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堂屋里,那中年男人又再走了出来,反手又将堂屋门虚掩了上。

“……来……”

“……老常,说了都包给我们做了,哪还用老常你也帮着搬啊。老常你歇着,一会儿招呼来得客人的就成了。”

那中年男人脸上笑着,朝着正从辆三轮车往下卸着运来桌子的几人走了过去,也出手帮忙搬着桌子,

旁边,那正收拾着刚架好案台灶台的那厨师,回身看到了,笑着出声说道,

“……怎么,老常把这操办宴席的事情交给我们,还不放心啊……老常你放心,这老太太的寿宴,我们肯定给你操办的妥妥当当的。”

“……没有,没有……这不是时候还早吗,我也没别得事情,能搭把手就搭把手。”

中年男人刚将摞凳子在张圆桌旁摆开,笑着赶紧摆了摆手,出声再说道,

“……再说,这我家里办宴席,你们忙着,我这在旁边坐着,也不像样子不是。”

“……要不怎么说你老常是勤快人呢。老常你啊,真是闲不下来……”

名字?

对啊,前男友生日该不该送礼物早上走的急,连这个人的名字都没来的及看呢。

“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这样,三天后,还是这里,你只管过来,我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

林羽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全赖自己这具身体。

他心想既然能住在托养中心,这个年轻人家里再普通,起码也能拿个十几二十万出来吧,先要来用用,等自己赚了钱,再还回去。

见识过林羽的身手,黄毛也不敢多说什么,刚要点头答应,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好似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

林羽也好奇的跟着往外看去,只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5,车门一开,迈出来一截白皙修长的美腿,随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身穿白色波西米亚长裙的美女。

长裙美女拨了下乌黑的长发,摘下墨镜,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直惊为天人,黄毛和他一帮手下都看呆了。

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这个美女相貌和气质确实都属于极品。

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快步走了进来。

“美女,买包子吗,要什么馅儿的?”

另外一个信息则是,洛尘是一个异人!送初恋男友什么礼物好

那么很有可能,洛尘也是恐怖游戏的一员。

这两个信息合在一起之后,推算出的结论让张老板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这位洛先生,我想向你求证一件事情。”张老板开口道。

“可以。”洛尘点点头。

“恐怖游戏那个排名第三的任务?”张老板目光炯炯的看向了洛尘。

“是我接的。”洛尘没有否认,大方的承认了。

这下子,张老板便是忽然一阵大笑,然后也带着戏虐的目光看向了陈建斌一群人。

“张老板,你这什么意思?”陈建斌见张老板露出和洛尘相同的戏虐神色,顿时心中一个咯噔。

这里面难道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你们以为是他被耍了?”张老板忽然冷笑道。

“可笑,可笑至极!”张老板冷哼道。

“张老板,你到底什么意思?”韩东来开口问道,虽然他有怒火,但是他也不敢太得罪了张老板,毕竟张老板背后的势力的确有点可怕。

“别嚷嚷了,分手了再宋茜男友礼物这钱我替秦阿姨还!”

林羽冷声说道,既然自己复活了,那这些债理应由自己来还。

“小伙子,这怎么能行,你我第一次见,怎么能让你替我还钱?”林羽母亲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伙子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于林羽知道她姓氏这点,她并不吃惊,儿子见义勇为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网友都知道,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也都被扒了,很多好心人都要来给儿子送行,她都谢绝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你把钱给我们吧。”黄毛可不管林羽为什么替别人还钱,只要能拿到钱,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给我三天时间。”林羽说道。

“……”黄毛有些无语,说的这么牛逼,还以为立马就能把钱拿出来呢。

“怎么?你不相信我?”

