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龙正想再问之际,珠帘外传来夏青莲的声音:“夫君你醒啦?!是被我们几个人的谈话声给吵醒了吧?!呵呵!”

这妮子话少,坐在外面分厅内光顾着听火凤她们三个活泼的女生在那里瞎聊,便不时跑过来珠帘边上瞧一眼,看看杜龙醒了没有。

这次终于看到他盘腿坐在床上,便惊喜不已地呼唤了一声,立马将旁边几案上一早准备好的洗漱用水毛巾等物亲手端了进来。

外厅的火凤三女得知杜龙醒来,也不再闲聊,一起笑盈盈地连袂来到珠帘外头,秦火凤笑望着正在青莲细心服侍下洗漱的杜龙道:“夫君!你们俩这次醉得像烂泥一样,人家还从未见过你醉成那副模样呢!嘻嘻!”

“噢?!”杜龙将洗过脸的毛巾递还给青莲,笑望向珠帘外的火凤三女道:“敖天兄也醉得不省人事了吧?!哈哈,不知道他酒醒了没有!我们还相约这次谁更晚醒来,下次饮宴就要罚酒一坛呢!”

“你们这些臭男人!整天就知道喝酒饮宴,都不懂得节制!”小龙女红鳞轻撇着樱桃小嘴不满地嘟囔道。

虽然平时也爱饮宴,却从未像这次任由酒精麻醉自己的神经,连最后是怎么来到这个床上睡觉的都给忘记了!经营婚姻是什么意思

‘嘻嘻!你也知道呀?!我见你长期精神高度紧绷对修炼也不好,就不提醒你这个酒鬼要注意保持清醒啦!不过,此次一醉对你还有不少好处呢!’戒灵美女灵儿的娇笑声适时在他脑海中响起。

‘噢?!’杜龙眉头一挑:‘有什么好处?!’

‘其一,至少看清这个莲花三太子敖天并无害你之心,其二,嘻嘻,你可以感受一下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同之处?!’戒灵美女灵儿调皮地娇笑应道。

‘不同之处?!’杜龙纳闷地盘腿端坐,运转玄天决瞬间将身上因为酒精引发的那点不适驱除干净,这才将心神缓缓沉入丹田之中,开始观察自己身上有何不妥之处!

丹田空间内,在正中间位置悬停着一座灵鼎,正是神器火云鼎!

鼎口熊熊橙色火焰上下翻腾燃烧,橙色火焰之上悬浮着一颗九纹灵丹,夫妻经营婚姻的秘诀正是达到灵丹阶圆满的九纹灵丹!

‘哇!这。。。这罡火自己升阶啦?!’杜龙惊喜若狂地轻呼道,要知道,并非有足够相应品阶的火莲珠,就一定能够提升罡火等阶的!

好不容易将这股火焰扑灭,申屠军也已经变得狼狈不堪,不仅身上的衣服被烧的破破烂烂,头发和胡子也被烧掉了一大半。

“唰!”

这一刻,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某个方向,因为在那个方向,突然出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呼!”

火焰的红光逐渐散去,只见爆.炸的中心位置,突然出现了一个帅气到让人无法呼吸的男人,此刻,他正以最轻柔的动作,将凤霓裳整个人都横抱在了怀里!

“滋!”

男子的身上还罩着一层淡淡的红色火光,却丝毫没有烧灼到凤霓裳的躯体,只见男子低头看向了凤霓裳那张惨白的脸蛋,然后用心疼无比的语气说道:“霓裳老婆,婚姻是经营出来的对不起,我来晚了……”

静!

现场一片安静!

看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的林风,凤霓裳的眼神一片朦胧,只见她怔怔的看了林风好一会儿,最后才终于相信这一切并不是幻觉,并不是在做梦!

蓦然间,凤霓裳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很温暖的弧度,眼神中荡动着惊讶、欣喜、安慰……还有一抹春天般的柔情!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秦依依调整姿态继续投身工作。

该死,在这个时刻居然还纠结的想到顾寒那个家伙,秦依依埋头看了一下自己的长裤,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声。

A

d和秦依依一同回了办公室,看了一下秦依依的状态,说道:“秦总。”

“恩。”秦依依正涂抹着口红,抬眼看了A

d后,微勾了一下手,示意她过来。

有几分不自在的凑近了秦依依的身边,看着她的同时,被强制的捏了一下嘴巴。中年夫妻如何经营婚姻“秦总?“这一次呼唤的多了几分慌张。

“其中还有从国外招聘来的沃顿商学院毕业生,就是我们工商管理学院的陈以琳陈主任,根据教学安排,以后应该会从国外招收更多优秀的师资力量。”

