷迪斯拿着ct片准备去找贝利医生。

“你不会那么想的。”

亚当快步跟上,和她并肩:“你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么干吗?他要么是喜欢吞下去又拉出来的感觉,要么是某种变态欲望的前奏。”

唰!

众多空间裂隙之中,突然出现一道比平常空间裂隙足足大了十几倍的巨型空间裂隙,就恍如大鱼吃小鱼般,巨大的空间裂隙所过之处,那些小型空间裂隙瞬间被吞噬同化,那条巨大的空间裂隙个头也随之增长一分!

望着眼前这条巨大的空间裂隙,看着它在吞噬其它小型空间裂隙时,互相融合的那个瞬间,无数天地之力喷涌融会的场景,杜龙原本疑惑的目光为之一亮,脸上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兴奋笑容!

“哈哈,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明白了呀!”兴奋地大笑一声后,杜龙整个人瞬间在洞穴中消失无踪,再出现时已经来到外界的熔岩河上空!

唰,唰,唰。。。

如果死后的世界都是这样毫无束缚那么死,看透了一切 扎心的说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不过裴君临刚刚生出这种颓废的情绪,各种各样的执念就如同大山一样笼罩了下来,使得裴君临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坚定无比,脚下的速度都是比之前更加快捷。

前方出现了一道高大的门户,隐隐约约裴君临竟然感觉这道高大的门户和那混沌金斗之中的地狱之门,一模一样。

这上面的符文,都和地狱之门一模一样。

前面就是曙光了,裴君临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自己能够穿过这道门就能到达生者的世界,重新回到身体里。

裴君临一直往前走,心中并没有想到这个信念,但是现在他心中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求生欲望,他不想死还想活着。

但是就在裴君临心中高兴的一瞬间,一股阴霾再次笼罩过来。那之前就和岁月符文作对的那个黑暗大手再次笼罩下来,这次声势要比之前好大十倍不止,镇压下来,这一刻天塌地陷,裴君临的生路就即将被断绝。

就是在这一瞬间的时间,那岁月符文上猛然散发着一股迷茫的岁月光芒,要对抗这漆黑的大手,但是两者在半空之中碰撞,看透感情的句子摘抄一股虚无的力量荡漾开来。

内心忽然生出了一种极为悲哀的感觉,因为裴君临现在已经明确的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死后原知万事空,但是裴君临现在却接触到了最神秘的死后世界,他看着四周茫茫,如同万古的长夜,内心也生出了一种苍茫的感觉。

这种混沌的黑暗,比当初裴君临在归墟之中遇到的更加恐怖。归墟之中尚且有混乱的法则,但是在茫茫如同万古的长夜里却什么都没有,没有空气,没有一切,所触摸的一切全部都是虚无。

“原来死后一切都是虚无。”裴君临喃喃自语,他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着。

这死后的世界一切都是虚无的,没有空气没有灵气,没有规则…………

能察觉到真正死亡来临的时候,裴君临不知道内心里产生了什么样的情绪,但是他更加困惑的是,明明死后就是一片虚无,为什么自己仍然能够思考呢。

从古到今,无数修炼者都没有洞悉一个秘密,就算是大帝级别的人物,也不知道死后到底是什么世界。自己压抑心累的句子

但是裴君临曾经记忆过佛门上面的一些经文,这些经文艰难晦涩,需要依靠个人的理解去感悟,但是这一刻裴君临就像是醍醐灌顶一样,忽然明白了一些经文上的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