见黄毛没说话,林羽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冰冷。

“相信,相信,不过大哥您得跟我说下您的名字吧?最适合送给前任的礼物”看着林羽冰冷的眼神,黄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因为杜龙将一切仙识传音屏蔽在外,怒气冲冲的陆远枫眼看着年度考核就要开始,便再也不顾什么风度脸面,直接开口怒吼出声道。

面对这位药王谷弟子无礼的质问声,原本有些喧嚷的广场瞬间安静下来,有知情者面露看好戏的神态,更多的不知情者则是满头雾水地四下张望着,他们这才发现参加考核的七星弟子中,赫然有位陌生的面孔。

高台之上,杜龙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依然连正眼都懒得瞄脸色难看的陆远枫一眼,而是转头默默地望着主席台上的药王绿淼,显然是在等待这位药王出面替自己说话了!

毕竟此次参加考核是他安排的,自己有没有资格参与其中,分手后给前任送礼物还得看这位绿氏一族的族长怎么说了!

主席台上,药王绿淼脸色严肃地站了起来,目光幽幽地扫了一圈整个考核广场,最后在陆远枫身上定了定,就这一眼,原本还神情激愤的陆远枫感觉身上仿佛被泼了盆凉水一样,当场清醒过来。

就在他满心忐忑不安之际,药王绿淼终于沉声开口道:“杜龙乃是我好友的弟子,准备前往天阙星域参加仙界丹器大赛,路过咱们万草星准备求购几份炼制七星融元丹的仙药材!”

这点可是非常的耐人寻味啊!

留下邀请函,张老板便离开了。

而紫苑则是兴奋的跑到洛尘面前开口道。

“那真的是金素妍?”

“嗯。”洛尘点点头。

“她来这里?”

“为你庆祝生日啊,单独给你唱歌跳舞。要不要宋茜男友生日礼物”洛尘点了点紫苑的额头。

“你请来的?”

“嗯。”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紫苑终于问出口了。

之前她觉得洛尘有些狂妄自大,太高估自己了,居然敢叫板洛无极。

但是通过今天的事情,她发现洛尘其实心思缜密,毕竟那看似像富二代一般随意砸钱的行为都大有深意。

林羽下意识一躲,伸手一推,黄毛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飞了足足有五六米远,在空中划过一到弧线,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

“给老子弄死他!”

黄毛捂着胸口惨叫了两声,随后一声令下,其他十几个混混立马冲了上来,围着林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林羽连忙抬手还击。

接着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嚎声,小混混们惨叫连连。

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上,竟然连林羽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林羽的拳脚打在他们身上,就如同被车撞了一般。

只需要一拳,他们便疼的起不了身。

林羽自己也无比震惊,都说鬼上身力大无穷,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显得十分缓慢,该不该送前男友生日礼物很好躲避。

“报警!报警!”

黄毛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他见过能打的,但是没见过这么能打的,简直非人类啊。

一听要报警,林羽母亲赶紧冲过来抓住林羽的手,急声道:“小伙子,他们要报警了,你快走吧,这里我来处理。”

“……没多少,没多少……屋里老太太喜欢热闹,她七十大寿,就还是给她办得热闹些,她高兴就好……”

“……老常你真是……”

旁边院子里的中年妇女闻声摇了摇头,想说些什么,却也没再接着说下去。

“……过会儿再聊啊,我先去给来得客人倒杯水。”

中年男人脸上笑着,没再接话。只是说了句,便再朝着那堂屋里走了去。

……

“……小善,跟奶奶去打过招呼了吗……那行,那你自己去玩吧。今晚家里有些忙,小善你别乱跑,乖点啊。”

堂屋门被推开,又再被从里虚掩上,一些窸窣的声音过后,又再传出些中年男人的话语声。

紧随着,那堂屋门再被拉了开,那中年男人端着杯水,端着个装着些糖果花生的盘子,再走了出来,

这次,那中年男人没再将那堂屋门虚掩上,端着茶水瓜果,出了堂屋门,便朝着廉歌走了过来,

而紧随着,那之前的男孩常善,也出现在堂屋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