齐春生继续汇报着。

“嗯,这个可以。”丁跃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更加偏向于招聘更多的海外华人教师,至于外国佬的话,除了英文系之外,其他的......可能人家还看不上我们呢。”

实际上,丁跃并不是很想招收太多的外国人来当老师,不过肯定不可能没有。

光是外语系就有不少外教你。

“好的丁校长,我懂你的意思。”齐春生点头道。

“噢对了,咱们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请来的杨开宁教授,他目前正在参与生物医学工程的研究,有没有可能,把他留下来?”

丁跃与齐春生主任聊到海外华人教授这个话题的时候,忽地便想起来了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杨开宁教授。

杨开宁教授的能力和地位,以及影响力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当初丁跃去邀请杨开宁教授的时候,婚姻状况良好是什么意思杨开宁教授就有点表现出比较想回国发展的意思。

秦依依调整了水姿,枕头下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秦依依随意的接听后触碰到了扩音毽。“喂!”雄厚的男人的声音从手机的听筒传了过来。

顿了一下,顾寒挪回了脚步,眼神示意着就这般聊天,双瞳隐隐的吃醋应运而生。

“喂!秦总!”秦依依查阅了来电显示是白主管汇报工作的事情,心立马松了一口气, 手摆着门口的方向,示意顾寒出去。

男人在吃醋这方面似乎也是天生的,他正坐在大床边,盯着秦依依像是抓到了什么出轨的证据似的。

秦依依用手拨弄了一下他凑近的耳朵,干脆移到卫生间里接通。“是这样,生产链上需要加工的产品已经超负荷了,如果可以的话,需要进一步新产品。”

公司财务运转正常,为了扩大生产,白主管的要求似乎也不过分。“行 !”秦依依听筒里久久吐露出一个字后,走出了卫生间。

“唔!”秦依依条件反射的被吓了一跳。婚姻经营语录从顾寒的身侧旁钻到一半,就被横空抓着脖领子给拎了回来。

“说!为什么要背着我听电话?”顾寒一大早就莫名 的吃醋,可秦依依压根就没有睡饱,根本不配合顾寒的询问。

杜龙听明白他的意思后,立即不以为意地摆手打断道:“无妨!獬豸宫之行,金龙并非志在必得那朱雀之钥,而是想去凑个热闹罢了!至于饮宴嘛。。。来日方长,咱们有的是机会!

金龙想问一问敖天兄,关于那朱雀之钥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出现在獬豸宫一带,既然出现了,为什么没有立即被獬豸宫夺走,反倒是将各方势力给吸引过去了?!”

终于谈到正事上来了,三位活泼的小女生倒也知道轻重,安静地开始倾听在座两个大男人在那里谈论正事!

经过莲花三太子大概解释一番后,杜龙他们这才明白过来,那朱雀钥出现后,为何没有立即落入某方势力,而是吸引了各方势力前去争夺!

众所周知,夫妻婚姻经营之道各方势力都有在其宗派内设下寻找青琅洞天之钥的重奖任务,包括杜龙当初在紫云宗第一次接任务时,也见过这个任务!

各方势力全力追寻青琅洞天之钥,自然引起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灵修强者的注意,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地寻找着仍然未出世的两把洞天之钥!

“林风,你还活着……太好了……”凤霓裳轻轻的微笑了起来,被心爱的男子给紧紧的抱着,这种感觉原来是这么的幸福啊!

这一刻,凤霓裳全身紧绷的神经立马就松弛了下来,知道林风还活着,她所有的紧张、恐惧,还有心理上的痛苦,全部被喜悦给代替了!

好温暖!

好开心!

被林风这样抱着,凤霓裳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与心安!

“呵呵,我可是跟你说过,等我从神坛里出来之后,你们七姐妹一个都跑不掉……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怎么可言而无信呢?”

林风说完这番话之后,也不管凤霓裳同不同意,直接就是一个俯身,轻轻吻在了她那张诱人的红唇之上。

时间好像停止了下来,这一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林风和凤霓裳!

这一吻,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载入史册,流芳百世,为后人津津乐道,永垂不朽……(扯过头了,咱们言归正传!)

只见林风微微一笑,然后把凤霓裳抱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坐下,并且还柔声说道:“霓裳老婆,你好好的休息一会儿,这些王八羔子就交给我去对付吧!”